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军旅文学情 >> 小说 >> 详细

青春萌动的岁月

来源:0 作者:哥本高雅 日期:2010/8/15 11:53:14 人气:5883 录入:哥本高雅
 摘要 

 七、 军训结束后,张思为和同学们都由战士服装换上了四个兜兜的学员服也就是八七式军官服装。肩章也由原来的战士军衔换成了红牌学员肩章。这样的服装穿在身上肯定比战士服装精神多了,尤其是红牌衬映出学员身份,既是天之骄子又有军人风采,新生们都是一脸洋洋得意,说不出的意气风发。
   国庆节放假三天,不少同学都在想着法子去老乡或外出喝酒游玩。张思为好静不好动,没事就在宿舍里捧着些散文小说阅读打发时间。他表面上不露声色,可由于读小学就开始看《三国》、《水浒》等古典名著,骨子里还是充满了想当英雄成就一番事业的梦想。特别是中学里时代阅读的《萍踪侠影》、《射雕英雄传》等经典武侠小说,书中的男儿侠士义薄云天、闯荡江湖的豪情薰陶了他成长之路。虽未曾异性有过什么亲密接触,可在内心学处他还是十分渴望有位象黄蓉一样冰雪聪明的红颜相伴人生路上。
国庆节假期的最后一天,从食堂就餐回来的张思为独自回到宿舍,拿起水瓶才发现早已是空的,于是他拎上水瓶出门去打水。金秋的午后,火热的骄阳洒满一地,整个大楼都是静悄悄的。在楼道的拐弯处正下楼的张思为突然看到,一个提着水瓶回来的女学员正轻手轻脚往楼上赶来。视线中看到的这名女生秀发飘飘,一身军装衬把她托得格外风姿绰约,张思为神情发呆立在楼道间痴痴地望着对方,总觉得眼前之人是如此似曾相识。此时女生似乎也感觉到了有人在盯着自己,她也抬头往楼道上方望去,四目相对女生看到张思为的痴态不禁脸上荡起笑意,两人就那么相互站在原地彼此张望。张思为突然记起这个女生原来是当日在火车站接站的那个美女,怪不得会这么眼熟。他很想走上前问候一直却又不知怎么称呼人家,可这么盯着异性又活觉得终究不太礼貌,只好边下楼边回头看着心中的美人离去,张思为突然觉得内心格外失落,一种今生失之交臂的感觉油然而生。偶然的相遇,在张思为心中刹那间播下了相思的种子,不解风情的少男心扉里从此多了一份期盼和异样的情怀。
假期过后,又回到了正常的上课时间。军校纪律严明,学习课程安排十分紧凑,生活上的管理也十分严格,这种紧紧张张的生活让张思为无闲过多想些其他事情。偶尔夜深人静他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午后邂逅那位美女的情景。其实不止张思为一人惦记着,美女总是能吸引男生眼球的,队里的不少男同学聊天时也经常谈起她,消息灵通人士早就把底细摸得一清。这名美女是本系有名的系花,名叫李婷,在学员十六队上学,与十二队的学员住一层楼上。这名美女背景很深来头不少,其父就是所在城市警备区的司令员,地位显赫。听到李思婷是出自名门大家闺秀,张思为心中更加自卑和自责,他在心中问自己难道还在做梦想去一亲芳泽嘛,可思念不时涌上心头想忘记又挥之不去,这令他眼中的神情明显比往日多了一丝忧郁。
 八、作为一所以技术专业为主的军校,郑州军事技术学院所属各个系层次分明,一系招收研究生和本科队,是本院学历层次最高的;二系是中专队,主要招收部队初中毕业的干部子弟入学,被称为贵族学员系;三系是以地方大学生为主的专科队;四系是招收部队战士为主的学员队。学院为活跃学生的业余文化生活,同时根据总部解决特长兵提干的需要,每年都在全军各部队招收少量的有文体特长的战士入学,他们就是所谓的不用参加考试直接入学的特招生。
