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企业文学风 >> 报告文学 >> 详细

挺直脊梁(青虹 青蓝)

来源:0 作者:本站编辑 日期:2007/12/31 20:00:31 人气:8029 录入:本站编辑
 摘要 
 
    挺直脊梁
    -----记湖南王中华集团董事长王中华博士
    青虹 青蓝
                                       一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贾谊
    其实,人生没有困苦。假如你将天地视为冶炼你的熔炉,将自己视作
    被炼之钢,那么,一切都是为了成就你。-----王中华
    湖南宁远县清水桥公社罗家大队,一条蜿蜒山道上,一个九岁男孩,穿一身灰色土布衣服,胸前飘着红艳艳的红领巾,高声唱着“学习雷锋好榜样”,脑子里满是雷锋叔叔雨夜送老大娘的场景。所谓求仁得仁,小男孩满脑子学雷锋,学雷锋的机会也就来了。他前面一个五十来岁的妇女,担着一担竹篾,有些晃荡地朝前走。小男孩三步并做两步,飞快地追上了这个妇人。小男孩说:“婶子,我跟你担吧。”妇人汗流浃背,一身已没一根干纱,喘着粗气,说:“小朋友,学雷锋呀?”小男孩说:“是呀,学雷锋。”妇人问:“哪个学校的?”男孩答:“罗家小学。”
    小男孩接过那担竹篾,晃晃悠悠朝前走。妇人说:“小朋友,你担不起,还是我来担吧。”小男孩说:“担得起,担得起。”走了几分钟,小男孩渐渐地没了力气。但小男孩知道,雷锋可是将那个老大娘送到了家,他既然学雷锋,绝不能只学几分钟。于是,小男孩担着竹篾,咬着牙齿朝前走。又走了几分钟,大约走了里把路了,小男孩绊了,朝后倒去,摔了个跟头,扭伤了脖子。
    小男孩住了三天院。
    这个小男孩大名叫王中华。
    一晃眼,四年过去了,王中华十三岁了,已就读于清水桥中学。十三岁,正是告别童年,却依旧懵里懵懂的年龄。那个年龄,世界渐渐地清晰。渐渐清晰的背后,又一切都是谜。在那个假期的时候,这个间于童年和少年之间的王中华,为家里挣工分了。
    其时,王中华的父亲是大队干部。在那山冲,王中华无疑是干部子女。既然拿工分,当然得做出表率作用,得让人说,大队干部子女,真不是孬种。不然,父子俩的脸,往哪儿搁?其母已患肺结核多年,不能从事体力劳动,家境可想而知,王中华能拿点儿工分,无疑家庭拮据就少了一分,他当然得努力,当然得能拿工分绝不少拿。况且,王中华是家中老大,下有弟弟妹妹,老大当然得像老大的样子,没点儿能耐,能当老大吗?没点儿能耐,弟弟妹妹能敬重这个哥哥?这个十三岁的老大,在方方面面有形无形的压力下,无论是干什么活儿,绝不肯落在人后。于是,好评如潮了:王家那大儿子,还真不赖,什么活儿也难不倒他;你是说王中华呀?那孩子,将来肯定有出息;那家伙,对父母对弟弟妹妹对邻里乡亲,都没闲话让人说。好话谁不爱听?听了好话,王中华的父母,那脸上光彩比往日不知道要多了多少,弟弟妹妹也为有一个让人老说好话的哥骄傲着,王中华那干劲,自然也就越来越足,也就干劲冲天了。
    那天,这个干劲冲天的少年,竟然不自量力地背起了风车。生产队的叔叔伯伯哥哥们,赶紧制止:“王中华,你背不起。让我们来。”有了冲天干劲的王中华,以为他有背得起山的能耐,况且区区风车?况且将风车背到目的地,工分也能多挣点,更重要的是,如果背起了风车,证明他的本事,又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况且那么多赞扬声,也需要他背起风车?于是,这个十三岁的少年,真将风车背了起来。风车可比王中华要高出一截,更比王中华要宽出许多,堪称笨而重。王中华背着风车走了几步,已感觉背上有如山压力。可是,他是家中老大,他是大队干部的儿子,他是男子汉。无论是家中老大,还是大队干部的儿子,还是男子汉,都需要他表现出坚忍不拔,表现出在困难面前绝不低头,表现出出其类拔其萃。他咬着牙,一步两步三步地走。终于,脚下发软,往前面一扑,他摔倒了,风车压在他的身上了。.....
