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机关文学缘 >> 散文 >> 详细

故乡的小桥 (周有达)

来源:0 作者:周有达 日期:2006/1/4 14:30:09 人气:5255 录入:周有达
 摘要 

故乡的小桥
周有达




    离开生我养我的故土二十二年了,故乡的小桥却一直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故乡门前要过的第一座桥是我亲自修的。说它是桥,其实再简单不过了,只是几根木条和少许松树枝搭成的,桥长不足一米,宽只有七八十厘米,但却花费了我不少工夫,也留下了许多令人忍俊不禁的举动。三十多年前的事,现在还记忆犹新。
    造桥的初衷其实很简单,因我家出门的路上有一道沟,儿时的我因个儿不高,沟成了我出门的障碍。于是,我想把路与路之间间断的地方连接在一起,方便自己过去。
    那时候我只有八岁,但墩厚结实,特别爱劳动,对造一座这样跨度不足八十厘米的桥,心里还是很有把握的,但真正做好这座桥却颇费周折。
    首先,建桥得找几根大一点的木条。那时家里很穷,虽说住在乡下,想找两根能够让我直接用得上的木条还比较困难,因为家里的大人是绝不允许你拿他们认为有用的东西去做这种乱弹琴的事。
    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决定建桥。建桥只能就地取材。我拿出了家里的柴刀,在要建桥的路边找几棵我够得着的松树枝一阵猛砍,边砍边试着拖拉几下,大约花费了个把小时的功夫终于大功告成。接着,就急不可待地拖着砍下的松树枝到要建桥的地方试试怎么放最好。
    要把桥造得坚固,一定要把几根大一点的木条放妥当,而且要保持造好的桥与路平行,在修桥之初我不得不拿出十二分的力气将桥的两端各挖出一个台阶。那时我用来建桥的工具只有一把柴刀和一把用来栽苗的栽锄子。栽锄子是乡下每家都有的小农具,锄长约十二厘米,柄长五十至六十厘米,最适宜小孩修桥挖洞之类。用来挖土,每次只能挖出一点点。那天一个台阶还没有挖好,天就黑了,不得不打道回府。当大人们看到满身黄土的儿子,少不了一顿臭骂。
    桥还没有建好,心里老想着这事。那时读小学的功课并不紧张,记得每天只有六节课,下午放学回家也不过四点钟。我回到家里一撂下书包,又拿起建桥的工具去构筑我的宏伟蓝图。
    经过几天的努力,桥两端的台阶终于挖好了。接下来就迫不及待地放上木条和松树枝。大的木条当然不可能有很多,所以间隔只好拉开点,再在上面覆盖一些松枝,培上一些泥土。一开始因为空隙太大,放上的泥土大部分掉下去了,我就这样掉了又放,放了又掉,反反复得都没有达到目的。后来我想,先在上面放一层草皮也许能解决这个问题。于是就在建桥的附近草地上挖来一块一块书本大小的草皮铺在上面,效果果然不错。经过一番努力,桥看上去好似修好了。看着自己的作品,心中顿生踌躇满志之感,急想在上面走一走,试一试。
    试桥开始,心中一点底也没有。我一只脚站在路上,另一只脚试着向桥加力,没事;然后转到桥的另一端又试了试,也没事。接下来,我就想大摇大摆从上面走过去,结果两只脚一踏上去,就像掉进了猎人设下的陷阱。身上裤子被撕破,腿上还留下了一串串擦伤,桥也面貌全非。我大哭起来,母亲走出来看到我这狼狈像,既生气又心疼。后来我才知道,试桥时我的重心并不真正落在桥上,当体重全部压上去后,脚又刚好站在木条的空隙处,桥不塌才怪呢。
    这次建桥没成功,但建桥的念头并没有放弃。有了前次的教训,第二次铺设桥面时我既增加了木条的数量,又提高了桥面上层覆盖物的厚度,心想这样桥就会结实些。同时有了第一次试桥的教训,第二次试桥我就想请家里的老黄牛代劳。
    请老黄牛试桥并不容易。我牵着它到达桥边时,老黄牛先是停在桥的一边不动,凭你怎样扯牛蝇,它就是踮起前蹄不过来。我再用力牵着牛蝇试图让它踏上桥,想不到老黄牛根本不给我面子,而是一脚就跨过来了。对不听指挥的它我少不了给它几鞭子。我又回过来想牵它过去,结果还是如同一辙。原来老黄牛年复一年过这道沟时已形成了条件反射,面对新的路面它也小心谨慎不想失足,以免牛们贻笑大方。 
   老黄牛不上我的当,试桥的事就只好另想办法。牛不配合,我又打起了猪的主意。人都说蠢猪、蠢猪,我想看看猪到底蠢不蠢。我把家里的几头猪放出来,可猪一出栏就不听我的指挥了,一头东、一头西,到处乱窜,就是不上我的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猪们赶到桥边,加上大喊猛追,猪们吓得魂飞魄散,使劲往前冲。可怕的事又出现了。猪们把我的桥踏得个稀巴烂,还有一只猪的后脚落空后拚命挣扎,几乎把我的桥踢得荡然无存。这一次让猪们试桥的经历更让我沮丧。
    第二次建桥又以失败告终,但我并没有灰心。文革期间读书总的说来抓得不紧,教材的内容很简单,课程科目又较少,所以几乎没有什么作业,放学回家一般就是看牛或割牛草,不甘失败的我又开始了第三次建桥。这一次我仿照大人修石拱桥的经验,先在房前屋后找来一些废弃的砖石和泥土填在要修的桥下面,然后按以前的方法铺好桥面,同时也并不急于试桥——其实是懒得再试——而是让雨水将桥面自然沉降,让行人反复踩踏,当然这时的桥其实也就是路了——因为桥下面是实的。几个月后,我把桥下面的土石掏空,感到这时桥与路已浑然一体,它已能经受足够的重压了。在我的努力下,这坐小桥连通了家门与外面的世界,方便了我,也方便了所有过路的行人。
