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擂台秀 >> 寻美 >> 详细

暗香 -----义工刘华散记

来源: 作者:游军 日期:2015/10/18 22:45:13 人气:6267 录入:
 摘要 
题记:有些花儿,乍看之下,并不打眼,但若走近,却有暗香沁人心脾。   (一) 七月,我报名参加了红网论坛上发起的一个公益活动----拯救罹患尿毒症的姐弟俩。 发起人叫“爱在心中”,红网论坛的版主。我

题记:有些花儿,乍看之下,并不打眼,但若走近,却有暗香沁人心脾。

   (一)

七月,我报名参加了红网论坛上发起的一个公益活动----拯救罹患尿毒症的姐弟俩。

发起人叫爱在心中,红网论坛的版主。我关注过她发过的许多帖子,或关于旅行,或关于公益。她在论坛上帮果农卖梨子,聚拢了一群爱心人士常年照顾棚户区的五保户,还经常资助农村的特困学生。她喜欢旅行,喜欢背着相机到处走,往往是走到哪里,公益就做到哪里……她的网络人气很旺,每个跟帖留言的人,都叫她爱版。虽然面对的是冷冰冰的电脑屏幕,但我仍然感受到了这两个字里透出来的温度和力量。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刘华。她就是爱在心中。扎着长辫,微胖的圆脸,一袭深色碎花裙外面套着一件红马甲,看上去显得格外精神,半新的坡跟凉鞋,短到脚踝的丝袜,朴素得如同邻家大姐。她微笑着递给我一件红马甲:欢迎你加入我们!

这是一场公益募捐晚会。张家塞乡一普通农户的两个孩子,相继患上了尿毒症。巨额的医疗费,让这个家庭负债累累,一家人已近走投无路。刘华去医院看望这两个孩子时,病痛已经将他们折磨得羸弱不堪。他们已经无法正常行走,整天只能佝偻着背,窝在病床上。已经用不起价格不菲的有效药了,他们的父母,面黑如酱,憔悴不堪,尽管年纪尚不足四十岁,看上去却显得十分苍老。跟他们说不上几句话,他们就开始哭。刘华也边听边哭。

晚上,刘华一边整理照片,一边上网发帖,她呼吁爱心人士来帮帮这个家庭。很多人唏嘘不已,几经商议,大家决定组织一场公益募捐晚会。舞台、音响、灯光等场地设备均由志愿者自行筹备,晚会导演、主持等工作人员均由志愿者自发报名担任。我负责抱着募捐箱接受市民的捐款。

说实话,对于这样的募捐晚会,一开始我并没有抱什么希望。应该能够收到一些捐款,但很可能只是杯水车薪。我在心里这样默想。

这个广场每晚都很热闹,七八个老年健身队,用此起彼伏的各类声响,壮大、附和着广场上的巨大喧嚣。有跳广场舞的、练习三步踩的,也有舞剑练太极的,还有抡鞭子耍陀螺的……

我们搭建的舞台,占据着广场最大最有利的位置。

我早早吃过晚餐,提前来到广场。广场上,我们的舞台早已搭好,音响、灯光等也都已准备就绪。夕阳照着所有的人,都是红彤彤的。暑热尚未褪去,所有的人都汗津津的。

我穿上红马甲,立即感觉火一样的温度包裹了我。我看到刘华的头发被汗水濡湿,紧贴在头皮上。

晚会进行得很顺利,好几百个跳广场舞的大妈都自发地停下活动,围过来聆听刘华的动情讲述,一边抹泪,一边捐款。除了闻讯而来的网友,还来了一些热心的企业家,捐款动辄几千甚至上万。

晚会一直进行到晚上10点。我们把募捐箱里的钱倒出来开始清点。一大堆,各种面值。我们乐观地预计会有5万块。顾不上形象,七八个人都一屁股坐在地上,快速清点善款。很快,捆好、码好的钱,已经超过了8万元。地上还有不少。刘华由紧张变得兴奋起来。最终清点结果,共募集11万多元,我们觉得无比欣慰。

刘华当场把钱转交给了孩子的父母。大家都没有想到能筹到这么多钱,毕竟这是一个老城区,有些人自己尚且住在棚改区、靠领取低保过日子。孩子的父母接过刘华手里的钱,扑通一下跪在舞台上,泣不成声。与其说他们是很幸运地得到了一笔救命钱,不如说他们更多地是得到了一种精神上的慰藉和温暖。

