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SQL:Update [LZ8_Article] set Hits=Hits+1 Where ID=1918
错误信息:数据库 'xtzuojia' 的日志已满。请备份该数据库的事务日志以释放一些日志空间。
Provider=sqloledb; User ID=xtzuojia;Password=e3n2s7V2;Initial Catalog=xtzuojia;Data Source=localhost;Connect Timeout=9000
古老乡土的诗性气质(冰 静) - 湘潭作家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影视书刊评 >> 评论 >> 详细

古老乡土的诗性气质(冰 静)

来源:0 作者:本站编辑 日期:2011/10/10 8:55:19 人气:7466 录入:本站编辑
 摘要 

古老乡土的诗性气质

——毛娟散文集《山水恩情》漫评

 

 

    韶山,诗样的山水,画样的田园,魂样的灵性,心不能不向往,情不能不缱绻:这乡土性的田园和山水,这革命性的人文景观,仰伟人之英名,赫然灿然呈现于国人的审美视野之中。当我们禀承科学发展观,面对多情多义的乡土,我们的认知语境里蹦出来一个理念:乡土美学。这乡土美学,所要彰显的无疑是韶山古老乡土的现代性精神气质。这种气质的内涵,至少应包含按经济规律拓展韶山乡土的规模,并按美的规律提升韶山乡土的品格;以“人的全面发展”作为构建古老乡土的现代性精神气质的逻辑起点。

    如果说乡土美学是时代主流美学,那么,农村、农业、农民“三农”则理应成为时代主流政治、主流经济和主流文化,这是中国作为一个农业大国的现时规定性。

    打从1978年安徽凤阳小岗村18位农民摁下红手印,毅然实行“大包干”,农民群众的首创精神和探索勇气,受到党中央尊重和保护。势如破竹的改革历程首先从农村起步,率先在农村突破,并以磅礴之势推向全国,形成不可阻遏的时代潮流。而迅猛推进的工业化和城市化,使数以亿计的农村人口向大中小城市转移,亿万农民工成为产业工人重要组成部分。工业反哺农业,城市反哺农村。数千年不堪重负的衣食乡土、实用乡土,正可望成为诗画乡土、精神乡土。于是,乡土美学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践的千呼万唤中闪亮登场了。

    毛娟女士是韶山这片红色热土的子民。这种乡土美学在毛娟的《山水恩情》散文集中,是以“感恩”的形态呈现于世的——感恩山水于灵魂的沐浴涤濯,感恩父母的如天如地般的拳拳养育,感恩多舛多难的生命的忍隐坚守。感恩,是命运对乡土的无怨无悔的原声膜拜。

    《山水恩情》是用情和爱浸泡出来的。我们且以乡土美学的视角略加品评。

    《父亲的寿服》无疑是具有震撼性品格的。这是韶山这片苦难和血染的乡土上传统的大家庭画卷,浸透着古老与现代相融合的诗性。这个家庭的顶梁柱父亲因长年饮酒过量而中风瘫痪在床,30年中两次开颅、5次下达“病危通知”,脑已死,身不亡。还清醒时曾吐出两个字:寿服——他想穿母亲为他缝制的唐式寿服离开人世。过份吗?太苛求了!这是母亲“必须做完三身别人的衣服,挣几毛钱工钱,才能保证第二天家里不会缺米下锅”的日子,而布票是国家按人头定量发放的,为了这身寿服,必须挨家挨户去求借。而儿女们面对这个“夫权”、“父权”主义的“极品”只三个字:畏、恨、躲。因为他们身上“经常是青红紫绿,锄头、扁担、扫帚,可顺手拿到的任何一样东西,都是父亲的‘家法’”。而瘦弱的母亲总是被迁怒的对象。受皮肉之苦最多的大哥想帮母亲“出一口气”,得到的回答是:“你敢!”当生产队长的叔父的诅咒是“那孽种,醉死了活该,将他丢进酒缸泡着,是副好药,要死了,还要折磨人,还配学地主老爷摆阔穿唐氏寿服,呸!”

    如何对待这个将死而未死的家庭暴力的“极品”?母亲报以的是“极品”的爱:她把哥哥姐姐都叫到一起,告诫说:“爹是要穿寿服的人了,不管你们以前受了他多少打骂,都不许再记仇,你们必须孝顺他,要以最大的能力照顾好他,他是你们的父亲,这就是规矩。”“不许记仇”、“必须孝顺”,这“规矩”就是母亲的“家法”。这种对儿女的约束是孝道支撑的爱;这种爱是不止于孝道的民族文化的传承。不仅如此,当还清醒的父亲想试穿寿服过过瘾,母亲的态度是:“你不活过80岁,莫想穿到它。”在这里,孝道文化的传承在爱的导引下向纵深开掘,引领出对濒死生命的呼唤和对活的尊严的庇佑。

    父母亲是城市化工业化的发展制造的乡土留守人。在现代审美关系中,乡土留守者既是物质食粮的生产者,更是精神食粮的创造者;既是现代农业的从业者,更是心灵家园的守望者。在此意义上,乡土美学可望成为守望美学。

    构成乡土美学的另一幅农民肖像素描是《满宝》。满宝住在韶山冲韶峰下的山坳里,30岁才娶了16岁的孤女杏子,两人走在一起,满宝都快像她爹。杏子养了崽,发了胖,满宝却做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决定:他要花大钱送杏子到省城长沙去念书!惹得旁人骂他“蠢猪”,帮他急得“直跺脚”。但满宝相信杏子“不是那号人”,并按月寄钱,还给办了一张农卡。三年后,杏子回来了,还讲着卷舌头的话。满宝帮她办了一个私人幼儿园,后来她考上了民办教师,又转为了公办。照乡亲们的话说,在韶山冲里,就满宝“睡了个吃皇粮的老婆”,不知他是哪辈子修来的福份!

