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擂台秀 >> 寻美 >> 详细

会飞的梦想

来源: 作者:龙雅竹 日期:2015/10/18 22:48:41 人气:3195 录入:
 摘要 
她从茫茫的大山中走来,放飞一个青葱的梦想,虽屡经风雨,却始终不改初心。 她带着梦想,飞过了巫水,将苗族文化播撒到了三湘四水;她飞过了长江、黄河,牵着神秘的苗族文化走上了星光大道;她飞越了浩瀚的太平洋,

她从茫茫的大山中走来,放飞一个青葱的梦想,虽屡经风雨,却始终不改初心。

她带着梦想,飞过了巫水,将苗族文化播撒到了三湘四水;她飞过了长江、黄河,牵着神秘的苗族文化走上了星光大道;她飞越了浩瀚的太平洋,                       (阿苗千千剧照)     用天籁之音征服了美国听众……

她就是绥宁藉歌坛新秀——阿苗千千。 

从“苦命娃”到“小歌星”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阿苗千千就降生在贫穷但不乏美丽的水口乡菖蒲江。人间三月天,千千与窗外的柳絮作了邻居,与梁间呢喃的燕子成了玩伴,与林中的小鸟成了闺蜜,与清亮的菖蒲江有了约定,将天真而苦涩的故事填满了童年与少年的画册。                                      

诗画湘西南,古旧木屋里,阿苗千千在窄窄的石板巷子里,独自捕捉慵懒的阳光;在屋后荒草堆里,呼朋唤友,追逐着美丽的花蝴蝶;在清浅的菖蒲江里,与弟妹们追赶着群群的游鱼;在看牛的绿坡上,用稚嫩的嗓子哼唱《我爱北京天安门》……

现实生活未必如想象般美好,往往在晴空万里时突然洒下一阵冷雨,在平坦的大道上时不时地露出一个小坑,让你跌倒,让你浑身青紫,欲哭无泪。

迫于生计,父母留下两句话:“要照顾好弟妹”,“要攒劲读书”。爷爷奶奶去逝得早,只得将家中的一切托付给只有10岁的阿苗千千,夫妻俩毅然远赴广东打工。

白天,阿苗千千做好每一顿饭,尽量让弟妹吃好喝好,然后领着他们一块儿上学。傍晚放学回家,自己煮饭做家务,让弟妹在旁边写作业。吃完饭,自己才开始做作业、温习功课。

因为家里穷,姐弟三人两个多月没吃过一餐肉。腊月时分,临村一位老人过世了。按当地风俗,晚上陪夜会有肉和豆腐吃。为了吃上这顿肉,姐弟三人一直守到深夜二点多。饱餐一顿后,尽管耳边依然回响着此起彼伏的葬歌声,尽管山野四周似有鬼哭狼嚎的恐怖声,姐弟三人只得摸黑回家。为壮胆行路,阿苗千千带头唱起“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便一同消失在无边的黑夜里。

晚饭后,阿苗千千常带着弟妹到邻居家看电视。一年夏天,中央台正在热播电视剧《西游记》,弟妹吃完饭就忙着跑到隔壁大娘家看电视。大娘满脸的不高兴,故意摔凳子,踢桌子。千千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借洗澡之名,要弟妹一起回家。不管怎么叫唤,弟妹就是不肯出来。等弟妹回家后,千千不由分说,狠狠地责打了他们,弟妹都哭了,千千也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

没有电视看的夜晚,姐弟三人都睡得早。为了消除寂寞,姐弟就轮流讲故事、猜谜语、唱歌。千千是老大,自然故事讲得最多,歌也唱得最多。

月儿明,风儿静,树儿遮窗棂,蛐蛐儿叫铮铮,好比那琴弦儿声……“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儿开开,我要进来。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没回来,谁来也不开……”

黑旧的老木屋,稚嫩的声音伴随着弟妹度过了许多寂寞而无眠的夜晚。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老天常会开一些始料不及的玩笑,无论你是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是金枝玉叶,还是胭脂俗粉;无论是真实的戏谑,还是虚幻的朴素,我们都无法自如地把握老天赐予我们的旦夕祸福

春夏之交,菖蒲江下过一场大雨,河水有些满,也有些急。阿苗千千挑着一担木桶到河边来漂洗衣服。木桶刚入水,千千就被湍急的水流连人带桶拖入河里。眨眼间,被急流冲走了好几十米,在水流缓慢处,千千顺手抓住了江边的菖蒲草,然后死死地抱住身边的大石头。半个小时后,全身湿瀌瀌、惊魂未定的千千才从水里爬上了岸。

