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擂台秀 >> 寻美 >> 详细

菩提树下——“57°”湘董事长汪峥嵘采访札记

来源: 作者:刘小莉 日期:2015/10/18 22:56:03 人气:970 录入:
 摘要 
       2003年,26岁的汪峥嵘只身来到长沙。我想,那时的她一定不会想到,从此,她跟长沙,跟湖南就结下了不解之缘。到今天,十二个年头过去。十二年,在时间长河中只是一刹那,但对一个人

 

     2003年,26岁的汪峥嵘只身来到长沙。我想,那时的她一定不会想到,从此,她跟长沙,跟湖南就结下了不解之缘。到今天,十二个年头过去。十二年,在时间长河中只是一刹那,但对一个人,却是不短的岁月;它长到足以让你失去很多,但也让你拥有太多无法忘怀的。

    “怎么想到来长沙,想到开酒店,进入餐饮业的呢?”

    我看着面目清秀的她,发现她的眼睛格外清澈,就那样迎着你的目光,却又似乎是看着某个遥远的地方。

    “这个真不好说,”她有些游移,好像很难确定的,“也许就是因为认识了一些新朋友,我喜欢吃,喜欢和人打交道,大家说我性格天生适合做这个行业吧。”

   “他们说你有亲和力,适合为大家做好吃的?”

    这是一个玩笑,但我真很想知道这些。来之前,我在网上做了不少“功课”,只是网上并找不到很多有关汪峥嵘的信息。能找到的仅仅是几篇有关“57°湘”的,其中顺带提及了一些她个人的东西。

    “您之前干过很多其它行业,比如IT、家具、进出口贸易等等,为什么会想做酒店的?”

     也许面前这位容貌清秀,神情温柔,受过高等现代教育的女性,很难让我把她跟餐饮这个行业联系起来。

 

 

 

黑与白,这是一对从人类进化成人开始,就占据着主导地位的色彩。黑与白代表什么?是不是因为能给人安稳、平和的感受,或者说因为昼夜这对时间的轮子,正是用这两种色调在旋转,就像八卦图一般?

当我们乘坐通常都拥挤不堪的公用电梯,来到在光大发展大厦九楼的“57°湘”公司时,走出电梯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设置在走廊左手尽头的公司前台。一位苗条的女孩正在接待一位瘦小的男孩,男孩不时跟女孩说着什么,他的双肩包一会儿背到身上,一会儿又放到地板上;女孩看见我们,她露出轻轻的微笑。得知我们的身份,她立即通知了另一个人,看来早就有人知会她了。

走廊内光线有些暗淡,中间有一个占据了几乎三分之一走廊长度的“台池”,那是一个几层叠加构成的台子。但台子拾阶而上,每一层又是一个浅浅的水池,不知道从哪冒出的水在悄无声息漫延,里面放养着很多的金鱼。就在靠近那个前台的位置,墙上一块有块“57°湘”字样的深蓝色铭牌,浅黄色的灯光从铭牌的背后流溢出,倾泻到池的一只角里;那只角聚集了很多的鱼,把头浮出水面看着你,你走过去俯身观察它们,它们冲着你“嗫喋”着,毫不羞怯。

走廊里并非非黑即白,你甚至都看不到明显的黑白颜色!但给你的感觉却就是黑白基调。只是并不给人清冷感觉,身处其中,你的感觉是安静,是平和。

另一个苗条秀气的女子出现了,她走到我们身边,然后她带我们去老板的办公室。我感觉,这家公司似乎到处都是这样清秀的女孩,她们都有着宁静与清澈。直到后来,当我在走廊远离电梯的另一头,那有个凹进去后形成的空间,遇到一位过来迎我们的穿白衬衫,短黑裙的女性后,我才明白为什么。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汪峥嵘,见到这位让我好奇的女性餐饮业老总。然而,这并没有让我的好奇因之消失,她略带些羞涩的微笑,这微笑的格外纯净,像孩子似的,让我更添了好奇。真的!你很难将这样一位女性,与嘈杂,与杯盏交错联系到一起。

 

 

 

   “汪峥嵘,女,1977年出生,1999年大学本科毕业,中欧EMBA毕业,先后从事过进出口贸易、咨询培训、IT业的投资、管理工作,2004年开始从事餐饮......”。

   这是我在网上搜到的唯一资料。有几篇新闻报道和博文,称她是“湖南餐饮界的女王”,但相对于别的一些成功的人士,汪峥嵘似乎更为低调,12年前的有关她的信息网上几乎看不到。

   不久前“华声在线”在一篇报道中提到的她进入餐饮业的情形,那篇报道这样写道:“2003年的一天,她在贵州做义工,路过湖南时参加当地一位朋友的宴请。餐桌上,有朋友说她性格活跃,适合做和人打交道的餐饮行业。没想到,这个想法和正合她的节拍,三下五除二,她就开始风风火火地筹备自己的餐饮事业了。”