    两年后,王中华十五岁,高中毕业了。十五岁,只能说是少年,或者,索性说是孩子。高中毕业,却是成人标志----那年代,无大学可考----已毫无疑问,王中华是人民公社的光荣社员了。既然已经成年,家里当然得拿他当全劳力使。有谁家会像几十年后的今天,将个虽然只有十五岁,但却已高中毕业的人当孩子弄,难道还去买棒棒糖给他吃不成?在那个时期,高中可也算半个知识分子。国家出钱让他念完了高中,容易吗?公社当然要将他放在一个重要岗位:去公社办的五七工厂开荒种中药。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五七工厂的经历,对于王中华人生的影响,不会亚于他在二00七年拿到加州美国大学博士学位。因为十五岁这个年龄,恰恰是世界观以及人生志趣开始形成的年龄。况且做事执着如王中华。虽然他种的中药,普通到只是健胃的淮山和补气的黄芪。正是这个淮山和黄芪打开了他人生的一扇门。这扇门里有一个广袤无边的世界,这个世界叫中药。在这个世界里,有着中国的古老哲学,有着民族烙印般的对世界和人自身独到的理解,有着对生命最根本的关爱。
    王中华潜心地种着中药,准备在种中药这行上“为人民服务”一辈子。国家却在这几年,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毛泽东逝世、打倒四人帮、结束十年“文革”。一系列叫人眼花缭乱的变化后,一九七七年,终于,国家为莘莘学子打开了另一扇大门:恢复高考。于是,不知道前途为何物的青年们,一个个摩拳擦掌,奋发图强了。王中华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改变命运的机会,他离开了五七工厂,潜心复习。工夫不负有心人,他成绩超过了取录钱。当王中华正编织着五彩斑斓的梦,当王家人都为他的鲤鱼跳龙门而骄傲时,命运之神却没有忘记那句“自古英才多磨砺”,牵着王中华的手,叫他懵懵懂懂地填着志愿:他填了比他的分数要求高出许多的院校。于是,虽然没有名落孙山,却是铩羽而归。
    王中华虽然懊悔不已,却没有沉沦。他准备七八年卷土重来。可是,其时,母亲的肺结核,已较过去严重许多,必须有较好的保养,弟弟妹妹均在学校读书,家庭沉重的负担,只能让他走另外一条路:和父亲一起挑起家庭的重担。挑起家庭的重担,是所有有责任心的男人,义不容辞的首选。他只能将那个五彩的梦,摁捺在心底。
    五七工厂回不去了,那位子早已让给了别人,他走进了父亲承包的大队面条厂,成了制面工人,同时也成了半个经营者:加工一斤小麦,回七两面,同时赚一角二分钱。这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商品生产过程,虽然绝不可能使王家脱贫致富,也没有更多的精深的经营理念,却实实在在使他明白了商品经营的最基本理念:产出减去投入,等于毛利润;产出的多少,并不取决于经营者,而是取决于需求;经营者的服务的好坏,在一定程度上,将刺激、或者压抑需求的数量。
    一年后,因为叫罗家大队的那个山旮旯,对面条的需求量,也就那么点儿。况且那时候,于这山冲,人们将面条视作奢侈品?王家承包的制面厂,有一个人经营,也绰绰有余,压根儿用不着占去家里两大劳力,于是,王中华走进了大山,做起了伐木工人。
    那以后,无论风霜雨雪,无论烈日当空,王中华日复一日干着同样的活:汗流浃背中,将参天大树,一棵棵砍断放倒,锯成一根根,从这个山头背到那个山头。于是,王中华的皮肤一天比天黑,一天比一天粗糙,肌肉一天比一天发达,意志一天比一天坚定。他能不意志坚定吗?晴天,毛虫、黄蜂袭扰,雨天,苔藓路滑,而伐木的人,虽然有山的脊梁,却也有山的封闭,遇着艰难困苦,除了打脱牙齿和血吞,说一声,“这,就是生活”,还能有什么办法?