11点半,我们开始收拾现场。脱下红马甲,所有的人都已全身湿透,但是大家都很开心。刘华说她还没有吃晚饭,招呼大家一起去宵夜。

 

(二)

很巧的是,我后来成了刘华的同事。

我的办公室在二楼楼梯口,刘华在四楼。很长一段时间里,差不多每周都会有婆婆姥姥过来找她。拄棍捯拐,颤颤巍巍,找我打听刘华的办公室。有时候她们甚至叫不出刘华的名字,跟我比划着描述刘华的模样。有时候,他们还会提着竹篮,里面有些青菜、鸡蛋之类的土产,要去送给刘华。有时候刘华不在办公室,她们就托我转交给她。有时候,他们啥也不带,只是想来看看她。

刘华每次都要亲自送他们下楼,要他们把东西拿回去,嘱咐他们不要再来答谢她,她会定期去看他们的。

后来我才知道,这些婆婆姥姥都是刘华和义工们一起赡养的孤寡老人。同事们说,这些都是刘华没有血缘关系的爹妈。她给他们买煤,买米,买油。有时候也要给他们买药,买点水果,还会定期看望他们。她清楚地记得,他们中的谁老是上火,就买西瓜;谁有点便秘,就买香蕉;谁的冬衣不暖和了,就给他买保暖衣……

我有时也会兴起,跟随她一起去送饭。

那是一个早冬的午后。小雨,斜风。在这个城市最老的一条街,靠近大码头。酱黑色的木楼,一座挨着一座。这里曾经是小城最繁华的地方,承载了这个城市最深远的文商启蒙。可如今,大都人去楼空,很多木楼裂开了手指粗的一条条缝隙,歪歪斜斜,感觉一阵大风就可能吹散架。曾经的辉煌,早已湮没在历史里,如今,这里成为城市的一块硬伤,破旧,贫穷。这样的屋子里,还留守着一些困窘的老弱病残。

刘华带着我,左转右转地进了深巷。推开一张木门,有一个巴掌大的小院,青色的小瓦,碎得到处都是,一股潮湿的霉气扑面而来。黑洞洞的房间,有腐竹的怪味。刘华很熟练地扯亮了灯。昏黄的灯光,照着躺卧在床的老人。看到刘华来了,老人浑浊的眼里,闪烁着喜出望外的光。

同样很熟练地,刘华把老人扶起来靠在床头,小心地把带来的饭菜递到老人手里。接着,问了问老人的近况,掀开被角察看她的脚。脚有些浮肿,刘华问给您买的药涂了没有,老人答弯不了腰,没有涂。刘华就挽起老人的裤脚,给她小心地涂抹。涂抹完后,又麻利地给老人收拾好屋子。离开的时候,老人握着刘华的手,满眼的慈爱,像是在端详自家孩子。

刘华说,在我们的这个城市,还有部分这样的老人,鳏寡孤独,老无可依。当然,有些老人是因为自己的孩子在外打流而无依无靠。

刚刚从巷子里出来,刘华接了个电话,她泪流满面地说,崔嗲走了。

崔嗲是一个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兵,当时已经98岁高龄,一直没有妻儿,一辈子颠沛流离,晚年在刘华的照料下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刘华和一群志愿者成了他的孩子,轮流给他送饭,经常带他去逛公园,每年陪他过生日。直到前年,崔嗲的房子在一场大火中化为灰烬,刘华和大伙儿一起筹钱,把崔嗲送到了敬老院,才不用每天去送饭了。不过,他们依旧会隔三差五地去看望崔嗲,在崔嗲生病住院时,给他讲笑话逗乐。

崔嗲走了。刘华和他老公,与志愿者们一起主持操办了他的丧事。

我问她,公益事情那么多,怎么会在这一块用这么多心?

