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网络文学城 >> 散文 >> 详细

伤逝

来源: 作者:谭亚红 日期:2015/8/2 20:26:24 人气:2332 录入:草根谭
 摘要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 伤   逝 谭亚红     如果写下工亡启示,便能够唤醒良知,为国家,为企业,为家庭,为他们,为自己。 岗位上轰鸣的电机还在不停地转着,而这条定员10来人的原

丁字说故事系列之

  

谭亚红

    如果写下工亡启示,便能够唤醒良知,为国家,为企业,为家庭,为他们,为自己。

岗位上轰鸣的电机还在不停地转着,而这条定员10来人的原料生产线上,只有寥寥可数的56个在岗的人儿,他们只能不住地溜着。还是投产时,尾轮离地太近的设计不合理症状至今无人提及;还是尾轮前人字清扫器上的皮子至今从未更换,已被提起;还是设备转动前,未将挡料的挡板放下……等等这些,以至于生产岗位上无人,生产设备悄然地停下;以至于岗位无人,操作牌制度执行就这样被搁置;以至于少华悄悄被碾进了尾轮。还是那些胆大心细的人咯,可以排除一切干扰,那是少华自己走进了没有外力因素产生皮带自转的尾轮。

事情就是这么凑巧,一年前,还是在这个区域的皮带机旁,强强向班里上交了近千元的“银两”之后,岗位上就没有看到过他的身影,倒霉的老曾总是为了走条捷径而时时翻越栏杆,不知什么时候,他终于永远的掉了下来。还是那些胆大心细的人咯,这样仍然可以被忽略……

这样1.29检修就可以无须执行操作牌制度了吗?何况,已定为谋杀,更可以忽略。这样月月违反操作牌制度,仍可以放肆,居然位列钢铁行业里安全排名的前列。

“这里的煤气太大,人都喘不过气来。可以上报安全隐患吗?”

“不行。”

1000”,明明煤气报警器上显示的数字是这么的惊人。可是否获得嘉奖,还需经车间那个怎么都不倒的飞飞同意。不是铁杆,当然您没有。多么可笑、滑稽的故事!却在这家钢铁公司安全部任大脑袋的眼里,也只不过算是一、二十块钱的问题。

“去年,高炉欠产,我们损失34个亿,可与同行业比,还是好的!”乖乖!说的多么好听,34个亿啊!这可不是一个很小的数字?企业亏损了,没有人承担不说,还算是好的!

即便这样,高出员工几十万的年薪照拿。即便这样,他们高官得坐,骏马任骑。

就是这座高炉欠产,不得不请武钢、首钢的专家前来就诊。

就是这座高炉欠产,还得让危险漏煤气的另外一座高炉带病坚持运转。

“死人了!煤气熏死人了!”又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没有了。可是在“人的生命价值高于一切”那条高高的标语下,永远都是逝者违章。这样,也只削掉了任大脑袋那些胆大心细的人儿年薪里的一点点毛毛。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在井冈山,在黄洋界,在那条狭小的壕沟里,当年的那些英雄和烈士拉起队伍,怀揣着不就是为了让全天下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信念,才奠定了当年黄洋界保卫战的胜举吗!

他们没有想到如今还有老百姓的生命如草芥;他们没有想到现在还有百姓仍拿着新兴的老虎、苍蝇阶级剥削之后,仅剩的那一丁点散碎的银子,不能生活,更跟谈不上养家糊口了。

我的言辞,丁字说,竟至于读熟,可以滔滔不决;我的故事,《丁字说》,就如同穿上了新装的连本戏,真实,贴切。自然让我不愿去看那些不怎么可笑的韩剧和电影。茶余饭后,工作闲暇之时,我也常常是被质问,被纠结,而且也常被飞飞之流令复述当时的言辞,然而仍须由我自己来补足,由我来纠正,因为我仍旧是丁咯的缘故罢!

哇!黑压压一片,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而今乌云就过来了,站在屋顶花园里那棵苦瓜藤架上的小鸟,昂首微微仰视了一下天空,没有发出一声凄厉的惊鸣,因为他还有梦想:习李、习李的暴风雨过后,就会把他和老百姓生活的这个乐园一起冲刷的清新如野!

TAG:
下一篇:铁血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