     今年从全军招生的特长班都安排在十二队就学,6名以打蓝球为主的男生全部从济南军区所属各部特招,此外还招收了5名会唱歌、跳舞的女兵,他们统统分配在学员十班。而张思为所在的五班也有两名考试上来的女学员,一个叫王点点,还只有十八岁,长得小巧玲珑的模样,据说其父是山东某地的地委书记;而另一名女生叫董秀雅来头更大,她的父母都是部队高级干部。凭这两名女生的背景而言,可知她们考军校完全是走过场和形式而矣。
张思为在部队时就经常听老兵开玩笑说哪怕是长得再丑的女人,在部队男兵眼中都是稀罕之物。指挥院校基本不招女生,只有象技术类院校才会招收少量女生。所以军事技术学院里的女学员是本院独特的一道风景线,而十二队7名女生尽管长相不太出众,甚至个别人的容貌实在不敢恭维,可能是因为物以稀为贵的道理,数稀少的她们还是成为本队甚至全校男学员关注的焦点和业余闲聊的主要话题之一。
中午午休前,同班的徐轻风在宿舍里宣布周五晚上请全班同学在校园餐馆吃晚饭,从他的神情姿态来看一定有了什么美事。班长吴忧问他是不是过生日徐轻风请客,徐轻风只是美滋滋地说请大家改善下伙食,其他并没有多讲。周五晚上当宿舍里清一色的光棍聚齐餐馆,徐轻风特意说还请了十班了女同学周美玉,也就是特招生中模样比较秀气的特招生。这小子什么时候和周美玉谈上了,看来是有一定成果了不然也不会这么大方请客。有女生在场班里的同学自然表现得热闹起来,而从徐轻风和周美玉亲密交谈的神情让喝酒的人不言自明。于是众人有意无意地拿徐轻风两人开开玩笑,只是言语中流露出的意思比较含蓄,并没有大老粗似地直白说出个人内心的真实想法。
郎小兵几杯小酒下肚后不知不觉放开了,他侧头看着坐在身边的张思为沉默寡言,喝酒的时候也心不在焉兴致不高,于是借着酒意当着众人发问:“老兵,你看到徐轻风这样的新兵都泡上妹妹了,是不是有想法还是得了相思病呀?”突然间听到有人说这样的话,张思为第一时间反应以为自己深藏的心事被人发现,脸上自然而然就红了起来,好在他揣着明白装糊涂并不答理小兵的茬,站起来主动敬了大家一杯酒,以此掩饰内心的慌张和不安。
    异性的吸引力比磁石还厉害。既然男生中有了象徐轻风这样带头下手之人,率先在本队女生中物色好了猎物偷偷交往恋爱,肯定会让部分有相同想法的男学员变得蠢蠢欲动起来,一时间12队女生宿舍前看到不时有男生送水果,帮女生打开水,甚至有人明目张胆在公开场合干起大献殷勤以此表明追求之意。而这些同学的所作所为颇让张思为不屑一顾,他觉得本班的女生与小说中窈窕淑女的形象差距太大,想不到还会有这么多男生为此不顾脸面,彼此之间争风吃醋实在让人笑话。这其实也是张思为个人过于偏执的想法,在他内心深处认为只有十六队的李婷才应该是男人值得去追求的意中人,他的这种念头正应了人们常说“距离产生美”的逻辑思维。张思为何尝不明白每个人的审美和追求的目标不一样,尽管他知道自己理想唯美主义者这个情结要不得,可他头脑深处一时无法转变观。青春萌动的岁月里,每位少男少女都有不同的爱情观,彼此有好感的男女都在抓紧时间趁着青春年少大胆尝试花前月下的美好时光,哪怕军校明文规定在校期间不允许学员谈恋爱似乎也不可阻挡爱情的魅力。
    九、龙斌是郑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在郑州晚报和学院内部报刊上发表过不少的文章。或许由于大脑发达加之长期冥思苦想文字造成头发秃顶,于是有学员当面称他是文思敏捷,聪明绝顶。看来是人都爱听好话,受到恭维的龙斌这个时候肯定不会摆一队之长的领导架子,他笑呵呵地不停摸着脑袋说:哪里哪里,纯属业余爱好。