    无论生活怎样艰辛,王中华都没有将那个五彩的梦,泯灭在大山之中:考学校。只有考上学校,他才能离开贫困的乡村,才能吃国家粮,只有考上学校,他才能掌握更多的知识,才能拓宽视野,只有考上学校,他才有前途可言。况且,在那个年代,有一句响当当却是十分平常的话: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因为王中华有太多的于国、于家、于自身的理由,心灵的那扇门,始终朝着山外的世界敞开着。
    在家庭经济条件稍许宽裕后,在家人支持下,王中华拿出了在大山里背树的精神,进入学校复读。八0年未考上,八一年考,八一年未考上,八二年考。这一年,他考上了,超过了分数线。这一次,他汲取了七七年那次好高骛远的教训,报的是分数要求不高的一个中专:长沙农校牧医专业。自然,他被录取了。
    王中华踏进长沙,立马惊诧:好高的楼,好宽的马路,好多的人,总而言之,长沙好大唷。好大、古老而又开放的长沙,不但接纳了王中华,而且让他将根扎了下来。三年中专,在第一年副班长,第二年班长,第三年团支部书记,并且入党的生活中,在母亲病逝,父亲怕影响他的学业,没有通知他,从而使他永远都觉得愧对母亲中,过去了。或者因为他的成绩突出,或者因为他的品格出众,或者索性就因为品学兼优,当时,司法厅、工业厅、商业厅等相关部门,都希望王中华分配去他们那儿工作。与那个时代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所有青年一样,他希望学有所用,选择了商业厅下的长沙肉联厂,干质量检验和技术工作。
    他已走过来的人生,都是在没法得闲中度过的:人没扁担高,便不闲地挣工分,得种中药,得开机器做面条,得背树;在中专,虽然国家包了学费,并且发了生活费,没有生活之忧,那星期天,他依旧没法闲下来,他跑到老师家帮忙干这干那,以此感谢着老师们的传道、授业、解惑。王中华说,人家是有所失方才有所得,而他,无所失,也有所得:帮助他人,原本是快乐的事,已有所得了,而伴着这快乐,他找到了他生命的另一半-----微生物病理专家、毕业于中华民国陆军军马训练学校、王中华的恩师     的三女儿    对他青睐有加,几年后,终结百年之好。他在肉联厂,依旧没法得闲,干完了分内检验的活儿,又去帮着工友干这干那。他在帮助他人,以及自找的满负荷中,使得肉联厂上上下下对他赞誉有加,从而还未转正,就加了“百分之三”----一百个员工中,有三个可晋一级奖励工资。
    而此时,王中华依旧在“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求学之路上跋涉,依旧在为中华崛起而读书。于是,白天,工作,晚上,读书。三年后,一九八八年,他拿到了湘潭大学企业管理的自考文凭。也就在这段时间,弟弟考上了湖南医专,他将妹妹接到了长沙读书,他和他的父亲一起,承担着弟弟妹妹生活、学习的全部费用。为了担起这个沉重负担,为了不影响他的工作和学习,他的妻子不得不在工作之余,卖茶叶蛋。
                             二
    自古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陈澹然
    心里没有国家,没有民族,即使成功,也不足道,况且,那种成功
    也会为人所不齿。为人不齿的成功,绝对不能长久-----王中华
    一件让王中华得拿出全部生命热忱的事情悄然而至。
    一九九一年,省肉联厂开始筹建禽类加工厂。当时,我国在“骨糊食化”方面,几乎还是一张白纸。而与我国隔海相望的日本,已走在世界前列。湖南省科委委派王中华等六名中青年专家,东渡扶桑,学习“骨糊食化”。虽然在国内时,省科委领导已将此行学习的目的和意义说得详尽,但是,当王中华到了日本,目睹着日本的发达和强盛,震撼了,焦急了。他看到了我国与日本相比,在许多方面的实实在在的差距,是那样巨大。拿“骨糊食化”来说,我们还只是刚刚意识到此项技术对提高我中华民族人群身体素质的作用,还谈不上起步,日本却不但使骨糊食化技术成熟,而且政府通过法令,强制将经过了特殊处理的动物骨钙作为食物添加剂,从而使日本人种在几十年内,各种身体指标都有所加强。最为明显的是,曾经的“倭国”,“日本矮子”都一去不复返,他们的平均身高,甚至超过了中国人的平均身高。