在中国,的确有不少从事餐饮业并取得了巨大成就的女性。但如果你去认真梳理下,就不难发现,在中餐业取得成就的女性,她们的年龄大多在五十以上。也就是说,这些女性都是上世纪五十、六十年代生人。这其实源自一个社会现实,是时事造成的。经历过中国的改革开发从一开始到今天的人们可能都知道,在当年,由于餐饮业是一个门槛非常低的行业,它所需要的主要不是资金,更不是技术与管理能力,而是决心,是吃苦耐劳。当年有很多女性进入这个行业,起初是简单租一间门面,甚至就是摆一个摊子就开始,很多是夫妻、兄弟姊妹一起干。

这不单单是形式促成的结果,也是历史,是社会文化促成的。我一直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在人类社会大多数的文明里,女性的角色被定位在家庭,她们是家庭食物的主要提供者,却在公共餐饮的从业中,从来就很少见到女性的身影?餐饮这个行业有其特殊性,特殊的历史,需要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和问题,同时,它似乎比任何其它行业更需要人的耐心与忍耐。当年那些进入这个行业,并一直坚持到今天的女性们,已经是少之又少了;还在继续着的那些,在汪峥嵘进入这个行业时,大概都已经“人过中年”。而那时,汪峥嵘仅仅只26岁。

    “那个说法真的可信吗?真的就只是朋友间的玩笑?”

    “是,就是这样。”

    “我大学毕业后从事过很多行业,来湖南也是偶然原因。那时我在四川做义工,一个偶然的机会,是一次朋友相约来长沙聚会,我就留了下来。没想到这样一留就是十二年。”

   

 

 

 

这是一个典雅的女性,典雅的女性不是没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只是她们的故事通常都会被淡化掉了,仿佛一个抽象的符号。我不用“素雅”,因为这个词过于平实,也有些矫情。我们所在的那间屋子有些凌乱,但让人觉得舒适亲切,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会客室,看起来一点不像,它更像是一间工作室,像大学里的实验室。

采访过程中,她坐在我对面那张沙发上,目光清澈,毫无戒备;有时候,你会觉得这样的清澈应该只属于一个小女孩子!看到这样一双眼,让我想起她告诉我的关于这个“57°”,她说,那是中国烹饪协会、世界烹饪协会所认定的食物入口最佳温度

    我们要求讲一些自己的故事,看得出她有些犹豫。我不清楚犹豫的原因,也许是不太习惯对陌生人说自己的私事,也许是出于别的考虑。但最终,她还是讲了几件发生过的事情。

有一件是发生在2004年,那是她的第一家酒店开业不久。

在关于她的报道里,能看到这样一段描述:“开业没多久,她已经欠下一屁股债。‘我和我爸爸的好朋友通电话,不敢让家人知道,问叔叔能不能借点钱,我做餐饮亏了60万。’......直到三四个月过后,店子才开始慢慢盈利。”。那件事也就是发生在那个时候。

    有一位顾客开车来到“好食上”,他要在这见几位客人。在当时酒店一位值班保安的引导下停好车后,他就匆匆进了酒店。不久,这位客人就找到了酒店值班负责人,说自己车上的两万多块钱不见了。值班负责人马上打电话找来了汪峥嵘。客人说,自己是约好了来见几位客人还钱给他们的,当时因为心里有事,停好车后就忘了拿放在车上的钱,进去后不久发现了急忙出来取。但发现原本放在车里钱不见了。而这时,汪峥嵘也接到手下的报告,说那名保安不见了。汪峥嵘急忙对这位保安的情况作了调查,发现所用身份证是假的。

    谁也无法证明那位客人车上的确有钱,更无法证明钱就是放在车上不见了的,并且,突然消失的那位保安,与这件事也不能断定就有必然联系。其实类似的事,很多消费场所都遇到过。2004年,大多数公共场所没有安装今天到处可见的监控,这样的案件基本很难查证。但汪峥嵘却做出了一个非常让人意外的决定,她拿出自己的两万多块钱,给了那位客人。

我问她后来案件怎样,她说不了了之,那位客人拿到了钱后,也没有再追究。但我想,这件事对她的触动一定非常大;也许今天的她,这点钱不算什么,但在当时,这笔钱对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进一步问她为什么要那样做,她说自己也不知道,就是下意识那样做了。我相信她说的,她的目光让人不得不信,一个人除非是伟大的演员,否则绝对不可能装出那样单纯的目光。

很多时候,我们做一件事依靠的并非理性,而是习惯。很多东西看不见,不可说,但却是真实的;这些东西深深植根与人的身心中,成为我们行为的驱动。

 

 

 

    今天,“57°湘”旗下已经拥有了八个品牌。从最早的“好食上”,到刚刚推出的“小猪猪”。从这些品牌的名字也许你可以看出些什么:“水货”、“海食上”、“我爱鱼头”、”好食上青年店“等。这些店名给人了非常明确的意指。最初的“好食上”走的是中高端路线。从这些品牌创出的时间上,人们似乎能看出一些端倪。它们大多数是13年前后创建的,也是从那时开始,汪峥嵘把自己的公司推向了全国。

其实不用赘言,大家都知道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中国曾经火爆异常的高端餐饮业遇到了瓶颈。曾经红极一时的一些上市餐饮公司都遭遇了突如其来的“寒流”。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汪峥嵘的“57°湘”开始了从湖南长沙走向全国。她最先选择的是上海,这个中国最大、最现代化的城市,就餐饮业来说,这也是中国最挑剔,最难生存的城市。

“为什么你会选择上海?其实你告诉我们,最初你是有条件选择北京的。”

“是的,我拒绝了一些朋友的建议去北京开分店,我最终选择了上海。因为我认为,能在上海成功,你就可以在中国任何别的地方成功。”

“你想到过有可能失败吗?”