    不是说上有所好,下有所效,部队同样也是如此。正因为有队长爱好文学,自然下面有文字功底的学员也就大胆展露头脚,美其名曰向龙队学习长,增养高雅情操,十二队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一股浓厚的文学氛围,这在军校学员队里来说是个很例外的现象。吴忧曾在团部干过战士新闻报道员,在军内各大报刊上发表了一定的新闻报道,而且从小文学功底深厚。作为班长是学员队的骨干中坚力量,既然上面的龙队长有舞文弄墨的爱好,他自然要紧跟领导,发挥特长来展示自身才华,同时想更好地在领导心目中占有一席之地,为自己的前途奠定基础。这不平时经常与班里同学侃大山、打升级的吴忧,自此闲时就钻进了文学天地中,不停地在稿子上创作诗歌散文,工整地书写好后再送到龙斌房间,请队长辅导指正。几次下来他在龙队长心目中的地位日益提高,队里开大会龙斌经常对他进行口头表扬,这样吴忧在同学的心目中无疑成了龙队长的红人。当然有文学爱好的毕竟在全队占少数,再则教导队刘山峰是政工干部却没有这个雅兴。为了平衡领导关系,跟在龙斌身后的学员都有些瞻前顾后,怕不小心会得罪教导员而穿小鞋,到时评优秀学员和入党教导员作为党支部书记讲话是很有分量的。
    周未开完全队大会就是班务会,五班的学员都坐在小马扎上等着班长吴忧主持会议。按照以惯例吴忧要讲评一周全班行政管理和学习纪律等方面的情况,然后由副班长点评全班卫生和内务整理情况。可这周班会吴忧几乎是三两句话就把上述问题概括完毕,然后开始大谈全班人马要在个人综合素质上下功夫,尤其是在文学方面要走在兄弟班的前面。他说话的口气就和龙队一个调子:军校是培养军官的摇蓝,新时期的军队干部不光要会从武,更要要求做到文武全才。吴忧讲完后就连班上往日最喜欢嘻嘻哈哈的同学都不说话,大家都在低头不语似乎各怀心事。连一向跟吴忧走得近的副班长孙有德也没有吭声表态,班务会气氛显得格外沉闷。
见此情景吴忧还是拿出班长的风格主动化解不利境地,他眼光扫了一圈后客气地对张思为打招呼:“思为,在班上你是老兵,我看平时你没事喜欢往学校阅览室跑,应该爱好读书。那请你先发下言好吧?”既然班长发话了,正想自己心事的张思为只好带头开口:“读书写作是好事,我一直喜欢看文学方面的书籍,只是个人天赋不够而不敢动笔。既然班长提出要求我就积极响应,多向班长学习争取写出好文章。”
孙有德作为副班长平素积极主动支持班长的工作,本来应该第一个发言讲话。见张思为开了头此时再落后会让别人误会他和班长有矛盾,由于和教导员走得近他早知道刘山峰对此事不支持态度,但还是明确表态自己每周坚持写两篇散文。会议的风向标已经立好,没有文学爱好的个人也只有表面上轮流发言拥护吴忧的英明决定,连平时上课就睡觉的小滑头郎小兵也说要拜师取经,为全班文学事业不断创新发展作出贡献。风气靠养成,爱好同样可以培养。此后五班宿舍里少了往日热闹娱乐的劲头,多了一分文学气息。每个人的床头都放了几本散文或文学之类的古典著作。来串门的其他班上的同学看这个场面都说下不得地,五班成了文化人宿舍,俗人不敢轻易登门。话虽如此可真正搞创作的还是吴忧,其他人大多表面走过形式。
十二队和十六队同属一个系,也就是说只要是在正常上课的情况下,张思为每天早、中、晚三次都要与李婷同在一个食堂就餐。也就是每天面对心中之人却无缘接近,对张思为来说是件过于痛苦的事情。他时常有意无意地在吃饭的时候四处寻找眺望爱慕的师姐,观察着她任何细小的一举一动。可当两个人目光相遇时赶紧慌张地低头吃饭。而更多的时候张思为是独自站在窗前观望,只为能偷偷地有机会看上李婷一眼,哪怕是能见到她那长发飘飘的背影。
都说相思中的人情感丰富,而文字就是表达情感的最佳方式之一。这天晚上,正上晚自习的张思为心中莫名其妙涌动出一股要写诗的冲动。从未写过诗歌的他于是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他自己有生以来的第一首情诗:每一次不经意的相遇,为何把你深情凝视;每一次神圣的邂逅,都装满了我全身的心跳。我把相思种植在你的明眸里,渴盼风雨中有你依偎我身旁。梦中的你近在咫尺,可曾感受到我无助地颤抖!