    那段日子,王中华不断地问自己: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人民的身体素质得不到改善和提高,即使其他一切都上去了,这个民族能说强大了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他查实了许多资料,这些资料都明确告诉他,我们人群的现状,虽然较解放前的东亚病夫,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但是,在我们提高的同时,人家也在提高。也就是说,纵向比较,功莫大矣,横向比较,并不乐观:我国钙营养缺乏极为普遍,尤其是老年人和儿童。而钙缺乏,于老年人,极易导至骨质疏松,于儿童则易出现佝偻体症。
    解决这些问题,无论我们民间的朴素传统,还是早已形成体系的中医理论,甚至我们的古老哲学,都早已明确地昭示着我们,解决此类问题的方向。而我们,抱着这些传统认知,却依旧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具体办法。可是,中华民族的学生,日本的大和民族,正用着我们民间传统的认知,用我们祖宗的理论,将我们毫不客气地甩在了后面。
    我国民间,早有吃什么补什么一说,如吃动物肝脏补人体肝脏,吃动物血补人血,吃动物骨头补人体骨头(最常见的如骨头炖萝卜)等等。这种说法不无道理,因为动物的某个器官,与人体对应的器官,无论作用,结构都有某种近似之处,不同的只是并不太多的基因差异。我国最重要的哲学观点之一的天人合一,则为这种朴素的说法,提供了理论支撑:天,即自然,即万事万物,自然中与人体相对应的部位,当然有着某种关联。
    而有数千年之久的中医理论认为:肾主骨生髓,其华在发;肾藏精,精生髓,髓养骨;脾主消化生气血津液,滋养肝肾,脾胃健,则消化吸收好,气血津液充足,滋养肝肾及其它脏腑得力,则水谷精微充足增加钙的吸收和在骨骼中的沉积,提高机体免疫力。现代科学认为:骨的发育和营造过程,主要是由分泌激素能过钙磷代谢来实现的,若钙、磷、锌摄入不足或体内缺乏,或代谢紊乱,就会影响肾主骨生髓、主水纳气,甚至动摇元气之根,免疫力下降,骨密度低,继而发生骨质疏松症。
    可是,吃什么补什么,就真的这么简单吗?远远不是,在“吃什么补什么”这种朴素的认识背后,又有太多的不可能。其一,人体对食物的吸收且转化为某一特定功能的过程,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工程;其二,人体各种器官密切相关,互相影响,相互作用,只要某一个器官处于弱势,平衡即被打破,人体就会生病,于是,这种补的度的掌握成为了很难解决的难题:轻了,达不到目的,重了,又造成新的不平衡;其三,动物的器官往往含有各种对人体有害的物质、组织以及可能存在的某种或者多种疾病,或者疾病的诱发因素,如何剔除这些有害因素,又成了另外一个难题;等等等等。而这些“不可能”恰恰是我们传统医学,甚至当时我国现代医学发展水平都未解决的问题。而这些问题不解决,“吃什么,补什么”这一朴素认知,虽然有着强大的理论支撑,但得到的结果,就是吃了动物内脏及骨血等,除了和其它食物一样饱肚,要达到“补的适度”---平衡的目的,只能是海市蜃楼。
    可是,现实告诉了王中华,日本人的全民补钙工程,取得了提高全日本民族身体素质的成就。同时,他在惊讶着日本人的成就之余,却发现了日本人的方法,有那么多美中不足:那种添加剂,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像我们的今天,在市场上四处可见的钙制剂。这种制剂,都是化学钙,如碳酸钙、乳酸钙等等,更重要的是,这类补钙,因为是为补钙而补钙,从而带有一定盲目性。如骨质疏松和佝偻病,并不是单纯由缺钙引起。王中华确信,无论补什么,都必须达到一个目的:五脏六腑的平衡,悖离这个原则,则有补此损彼的可能,情形无异于拆东墙补西墙。套用陈澹然的话说,日本人的方法,不是谋人体的全局,因而不足以谋人体的某个部位。在日本的学习期间,王中华一方面努力学习骨糊食化的技术,另一方面,努力找着这种技术更多的不足。他决心回国后,做一个“谋全局者”:一是谋提高整个中华民族的身体素质,二是谋促使人体所有器官的平衡。他相信,我国国民在解决了温饱后,对健康的要求,将与日俱增。而人体器官的平衡,则是健康的最基本要求。