    作为乡土留守者,满宝出乎寻常的自信和胆识让乡土美学成为了守望美学。作为城市异乡人的杏子,以她的自强和坚贞,让乡土美学成为了城市异乡人的生命港湾。

    哲人海格尔说:“诗人的天职是还乡。”在人类300多万年的历史长河中,城市文明只有6000多年。换句话说,迄今为止,人类有99.5%的时间并不居住在城市,而是栖息于树巢上、洞穴里和村落中。深厚的农业文明曾经孕育了人类美好的人文理想。而现代城市社会的拥挤、嘈杂、竞争、隔膜不免让城市人黯然伤神。因此现代城市最终不能为人提供安身立命之所,最终不能给人的精神提供栖居之地。从这个意义上说,乡土美学应该叫还乡美学。

    《父亲的寿服》以“寿服”这个特定的物质符合阐释着作为乡土社会元素的家庭的爱恨情仇,以及传统的忠孝文化的传承对于维系家庭和建构乡土社会的意义。在这个家庭里,生命是大于一切高于一切的,恨意仇情源于爱,止于爱。时代嬗变由旧而新,生命之尊严不变,爱不变。这是乡土所特有的诗意哲学。而《满宝》里满宝和杏子的匹配本是在年龄、长相、性灵和文化上存在明显差异的,但其结果却偏偏逾越了世俗的逻辑和势利的眼光,年轻而貌美的杏子从省城学成之后,回到了乡土,回到了憨实的胡子拉茬的满宝身边。这是仰望的回报,也是坚守的圆满。理想在现实中复归,人性在坚守中彰显。不仅如此,满宝凭信念投资,杏子凭信念回报,小夫妻同心同德,共建和谐家园。这是乡土美学的一支非凡的现代旋律。

    《山水恩情》有不少值得把玩的锦绣文章。女性的笔触细腻而温润,你得于夜阑人静,默默地读,细细地品;亲情爱情友情的倾诉和摩挲,叫人重重拾起,轻轻放下,总也不忍释怀,情绿于山,意白于水,幻化成天际的七彩虹;仰仗一个“情”字和“爱”字的引领,胸怀坦荡而至于裸裎无遗;文字挟素朴之风,却可扇起血脉之贲张,有大丈夫气。这种文风和人品的造就,是得益于韶山这方红色土地的滋润和养育的。毛娟80年代初回乡务农6年之久,其间当过村干部,办过乡镇企业,任过民办教师。后因自学成才而被破格录用为国家干部,仍然孜孜不倦地以公务员的身份躬耕于韶山的妇女工作、文化工作以及思想政治工作的领地,直至200610月调任湘潭市文联领导工作,她仍然梦牵魂绕于这方热土。在政治上,她是“新长征突击手”、“三八红旗手”的角色;在文学创作上,她的作品从稚嫩渐逐成熟,且佳作连连,成绩骄人,不断得到社会的认可。皇天后土,终不负人愿。

    散文,是一种需要付出真情乃至生命的文学式样。它需要三个最基本的要件,一是自由,一是自然,一是想像力。这是散文的生命力之所在。越朴素、越自然、越纯真的东西,就越有生命力。这种散文的生命力,在于它能让读者从中获得生命的感悟、思想的启迪、魂灵的慰藉、学养的滋润和审美的愉悦。读毛娟的《感恩山水》,你会感受和领略这种温润而蓬勃的生命力——这是人生的一大享受啊。

    不能不提到当前有论者所提出的散文创作所存在的问题,诸如“政治散文的说教性”;“文化散文的论文性”,沉溺于历史资料的论述,难以见到作者自己内心对此的关照;“叙事散文的小说性”,玩弄情节和虚构;“抒情散文的诗歌性”,整体上刻意雕琢的诗化倾向;“游记散文的过程性”,成为导游式解说;“生活散文的无序性”,事无巨细,和盘托出。这散文创作的种种弊端,实在是我们从事散文写作的人的前车之鉴,引录在此,以资警醒。

    最后我还想说,感恩,无论对于山水,对于生命,都是大道大德大美。然而,恩之如天如地,却多系出道之前的一种切迫之情或惟恐不及之感。当得时移世易,甚或居庙堂之高,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则感恩之心,难免不移情别恋。鉴于此,感恩之心之情当不断提升不断开拓——由负债性偿还提升为建设性奉献,人之精、气、神,方能由必然王国入于自由王国!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