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机关文学缘 >> 散文 >> 详细

酒仙(蒋鸣鸣)

来源:0 作者:蒋鸣鸣 日期:2006/1/17 13:49:04 人气:8102 录入:蒋鸣鸣
 摘要 
 
    酒     仙
                            蒋鸣鸣

    “酒仙”是我的邻居。记忆中,“酒仙”家酒特多,桌上,斗橱里,床铺下,到处搁着酒。有瓶装的 “西凤酒” 、“山西汾酒”、“常德大曲”、“武陵”等中低档酒,有颈小肚大的玻璃瓶盛着的米酒,有浅白色塑料壶装着的谷酒。瓶瓶罐罐、坛坛瓮瓮、“酒”不胜数。
    “酒仙”爱酒,据说是祖辈遗风。其先人嗜酒的事例无考,我只知他哥哥因酒喝晕了,骑单车下大桥时,撞在前面一辆行驶的车尾上,一个“凌空翻”,重重地摔在地上——“以身殉酒”了。
    “酒仙”曾担任一食杂店经理,事不太管,酒却不可缺。清晨起来口没漱便端起杯子,名曰洗肠;尔后,带着醉意去上班。中午,刚上餐桌,便狂吞“杯中之物”,待菜上齐,已喝个七八成。遇上级来检查,摆上十个八个碟碗,一色的“汾酒”、“茅台”等好酒不停地劝,并“以身作则”,带头豪饮。觥筹交错,杯盏叮当。往往上级未醉,他已脸贴桌面吹起粗鼾来。
    终于一天,上级要他“让贤,”退居二线了。碍于他是老同志,仍请他担任顾问,要他“扶上马送一程。”
    他担子轻了,酒量却直线飙升。上午九十点钟,东摇西晃到单位报到。新主任跟他商量工作,他眯缝着醉眼:“你们看着办吧,不用问我的。”随后一口浓烈酒气喷过来:“有接待任务,叫我来陪一下就是。”新主任捂住鼻子:“还能少得了您老主任。会叫您作陪。”嘴虽这么讲,可从不叫他,怕他出洋相。
    怕出洋相,偏就出了大洋相。一次,上级安排单位负责人去外地考察,主任抽不开身,便请老主任替代。“酒仙”清早灌了一肚子黄汤与“豆腐脑”,晕糊糊地上了车。行至半路,尿急,他大嚷停车。司机说前面不远有茅坑。车又摇摇晃晃地行驶。这时,忽听一声大吼:“堂客们快下车,我急啦!”司机一个急刹,车门“咣啷”敞开,一车人前仰后合。女同胞你推我搡往外奔逃,如后面有鬼子兵在追赶。还没跑出三分之一,“酒仙”已如打开自来水龙头,“哗啦啦”尿了起来。
    一天,他与我同事的满崽做40岁大寿,在单位食堂设晚宴庆贺。下午3点多钟,“酒仙”醉熏熏地进了我的办公室,“您老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问。他颤巍巍地笑出满脸皱纹:“我上午10点多就出了门呢。”“那您吃过中饭没有?”“吃过了,我去看铁桥,饿了,就坐在桥下吃了个发饼,喝了两瓶鹿龟酒。”
    开餐时,菜还没上席,他就露出惬意的神情:“满崽40大寿,我要一醉方休!”说完连干四五杯。菜刚上桌,他就趴在桌上打起了“呼噜”,引起哄堂大笑。他儿子见状,忙扶起老父上楼睡觉。
    待儿女成家立业,“酒仙”和婆婆也退休了,家里除偶尔有孙儿孙女来住外,平时大都冷清空荡。这时,“酒仙”多了项爱好:莳花弄草。,他弄了几十钵花草摆在后坪里,浇水施肥松土。“婆婆”死后,他没蛮多感觉,没事时,除了种花,就是叫人到他家陪他喝酒,打酒讲。间或也去儿子家看看、女儿家坐坐,喝杯酒,喝口茶,再高一步低一步慢悠悠地回家。清醒时,炒两个下酒菜,自斟自饮;不清醒时,残菜剩饭,胡乱对付,只要有“无上妙品”就行。
    “酒仙”是抿了口浓浓的烈性酒后,才一脸笑容悠然仙逝的,享年七十有八。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