    在日本的学习,一晃眼就过去了。王中华回到了长沙禽类加工厂,并被任命为主管技术的副厂长。王中华带着科技攻关小组,开始了对日本版的骨糊食化添加剂,进行“洋为中用”“去伪存真”的改进。然而,有一个好的想法,并不等于这个想法一定能够实现。日本人用骨糊食化添加剂,作为提高日本民族身体素质的硬件之一,并且行之有效,并不等于这种措施一定能在中国推广;他看到了日本人的骨糊食化添加剂的不足,并不等于自己找到了弥补日本人这种不足的方法,而简单的学习或者重复,虽然也能使王中华功成名就,但却不是他的性格,他的秉性是谋全局,谋千秋万代。
    接下来的日子,王中华拿出了当年背风车、背树的精神,基于人体消化原理,以维护人体平衡为前提,带领一班技术人员,咬紧牙关,夜以继日,经过反反复复的试验,艰苦攻关,基于人体消化原理,发明了符合中国人群的骨糊食化添加剂。
    成果出来了,王中华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那段日子,他脑子里充斥着太多美好:中国人有了绝不亚于日本人的骨糊食化技术,从此,中国人群将渐渐地摆脱骨质疏松、佝偻病的困扰,人们的五脏六脏将日渐平衡,于是,许多权威机构得到的那个人类应用的寿命175岁,将日渐成为可能。他为自己当下和以后必定的成功,为他即将为中华民族全民提高身体素质所做的贡献,沾沾自喜:的确,他有理由沾沾自喜,因为他为我们这个民族做出了贡献。他甚至想好了一句响当当的总结陈辞:您的寿命应该是一百七十五岁,我以前、现在和以后所有研究的目的,就是为了使您最大可能地接近这个数字。
    然而,虽然有省发改委的立项支持,有各种科学数据作为支撑,这种食物添加剂的确有助于维护人身体的各种平衡,从而对提高全民族的身体素质,能起到一定作用。可是,这么好的东西,它的结果却是叫王中华傻眼的三个字:不成功。它受到了市场无情的阻挠。
    王中华面对着残酷的市场,和他的同事们痛定思痛,总结教训,得出结论:中国版的骨糊食化添加剂,虽然有益于人身体健康,有利于提高全民族身体素质,但是,却不符合当时中国的基本国情:生产成本过高,从而价格过高,没有哪个食品厂,甘愿冒着大幅度提高食品价格的风险,去添加骨糊食化添加剂。同时,当时各级政府对全民补钙虽然有所认识,但却宣传不足,加上企业对该项产品宣传力度远远不够----准确地说,也没有那么多资金进行宣传----没有几个人知道这种添加剂为何物,更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功用,从而使需求少得可怜。需求量少得可怜,又进一步导致单位生产成本提高,再加上那种历史条件下,国有企业的制度性缺陷,产品的结果就只能那样了。
    王中华如他生命已走过的历程,遇到任何事,从不气馁:就像他当年背树,必须从这个山头背到那个山头,只要差一步,那树就会滚下坡去,因此,也是前功尽弃,他既然看到了成功的可能,就绝不会让这种成功夭折在途中。王中华相信,他既然能解决日本人骨糊食化添加剂的不足,也有能力解决中国版的不符合国情、民情、时代情的问题。不久,在王中华倡议下,在上级领导支持下,长沙禽类加工厂,改弦更张,更名长沙新生命制药厂----他的骨糊食化,不是用化学的方法,而是用生物的方法,同时,更多地注重对五脏六腑的调理。以王中华自己的话说,是“更多地体现了对珍贵生命的敬畏和尊重”;是“不懂得尊重生命的人,不配从事这项研究”。
