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擂台秀 >> 寻美 >> 详细

一朵花,两朵花,三朵花

来源: 作者:曾令娥 日期:2015/10/18 22:54:54 人气:3639 录入:
 摘要 
一朵花两朵花三朵花 心里放不下 留给我曾经在这里 度过的年华 ——题记 一朵花   第一次去那个学校,我骑单车,半路走岔了道。眼看天快要黑了,我急得眼泪都差点流下来了。这时,走来一个荷锄的农民,我

一朵花两朵花三朵花

心里放不下

留给我曾经在这里

度过的年华

——题记

一朵花

 

第一次去那个学校,我骑单车,半路走岔了道。眼看天快要黑了,我急得眼泪都差点流下来了。这时,走来一个荷锄的农民,我忙上前问路。老农一听,把锄头往田塍上一扔,帮我扛起车就走。一路跟老农唠嗑,他听我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后,惊喜地说了句:“哦,我孙子就在那学校念书呢!”大概走了两里多田间小路吧,终于看见那座白色的房子了。校长听见我的喊声忙出来迎接。我还来不及向那位老农道谢,他就匆匆走了。当时,我连他长什么模样都没看清,也没记得问他孙孙的名字,不过,那个黄昏,我时常记起。记起时,暖意融融。
   
对我这县城里来的先生,家长们格外关照。今天东家请去,硬塞给你几个热乎乎的鸡蛋;明天西家嫂子送一碗芝麻豆子擂茶。好几次,我清早开门时,发现门旁放着几把叶子还沾着露水的青菜或半个皮薄肉厚的黄南瓜。最让人感动的是第一次大扫除时我正和学生一起扫教室,几位妈妈忙抢过我的扫帚自个儿扫了起来,一边扫还一边说:你这城里来的姑娘咋干这事?别累坏了!
  村里有大片大片的桔园,学校后门就有一条小路直通桔园。放学后,我喜欢背着心爱的吉它在桔园里散步。看着满树像绿皮球似的桔子,闻着清新的桔香,背倚着桔树,琴声叮叮咚咚地响起,我会舒心地微笑。想起某个学生的调皮可爱,想起邮递员刚送来的友人的信,想起那灿烂的青春年华……那所杉木皮房子前,管园子的老大爷笑眯眯地站着,蜜蜂是金的,蚂蚱是绿的,而老大爷的脸,红彤彤的。
  日子似乎很淡,很淡,然而却很美。记得那是一个雪后的早晨,我带孩子们来到学校前面的茶山上。茶树矮矮的,上了一顶顶雪帽。孩子们堆雪人,打雪仗,突然一个孩子对着正遐想的我说:姐姐,您现在真像白雪公主!”“那谁是王子呢?另一个孩子插言道。瞧你们说的,不害臊?我脸红了。格格……孩子们欢乐的笑声把一群藏在茶树下的鹧鸪惊动了,拍打着翅膀扑愣愣飞向远处去了。

亲爱的老师:

您好!好久不见,您近来好吗?工作顺利吗?

三年来,我们朝夕相处,度过了许多快乐的时光!您性格温柔,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感受到您无微不至的关爱,真的,很感谢您对我的教诲和关照,尤其是中考前后那十来天,我家中出了大事(父亲在深圳工地上不慎摔死,妈妈经受不住打击病倒医院),是您,把我带回您自己的家,精心照料我的衣食住行,密切关注我的心理变化。在您家打扰那么久,一直还没表示感谢呢!“任何事都不要相信眼泪!”您说的这句话,给予我很大的勇气!我现在比以前坚强多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轻易流泪。我现在在宁乡师范读书,我不知道我的这个选择,是否正确,但我还是会继续努力,因为我想自己也能像那首歌里唱的那样: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

送走了我们,您又接了一批新的学生,希望他们没有我们那么调皮,这样,您就不会太苦太累!……说真的,您是位很好很好的老师!这是我们69班全体同学公认的,也许,以后我们会很少相见,但您温柔灿烂的笑脸,永远记在我心中!