    十、宿舍、食堂、教室三点一线的军校学习生活尽管过得比较枯燥,但比起在部队训练值勤来说已经是很轻松舒适的日子了,张思为对这样的学习环境还是颇为满意,尽管与个别高干子弟相比内心觉得压抑可他也尽量适应,并随着交往日渐增多与班上大多数同学的关系也逐渐密切了许多。都说对新学员来说第一个学期是最煎熬的,可在习以为常之后一晃到了十二月中旬临近圣诞元旦。按照国人传统来说元旦意味着阳历新年的开始,在学生时代学生大多都要寄张贺卡给长辈同学亲友以示祝福问候,而圣诞这个西方人的节日却也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而成为年轻人相当重视的一个节日,连军校里的男女学生也流行在圣诞节前就开始寄贺卡。
    周三晚上没有安排上晚自习是自由活动时间,张思为正一个人在宿舍津津有味地读一篇精美的散文,突然听见外面传来此起彼伏的喧闹声,似乎嘈杂中还夹杂着有清脆的女人声音。喧哗声打断了张思为读书的雅兴,他干脆躺在床上用杂志遮盖住眼睛养神休息。突然有人用劲推开宿舍门嘴里叫着:老兵,快起来。说话间用手把张思为扯了起来。“真是扫兴。”张思为心中嘀咕不知郎小兵这个小子又在玩什么把戏,不过他并没有做出起身随他出去的意思。“老兵,你的湖南老乡正在咱们队里推销明信片,你不想去捧个场嘛?”“又来骗我吧,你不知道在我们学院湖南人少得可怜呀。”听小兵说出老乡两个字张思为感到很好笑。“不信拉倒,不只是你老乡一个人还有我们系的系花李婷也一块在会议室卖卡片。”听说梦中人也来到了队里,张思为顾不上郎小兵是不是在谎报军情,李婷这两个字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他赶紧整理下衣服就跟着小兵往队部会议室走去。
     不大的会议室里围满了人群,没有出去溜哒的同学都在兴致勃勃地看热闹,连好几个班上的女同学也特意从女生宿舍里赶过来了。“各位同学,我们是学院院报编辑部,专门从印刷厂低价购买回了一批明信片主要是方便大家使用。赚钱是次要的,主要是为了与大家加强联系,欢迎大家踊跃为院报投稿。”张思为站在人群中看到一位着便装的女生正伶牙俐齿地讲解,郎小兵在边上告诉他这个女的就是七系的学生,也就是他的老乡吴娜。当然女生边上正拿厚厚一叠卡片推销的穿军装的女学员就不要介绍了,那是张思为朝思日想的系花李婷,她正忙着收钱交卖卡片顺便搭上一张院报。
    高干子女还会来干这个费力不讨好又赚不了几个钱的差事,张思为心想人家出身名门也没有矫揉造作,而偏偏本队的女学员看到男生正对着李婷和吴娜眉飞色舞地抢着购买,脸上流露出不屑一顾。张思为侧头看到人群中周美玉拧着徐轻风的耳朵说:“看到美女就眼睛发直了是吧,人家可是院报的编辑,才女是不会看上你这样的俗人的。”听到这句话张思为绝对没想到这个李婷还是个才女,他不由用钦佩的目光久久停留在李婷的脸上,真是越看心中更深爱慕之意。
    “美女,你老乡还没买呢。”看到两人收拾东西准备打道回府,郎小兵迅速把张思为推到吴娜面前大声叫喊。站在两位异性面前张思为被小兵举动弄得面红耳赤,他不停搓着双手却不知如何是好。还好吴娜象个见过世面的女孩,她很主动大方的伸出手来说:“你好,我是七系的委培生吴娜,想不到在这里能碰到老乡真的很高兴,欢迎有空到院报社去做客。张思为手足无措地伸出手轻轻握了一下说:你好,真的很巧。这时正准备散场的男生们看到两个握手的情景顿时使劲起哄:“思为,亲不亲家乡人,遇上美女老乡可是缘份呀。”这个一句那个一说把张思为弄得更加不好意思。他赶紧拿出十元钱从李婷手中拿回十张明信片,虽然很想和李婷说上几句话,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张思为嗫嗫不知该如何开口。在同学们此起彼伏的哄笑中声中,张思为顾不上与吴娜打招呼,马上拿起明信片和院报心慌意意乱地就跑回了宿舍。今夜灯光照耀下李婷是如此光彩夺目,而这么面对面近距离见到心上人,看来张思为又得度过一个相思不眠之夜,同时卡片上还存留着李婷留下的余香也将伴他入梦乡。