阿苗千千落水的消息不胫而走,爸妈打来了电话,外婆来了。外婆抱着千千说:“莫怕!有外婆在。”热心的邻居也来了,安慰、劝导、陪伴,挤满了一屋子。有人说:“杨家祖宗保佑,千千福大命大”;也有人说:“千千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第二天,阿苗千千从落水的惊吓中走了出来,脸色红润了,话也多了。早饭过后,姐弟三人清点衣服,一起搬到了外婆家,在当地村小跟班就读。

在外婆家是无比快乐的。性格开朗的外婆天生一副好嗓子,是当地有名的“苗歌王”。老人上山唱、下河唱、采茶唱、浇园唱,有空就教千千唱。原本爱唱歌的千千,从外婆嘴里学会了不少苗歌。虽不过豆蔻之年,但一首《哭嫁歌》让外婆听得如痴如醉、心生感动。会唱歌、能唱歌的千千,自然成了外婆心目中的“小歌星”。

秋月挂山头,凉风穿山来。阿苗千千姐弟三人与外婆、外公一齐围坐看一档少儿节目。电视里能唱会跳的小姑娘让外婆好生羡慕,她拍拍千千的肩背说:“哪天能在电视里头看到我千千唱歌,该有多高兴哟!”

月入子夜,躺在厢房里的少女千千已进入了梦乡。电视台演播大厅里,主持人说:“下面有请阿苗千千演唱《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大家欢迎!”千千唱呀跳呀,怎么也停不下来,人都轻轻地飞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阿苗千千穿衣起床,飞跑到厨房里,压着外婆耳根说:“外婆,我做梦当歌星了,好多人欢迎我哩!”外婆听后,一把搂住了千千说:“满嗯!你真当歌星了,我做梦都会笑哩!”

    外婆的话如一粒细小的种子,在不经意间悄悄种在了千千幼小的心里。

从“落汤鸡”到“金凤凰”

有的人,梦想只是昙花一现,一阵风就可以刮跑,一滴雨就可以砸碎;有的人,梦想就是生活里的主题,一入心就落地生根,与生命不离不弃,从此纠缠不清,直到梦想开花结果。

在村小读书的日子里,阿苗千千一直是班里的文娱委员,上课前领唱,音乐课教唱,活动课赛唱,千千用足了实劲、拼劲、韧劲。

“小歌星”也有栽跟头的时候。一次,乡中心小学举行元旦文艺汇演,阿苗千千在演唱《小背篓》时,竟然忘词了。台下七、八百双眼睛望着她,她脑子一片空白。在主持人的提醒下,才迷迷糊糊地走下了舞台。伤心、自责、屈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千千两眼充满了泪水,径直跑回了女生宿舍。     

班主任贺老师紧随其后,耐心劝慰道:“著名歌星都有怯场的时候,失败一次没关系”;“要经得起考验,顶得住压力,受得了打击”;“心大了,事小了,无数次的失败才有成功的可能”。贺老师拉着她的手,一番道理,一份安慰,让她的心情平静了许多。

晚饭时,阿苗千千照常去食堂打饭,她隐约听到几位女生在议论:“哼,还想当歌星,都成‘落汤鸡’了。”“现在出笑话了吧!”千千心中虽掠过一丝不快,但想想班主任说的话也就释然了。             (青涩的少女时代)

玉不琢不成器。经过那次失败,阿苗千千懂事了不少。晚饭后,跑到小山上唱,回家对着镜子唱,还主动参加班里、年级、全校性的讲故事、演讲比赛。虽然每次登台总有些怯场,或多或少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瑕疵,但她进步非常明显。

在乡初中读书的日子里,阿苗千千用自己甜甜的嗓音唱美了校园里的春、夏、秋、冬,唱热了校园里的白天、黑夜。

岁月静好,青葱年少,千千已长大成清纯可人的姑娘。看看就像一幅画,不用再多点缀,一如山野里的幽兰,娇羞中含着满满的自信,素雅中透着缕缕的馨香。

在初三音乐特长生招考时,县一中音乐老师杨兴听过她的歌后,认为她唱的歌有磁性,有画面感,很有潜质,是一位可塑之才。

    七月,注定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日子。还没等到录取通知书,却先接到了父亲住院一个多月的消息。母亲说,父亲出院后,可能好几个月上不了班。这话意味着什么,千千很清楚。                                      