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差不多来临了,我衷心地祝福您,祝您教师节快乐!心中有很多话,想跟您说,却又不知该如何表达……

好了,时间不多了,我也不想耽搁您太多宝贵的时间,就此搁笔吧!

祝您天天开心、家庭幸福、工作顺利!

您的学生:蔡静

 

两朵花

 

连日绵冷的春雨之后,终于迎来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

洗净兰花玻璃杯,拿出高山云雾茶。云雾茶此刻只是一坨坨方形的褐色疙瘩,憨头憨脑。拈一坨放进杯里,沸水冲入。热气腾腾而起,茶叶渐渐绷裂、松筋、散骨,接着如观音的千手,如万蕊的秋菊,如飞天,如云岚,如雾霭……杯中世界,自在乾坤。

原来,我喜欢喝酽酽的铁观音,苦中微带着涩。自从脸部受伤后,不敢再喝浓茶。好友蝶舞送我一小盒云雾茶,说,此茶产自海拔2000多米、常年烟雨迷蒙的云台山,吸取天地雨露精华,茶的品质自是高贵雅致。常喝它,对你的健康很有利呢。

草绿色的茶汤轻轻荡漾,啜一口,的确甘甜柔和。现今的事早已有了,过去的事也已经有了,阳光之下,并无新事。

而我,像一个怀旧的旅者,正观看一部自导自演的青春默片。画面真实简朴,微微泛黄,透着浪漫,又透着感伤。

抬头就能望见那座矮矮的茶山。要是冬天下了雪,很冷很冷,扒开冻僵的茶树,还能发现树下藏着灰黑的斑鸠。十七八岁的少女,被孩子们笑称“姐姐”,就在茶山下的小学校任教。秋天,下课之后,在那泥地小操场上,姐姐和他们踢毽子、跳绳、爬山;炊烟袅袅,姐姐一个个送走那些可爱的孩子,走在回校的路上。田埂路,碧草茵茵,间或一两朵野花抿嘴偷偷笑着。春天,孩子们在姐姐的小蚊帐四周插满了亲手摘来的野杜鹃……

流逝的岁月之下,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无论时间证明它多么的无情,我固执地天真地认为,凭自己的信念,仍能保存那个白雪公主似的童话,浑然不觉灾祸已悄然来临。

当那个14岁的孩子扔掉沾着鲜血的校服意欲逃逸时,他可知,他那野蛮的一拳,已把神圣、高尚、尊重等击为齑粉?我不想过多地责怪他,他只是青春一时误入歧途,并非十恶不赦。分崩离析的家庭、光怪陆离的社会,熏染他的是暴虐与纵容,教给他的是欺骗与血腥。他的意志力太过薄弱,分辨是非的能力更是差劲。而我,妄求每个孩子都是长着隐形翅膀的纯洁天使,以为自己殚精竭力的导引能促他们展翅翱翔,怎么可能?

衰老、疾病、苦难等等,其实都是岁月给予人类的永恒馈赠,每道伤口都让人们多了一个看世界的眼睛。当我无端罹祸后,时刻牵记的学生来了,提着用自己零花钱买来的水果;和顺善良的同事来了,带来了温馨的鼓励与问候。亲人不离不弃,悉心照顾;朋友嘘寒问暖,体贴慰安。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结下了那么广的善缘,竟然有那么多的人以不同的方式,默默地关心、爱护我!我明白自己将会,而且能够,自由而安静地写作,并活着。因它让我知道,这个世界,无论怎样变化,还是可以信赖的,丝丝缕缕的情谊是温脉的牵引,我们从未孤绝。

 

2011年暑假,芳村,老作家郑玲家。郑老师的身体已是非常孱弱,我帮她换洗衣被,做湖南菜,陪她聊天。她坐不了二十分钟,伤痕比鱼鳞还多的双腿就疼痛不已。我轻轻帮她抚摩,减轻疼痛。很难得的,我和她断断续续聊了好多。回家前一天,饭桌上,她说:“陈老师把你的文章打印好,给我看了,你天真,纯情,很有诗才。《关于幸存者的喃喃絮语》写得非常成功,令娥,这样练笔,不几年你就会成为知名作家的。”说到这里,她向老伴陈善壎老师举起右手,做了个着重的手势。