    他走访了许多大学,求教于诸多专家学者,证实了他新的灵感切实可行。在争取到上级机关的支持立项后,他和他的攻关小组,经过四百余次试验,终于找到一种独特的骨头软化技术,最终配置出“骨钙蛋白第一代”新生命口服液。由于它卓尔不群的功能,“骨钙蛋白”一经问世,便在全国保健品博览会上,获得特别推荐奖。不久,此次王中华所主持的“骨糊食化”技术开发研究,经省科委组织专家鉴定,确认该项成果成功填补了国内空白,同时确认,此项技术在国内同类骨糊食品添加剂中,居于领先水平,并且有诸多独到之处。1994年,该项成果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同时,由于符合国情,由于消费者在使用后,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很快地打开了市场。
    在产品获得成功的同时,难能可贵的是,长沙新生命制药厂的员工,均是前长沙禽类加工厂的员工。也就是说,除了王中华和他的攻关小组,其余的员工,对骨钙蛋白的认识,均是一张白纸。而当时,恰又逢国营企业员工大下岗、大分流。在生产全面转向的背景下,长沙新生命制药厂,没有将不懂制药技术的员工推向社会,而是由王中华和他的同事们对员工们手把手地进行培训,从而使员工们在较短时间内,百分之百的熟悉了新的工艺和生产技术。
    所有员工的饭碗保住了,王中华累得不亦乐乎了。或者正由于他对生命的尊重,他得不放过每一个生产上的细节,得不厌其烦地教会员工们掌握全新的生产技能;同时,他像所有有真知灼见的学者,时刻感觉到他的知识有限,感觉到腹内空空,因此,他不遗余力地拓宽着自己的知识领域。就那么短短的几年,他精读了湖南中医学院中医本科及中药本科全部专业教材;研究了《现代难治病中医诊疗学》《中药药理毒理与昨床》《老年流行病学》《食疗中药药物学》《中药新产品开发学》《企业国际化管理丛书》等等两百余本权威学术专著。独自或者以他为主与人合作撰写了《骨头食用技术研究》、《新生命钙蛋白的营养价值与应用》、《新生命钙蛋白防治佝偻病体症的研究》、《新生命钙蛋白的制备及临床应用》、《猪胃内容物发酵后喂鸡的试验》、《动物骨产品开发与应用》、《发展我省畜禽深加工产业化链的探讨》等十多篇学术论文。其中《骨头食用技术研究》一文,获长沙市科技论文交流二等奖;《新生命钙蛋白防治佝偻病体症的研究》一文,在人民大会堂首届中国优生生协会钙代谢研究学术会上,作大会发言交流;《发展我省畜禽深加工产业化链的探讨》一文,在《共和国改革文集》上刊发。
    或者是命运注定要将王中华推向时代的风尖浪口,或者是命运之神一定要将他锻造得更为出类拔萃,成为更为杰出的人才,一九九六年,三株口服液参股湖南新生命制药厂,王中华被调往江西三株济顺药业有限公司任总经理,从而对他的经营和管理才能进行进一步的打造。
    两年后,无论专业知识,无论管理和经营才能,无论人格人品,命运之神都完成了对王中华全面的锻造。而同时,王中华已深深感觉到国企,或者脱胎于国企的民企,有太多几近先天的缺陷,他时刻都觉得他有太多的能量,却因为方方面面的原因,捆住了手脚,他没有办法将能量释放出来。他觉得,他如果要对我们这个民族、要为整个人类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他必须甩开手脚,释放出他的全部能量。而甩开手脚的办法,就是自己创业。于是,完成了“荷丹片”的开发研究后,一九九八年元月,他毅然决然地辞去了薪金丰厚的江西三株济顺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一职,踏上了创业之路。
                         三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原
    人生有涯,我希望用这有涯的人生,为人类多做
    点什么。这就是我要走的人生路----王中华
    荟萃湖湘文化的岳麓山下,长沙市国家级高新技术开发区长沙隆平高科技园内。占地万余亩,拥有资产近亿元,员工     名,国家科技部认定的“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由法国奥特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国奥特王生物科技研究院、王中华生物有限公司、王中华生物贸易有限公司组成的,集科研、生产、营销、电子商务为一体,产品先后进入法国、香港、澳门、孟加拉国、日本、韩国、德国、等国家和地区的王中华集团赫然屹立。
