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SQL:Update [LZ8_Article] set Hits=Hits+1 Where ID=3153
错误信息:数据库 'xtzuojia' 的日志已满。请备份该数据库的事务日志以释放一些日志空间。
Provider=sqloledb; User ID=xtzuojia;Password=e3n2s7V2;Initial Catalog=xtzuojia;Data Source=localhost;Connect Timeout=9000
小说《江心洲》 - 湘潭作家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网络文学城 >> 小说 >> 详细

小说《江心洲》

来源:原创 作者:刘杏丽 日期:2015/10/24 17:03:41 人气:3164 录入:安乡刘杏丽
 摘要 
大月亮小说连载 《江心洲》1

大月亮小说连载

 

《江心洲》

 

1

 

泡上咖啡,打开音乐,休息一会儿。然后开始一段记忆之旅。也许不叫记忆,因为,她不再属于我,他,也不再属于我。

 

长江江心有一块沙洲地,高出水面很多,不知是谁第一个在此落户,开垦了第一块农田。后来的人越来越多,成立了公社,拉起了电线,开办了学校和医院。近些年也许因为发大水淹没了农田,也许因为瘟疫,沙洲上的人全部被要求搬迁到岸上来。沙洲成了一个废洲,但仍然有人在上面种植农作物,坐船早出晚归。她叫夏佳佳,他叫于画,两个人决定,明天到江心洲上去玩。

 

第二天天气很好,秋高气爽,凉快宜人,两个人买了些零食来到江边。船还没有来,几个戴草帽的大妈在侯着。夏佳佳打开一包红薯干,靠在一棵树上,闲闲的嚼着。江边的水草非常茂盛,比小河的气象确实大了很多。于画找一个大妈聊天,打听洲上的一些情况。陆续来了一些人,拿着农具,还有推单车的。汽笛声响,船远远的也来了。夏佳佳的心仿佛跳快了些,如此亲近长江,她觉得不可思议。

 

时光具有重复性,今天和过去某天极其相似,今天好像山水画里的空白,过去好像画里的笔墨,一生的时光不断的重复,也许就可以构成一幅传统国画。轮船在江水中行驶,夏佳佳依偎在于画怀里,两个人站在船头,望向前面。江风怡人,这种行驶,仿佛蝉翼轻薄。虽然非常轻,但是你不能忽略。美得令人惆怅,夏佳佳无声的叹息了一下。她想,泰坦尼克沉没了也许不是坏事,没有前途的航行不如就地沉没,反没有那么多枝节。有花堪折直须折,她苦笑了一下。

 

江心洲到了,盘旋的鸟群落地了。两个旅人夹杂在农人队伍里,自动往前走。路边的芝麻好高哦,芝麻开花节节高,白花花的一片,纯美安宁。土质肥沃,难怪农人不能舍弃。人越来越少,夏佳佳和于画看见前面有个小商店,就找个凳子坐了下来。商店老板是个老人,他介绍说洲上没有电,住了少许人。夏佳佳不喜欢人多,但也不喜欢太荒凉的地方,听说洲上还有人住,不禁有点安慰。于画左看看右瞄瞄,想找一条通往洲对面的路径。商店老人指了一条路,两个人便开始漫游,有点不靠谱的意思。

 

路两边有些树,很多棉花,还有些菜园,很奇怪的空气。有一些新鲜,又有些阴森。仿佛还有一些人影在跑动,说话的声气才刚刚落音。两个人走在重重叠叠的影子里,脚步有些跌跌撞撞。最让人惊奇的是,那一幢幢空楼房。红砖的,两层的居多。如果能把这些楼房整体空运到岸上去住,那该多好啊!一到洲上就捡了这么多楼房,夏佳佳和于画开始高兴了。“晚上就住在这里吧,顺便翻进一家窗户,就可以住了。”于画说道。

 

这是一条砂石路,有的地方宽,有的地方窄,有的的地方好像到尽头了,一转弯,又冒出一截路。两个人边走边看,有时也聊聊天。夏佳佳说:“昨天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一个剑兰的男诗人,他将失去一切。”于画接话道:“一切?”“嗯。工作,女友,手机,钱包,身份证,银行卡,甚至连QQ号,都丢掉了。”“这么惨?”“嗯。诗歌误人呐!”“只是一个梦。”于画笑笑说道。“但愿如此吧!”夏佳佳无奈的耸耸肩。她的梦很灵的。

 