半年后。那晚十一点多,我接到陈善壎老师的电话,他嗓音嘶哑地说:“郑老师的病又加重了!住在医院!”焦灼、心疼、依恋、伤心等,让这个坚强的男人声音哽咽!第二天下午四点五十,正当我为郑玲的安危忐忑不安时,陈老师转来了《文艺报》编辑冯秋子的短信:“今上午我在青海贵德的藏传佛教寺院为郑老师祈祷了,愿她神志清亮,身心健康,保持住元初气力,度过难关,和我们一起继续浅尝生活艰险滋味,见证日月无常。我需要,我们需要,这个世道需要,还有很多很多思量和表达需要。这些日子需要一起往前走。”我知道,陈老师是借此安慰突罹横祸的我,也安慰郑玲老师及他自己。

亲爱的老师:

您还好吗?

不知有多少时日,我靠坐在窗边,望着窗外绽放的白色花朵,不禁想起我们
初次见面时的场景,脑海中浮现出您温婉和蔼的笑颜。埋藏心底的话,卡在喉间,怎么也说不出口。今天,借着这封信,我想问问您: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老师,我清楚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那时的你,上身穿着白色上衣,下

边是青色的碎花裙,就那么安静地坐在讲台上,像极了书上说的仕女图;我挽着

妈妈的手,望了您半天也没开口说话,因为我实在不忍心破坏这美好的一幕。可

是,您还是发现了我,我至今还记得,您当时那抹停留在唇边的笑,是多么阳光。
连那双眼,也含着满满的笑意。小时的我,是内向的,懦弱的,自卑的,在踏进初中这扇大门的一瞬,一股隐隐的不安、惶恐从心头蔓延;我当时想,我是多么幸运遇到了您!是您那安抚似的一笑,扫去了我心底的阴霾,您的笑,我铭记在心!     

老师,还记得您当时住院的那些时日吗?那时的你,穿着医院的病服,半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又憔悴,一双眼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微微有些红肿,平日里秀挺的鼻子却由纱布包扎着;虽然您依旧在笑,却显得那么苦涩。老师,如果那个顽劣少年向您挥动拳头时,我们不是围观而是及时阻止,那么那一幕将不会发生!您可知道,您住院后不久,我,A君、B君就曾安静地站在门外,透过玻璃往里边望,忍不住,流了泪。老师,对不起,是我们的言行让你寒了心,是我们的任性才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对不起,老师,真的对不起!  

老师,您还记得我们在医院的最后一次谈话吗?我知道,您累了,倦了,厌了,所以才将无尽的伤痛咽入腹中,不想让我们看到您脆弱的一面。那次,我和您约定,无论我们相距多远,无论这世界怎么变,我们都是永远的朋友!
   
老师,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您亲手教大的孩子们,永远爱您!请您,一定要幸福,安康!
                                            您的学生:
符丽莎                                    

 

 

三朵花

 

 

小萝卜头是我班上的“大”学生,说他大,是指年龄比同班孩子足足大了两岁;身子小,面黄肌瘦,脑袋显得特别大,看起来很像一个“春不老”萝卜。开学都一个月了,小萝卜头的学费仍然拖欠着,一天下午放学后,我决定去他家看看。

小萝卜头的家在哪?问一个正锄红薯地的村民,他伸起腰,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手指了指西边,说:“就在那山坳坳里,哪家最破烂,就是了。”

小萝卜头家的木屋可以用“风雨飘摇”来形容,枯黄的茅草没过膝盖,要不是门槛边坐着一个眉眼和小萝卜头酷似的小男孩,我还真以为走错了地方。我问了小男孩一句,他乌溜溜的眼珠迅速转了转,露出很开心的表情:“哥哥,你老西(师)来啦!”一边喊,一边把快要流下的鼻涕“嗖”地一声吸回去。