    然而,这个“湖南最受尊敬的非公有制企业”, “湖南省农业产业自动化龙头企业”,在一九九八的草创之初,除知识产权外,投资仅有十二万元。
    十二万元,对于有着勃勃雄心的王中华,以及他的公司来说,委实太少,少到关心王中华的人,都担心他打造的这艘船,在没有成长为航母之前,便在一个稍大的浪中,摇摇晃晃地沉没。倒是这艘船的舵手王中华,觉得没什么好担心的。因为,他早已成为谋全局者、谋万世者,于一时、于一域,当然不在话下。更何况,通过他多年的思考和许多次试验,已解决了第一代骨钙蛋白口服液的某些不足,研发出了第二代产品:使该口服液更能协调人体的五脏六腑,更好地维系着它们之间的平衡;总而言之,该产品有了质的升华。而此时,因为王中华已没有了束缚,因为他博览群书,那些知识,通过无数次咀嚼,已融进他的血液,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更因为他关心的是整个人类,以人类健康为己任,因此,脑子里太多的是怎样促进人类身体的平衡,是怎样使人类的寿命,更接近那个可能的数字:175岁。他的思想已在专注中,如天马行空,各种灵感更是层出不穷。他需要的只是用试验的结果,来充实和印证这些灵感了。
    1999年,第二代王中华骨钙蛋白口服液,通过湖南省新产品成果展示鉴定,专家们一致确认,该产品不但属国内首创,不但效果远远超过其第一代,并且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2001年,第二代中华骨钙蛋白口服液,顺利地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并且由于该产品符合我们民族人群的骨骼需要,被确认为国家重点新产品项目。此前的2000年,王中华骨钙蛋白口服液已正式推向市场,接受着消费者的检验。
    王中华相信,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此广告、彼广告,铺天盖地打广告,不如消费者彼此相告。他想,该产品在开始时,销售可能举步维艰,但是,随着服用该产品的人,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不要多久工夫,口碑效用将为该产品打开愈来愈广阔的市场。于是,在正式面向市场销售之前,王中华向社会各界人士免费赠送第二代王中华骨钙蛋白口服液,并且提出无效赔款。结果恰如王中华所料,因为产品的品质的确优良,使免费获得该产品的各界人士的身体,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加强或者好转,从而,口碑效迅速扩大,销售额成几何极数增加,品牌价值激增。到2006年底,该产品的年销售额,已由2001年的   万元猛增至     万元,年增长率达到     万元。
    一石激起千重浪。各类权威机构,鉴于第二代王中华骨钙蛋白口服液的优秀和先进,以及对中华人群身体素质,从根本上得到提高,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给予的该产品的荣誉和奖励,也是纷至沓来,目不暇接。2001年,该产品获得“香港(中华)发明专利技术博览会金奖”和“中华专利技术发展成就奖”。2002年5月,该产品被国家科技部列为“2002年国家重点产品”和“2002国家科技重点攻关计划”,同时获得国家卫生部颁发的国家保健品证书[卫食健字(2002)第0394号]。2003年11月,获“湖南第五届农博会金奖”,同年还获得高新技术企业认定证书、科技创新金奖、特别推荐产品奖、等等等等。