大片的棉花地,有时冒出一个戴帽子的人头,那是劳动的农民。一个大妈推一辆旧自行车迎面过来,车前面的篓子里有两个香瓜。夏佳佳看着香瓜,咽了一口口水。于画看在眼里,心里好笑。等大妈走远了,于画闪进一块瓜地,转瞬就摸了一个香瓜出来,递给夏佳佳。夏佳佳觉得好开心。小时候和大哥晚上看完电影回来,大哥叫佳佳在路上放哨,他钻进地里摸瓜,小小的佳佳警惕的左望右瞧,俨然一个小哨兵。有个大哥真心坏事,佳佳从小就给带坏了。白白的香瓜好香哦,夏佳佳闻了闻,舍不得吃,拿在手里玩。

 

过了一会儿,夏佳佳觉得肚子不舒服,于画说到前面找找厕所。走到一个房子比较多的地方,于画发现一个旱厕。手上的纸不多了,夏佳佳蹲在厕所里,要于画到屋里找找手纸。房子大多关着,于画从一个窗户望进去,里面是住人的,但这会子不在家,估计下地了。望了几家窗户,于画在一个窗户边的桌子上看见了一个手纸,探进手取出手纸,扯了一截,又放回原处。四周静悄悄的,偶尔一声蝉叫。夏佳佳从厕所出来,觉得浑身舒服。

 

经过几块菜园,前面看见一个水塘,夏佳佳要于画去洗瓜,自己找了一个大石头,坐了下来。菜园里有红红的辣椒,水塘周围是灰蒙蒙的田野,几棵老杨树东倒西歪。于画洗瓜的水声哗哗哗的,特别大。于画的手粗壮有力,人也相当壮实,真不像个文人。夏佳佳第一次看到于画时,大吃一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文人武相”吗?像个土匪。等于画睡着了,夏佳佳端详他的五官,慈眉善目的,像个女人,莫非又是“男身女相”?好神奇哦。于画的短篇小说空灵干净,诗意盎然,强过很多专业作家。但先天不足,读完让人有失重之感,回味不长。生命的分量会给艺术加分,夏佳佳此后暗暗努力让自己生命饱满起来。于画把洗好的瓜分给佳佳,佳佳吃了几口,很甜,很脆,有些营养不足。

 

“这个洲好大哦。”夏佳佳说道。于画望望远处,说:“快到尽头了。”尽头,充满诱惑的字眼,两个人都想看看尽头的样子,于是起身赶路。穿过一片小树林,一块芝麻地,走在一片水稻旁。太阳有些刺眼,于画拿手提包替佳佳挡光线。佳佳环顾四周,仿佛看到秋叶落尽,又换新绿的样子。佳佳说:“甜筒如果能用摄影机记录这个洲的消失,也是一个好的新闻题材呢。”于画不以为然,说:“她会到北京的报社去实习,有人已经打招呼了。”佳佳哦了一下不做声了。甜筒是于画和分居妻子的女儿,大学快毕业了,是于画一家人的骄傲。妻子本来在等于画回心转意,这次看到了夏佳佳,彻底死心了,没多久就拿离婚证另嫁他人了。这是后话。

 

人在劳累的时候,会神思恍惚,像喝醉了一样。现在夏佳佳就像喝醉了,她不想走了,幸好终点也到了。这是个大堤,堤上有三两楼房,堤下是连绵的沼泽和芦苇。有一个牌子竖着,上写“此处疫区严禁进入”。于画看看远处,说:“不能过去了,过了芦苇地就该到江边了。”原来这就是江心洲的模样,所有的谜底都不稀奇,佳佳对自己嘀咕着。于画撬开一个屋门,拖了两把木椅子出来,两个人坐下来休息。“诗意的栖居,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夏佳佳问道。于画说:“古河讲,托体于无忧之心性,就是生活无忧吧。”于画又说:“杨黎的废话诗还蛮有意思的。”佳佳笑了,说:“是吗,那我就讲废话,啊呜啊哦!”嘿嘿嘿,于画嘿个不停。佳佳说:“前天我看到网上一个湖南的女诗人说,艺术就是个屁,放了肚子就不疼了,好好笑。”嘿嘿嘿,于画又开始嘿。呵呵呵,夏佳佳喜欢这样笑。天尽头,何处有香丘,何妨开怀一笑,百事无忧。

 


 

 

 

 

 

 

 

 

 

TAG:
上一篇:桂花酱的清香
下一篇:浮渣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