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机关文学缘 >> 小说 >> 详细

秋殇(徐秋良)

来源:0 作者:徐秋良 日期:2010/10/12 8:59:11 人气:17712 录入:徐秋良
 摘要 
 
    今年的气候很是反常。秋分已过,应是秋高气爽、天高云淡,农民收割晚稻的好季节。而这鬼天气象惊蛰时节,阴雨绵绵,寒气透过夹衣,揪得人的皮肉生痛。这几天就更加让人难受,天象谁捅了个大窟窿,雨水倾泻而下。山塘水坝的洪水越过塘堤坝堤“哗啦啦”像脱缰野马向下奔去;农田堆积了一层层厚厚的水,泛黄的晚稻谷穗全爬在水里浸泡着;山上的树木不时传来被雨水打压折断的声音。往年的秋季不是这样呢。
    在这个滂沱暴雨的深秋夜晚,恐怖笼罩着艾秀的家,丈夫随乡里的建筑工程队去新疆做工,孩子病了发高烧,她用鸡蛋清在孩子背上刮,她用湿毛巾给孩子敷额头,她用羚羊角磨水给孩子喝,办法想尽,高烧就是退不下来,孩子烧的昏迷过去了,急的艾秀团团转。无助无奈之下,艾秀拿起电话,几次要拨又放下了,最终还是拨通了电话:
    “睡…了…吗?”
    “睡了”。
    “你…能…”
    “什么事,快说”。
    “孩子发高烧,快不行了”。
    “马上就来”。对方电话里听出艾秀颤抖的声音。
    对方接电话的叫春桐,和艾秀是一个村的。当时春桐和艾秀现在的丈夫都爱上了艾秀,都在追求艾秀,但艾秀内心的天平还是倾向春桐的。只是在一个明月当空的晚上,在那片麦田里,艾秀被他现在的丈夫强占了,她怀孕了,她只好嫁给了现在的丈夫。她对春桐的爱深深埋进了心底。自艾秀嫁人后,春桐从未流露出半点怨恨和仇恨。艾秀结婚那天,春桐还上门恭喜送了贺礼。丈夫远去新疆打工,家里的耕作如犁田、播种、插秧、收割等重活,春桐总会来帮艾秀,这些年来一直坚持,但从未在艾秀家吃饭,不进她家门,春桐怕村上人闲言碎语让艾秀在丈夫面前受气挨打。艾秀给春桐工钱,春桐也只收一半。
    春桐住在对面垅里,到艾秀家要经过一个水库。洪水已漫过库堤,春桐淌水过来会不会有危险,艾秀心揪的紧紧的。艾秀这样想着,担心着,等待春桐来一起送孩子去村上的卫生院。
    “咚咚咚咚”。
    艾秀开门一看,春桐像个落汤鸡。
    “刚才淌水踩塌脚了,掉进了水库。”
    艾秀拿出丈夫的衣服,要春桐换下湿衣服。
    “快送孩子去卫生院,我这不要紧。”。
    “不行,换了衣服再去”。
    当艾秀帮春桐要脱内衣裤时,春桐两手按住:“你去里屋,我自己来换。”艾秀脸一下子红了。
    两人穿着雨衣,又打着雨伞,严实包裹好孩子,冒着瓢泼大雨把孩子送到了村上的卫生院,吊针一直打到凌晨四点多钟。孩子退烧了,医生说不碍大事了。拿了医生开的一些药,春桐又把艾秀送回家。
    “你就在这里睡吧!”
    “不!”
    春桐坚定地朝雨中迈去。刚走出不到几丈远,春桐听到艾秀屋后山有崩裂的声响。“快,艾秀,快……”春桐嘶喊着急转身冲进屋里右手抱着孩子,左手牵扯着艾秀就往屋外跑。
    山体崩裂声越来越恐惧。
    “你抱着孩子快往前跑,我去把孩子的药拿出来。”
    就在春桐冲进屋里的那瞬间,山崩地裂,泥石流吞噬了艾秀的房屋,吞噬了春桐……
    艾秀的丈夫从新疆赶回来,提把锄头,在村头吼道:“操他妈,春桐给老子带绿帽子,老子要去挖他的坟!”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