八月的一天,阿苗千千接到了县重点中学的录取通知书,然而家庭的贫病让她高兴不起来。失望在她秀美的脸上烙下伤心的泪水, 想一瞬间就跌落在贫困无助的路上。

百无聊赖的暑假,阿苗千千常常独自坐在木楼上,看白云漂浮,听小鸟对唱。也是这个时候,她开始多愁善感,知道看似完美和谐的生活,其实暗藏着许多的无奈和不确定。

整个暑假,阿苗千千度过了自出生以来最郁闷、最无助、最伤心的日子。痛定思痛,千千只能放弃升学,决定南下打工。在东莞一家      15岁打工时的阿苗千千)

电子玩具厂里,阿苗千千每天能挣670元钱,而且常常要工作到晚上十一点多。没有双休日,也不想休息,除了上班,还是上班。

农历十一月,同厂的表姐邀了一帮闺蜜晚上k歌庆生日,千千拗不过表姐,最后还是去了。在霓红灯下,姐妹们将白天的忙碌放下,将所有的烦恼都抛开,放心唱,放开唱,放声唱,吃着甜蜜,喝着啤酒,迈着舞步,张开喉咙,嗨翻了天。

阿苗千千安静地坐在一边听歌,给姐妹们鼓鼓掌,始终没开口唱一个字。在众姐妹的邀约下,她总算开了腔:“那是我小时侯,常坐在父亲的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    (与黄桑巫傩艺术团一同参加《我要上春晚》节目录制)      是那拉车的牛,                    忘不了粗茶淡饭将我养大,忘不了一声长叹半壶老酒……”

一首《父亲》唱出了阿苗千千对父亲的怜爱和牵挂。想想多病的父亲渐渐老去,她两眼闪动着泪水。富有感染力的唱腔,让在座的众姐妹安静了下来。一曲终了,掌声四起。上前拥抱的、敬酒的、献花的,将她包围了起来:说这才叫唱歌,千千天生有歌星范;千千不该来打工,要去考音乐学院。

一石击起千层浪。回到女工宿舍,阿苗千千怎么也睡不了。是的,应该靠自己挣钱上学。

有梦想之光的照耀,生活就有了方向。阿苗千千从迷茫中走入了自觉,工作上加班加点,生活上节衣缩食。

一个人的成功不是赢在起点,而是赢在转折点。第二年八月底,阿苗千千怀揣着打工积攒下的5000元钱,独自找到邵阳艺术学校。然而,事不奏巧,学校已开学一个多星期了。

情急之中,阿苗千千找到了学校老师王蔚林。王老师了解基本情况后,让她试唱。几首歌下来,让王老师惊喜不已,笑着对千千说:“你这个学生我收了。”

感动与行动结合就会孕育希望,天赋与勤奋联姻就会开花结果。经过老师的悉心指导,加上异于常人的努力,阿苗千千用甜美的嗓音唱红了校园,唱响了邵阳的大街小巷,也开始了她半工半读的艺术生涯

只要心中有梦想,碌碌红尘               

中总会有奇缘奇遇与你邂逅。 (阿苗千千与绥宁自由者户外走访贫困家庭)

王蔚林等老师的举荐下,千千又走进了中央音乐学院。在京城,千千成了著名歌唱家邓玉华老师家的常客,并被她誉为山村里飞出的“金凤凰”。课余,相继拜访了关牧村,吴碧霞、蒋大为、春雷等一批当代歌坛大腕,唱功日进百尺。

从中央音乐学院研修后,阿苗千千成为湖南省武警总队政治部文工团的签约独唱演员,先后在中央电视台、湖南卫视、山西卫视等主流媒体献唱,曾多次参加中央、省、市大型文艺演出,与著名歌唱家李谷一,阎维文、祖海、刘大成、乌兰图雅等同台演艺,先后获得湖南“美好愿景”杯金奖、“湖南民歌大赛”金奖、《我要上春晚》湖南赛区一等奖、“湖南十佳歌手”二等奖、星光大道冠军……

从“打工妹到“形象大使”

日子如流,不舍昼夜。阿苗千千从家乡的小木屋出发,放飞梦想,曾溺水菖蒲江,曾折翅七月,曾寄身南国。受过命运的多次戏弄后,虽没有硕果压枝,但梦里花开、曙光初露;虽没有大红大紫,却也山水相宜、顺风顺水。                                                                  

2011年,一次与中央音乐学院孔老师闲聊,他问阿苗千千:“你是苗族人吗?那你为什么不唱苗歌?你们苗族的音乐多棒!”老师一连串的追问,在千千的心中激起了阵阵涟漪。

阿苗千千是一位很具慧根的女孩。在她的观念里,方向比速度重要,智慧比吃苦重要,学习比学历重要。从事艺术创作和艺术表演的人,只有根置于民族的沃土,才能树大根深、枝繁叶茂。

