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擂台秀 >> 寻美 >> 详细

婆婆

来源: 作者:李璎 日期:2015/10/18 23:04:54 人气:1424 录入:
 摘要 
          前日是婆婆生日,一大早,她便起床到菜市场购回鸡、鸭、鱼、肉等食料,也不招呼人帮忙,便一个人在厨房里忙开了。三两个小时过去,一桌子好菜新鲜出炉。中午

          前日是婆婆生日,一大早,她便起床到菜市场购回鸡、鸭、鱼、肉等食料,也不招呼人帮忙,便一个人在厨房里忙开了。三两个小时过去,一桌子好菜新鲜出炉。中午十二点准时开餐,一大桌子十几个菜,公公、婶婶、大姨小姑都吃好了,唯独婆婆没有入座,我们都催她吃些东西,她推说肚子饱。大家开玩笑说一定是寿星公跟灶神爷杠上了,背着大家在厨房里偷吃了。她只是笑着搓手不言语。这样的情形很多,家里人已习惯于由婆婆来操持家务,而安然的享受着她的劳动果实。家人的生日是婆婆最惦记的,每年家里有人生日,她都会提醒儿女们,在家的聚到一起吃个饭、聊一聊,在外工作的也会被催着打个电话问候。这基本已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我默默的望着婆婆,逐渐弯曲的背,双鬓已染上白发,眼角的皱纹一丝丝蔓开,一瞬间,我的眼角湿了。

婆婆今年六十五岁,如同所有农村妇女一般,她这大半辈子在农田耕作、带养孩子、孝敬公婆中渡过。在我的印象里,她勤劳朴实,做起事来手脚格外利索,每日里总是默默的忙进忙出,很少夸耀自己。据说年轻的时候婆婆在农村是一把好手,插秧、耕田、收割、喂猪样样事都干。在当时家庭联产承包制下,她一人挣的工分比一个精壮男人还多。那时公公在城镇上工作,忙于事务很少回家,照顾家里老小九口的重担就落到她一人身上。姥姥是一个旧社会的农村妇女,裹着小脚没有读过一天书,思想陈腐保守,家里大小事免不了苛责婆婆,她每天天不亮起来砍柴,烧水,到后山割猪草。除了喂养孩子,孝敬公婆,还要下地做农活。但她总是笑呵呵的从来没有怨言。随着老公和小姑们的出世,生活用度开支增加,家中的境况变得十分窘迫。忙完了农活的婆婆向邻家的村妇学起了编竹凉席。她从后山运回砍伐好的毛竹,把竹子送到附近的厂里加工成竹蔑片,然后一根一根的用手编起来。整段的竹蔑编成凉席,剩下的碎蔑片做成精致的鸟笼,鸡笼。既实用又好看。婆婆的手脚很利落,只几天功夫,一张凉席就编好了。得了空闲她就把编好的凉席回收给村上的竹加工厂。换了钱给孩子们买奶糕,米粉和零食,并补贴家用。在她的日夜操劳下,全家顺利度过了难关。前年姥姥病重临终,眼泪婆娑紧紧拉着婆婆,把自己家传的玉镯子塞到婆婆手里,嘴里断断续续的说着保佑媳妇儿健康平安的话,我知道,姥姥每一句话里都满含着歉意。姥姥下葬时,婆婆哭得最伤心。

九十年代初,老公一家搬到城镇上住。不用忙农活了,婆婆也不闲着,她学着织毛衣,她织毛衣可说是无师自通。初学时,她买来编织书,将家里积攒的白纱手套一双双的拆成线,然后用毛线针一针一针的学着勾花样。等熟练了,才买了便宜的彩色毛线织衣物。那时候,市面上的毛线不像现在花色多,她织的毛衣款式新颖,结构匀称,色彩鲜明。很受乡村邻里的青睐,家里因此常有慕名前来请求织毛衣的婶婶,婆婆总是照单全收。每年入冬,婆婆都会为家人织几件毛衣。旧的毛衣也不浪费,全部拆了拼成一床火桶被,用来烤火取暖。这项手艺一直没荒废。记得生孩子坐月子我闹下个畏冷怯寒的病症,是婆婆熬夜为我赶织了一件红色的堆领马海毛针织罩衫,火红的颜色热烘烘的,穿在身上又厚实又暖和,这件毛衫温暖了我一整个冬季。

婆婆从不去医院看病,一两次伤风感冒就是喝口热茶,吞几颗速效感冒丸。要她自己保养身体,她总是笑着说:我身子骨硬朗着呢,又是赤脚医生,自己会看病。今年家里建房,她把我偷偷拉到一旁,将一叠厚厚的报纸塞到我手中。我打开一看:整五万块钱。这是婆婆省吃俭用攒下的。我不能要!我退还给她,她赶忙阻止我:妈妈又不是别人,用钱的时季多呢,拿着。

这就是我的婆婆——有着中华传统美德的一位妇女。作为媳妇,她仁厚孝敬,对二老千依百顺从无怨言;作为妻子,她温柔贤惠,操持家务体贴丈夫;作为母亲,她关爱呵护,用自己一点一滴的付出带给儿女舒心和美好。她大半生没有丰功伟绩,儿女们健康快乐就是她的成就;她对自己顾及得少,对后辈们关心备至。是她,将我一辈子相守的爱人带到这个人世间,教育他成为有责任感、爱家的男人,让我收获了幸福;是她,用并不坚实的臂膀撑起一片晴朗的天,使儿女们能心无旁骛的战胜困难,追求美好的生活。“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在这里,请容许我叫您一声亲爱的妈妈!您用善良和慈爱带给儿女们如沐春风的温暖,我们回报您的将是永远的感恩之心。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