    在第二代王中华骨钙蛋白口服液走向辉煌的同时,王中华和他高素质的研发团队,那些不断迸发的灵感,通过一系列艰辛的试验印证后,一个个开始成为产品,走向市场。王中华骨宝、王中华生雪口服液、男士营养胶囊、王中华灵芝孢子胶囊、王中华天然维生素E软胶囊、王中华维生素C片、王中华卵磷脂软胶囊、王中华番茄红素软胶囊,等等一系列新产品层出不穷。这些新产品,无不是一经问世,便获得国家专利。这些产品也如王中华第二代骨钙蛋白口服液,由于它们对各类人群实实在在的好处,均深受消费者青睐,因此,口碑效用同样地迅速扩大,销售额成培增长;各类权威机构,也是推波助澜地给予着这些产品这种或那种荣誉,这种或那种奖励。由于王中华生物有限公司的事业蓬蓬勃勃,至二00六年底,湖南王中华生物有限公司全年销售额达     万元,上交国家税金     万元。
    湖南王中华生物有限公司的成功,首先当然归功于一系列高新产品的神奇,其次,在企业内部,逐步推行现代企业管理制度。创立“传感活力,共享阳光。为您天天健康是我们天康的事业!创世界一流是天康的理念和追求”的企业文化核心理念。不断内化“以人为本,诚信至上,追求卓越,持续发展”的经营理念。让“团结、勤奋、求实、创新”的企业精神根植在每个员工的心中。在软环境的建设中,坚持以人为本,吸纳一大批高学历、高才干、高技术的人才,制定了良性的竞争机制,建立了学习型团队,从而在人才上,使公司的事业得到了强有力的保障。
    同时,本着对生命负责的精神,本着维护公司信誉的态度,为了确保研究、开发、生产高技术含量的生物制剂万无一失,为了确保现有产品领先的技术含量,保持产品质量的稳定性,公司不惜重金,从德国引进了一批国际一流的检验设备和仪器,如高压气象色谱仪和液象色谱仪,原子吸引光谱仪,等等。同时,公司制定了一系列具有或超过国家标准水平的企业标准。如原材料标准,半成品标准,产品成品标准等。凡进厂的原材料,都要做到细致入微地分析功效、成分含量、重金属元素含量以及农残药残,符合标准的,才给予进厂投入生产。在生产加工过程中,更是要测定矿物质、维生素、多半糖、重金属元素、生物肽的含量等,不合格的半成品,绝不让其转入下道工序。产品成品出厂前进行的全面检验,则更加苛刻,检验的数据多达   种。从而确保产品的高品质,符合超过国家标准的公司标准,符合消费者身体的需要。
    王中华深知,在现代企业可谓百舸争流般的竞争中,科学技术永远是第一位的。
    只有有了科学技术,才可能创新,只有不断的创新,才能确保企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因此,王中华并不满足于他本人和他优秀的团队的超强研发能力,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广袤的中华大地。几年来,湖南王中华生物有限公司与中国科学院、华西医科大学、中国营养与疾病控制中心、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湖南中医学院、湖南农科院等国内外高知名度的高等学府和研究机构,结成了稳定的合作伙伴关系,从而做到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确保了该公司的新产品层出不穷。从而使王中华生物有限公司在八年中,科学研究成果累累,受到了广大消费者、各级政府和诸多权威机构的好评。
                                   四
      骨气和骨骼是人生命的支点---王中华
    人无骨不立----王中华
    走进王中华办公室,可见几幅别出心裁的书法。其云:骨气和骨骼是人生命的支点;人无骨不立;养心、养性、养骨。中医理论认为:人老骨先衰,骨衰生百病。王中华诠释骨衰和百病之间的关系,颇叫人寻味:“骨气和骨骼的刚性,缺其一,人都会骨质疏松。没有骨气的刚性,灵魂会患骨质疏松;没有骨骼的刚性,人体会患骨质疏松。养灵魂先养骨气,养身体先养骨骼。”他已走过的四十八个春秋,是在一条充满骨气的气提下,为研究和开发让人骨骼健康的路。于是,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由于王中华和湖南王中华生物有限公司,会在骨气和骨骼的支撑下,创造出更加瑰丽的辉煌。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