“我们在上海开第一家店的同时,就建立了为十家店做配送的中心厨房。”

“你没有想过有可能失败吗?”

我看见了她目光里的狐疑,但很快,她的目光变得坚毅。

“从开了第一家店起,一直到19个月后我们才开始赢利,那之前一直亏损。”

“很少有人能在这样长时间的连续亏损后,在上海这样一座城市坚持下去。”

“是的,但我们坚持下来了。并且,在那时我们依然按照设计布局,建立了新店。”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了另外一个汪峥嵘。这时的她不再是那个典雅温柔,有点孩子气的羞涩;这时的她脸上的神情是坚毅,甚至是决断。

 

 

 

 

汪峥嵘跟我们讲了她前不久去了一趟印度,那是由工商联合会组织的。不为生意,仅仅是去看,去感受。她说她们去了释迦牟尼的故乡,去了那棵佛陀坐悟的菩提树,她在那棵树下学着佛陀坐了一会。有位跟她们一起去的佛家大师对大家讲述了佛的三个境界:无常、无我与涅槃。

“佛陀”,意为“觉醒”。他的俗名是“悉达多”,后来的人们称他为“释迦牟尼”,也就是“一个赢得真理的人”。但据说佛陀从未这样称谓过自己,他没有当自己是圣人,更没有当自己是神过。他是一位王子,是释迦族王国的继承人。年少的时候,他受过很好的教育,从军事到各种技艺无所不通。他也过着奢华的生活,住在三座宫殿里,4万多名宫娥用舞蹈来取乐他。后来,他结婚生子,成为一个快乐的丈夫与父亲。但一个偶然的契机改变了他,让他成为“佛陀’,成为“释迦牟尼”。就是在那棵树下,在那个叫“优留毗罗”的小村庄外的森林里,他停留了下来,开始了六年的苦行。但苦修并没能让他得到所想要的,于是他离开那里,来到了一棵大树下开始静坐。

我们很难将佛陀的涅槃用来类比俗人的生活,但俗人的生活却总是充满了佛陀所感悟到的生命的真谛。佛陀借用了树下的绿荫,他想通了自己与世界的关系;而汪峥嵘也在想,当年佛佗在树下想了什么,而我现在也在想什么。她在说这话时,我看到了她的欣喜与着迷。

“无常”、“无我”到“涅槃”,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如果把“涅槃”放大到宇宙万物,就是对轮回再生的超脱;放到具体的行为中,就是灵魂的平静,是不受任何事物,包括灵魂自身的打扰。在我以为,“菩提”就是宽容,如果不能带来宽容,那么也就不是菩提。

我们离开的时已是傍晚六点半。不知不觉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出来后,看到有人一直在等她,公司里也没下班。

在送我们离开前,应我们的要求她带我们去了公司的展室。展室里的光线有些暗淡,她想为我们调亮些,却不知道怎样去做。那些被用玻璃橱柜保存起来的各种证书、奖状,悄无声息躺在那里,整个屋子给人有种遗忘的疏远。我觉得汪峥嵘很可能从没关注过这些。记得我曾问过她开办的“卓信咨询”主要做什么,她说是培训,是针对餐饮业的专业性培训。她说自己想通过这样的培训,建立起一个中餐业的标准。这样的培训不单只针对自己公司内部,而是开放的,面对所有需要的对象。至于这标准从何而来,谁制定她也说不具体,只是说在经营实践中,她们总是在不断总结、摸索;然后想的就是把这些经验拿出来与大家共享。

之前,我问过她一个问题,我问她这些年来,公司人员的流动性是不是很高?她说创业时的两百人,至今还有十多人留在公司。并且那些离开了的人,有一百来人还自发建立了一个QQ群。她说每次在什么地方遇到过去公司的员工了,都会很热情对人介绍她是“汪总”自己以前的老板。

我突然又想到了她的名字,转身看着她,我觉得自己如果不问一下,就会一直如鲠在喉。

“为什么你会有这样一个名字:‘峥嵘’?”

“我父亲是军人,他想有一个儿子。”她的脸上浮现淡淡的笑。我相信她的话,因为我自己就有过好几位同学,她们也一样拥有一个男性化的名字,也是因为她们的父母想有一个儿子。而眼前的汪峥嵘,她的美丽,她的温和从容,无时无刻不在强烈提醒着你:这是一个女性,一个女人。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