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影视书刊评 >> 评论 >> 详细

莲乡女子清如水(唐浩明)

来源:0 作者:本站编辑 日期:2011/9/30 20:00:15 人气:5074 录入:本站编辑
 摘要 

莲乡女子清如水(序)

 

唐浩明

     湘潭历史悠久,群英荟萃,文化底蕴厚重。古往今来,在这块热土上,涌现出了许多女才子,令文坛大放异彩。《湘潭县志》载:“湘潭于湖南,最称才女之邦。”如清代号称“女博士”的著名诗人郭步蕴;清代周氏诗人领头雁周诒端;晚清间素有才女之称的蔡梦缇;著有《晚晴集》的王缣;名列“湘潭四异人”的诗人杨庄……都是湘潭历代才女中的佼佼者。而今,在这伟人的红色故土上,女性文艺创作仍异常活跃,才女灿若星辰,她们装点着湘潭文坛,把湘潭的女子文学创作推向一个个新的高峰,成为三湘文坛一道亮丽的风景。

    近年,湘潭女作家在外发表作品和获奖的佳讯不断传来。去年,湘潭市成立女作家协会,并出版了女作家作品集。最近,她们又把《湘女情》书稿送到了我的案头。这一次是湘潭六位女作家的个人作品集,全以一个“情”字为编选主题,分别名之曰:恩情篇、逸情篇、温情篇、亲情篇、柔情篇、雅情篇,所选文章的内容与风格都彰显出一个主导性的概念---“情”。

    “湘女多情”,湘潭俗称莲城,湘潭女作家更是“莲乡女子清如水”。她们心细,感性多于理性,她们对情感的省察与对社会对事物的观察往往超过男性。她们是女人,她们又是作家,她们常常从情感出发来接触人物与事物的这种天赋秉性便被执着地带到了作品里。

     毛娟是湘潭女作协的领头雁,是夏日莲花绽开的第一枝。这位山沟里走出来的农家姑娘,她的经历近乎传奇:她靠文学,从一个山里妹到公务员、到领导干部兼作家,她似乎是上天特意在毛主席家乡安排的用真情记写山水、生活的精灵。她的出生背景赋予了她山的大气和执着,更赋予了她荷的纯朴和善良。最近,作家出版社出版了她的亲情散文集《山水恩情》,那是一部很成功的专著。它以个人经历为题材,从中挖掘提炼,在平凡故事中述说着平凡人物感人至深的真善美。毛娟选入本书《雨夜听荷》的文章,依然继续着她的感恩情,读了使人感到自然清新、率直隽永、古朴情真。而她的很多文章,如《夜踏湘江》、《桃江听竹》,《我是女人我爱花》等,用情做缘,又以小见大,常常为你牵出一个理念、一个社会来。这是毛娟创作的独到之功。

    同时进入本套书的另外五位女作家,家庭背景与生活经历显然更多了些书香的底蕴。

    谭清红是个生在城市、住过农村、站过讲台的企业家兼作家,现在是一家集团公司高管。她的性格宛如绽放的莲花,火辣、阳光、奔放,又若浮波菡萏,亭亭玉立,不失淑女的沉静与多思,集理性与感性于一体,逸冰火之情。她的《水烟壶》传神地记写了一个孤傲中透着底蕴的末世“姨娭毑”,《时尚老爸》则风趣地写出了一个快乐学习、快乐工作、快乐生活地现代“老爷子”,在这些文章中我们一样感知了作者的成长环境。读她的散文,如读她人,纯正、利落、大气,多感多思,无论是她写都市生活的《一半冰凌一半火焰》、《钓鱼》,还是情感篇《削面》、《雕花床》,抑或欧行《自由之城》等系列文章,我们都不难读出她那份“冰”与“火”的交织、“青”与“红”的纠结。她的“逸情篇”以《冰火青红》命名,正是她生活与情感写照。

