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擂台秀 >> 寻美 >> 详细

一朵开在尘埃里的花 ---记湖南宁乡县杨跃清(笔名尘埃)

来源: 作者:张沫末 日期:2015/10/18 22:26:54 人气:2382 录入:
 摘要 
                                 &n

                                                     

  “人世间,总有一些温柔的遇见,值得用一辈子时间去珍藏,去铭记。”就用尘埃姐姐的这句话作为我写此文的开头吧。

   读完网络好友尘埃姐的散文游记《走过滇藏线》,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有羡慕有激动,更有想提笔写点什么但又无从下笔的彷徨。或许是因为胆怯,也或许是因为忙碌,想来还有更复杂的因素,便是那些在静夜里堆满了我脑子的尘埃形象。这个爱好骑行、摄影、文学的女子,一直在用双足丈量红尘,丈量自己心中的爱和追求。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笔触,才能勾画出我心目中尘埃姐的形象,她的执着、她的温暖、她的超越我想像的耐力与毅力,是我在这几年中每一次遇到困难或忧郁的时候,唯一得以释然的精神力量。

认识尘埃姐四年了,四年的光阴对于人的一生来说及其短暂,而对于一段友谊,却足以超越一生。2010年冬季在网络认识不到几个月的尘埃姐在qq留言给我,问我愿不愿意参加一个义务写作活动,就是给新疆摄影协会的拾荒老师的摄影展配文字。我当时便知尘埃姐姐和拾荒老师同样是网络友人,而且在网络上交往不多,她发起和组织这次义务写作不仅仅是本人对摄影的喜好也不仅仅是拾荒老师的事迹触动了她。而是希望通过影展使得拾荒老师的事迹和摄影为更多的人所知。拾荒老师本是一名猎手,他目睹过开着汽车用冲锋枪疯狂猎杀黄羊的残忍场面,听到过被打伤的北山羊在枪口下悲凉的哀叫……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他放下猎枪,走向了保护野生动物的行列。现在是一名制作野生动物标本的专业人士,他说,他主要是想将一些濒临灭绝的动物标本留下来,传给子孙后代。同时,他也是想用标本再现失去生命的动物“生命”,唤起人们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 ­为了抓拍那些濒临灭绝的珍贵物种,二十多年中几经磨难和危险……在和尘埃姐携手文字的半年中,我不仅认识了生活在戈壁滩上的各种动物珍禽。也在一幅幅震撼人心的摄影作品里找到了分行文字带给自己的愉悦和充实。更在那个小圈子里和许多真心热爱文字的人们互相切磋交流。后来之后,不知道拾荒老师的摄影展是否取得如我们所愿的效果,亦不知那些我们曾经用善爱与真诚写下的文字是否种植在了茫茫戈壁荒滩。我只知道,我和姐姐的友谊愈来愈深。这个用无私与大爱为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人攥写出一首首,一篇篇优美的诗篇和文字的普通女子,不能不使我感动并崇敬。尤其在当今社会诸多文人物质第一的消费理念下,许多所谓的文学爱好者为了名利不惜走种种捷径的写作形态,让我对这个网络里认识的姐姐更加深了一份敬意。

是呵,和尘埃姐相识于网络不仅是我的幸福更是我心灵深处的感动。初识她的时候,就感觉就像雪域高原上的一抹阳光,那样清晰又犀利地洞射了我内心的孤独与忧郁,更像流淌在湘江里的一滴水,温暖地注入我冰凉的魂魄,她用语言更用自己的行动为我一直几乎封闭的人生打开了黎明的霞光。每一次我的心、我的思维都随着她的脚步、她的车轮一起行走于大江南北。天涯海角的她,洞庭湖边的她,胡杨林里的她,月牙泉边的她,滇藏线上的她,将我带入了一个自己从未进入的境界。早就想给她写点文字,但是我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才能描述出这个融世界于心底,揽九州于眼前的奇女子的全部。相对于尘埃姐姐,我可能是一个静止得可以让生命发慌的人。我们一南一北,几千里的山水差异,地域差异,气候差异,却未曾阻隔两颗互动的心。我那么渴望见到,见到这个带点传奇色彩的女子。只因为在网络多了一份相知,只因为在屏前多了一份惦念,只因为大江南北,我们用看不见的丝线连接起了四年的岁月。我们便一直等候相逢,等候有一天她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用可爱的湖南话对我说“冰儿,要得……”

     20138月之前,我们约定在我家乡的草原相见。可是姐姐失约了,我心里有一种空落和懊恼,失望和无语。但是当姐姐在穿越滇藏线之前告诉我她的决定后,我的心又顿时为她提了起来。滇藏之路,那是许多人梦想穿越而只能永远是梦想的天路啊。不说途中凶险漫漫,道路崎岖遥远,就是那古怪的一天几变,一山不同的气候,许多人都是望而却步的。可是姐姐却又一次出发了,从她那笼罩着温柔水汽的湘江江畔出发,又一次去征服自己的梦想,挑战自己的人生。

    尘埃姐在《走过滇藏线》后记中写到:进藏之路,是一条时光流转、季节流转之路,是一条生命起伏、灵魂回归之路,是一条穿越人间俗世、抵达纯净天堂之路,也是一条需要勇气与坚持、静默和隐忍的精神实际之路。读完她的书稿,看完她上传的滇藏摄影,我对这段话有了更深的体会。在遥远的高原,有最质朴的人群,他们使远道而来的游人丢下红尘欲望,让心灵得以皈依;有最巍峨的雪山,晶莹透亮壁立千仞让人忘记回归;有最宁静的湖泊,圣洁的湖水洗尽人们的心灵之尘和疲惫。一次又一次,尘埃姐和她的队友们,用行动和智慧,用坚韧和信念,行走在路上,也行走在我们心中,带给我们激情与梦想,勇敢和希望。

    2013年,张家口坝上草原最美的时候,虽然尘埃姐未到,虽然我们的约定未能实现,但我深深感觉到,高原的格桑花已开在了心里,在千朵万朵的摇曳中,尘埃姐定是那迎风怒放的最坚强也最温婉的一朵。君生在南国,我长在塞外,一个是行走在湘江江畔的和风细雨里的江南姐姐,一个是徜徉在坝上草原浩浩长风中的塞外妹妹;一个用脚步丈量着红尘里的每一寸土地,边走边吟;而另一个,则在四季多风沙的窗下,写下这些稚嫩的文字,以纪念我们的友情。

    尘埃姐姐在《后记》结尾里写到:“为什么又要启程?因为远方在那里。”

    姐姐,今夜,我想对你说:“为什么一直在等待,因为我的心通向,你那里……”

 

 

沫末于2014218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