她说,一开始是因为自己的父母相继去世,难过得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看到路上的老人,就会想起父母,就会不自觉地跟着走。有一次竟然走到了一位老人的家里。然后,她发现老人需要帮助。

她说,一开始也许只是移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后来她发现,她自己在付出中,收获了很多快乐。

然后她就开始了她的公益活动,并且再也停不下来。做公益也能上瘾?她笑而不答。

 

(三)

很自然地,我跟刘华越走越近了。她发起的活动,不管是关爱福利院的孤儿,还是照料敬老院的耄耋老人,抑或为洞庭湖区的学校送春风,只要有时间,我都乐于参加。我甚至觉得她朴拙的身形外,萦绕着一道美丽的光环。

最远的一次,我跟她到湘西,去腊尔山小学支教。

腊尔山镇地处湘黔两省交界的高寒台地上,辖属湘西凤凰县,是一个苗族聚居区,经济疲顿,教育落后,素有凤凰的西伯利亚之称。凤凰县本来就是贫困县,腊尔山是这个县里最贫困的镇。腊尔山小学,就在这山旮旯里。

其实我们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支教。在我们去之前,已经有一批工艺美大的学生去了他们的学校。学校附近没有网络,手机也没有信号。支教的大学生走了10公里山路,才找到一个可以上网的地方,各自跟家里报了平安,也反馈了一些基本情况。支教的大学生说:真是想象不出来的苦。孩子们上学要走两个多小时的崎岖山路,水也要到山坳坳里去抬,吃的和生活用品要走两个多小时去镇上买。

我们这番前往,依旧是刘华发起的,去慰问那些还是孩子的支教老师,也顺道看看,可以为那里的小孩做点什么

车上装满了图书,学习用品,羽毛球之类的体育器材。行程并不顺利。由益阳到凤凰县350公里,由凤凰县再到腊尔山镇约50公里,腊尔山镇到学校,还要半个小时车程。越往腊尔山走,沿途的路况越差,路边不时会出现山体滑坡后未来得及清理的碎石。司机师傅驾驶着汽车在路上左躲右闪,进入腊尔山镇后,山路更加坑洼难行,汽车颠簸得愈发厉害。大家不得不在系好安全带的同时,双手紧抓座位旁的扶手,连大气都不敢出。突然,地一声,我们都傻眼了——汽车爆胎了。

刘华不恼反笑:权当体验生活吧。我们扛着物品,继续前行。

我们想象过学校条件的艰苦,但是一切都是那么出人意料。腊尔山小学只是一个低年级教学点,几间低矮的民房权当教室,屋顶一片颓败,桌子破烂不堪。黑板上的漆几乎掉光了,老师写的粉笔字模糊难辨。从学前班到三年级,一共38个学生,只有一个老师上课,已经59岁了。他说这种情况已经10多年了。支教老师来后,孩子们的美术、音乐、舞蹈等课程都开起来了。孩子们热情高涨。我们到来时,他们还举办了一场小型的文艺表演。很稚嫩,很用力。我们使劲鼓掌,把手拍红了,把眼眶也拍红了。他们拿着我们准备的礼物,个个都兴高采烈。

这天晚上,我们几个去助学的义工和支教老师一起在村民家打地铺,窗户没装纱窗,蚊子袭扰不断。因为不时停电,我们担心弄坏村民家的灯泡,所以不敢开灯,整晚在黑暗中摸索。

离开时,我们筹钱给他们置办几块新黑板。孩子们欢呼雀跃。

回程中,我觉察到了内心的充盈与幸福。也许,我也跟刘华一样,深刻体会到了那种付出后的宁静和满足。

腊尔山助学,我们应该算比较早的志愿者,刘华发出来的帖子,后来在网上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最近几年,腊尔山建立希望小学,也新来了老师。

 

 

(四)

刘华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了。她的爱心团队成了这个城市里的一股暖流,红马甲也成为了这个城市最美的身影。她把爱心活动做到了安化,做到了湘西,甚至做到了西藏。她的团队参与助学、义卖、环保等各种公益活动。24年时间,她也逐渐成长为全国优秀青年志愿者,“湖南省金牌义工”“益阳市首届道德模范”“湖南省学雷锋志愿服务突出贡献先进个人”被媒体称其为最美义工,被地方政府领导评论为做了许多政府部门都做不到的事情,代表了这个城市的良心……甚至,官方发出了向刘华及其爱心团队学习的红头文件。

刘华出名了,她最高兴的是不是自己的名和利,而是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这个她的队伍,加入了她的队伍。

出名了的刘华时常有学校邀请她去做义工讲座,她倒也大大方方,操着一口塑料普通话,讲得头头是道。那些半大的孩子在她的抑扬顿挫里听得津津有味,全然没有一丝一毫嘲笑她的发音不准。我惊喜地看到,一所接一所的学校开始有了志愿者队伍,红马甲成了校园里最时尚的装束。