十一、张思为在买回的明信片上写上发自内心的真诚祝福,然后将其中的九封贴上邮票后分别邮寄给原部队的领导、战友以及家乡的同学和亲人,而剩下一张他很想写上几句思念的话亲手送给李婷,可却又怕这样冒然唐突而令对方不屑,更担心的是如果同学知道话会笑他本人自作多情,故一直把最后一张明信片压在枕头底下迟迟没有派上用场。
    《军事技术学院院报》是由学院政治部宣传处具体负责出版的周报,除报刊的主编由学院的宣传干事担任外,其他的采编人员均以在校学员为主。院报面向学院师生免费发行,宣传学院发生的各种先进事迹和人物,而报刊还均专门设有一个副刊,主要是给为有文学特长的师生提供展示的园地,不少学员在此发表诗歌、散文或小故事,也是院报的主要亮点之一。张思为反复阅读院报的办刊风格,他发现院报头版的主要内容是宣传院领导和各个学院队的工作,除院领导大篇幅的报道外其他均以“豆腐快”为主,每篇发表了的稿件后面都注有作者署名。院报头版主要位置还刊登了吴忧写的一篇小报道,大意就是十二队学员在队长龙斌带领下,人人动笔写文章,争当文武全面发展的先进学员队。报道后面还加了编辑点评按语。吴忧后来在班务会上介绍这名编辑就是本系系花李婷。听说吴忧得到系花的青睐,张思为羡慕的同时心中还有一丝嫉妒。他想自己要是能象吴忧一样擅长写作不就有机会当面接近李婷,虽不求佳人芳心可也有机会多睹芳泽。
    北方人喜欢过夏天,因为他们自小就尝受了冰天雪地的煎熬滋味,可南方人在冬天却格外喜欢大雪纷飞的场面,堆雪球、打雪仗享受难得的好玩时光。郑州虽然地处长江之北,可冬天却是寒冷雨雪偏少,当然气温常在零度以下。在寒冷的天气里学院宿舍和教室等公用设施都开放暖气供暖,因此在连平素好动贪玩的学员在冬天也收敛自己的性格,没事就呆在图书馆或教室和宿舍里。这个周日的下午才4点多,太阳就已经收起它那淡淡的光,好象躲进了厚厚的云层中避寒。冷飕飕的北风呼呼地刮着,校园内不少掉光了树叶秃秃的树木,像一个个秃顶在西北风的袭击下不时在寒风中摇曳。吴忧在宿舍里当着全班人的面夸下海口,晚上如果不下大雪的话,他请全班人马喝酒。吴忧口中不容置疑的语气令徐轻风很不服气,他入伍后就在军事技术学院,对于这个城市的天气自认比吴忧怎么也了解透彻。于是提出反驳如果不下雪则由吴忧请客,下雪的话他徐轻风主动出银子给大家改善伙食。
 吃过晚饭后,果真如吴忧所料天空中开始飘起丝丝雪花,不久雪越下越大象鹅毛在天空飞舞,霎那间把学院的操场、屋顶、道路都装点成白色世界。顶着雪花,张思为披着厚厚的军大衣依旧往教室里赶。因为下雪,队里主动来上晚自习的同学并没有几个,张思为看了一会书后站在窗户前默默欣赏雪景。“雪花好似天上来,未若柳絮因风”。突然而至的雪花好比姗姗来迟的灵感,倾刻间令他头脑茅塞顿开,猛地转身回到座位上一气呵成写下了这首与雪有关的诗歌:无声无息/你来得这样突然/染白了苍茫大地/打湿了多情的秀发/ 一汪秋水的你/正婷婷玉立地走来/走进伊人的心扉/走进梦乡情怀/漫天飞舞的雪花哟/吟唱了多少春秋岁月/凝结成明眸里里绵绵的相思泪/。
