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SQL:Update [LZ8_Article] set Hits=Hits+1 Where ID=2808
错误信息:数据库 'xtzuojia' 的日志已满。请备份该数据库的事务日志以释放一些日志空间。
Provider=sqloledb; User ID=xtzuojia;Password=e3n2s7V2;Initial Catalog=xtzuojia;Data Source=localhost;Connect Timeout=9000
浩 子 - 湘潭作家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企业文学风 >> 散文 >> 详细

浩 子

来源: 作者:莫呤 日期:2015/1/27 20:36:58 人气:2431 录入:草根谭
 摘要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 浩  子 谭 亚 红 独特的国有企业对口扶贫政策,从1986年起,就这样把钢厂和靓丽的“魅力边城”花垣紧紧的连在了一起。 “走,当兵去。” “什么兵?” “消防兵!” 正是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

 

谭 亚 红

独特的国有企业对口扶贫政策,从1986年起,就这样把钢厂和靓丽的“魅力边城”花垣紧紧的连在了一起。

“走,当兵去。”

“什么兵?”

“消防兵!”

正是源于这样的历史沿革,这个人称“一脚踏三省”的“湘楚西南门户”花垣,在他所辖的18个乡镇里,不知从那一年开始,每年都有不少的年轻伢子来到这里,来到钢厂,来到钢厂的消防队。在钢厂消防队这个铁打的营盘里,虽然没有嘹亮的军号,新兵营里一样天天走队列,天不亮时起床的号令仍旧会把你催醒。就这样,长跑、短跑、府卧撑、仰卧起坐单杠、双杠、障碍板、蛙跳、蛇形跑、负重跑一个项目都不会少。还有水带操、百米翻越板障、二节拉梯登楼、挂勾梯登楼、消防水带连接、消防射水等等的训练穿上消防战斗服,穿上空气呼吸器,穿上防毒衣(防化服),不是业务学习,就是实地演练。不管怎样,水里,火里,一干就是三年。老兵走了,他们回去面临重新就业。新兵来了,他们今后同样面临一样的抉择。

年底,恰巧铁厂炉前岗位的老师傅退下来很多,因为多年没有招工,年年光凭退伍补员的人又少,炉前工急需补充。

炉前工的岗位,消防兵的身板。

“行!”不知是哪位英明的领导作出了决定。

这下钢厂的人力资源部们、铁厂、消防队马上忙活了起来。一边忙着做招聘方案;一边组织这些花垣来的年轻消防兵们去现场参观。

“这些年轻的师傅是不是也来自于部队。”浩子在问。“对!”

“他们在那里指挥生产?”“肯定是骨干。……”玉嗣和新胜他们也都在问。“已经是铁口的炉前组长!”

参观的领队听到了,都会一一作答。

一路上,浩子在听也在看。瞧!几万朵铁花从刚刚打开的铁口飞出,奔腾而来的滚滚铁流把炉台映得火红火红的,好壮观啊!

“温暖!”队伍中不知是那个小伙忽然蹦出了一声。家乡的炉火与这里的场景当然无法比拟,何况外面的寒风在吹,在这火红的炉台上,怎能不温暖呢!

哦,三年后,这就是浩子抉择的新战场。

不久,消防队这所兵营里又增加了新的训练学习项目,高炉炉前操作及相关生产常识、钢厂的规章制度,还有安技规程等等。

“我们录取了!录取了!”

“果然还是浩子他们那几个有心的人儿优秀!”

随后的招聘,浩子、玉嗣和新胜经过钢厂的考试、考核、体检,综合考评,最后脱颖而出。十万分之一,这可是30万花垣人中的骄子!

崭新的阻燃服替换了橄榄绿的军装,刚上炉前的浩子仍然是个新兵蛋子,还不是听、看、学、问、做。

“我看你一辈子连点火都学不会。”本应该是自己传帮带该教的简单活儿,十几年的积累,就为了保持那点点技术领先,师傅一副傲慢的样子,偏偏这时才说。

“心计,原来班头师傅还有这么一手。”

浩子和兵哥哥阿杰都是同一个师傅。

绕过了那道坎,点、锤、拉、钻,频频的挥手示意,上演一段经典哑剧《开铁口》,兵哥哥阿杰早就是主角。

锉铁口、打锤、清渣、堵口、开口,这些连续上档的戏码,兵哥哥细罗也是表演的不知如何如何标准啦!

如今,两位兵哥哥分别把守着两边的铁口。

牛!钢厂早就看不到牛啦,而钢厂的兵哥哥仍然这么牛,难道也是吃我们花垣的牛长大的吗?

这里的人们说起牛憋好像讲的就是牛屎。在花垣,真正的牛憋是二年的牛,因为消化力最强,胆汁分泌最旺盛,放养在没有污染的山里的,没有喂过任何的饲料,在山上吃了各种各样的草,营养就没得说了。将牛杀死后,取出其小肠中的粉肠苦肠,不用清洗,倒入锅中煮沸,然后冷却,等肠容物凉后,肠容物自然分层,然后再用勺子取其上层清液,就是极其珍贵的百草丹了,这一部分其实是最具有医疗价值的。一条牛的粉肠容物不是很多,有的人不敢吃,认为它脏,其实大可不必,众所周知,小肠是吸收营养的,食物经胃的搅拌及胆汁及胰液的分解,已变成了可以吸收的营养了,又经过煮沸,已经是非常干净了。这一道菜不但是花垣的苗族人喜欢,花垣的许多汉族人也非常喜欢。因为原材料太少,只有像花垣这样环境好,没有污染的地方才有这么好吃的牛憋来!

憋,钢厂的兵哥哥他们那里尝过。

憋,我尝过。”不是浩子吹牛,宰牛的时候,阿爸阿妈的确没有忘记给他捞上一碗鲜美的憋汤来。

“你去把钻杆背回去,收起。”本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兵哥哥阿杰说了,浩子很快就做完了。

其实,这次阿杰实在有点过分,明明是自己要背的活儿,尽然有意把钻杆留给了浩子。

多做点,又有什么。浩子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这些不只是细罗看到了,这场的师傅们都看到了。

短短的几个月下来,做沙坝、换炮头,开铁口,装炮压泥这些等等的活儿,浩子全学会,确不是个简单的事儿!

平时师傅们的一举一动烙印在脑海里,光这样的积累还不够。出完铁,浩子缠上了兵哥哥细罗,要不然摁下设备按钮,启动油泵,压、点、旋转、冲击、回拉、钻开铁口的操作咋会这样顺溜。

“下个月开始,浩子做炉前助手。……”这不,浩子又向他前进的目标迈进了一步。

“浩子,怎么样?”上班前,新胜还在问。

“蛮好,谁叫我是吃牛憋长大的呢!”

最近,炉子不好,老是生气,风口坏了不少。

“拉风了。”一场风口抢修的战斗随即打响,浩子迈出休息室大门的步伐依然是那样矫健。他要快速去准备葫芦、大锤、钢钎,打斜铁,退销子。拉出风筒,堵泥,打水冷却,再拉出筒套,清理完残渣铁,抬入备件。

202122……,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吊起弯头,拉紧葫芦,拉上大套,垫好隔热垫、膨胀垫,校正弯头与膨胀节平面,调整松鹤颈拉杆,插上销子。

“一、二,三一、二,三……。”听听浩子那军人般齐声的号子!就能听到了炉前工那些纯爷们共同奋勇战斗的号角

嗯,是号子!浩子!

201412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