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机关文学缘 >> 小说 >> 详细

敬老院的邻居(徐秋良)

来源:0 作者:徐秋良 日期:2010/8/18 10:24:55 人气:9415 录入:徐秋良
 摘要 
 
敬老院的邻居
阿 良
     
    这是一座乡办的敬老院,能接纳上百人。这座敬老院座落在郊区,离市中心只有十来公里。敬老院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甚为幽静,是老人修生养息的好家园。未到过敬老院的人都认为院内住的是孤寡老人,其实不然,很多双职工都把父母寄养在敬老院,老人也愿意住这里。人怕离群,老年人更加怕孤独。而敬老院不孤独,这里有棋牌室、娱乐室、报刊阅览室,还有适合老年人锻炼身体的体育器材室,可以聊天、喝茶,可以结伴散步,可以聚集弹唱,总之这是一个老年人的极乐世界。
    每逢周六、周日,很多老人要忙于接待儿女、孙辈的探亲,食品、水果、补品一大袋一大袋往老人屋里提。儿女们一走,老人就把食品、水果拿出来与他人共享,他们美其名说过“共产主义”。
    院内靠西头的最里面一栋,从右至左数第三号房间,住着一位老人,工作人员都喊他龚厂长。据说龚厂长原来是一家国有大型企业的厂长,子女在海外,老伴去世了。他入住在这里不太合群。龚厂长大多时间都在他的房间活动,坐在轮椅上,极少出门,周围老人要来他房间聊天,陪他说话,他不愿意;有些老人讲些风凉话,说到这里来都是等死的人了,还摆厂长的架子干什么,他也不在乎。他不愿意别人来打扰他的生活。他在自己房间里看电视,看书报,看自己过去工作的笔记,有时和挂在墙上的妻子说说话,有时接到海外儿女打来的电话聊天。
    龚厂长任企业厂长那会儿,在这座城市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后来,厂里生产不景气,效益滑坡,专业技术人员外流的多,职工队伍情绪不稳。在一次党政联席会议上研究企业改制的问题时,他和党委书记吵起来了,两人互拍桌子,矛盾公开化。其实,他和书记关系一直很好,书记原来任厂长,他当副厂长,后来厂长改任书记,他任厂长。这次吵架是两人搭档多年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那次公开吵架后,两方都不冷静,到省里告状,省里各打五十大板,两人都被就地免职,退下来将近二十年了。现在回想起两方都有责任。龚厂长当时大病一场,住了半年的医院。现在进入古稀之年了,一切都平淡了。“尽干些傻事”,龚厂长在房间里有时翻阅当时的笔记本作如是感叹。
    隔壁的李老头上周平静的走了。出门时,龚厂长推着轮椅送了老头一程,还放了鞭炮。人嘛,睁眼来到这个世界,闭眼离开这个世界,就那么回事,争斗都是干傻事。
    李老头走后空出的房间很快就有补员。昨天下午就来了一位,据说也是坐着轮椅。人上了年纪,腿脚不灵,就只能坐轮椅代步。来的这位隔壁邻居咳嗽的很厉害,那种干咳,和龚厂长那年是一模一样,难受极了。龚厂长听的清清楚楚,每发出的一声咳嗽,穿过夜空,穿透墙壁,把他从欲睡睏盹中撞醒。天快亮,隔壁的咳嗽声还没有静下来,龚厂长揿亮灯,从柜子里找出一盒药。这是儿子从美国邮寄回来的,儿子电话里嘱咐要吃一个疗程,而龚厂长半个疗程咳嗽就病愈了;这种药真好,或许这药能治好隔壁邻居的病哩,同病相怜。
    天已大亮,龚厂长拿着药,推着轮椅“咚咚咚”敲隔壁新邻居的门。
    “谁?”里面传出回应声。
    “你隔壁的邻居。”龚厂长回答。
    “来……了,来……了”。里面有轮椅碰撞声。
    房门打开,两轮椅相对。
    “你?!”
    “是你?!”
    快二十年了,见面还彼此认识。
    龚厂长新来的邻居是当年搭档共事被一张纸同时免职的书记。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