十二、张思为自从知道李婷在院报兼任文字编辑后,他的心思就活泛起来考虑怎样写出几篇象模象样的文章,然后往院报投稿如果被李婷看中采用的话就会对他有个基本印象。想法是好的关键落实到行动中,张思为每天学习过后开始阅读唐诗宋词,通过模仿感悟意境不断提升他个人的文学涵养。同时他有空的时候就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写些心得和体会文章,不时将自己的所感所思写成散文或小诗。有时学习生活中来了灵感想起有什么好诗歌或语句他也用心地记录在本子上,不知不觉中他由主观上想以文采来博意中人芳心转变为由衷爱好上了文学,由此也奠定他个人的文学功底和基础。
  张思为拿出稿纸工整地抄写好经过反复修改后的那首《飘雪》,他准备亲自把这篇作品送到院报社,找到李婷请教下看看能不能采用发表。院报在学院办公大楼七楼政治部所在办公地,与张思为上课的教学大楼毗邻。晚饭后学院的广播正播放激情的部队革命歌曲,校园内的足球场上许多同学正在使劲争抢,偶尔林荫下有几对男女在亲密交流,此刻张思为无暇看风景他单独直奔办公楼。来到七楼拐弯处看到一间办室上挂有院报的牌子,室内亮着灯。看到有人在张思为略带紧张兴奋的走过去敲门,听到清脆的请进声后他才推门进去。室内李婷和吴娜正在凑在一起拿着篇文章似乎正争论什么,也没过多在意手里正拿着稿子的张思为。片刻功夫后还是吴娜反应过来的来人就是她的老乡,她热情打招呼说:“老乡,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串门呀?”吴娜话里的意思张思为是来看她这让张思为一时不知怎么应答,就顺口接了下来:“整栋办公楼就你们这里亮着灯,我不顺着就走过来看看你。”两人交谈的同时李婷专心看手上的来稿,看到来个闲人根本没有搭理的意思,这让张思为觉得自己很受伤,他可是鼓足了勇气才踏进这神圣之地,谁知佳人根本不屑一顾。
 吴娜客气地倒了杯水给张思为,突然看到了他手中所拿的稿纸,于是好奇地问:“你手上拿的是什么,情书呀。”张思为听到后好象觉得的心事被人揭穿,一脸通红地回答:“早几天随手写了篇诗歌,正不知道怎么修改呢。”“哦,你会写诗呀,快给我来看看。你放心如果确实有文采的话,这个李美女可以让你的大作在院报上发表的。”张思为本来是找李婷听吴娜这样说只好把稿子交给她。吴娜拿过稿子后坐在办公桌前轻声地朗读起来,她标准动听的普通话深情并茂朗诵起来让诗歌添色不少,连李婷也被吴娜甜美的声音所吸引而放下手头的工作。读完后吴娜大声对李婷:“李编辑,这还是首情诗。真没想到我的老乡能写出这么动情的诗歌,你快看看吧。”李婷没有不说话只是微笑地安静地阅读,过了一会她才开口:“这位同学是写得还不错,怎么没有署名呢“”看到李婷象是在问自己,张思为慌忙放下手中的茶杯说:“我主要是写着好玩,只是水平有限怕不够发表的资格。”看到李婷在注视着自己,心慌意乱之下张思为嘴里说出了言不由衷的话语。
 “新生能写到出这样的诗歌已经不错了。你叫什么名字呀,是哪个学员队的?”李婷看样了有了兴趣于是继续发问。“我叫张思为,十二队的。”张思为心想我还在你手中买过明信片我哪个队的都不知道,看来自己人不打眼象李婷这样的美女是根本不会注意自己,内心不由涌起一种难言的失落。瞧见张思为脸上的惆怅,吴娜马上接过话头说:“张思为,这名字很好。思为思考才有作为,你写的诗歌已经说明你正朝有为发展。李编辑,你要好好培养下这位学弟,他可是我的正宗老用”。吴娜的话可能很对李婷胃口不由笑道:“培养谈不上,共同探讨还是可以的。”。听到李婷说出探讨两个字,张思为心情顿时好转,心想自己这番没有白来,苦心人天不负总算能有机会接近朝思暮想之人了。


 

TAG:
上一篇:花讯(老香)
下一篇:千层饼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