在与刘华一起前行的日子里,我越来越充实,也越来越快乐。我们的身边,也聚集着与我们一样热心的市民。我也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参与者了。我在自己的岗位上,把一部分精力投入到了对留守儿童、特困学生的帮扶里,主动去联系企业来资助我们的学校和孩子。一间间爱心书屋,一笔笔爱心捐赠,一个个关爱项目,如同一股股小溪流,流淌进这方热土。

其间,刘华一直都在默默支持、帮助我。

开春那个项目,我们喜滋滋地争取到了100万元助学款。可是面对捐赠方提出的“15天内确定资助对象的要求,我一筹莫展,刘华丝毫没有发憷。她帮着我发通知,用3天时间收集学校的申报资料,整理成详实的数据库,用12天时间,走访村村巷巷的特困生家庭,最终确定近500名孩子为受赠对象。那12天时间的走访里,触动我的不仅仅是那些贫困家庭超乎我想象的困窘,更多的还是刘华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那种温暖人心的力量。辖区里有6个乡镇、1个工业园、2个街道、102个行政村,这么大的地方,她居然了如指掌,很多孩子的家庭情况她也了然于胸。这让我惊诧不已。刘华说:做义工20多年了,这些地方我都来过,自然再清楚不过了。同去走访的捐赠方代表,也心悦诚服:如此扎实的工作,我们很放心。因为她的这身真功夫,捐赠方的意向由只捐一年改成了连捐三年。

 

其实,信任刘华的人还有很多。刘华经办的捐赠项目上百个,经手的爱心资金几百万,从来没有人质疑过她。一些海外华侨甚至直接把钱打到她的私人账号,委托她去帮扶有需要的人。当然,她每一笔爱心款,都有仔细的记载,每一次捐赠,都有图文反馈。没有不信任的元素。因为,她绝不会中饱私囊,常常还会自掏腰包。

每个人对幸福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有人觉得是权力,有人觉得是财富。刘华以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幸福绝不是索取,而是付出。她觉得,那些获助者从面庞上流露出来的微笑、从心底升腾起来的对未来的希望,就是她最大的收获。

有人曾经笑问她,这么多年来,在志愿服务上,自己贴进去多少钱?她说没有统计过。她憨厚的老公在旁边说:平均每个月500元的样子。刘华一算就乐了:那总共有十多万了呢!刘华物质上并不算富足,她至今还住在郊区父母建的房子里,从不买200元以上的衣服。于她而言,最奢侈的事情,就是带着相机,背着帐篷,四方穷游。

试问,谁又能知晓她的内心是多么富足呢?

 

 

后记:

义工刘华,投身公益事业已有24载,而且从未间断。她总是轻描淡写地说,自己做的都是一些平常小事儿,谁都可以做得来。可是,谁又能够几十年如一日地坚持?24年的点滴爱心、善行,早已汇聚成了善与爱的海洋。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她的古道热肠、善行义举,吸引了一大批同样富于爱心的人。 如今,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微公益随处可见,红马甲已然成为这个城市的一张道德名片……

 

 

 

 

【人物简介】

刘华,资阳区教育局学生资助中心干部、民进会员。1989年参加工作后,每年都要从自己微薄的工资里拿出好几千元来做公益善事。多年来,她组织并参与益阳市“义工送冬被活动”“义卖爱心柑橘”“捐助贫困学子爱心活动”“安化赈灾之行”等慈善活动千余起;经过她的联系,300多名特困中小学生获得资助,100多名贫困学生圆了大学梦。她还发动和组织红网论坛义工队伍等2000余名爱心人士经常到儿童福利院、特困户家庭、受灾地区,开展献爱心活动,先后发放慈善物资超过300万元,获得“湖南省金牌义工”“益阳市首届道德模范”“湖南省学雷锋志愿服务突出贡献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作者:游军,80后,现居湖南省益阳市,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第十二届中青年作家研讨班学员。爱好诗歌、散文,有文稿刊于《散文诗》《文学风》《湖南教育》《散文选刊》《长沙晚报》《西部作家》等报刊杂志。有作品入选《1993-1998散文诗精选》。

TAG:
下一篇:会飞的梦想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