房子里太暗了,我的眼睛好一会才适应过来,才看清小萝卜头蹲在灶火前,他费了好大劲才把火点燃,房子里总算有了点亮光。“你爸爸妈妈呢?”我问,“还没回……”他用吹火筒吹了吹火,柴火“噼噼啪啪”地烧起来,映照出他汗津津的脸。“怎么不开灯?”“欠着电费,人家就给断了。”和小萝卜头聊了好多,总算弄清楚了他家的基本情况:他的父母都是先天性双目失明,靠到城里摆个算命摊子过活,早出晚归,赚不了几个钱;小萝卜头还有个才三岁的弟弟。他们一家的日子过得很苦,靠政府的救济金才勉强对付。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小萝卜头两兄弟都长得瘦不伶仃。“等救济金发下来,我就能交学费了。”他扳了扳指头,“再过57天,应该可以咯。”小萝卜头的话和认真的模样让我心里堵得难受,于是,我站起身来,说:“老师要走了,等你爸爸妈妈回家,记住跟他们说一声,就说你的学费,老师帮你出了。”

后来,我帮小萝卜头买了书包,作业本,文具盒等,并给他添置了秋衣冬裤。

12月的那个周日,我回了家(平时都在学校住宿)。天气清冷,我窝在炉火旁慵懒地翻着书,这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谁呀?大冷天的。”我想,门开后,我惊讶地发现:竟然是他——小萝卜头!一摸他的小手,冰凉的,冻得像紫芽姜。我心疼地把他拉到炉火旁,添上炭。我赶紧煮了热腾腾的甜酒蛋,递给他,问:“你怎么找来的?”要知道,从他所在的村里走到城里,足足有十多里山路!天气那么冷,他又不识路!“ 到城里还好,以前我跟爸爸妈妈来过,就是你家难找,问了好多人呢!”说完他大口大口地吃着甜酒鸡蛋,吃完了,又用舌头舔了舔,然后高兴地点点头:“嗯,好吃,好吃。”抹了抹嘴,他说:“我要走了,家里弟弟没人看管。”迟疑了一下,他大声说:“老师,生日快乐!”我停下了往他口袋塞零食:“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我……看到了你朋友寄给你的生日贺卡……我只想作为朋友,来看看你。”我的心甜蜜到疼痛,泪水猛地涌了出来,小萝卜头的话语,不掺一丝丝俗气功利,如水晶般透明纯净,在他眼里,来回二三十里崎岖山路算不了什么,如刀子般割的凛冽寒风也算不了什么,它们都抵不过发自肺腑的五个字:“只想看看你!”

……

 

孩子们,快两周了,心间、脑海,不时浮现出你们的笑脸,轻轻的,我念你们的名字……

廖澳雪,我在你的周记本上叫你雪儿,你是那样的开心!开学第一天,语文课上,自我介绍,你大方的举止,流利的谈吐,一下子抓住了所有同学的心!“大家都记得自己的出生日期吗?是否能精确到秒?我出生于1999122012点差3秒!哈哈!也就是说,我呱呱坠地三秒后澳门回归祖国的怀抱!……”雪儿,才两周,你就得了十多张老师奖励的贴花,好多同学都羡慕不已!冰雪聪明,纯洁如雪。书写的作业简直可做印版。老师批改时,格外小心,生怕破坏了你艺术品一样的作业本呢!

remember when I first looked into your eyes(还记得第一次凝望你眼眸时的情景 It was like God was there, heaven in the skies(里面我仿佛看到了上帝仿佛看到了天堂),英弦,你知道老师为什么要跟你说起这首歌吗?车祸,让师大音乐系毕业的他——你的爸爸,差点殒命!作为他的同学、好友的我,见证了生命的奇迹!而第二次生命的奇迹就是你呀——当你爸爸第一次凝望你眼眸时,英弦,上帝翩翩而降,天堂,华彩绚烂……善操琴曲,能奏弦声,你爸爸如是说,英弦的名儿自此尘埃落定。