    小桥送我读完了设在村里的三年小学,但读四年级就得到离村几里路之外的中心小学,上学的途中还要经过一条二米来宽的小溪,溪上面有条约四十厘米宽的小石板搭成的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原始、也是最简单的小桥。桥这边是我们村,桥的那边则是另一个村子。小石板桥虽没有名字,却承载着我童年读书的许多故事。
    记得有一年山洪暴发,溪里的水已涨到与桥面一样高,打着赤脚、踏着泥泞、头戴一个雨斗笠的我走到溪边已有些害怕了。大雨还在一个劲地下,天上不时有乌云在头顶上飘过,夹杂着几声震耳欲聋的雷声,更让我感到自己的孤独与无助。我壮着胆子想过去,又怕掉进那汹涌的激流之中,而绕道过去又怕迟到,遭老师的批评。左右为难之时,也许乡下的孩子天生的吃了豹子胆,伫立桥边良久的我还是下定决心要走过去。刚走几步,就感到洪水的巨大推力让我很难站住,没办法只好手脚并用,一边用手紧紧地抓住石板的边缘,脚一点一点向前移动。人终于走了过去,心有如失重负之感,不过由于弯着腰又走得慢,雨水把全身都淋透了。现在想起当时的懵懂,倒有点害怕。可那时却没有想到有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后果。
    当小溪里水不多时,小石板桥这里既是我休憩的地方,也是与小伙伴玩耍的场所。每当放学路过这里时,因为离家不是太远了,伙伴们都把书包放在桥边,天冷时就躲在背风的地方玩玩扑克牌,夏天则脱掉鞋子下水嬉戏。像我这样的穷孩子当然没鞋可脱,书包一放就跳到溪里去了,理所当然地成为第一个入溪者。
   那时小溪里有鱼有虾,伙伴们把衣袖和裤筒挽得高高的,沿溪摸索而上。当有人摸到鱼虾后就高兴地举起来向大伙示意,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那时我是最不会摸鱼虾的,我的任务就是拿根野草把别人摸的鱼虾串起来,权当一位战利品的管理者。摸鱼兴趣消失时,又沿溪而下,打水仗便成了家常便饭,一路下来没有几个不成落汤鸡的,而鱼虾也早就丢得不见踪影。当回到小石板桥边时,往往天色已晚,对这种狼狈的局面,各人就拿起自己的书包作鸟兽散。
   那时读书每学期只有一次考试,由于贪玩我的成绩并不是很理想,小石板桥这里又常常成了我驱散心中失落的地方。每当带着考得不太理想考卷回家时,我习惯一屁股坐在冰冷的小石板桥上思考一下对策:双手撑着石板,双腿垂在桥下,头望着天空漂浮的白云,心情也就渐渐开朗了,不就是少了几分嘛,下次再努力吧。当然,回去后父母的训斥是不会少的。
转眼到读中学了,对小石板桥的依恋逐渐也就减弱了,而离家三里之外,我每天上学必经的石拱桥玄武桥却又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
   玄武桥建在一条宽约十米的河上,至于建于何年何月我至今也不清楚。据长辈们回忆,原来桥下是可以行船的,由于长期受砂石淤积,到我读书时水浅得只能打湿脚背了。
玄武桥长约十五米,宽三米,桥面离河高约二米,全由花岗岩石块砌成。由于地势的原因,桥面离地面较高,桥两端有较陡的坡,过桥时有于登山的感觉,而我在这里就不知“上山下山”往返了多少回。
   玄武桥的下面都是金黄色的细砂,每当放学回家时,同学们有时就停下来从桥上往下跳。这种跳沙类似高台跳水,一个个鱼贯而跳,也不失为一种好的锻炼。沙虽然有缓冲作用,但从两米多高的桥上往下跳也是容易发生意外的。记得有一次玩耍时我跳下去后很久不能起来,原来是臀部先着地脊椎受到冲击所至。成年后有人告诉我那次算我走运,弄不好可能会引起脊椎断裂导致下身瘫痪。现在想起来确实感到可怕。那一次当然受到了老师的严厉批评,以后就再也没有跳过了。
   读初中那会,我的成绩常是班上第一,因成绩优秀还戴过大红花。那时,在上学的路上,我一踏上玄武桥就信心倍增,这桥好像成了我的希望之桥、胜利之桥。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又开始了新的征程,成了玄武桥上匆匆的过客。
   离开故乡几十年了,那座自己造的小桥早已踪影全无,那座小石板桥和玄武桥了也没有走过了,但它们留给我的印象却是难忘的。现在不知那小石板桥和玄武桥是否还安在?尽管它们是一座座微不足道的小桥,可是从这些小桥上走出了一批批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他们当中的有远渡重洋留学去了,有的做了大学教授,有的当上了行政领导,有的开了自己的公司,还有的在基础教育的岗位上为国育才,默默耕耘,我就是其中之一。
   故乡的小桥送我们走出了山村,走进了都市,走向了社会这个广阔的天地。
   故乡的小桥,已成为我永久的记忆。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