    翦辉是一个有着维吾尔族血统,却在湖湘土地上成长起来的莲香女子,是一代文化名人翦伯赞先生的同宗。她出生在知识分子的家庭,自己又走着知识分子的道路,她的文风相较显得小资、婉约。其实,对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他们有着诸多共同的经历与际遇,只不过在言语与行事风格上略显出差别而己。翦辉叙写父母的散文就充分地反映了这种特殊的时代现象。由于翦辉从小就把自己坠入个人情感世界,常常对身边的现象与事物发生感慨,自然成就了她《阳光的味道》、《有爱就有希望》、《半个庐山客》等多样的情感作品。同时,翦辉是个医务工作者,以特有的视觉去观察社会是她的优势,于是她的《心理上的窗帘》、《春天三部曲》、《十年伯纳图》就显得格外细腻、温情,眼光独到。

    与毛娟的经历更接近的是何红玲。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坚定地行走着,是她们共同的品性。在何红玲的作品中即可以阅读出她看似娴静温柔的红莲,实则有着一颗执着、诚挚和坚韧的心灵。由一个文学爱好者成长为一个有着百万市民的湘乡市文联主席,这诚然是“天道酬勤”的又一次例证,而从她的字里行间则分明可以读出她不正是怀揣一个“情”字笑对人生与潜心写作吗?无独有偶的是,她的亲情散文《奶奶》,同样深情地记述了一个含辛茹苦抚养她长大的可亲可敬的保姆;她的《千年凝眸》,以细腻的笔触写出了“寸寸柔情惜知音”。她的心灵永远《守望幸福》,几万字的《母亲日记》,用朴素的文字真实地记录了一位母亲陪伴女儿迎战高考的心路历程,也让读者感悟到了一位母亲的艰辛和幸福。

    洪樱年龄最小,曾经当过电视台主持人,也做过记者。在她身上,有着传统女人的含蓄、温婉,也有着现代女性的智慧、独立和个性张扬。她毫不掩饰自己文字所散发的“浓浓女人味、淡淡莲花香”,她的散文具有浓厚的自传色彩,善于渲染生活中的深情挚爱,笔致灵巧,往往营造出梦幻一般的氛围,引人入胜,回味悠长。她在写实的散文中恰到好处地加入了虚构的成分,将二者调和在一起,使散文透射出小说的魅惑,这无疑是她的作品独有的特色。她的散文《手心里的月光》、《相守雪域》,揭开了柔情的面纱,那样的温馨是只可一遇,不可多得的。

    彭珊玲的作品语言流畅,灵动,每一篇都没有惊人之句,但如微风过去,莲儿总是勾起人内心深处最柔软的点点情思。她的所有文字都以 “情”展开,用女儿家特有的雅致笔墨描写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亲人,如《玉兰树下的父亲》、《清明寻根》、《小小月儿》,读来让人眼眶微润,内心温暖。她把笔触深入到社会最底层,如《卖香干子的老太太》、《弹棉花的夫妻》、《在凌晨三点的街头醒着》一系列文章,撷取生活中最平凡的生活点滴,映射出当代社会底层人物的生存状态。她的散文集《在水之湄》,从表面上看四辑都以一个“水”字做接洽点,实则是以一个“情”字做融合点,是对“柔情似水”的风雅解说,细腻而真挚地诉说着亲情、友情、爱情和世情。

    散文如何写?这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但其生命在于真实,生活是艺术的源泉,这是颠扑不破的定律。本套书的几位作者,大胆地坦露自己的精神世界,客观地记录着自己真实的情感,积极地看待和投入社会发展的洪流。她们的作品,打上了深深时代前进的印记,从她们的作品中,我们可以走进她们的精神世界,了解读到一个众生相的时代,可以品味到转型期的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这既是对传统散文的传承,更是对现代散文的发展。

现代散文与古代散文比,有其自有的特点,语言平实,随意而之,但其优点又常是弱点,少了些提炼与精粹。在肯定本书作者的成就时,也要指出,本书的选材与语言仍有值得改进的地方,用词不免随意,达意不免太直白或欠妥贴。希望在今后的作品中更进一步锤炼。

    三年前,湘潭市文联邀我作了一个《我笔下的湘潭历史人物》的讲演,在讲完湘潭人物的正才、霸才、逸才、异才之外,我最后提出了闺才的概念。湘潭多女诗人,女才子。那次因为时间关系没有展开,只是点到而已。今天,我欣喜地看到,湘潭又涌现出一批新时代的闺才,我祝愿她们不断有新作品问世,使湘潭“才女之邦”的美誉更加光大!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