胡嘉浩,老师轻轻念你的名字。你多么调皮呀!大清早,你背着书包来到教室门口,当时,门官(负责开关教室门的同学)还没到,门口稀稀落落两三位同学,边吃早点边说着话。你呢,早点三下五除二搞定了,小脑瓜子就想新的好玩的点子啦!你把门用力推了推,两扇门退到了极限,被铜锁卡住的“喉咙”发出沉闷嘶哑的“吱呀”!不过就这一下,一个新的发现让你立马兴奋起来!门儿拉扯着,绷成了半月形,中间漏出条缝隙,就像换牙的孩子露出的门牙。你把书包往地上一扔,站到门缝间,缩了口气,侧着身子就往门缝里挤!同学越聚越多,瘦不伶仃的你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卡”在了门缝里!进又不能进,出也不能出!幸亏我赶来,才帮你解了围。我笑着说:“胡嘉浩,月亮门卡一次,你多么幸运啊!”大家都笑,有人大声说是门缝里看胡嘉浩——别把人看扁了!哈哈!

“雪人:这么多天了,你怎么还不给我回信呢?我怀疑你不是真的,你是不是因此生气了?你能不能原谅我?你饿了就吃雪,渴了我给你拿冰淇淋,好么?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哦!雪人,如果看到我的信,请快快给我回信(20个感叹号)!

祝愿:天天开心  考试打双百!        

                                         李军雁”

轻轻轻轻的,念你的名字,军雁,你是个胆小的女孩,可是想象力好丰富哟!更可贵的是,你有一颗纯真善良的童心!张洁的散文《拣麦穗》中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就是你吧?她也叫“大雁”呀!

古代传说中的一种神珠,玥,你漂亮,聪明,演讲、主持、英语、舞蹈、书法,样样都会,善解人意,是家里的“玥玥姐姐”,最雷人的是,开学第一天,你竟然一气说出了半数以上的新同学的名字,并且一一对应,毫厘不爽,从而一举摘取“记忆之星”的桂冠,让稳操胜券的刘梦龙屈居亚军,懊恼不已!呵呵!

郭飒,那天,你自我介绍时,声音太小,有男生恶作剧,故意给你改名儿郭咤、郭枫、郭立风,你倒好脾气,笑眯眯地答应着,还为自己一下拥有四个名儿乐开了怀!

“你笑着说,经常笑容易长皱纹诶!可是,我觉得你是骗我们的,你经常笑,怎么就不见一根皱纹呢?”王望成,你这小鬼灵精,小嘴儿真甜,奉承了人还不着痕迹,实在是高!

卢燕,声音细细的,尖尖的,雏燕一般;庄有为,省下早餐面包,送给妹妹吃,多懂事的孩子!杨威,可不“耀武”,憨憨的,表演卖灶糖的老汉,形神具备,大家被逗乐得合不拢嘴;王旭东,捕鸟的技术丝毫不亚于少年闰土;郭凯荣,17的个头,眉目俊朗,思维活跃;周雨婷、文雯、罗盛强、王梦萦、杨锋、胡裕鑫、曾平、文忠林……56位,多吉祥的数字!“56个民族56朵花”,歌里面不是这样唱的吗?孩子们,我的宝贝,你们就像一朵朵姿态各异的小花,颤颤的花蕊,粉粉的花瓣,清风拂过,芬芳馥郁;孩子们,你们在周记里说,老师像朋友,慈母,姐姐,那以后的一千多个日子里,我就做你们的朋友,母亲,姐姐,好么?

孩子们,“求全能者以广大的天心包覆你们,让你们懂得用爱心去托住别人。求造物主给你们内在的丰富,让你们懂得如何去分给别人。”孩子们,在这秋风凉雁阵长的时节,在这曲折迂回的小巷,我,以祈祷的嘴唇,默念你们的名字。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