在大小舞台演绎千百回的阿苗千千,发展前景其实还很不错,但她还是决定丢掉已有的光环,从头开始。

   佘刚林可以说是阿苗千千苗族文化的引路人。佘老师是绥宁本土人,他不仅会唱绥宁不同地方的苗歌,而且还会填词作曲写苗歌。两人第一次见面就聊得特别投缘,似有相见恨晚之感。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千千只要有时间,就会跟着佘老师走进家乡的苗寨,听采茶歌、拆麻歌、哭嫁歌,听山里汉子唱打夯歌、放排歌、敬酒歌,开始走进了苗歌的世界,初步领略了苗族文化的精彩,也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带着绥宁的苗歌走出湖南、唱响全国、点亮世界。

      2012年,应阿苗千千之邀,知名音乐人春雷来绥宁采风,没想到,他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这个地方。于是,便有了《苗家恋歌》以及美轮美奂的MV视频。这首歌在网络上一经播出,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很多人才知道原来还有绥宁这么美丽的一个地方。

    一番犁桦,春播秋收。初尝民族文化的甜果后,阿苗千千觉得宣传家乡,推介绥宁,不仅是父老乡亲的愿望,更是自己的一种使命担当。从此,不管在哪个舞台上,也不管是表演性的还是竞赛性的,千千一律穿着传统的绥宁苗族服装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演唱的也都是代表绥宁原汁原味的苗歌。

201312月,阿苗千千在山西卫视展示“我美丽的家乡苗寨”;20145月,她带领家乡的苗民参加中央电视台《我要上春晚》节目录制;20151月,春雷、温喆和佘刚林为她量身打造的苗歌《阿妹千千》、《苗山妹》在北京录制成功; 5月12,参加中央电视台《幸福账单》录制,全力展示苗家古老婚俗;6月,与汪涵等众多主持人策绥宁婚俗、美食、美景;8月,走上星光大道唱苗歌,与主持人朱军、小尼哥对话绥宁苗族文化……

今年525日,阿苗千千带着自己挚爱的苗族文化,参加了美国北卡罗纳艺术节。在金碧辉煌的艺术大厅,她演唱了富有浓郁绥宁地方特色的《苗家恋歌》、《苗家美》、《阿妹千千》三首苗歌,以情真意浓的原生态唱法引爆了全场,当所有观众全体起立,并致以热烈的掌声时,千千一声“Thank you”!两行热泪流。祖国虽远在大洋彼岸,此时此刻,千千却觉得祖国离自己最近,也最亲。

为弘扬苗族文化,阿苗千千联合湖南千娱影视文化传媒公司,将乡土气息浓郁的绥宁苗家文化搬上了银屏。千千还热情参与佘刚林老师组建的黄桑农民艺术表演队,与70多位农民朋友一齐走进省城大剧院,出入央视演播大厅。千千还免费为家乡的青钱柳茶代言,寻找对接平台。当县人民政府将刘烨、胡军、林永健等大牌名星请到绥宁,千千乐当剧中粉妹,积极参与湖南卫视《爸3》在绥宁的拍摄,以绵薄之力助热绥宁旅游。

为了不让自己锥心的痛苦在家乡孩子们的身上延续,阿苗千千愿做一道光,照亮更多孩子前行的路。近年来,她率领或随同爱心团队踏访了3个乡镇5所中小学校,走该了20多户贫困家庭,为40多位贫寒学子送去了温暖。

 

    阿苗千千带着梦想,成就自己同时,推介了家乡,展示了厚重的苗族文化,让山外大世界知道了绥宁、了解了绥宁、爱上了绥宁。今年5月,秀外慧中的千千被评为湖南省十大“最美苗家姑娘”;8月,被绥宁县人民政府聘为“旅游形象大使”。在接受聘书时,阿苗千千动情地说:“一个打工妹能跌跌撞撞地走到今天,是家乡的山水养育了我,是家乡的文化塑造了我。今后,无论我走多远、飞多高,我都会尽全力宣传家乡、推介家乡,永不忘家乡的养育之恩!”

 

 作者简介:龙景芬,女,生于19892月,笔名龙雅竹,邵阳市作协会员,爱好读书、音乐、旅游。自幼家贫,十几岁便外出务工。业余时间坚持写作,已发表文学作品3万余字。座右铭:挫折可以丰富人生的路,文学可以照亮心灵的路,我将用一世的情去构筑心灵的第二故乡。20152月,曾获湖南省第三届“潇湘杯”网络文学创作大赛散文二等奖。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