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军旅文学情 >> 小说 >> 详细

花讯(老香)

来源:0 作者:老香 日期:2010/2/10 22:37:40 人气:6110 录入:老香
 摘要 
 

  自古奇缘天注定,文坛又有一奇缘。
  生花彩笔今挥舞,此风流做奇传。
  话说阳春三月的一天,丽日晴空,春风和煦,一辆辆高级豪华小轿车和两辆乳白色豪华面包车沿着一条宽阔的柏油公路驶到一个群山环绕、依山傍水的村庄,在村庄最南端的公路旁一栋崭新的两层红砖楼房前面的水泥地坪中央戛然停住。从车里走下七八个年轻男女,他们中有的提着高级密码箱,有的背着电视摄像机,有的随手拿着数码相机,有的随身携带心爱的笔记本电脑。他们只见一位年轻男子在楼房前面的花丛中看书。那青年听到汽车的鸣叫声后起身走了过来,惊喜道:“啊呀呀,原来是杨圆圆小姐大驾光临寒舍呀?欢迎欢迎!”
  杨圆圆高兴地说道:“李中天先生,祝贺你啦!你今天是三喜临门啊!我专程驱车赶来,向你报喜!首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长篇小说《春恋》已经由我们出版公司出版了。今天我专程来给你赠送样书来了。第二,你的长篇小说《春恋》出版后,受到了著名青年批评家、文学理论家、学者、作家刘俊杰教授的高度评价。今天刘先生专程赶来拜访你:说着指着身旁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介绍道:“这就是著名的青年文学批评家、文学理论家、学者、作家、诗人,北京某著名大学最年轻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刘俊杰先生。刘教授,这就是长篇小说《春恋》的作者李中天先生。”李中天一看,只见刘俊杰生得:身材高大,鼻梁高直,双耳肥硕,下庭饱满,满头浓发,留着一捋八字胡须,身穿乳白色西装,系着一条金红色领带,手中提着一只笔记本电脑。李中天看到这里说道:“刘先生,你好,有幸识荆!”刘俊杰道:“李先生,拜读了你的大作《春恋》,真不愧是一部优秀的长篇小说。我是一位学者,从事文学批评和文学研究,也从事文学创作。我不但读过很多文学作品,也认识和接触过很多作家和诗人。我读到了你的《春恋》,心想这是哪位实力作家的新作,后来我的朋友杨圆圆博士告诉我,说《春恋》作者是一位生活在乡村的业余作者,我不禁深感欣慰,我想天涯处处有芳草。今天,我专程从北京赶来,一是拜访《春恋》的作者,见见乡村的作家。虽然我与很多著名的作家、诗人有交往,我的很多朋友都是文坛的名家大师,但是我还没有接触乡村的作家。今天,我终于见到了一位很有才华的乡村作家。我想对于作家而言,最重要的,并不在于地位和名望,而在于作品的影响力。虽然你生活在乡村,但是你的作品很好!我很高兴,文坛上又升起一位新星。”李中天笑着说道:“刘先生,过奖了。欢迎光临!”说着,对大家说道:“各位远道而来,风尘仆仆,旅途辛苦了!请到屋里休息。”
  众人一看李中天,只见他生得:年约二十五六岁,身材高大,方圆脸蛋,前额高宽,鼻梁高直,眉如远黛,双目有神,皓齿齐齐,下庭丰满,双耳肥大,蓬松乌发,肌肉发达,五指修长,上穿蓝色皮夹克,下穿乳白色裤子,脚穿一双白色波鞋。真是:才华称旷世,学识到高峰。
  众人异口同声道:“李中天先生,你真了不起!你真了不起!”
  李中天道:“各位先生,各位小姐,你们过奖了!我有幸结识你们,真是缘份!”
  众人站在地坪里,极目四望,只见:远山苍翠,黛黛如云。山下有一个很大的村庄。村庄里高楼林立,电杆高耸。一条铁路,沿山环绕,一直延伸到远方。一条宽阔的柏油公路从村庄中央穿过。一条小河,将村庄南北分开。一座宽宽的水泥钢筋混合大桥将柏油公路连成一片。村庄前面是广袤的原野。原野上,碧绿悠悠,柏油公路两旁香樟林立,翁葱郁郁,沿河两岸,杨柳依依,高楼屹立。看近处,只见一栋崭新的红砖楼房粉刷一新。前面是一快宽阔的水泥地坪,一条水泥路与柏油公路相通,地坪周围是各种树木和花卉。只见有香樟、松柏、桃花、万年青、牡丹,楼房周围高楼林立。楼房后面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里有菜园、水池、花园、果园。院子后面是莽莽青山,山上树林阴翳,鸟语花香。众人看到这里,赞叹道:“李中天先生,真是:山明水秀,地灵人杰!”
  李中天笑着说道:“乡村风景优美,空气清新,欢迎各位来旅游......”
  这时,刘俊杰不禁诗意盎然,随后吟道:“
  群山环绕一村庄,山明水秀放眼量。群山黛黛腾波浪,碧水涔涔见底床。悠悠碧绿田园景,天然风景画中详。白屋几度公卿现,深山往往卧龙藏。我赞天然好风景,人间仙境任翱翔。一幅天然风景画,芙蓉国里尽辉煌。人杰地灵才子涌,风流文采放光芒。”
  这时,又一位年轻男子吟道:“如此高才应世稀,奇闻瑰宝实称其。天涯处处多芳草,一举成名终有期。”
  这时,杨圆圆向李中天介绍道:“这位是著名文学批评家、小说研究专家赵英华先生。赵先生现在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工作,专门从事小说研究,已经出版了多部专著,现在是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及多家出版社兼职编审,以及多家报社书评专栏的特约主持人和特约评论员。”
  李中天道:“赵先生,你好!认识你,很高兴!”
  这时,只见几位年轻男女走了过来,将李中天围在中央,问道:“请问,李中天先生,你是怎么走向文学之路的?”
  李中天一看,一位年轻男子身背电视摄像机,身旁一位年轻女郎手拿麦克风,说道:“我赵丽丽,是省电视台记者。我身旁这位是我的同事,省电视台摄影记者朱丽华。”另一位年轻女郎手中拿着数码相机和采访本,说道:“我叫杜小华,是省报记者,我身旁这位是我的同事,省报文艺部主任副刊主编周林。”朱丽华问道:“李中天先生,你是怎么走上文学之路的?”李中天答道:“各位,说到我的文学之路,首先要感谢东方出版公司的编审、著名女文学家杨圆圆博士的扶持和帮助。”说着,挥了挥手,又说:“请先到屋里休息。”
  这时,众人从李中天的堂屋里,只见白色的墙壁上张贴着许多图画,堂屋中央摆着一张圆桌,一部摩托车,几排沙发,几条藤椅,电冰箱、电视机、功放机、DVD、电话机等。众人看着,李中天笑着说道:“各位,乡下不比城里,没有什么美味佳肴招待大家,只有特产,聊表寸意。”说着,一边递烟,一边泡茶,一边从里面端出几盘东西放在圆桌上,说道:“各位,吃点东西吧。”
  众人一看,只见是一碟花生,一碟瓜子,一碟苹果,一碟香蕉,一碟爆花蚕豆等。接着李中天又从冰箱里拿出几瓶饮料和啤酒。
  李中天道:“大家吃吧,别客气,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赵英华道:“李中天先生,我真想不到,你是一位乡村作家。我非常钦佩杨圆圆小姐慧眼识珠,发现和扶持了一位才华卓越的文学新人,搭救和推出了一部优秀的长篇小说。我是一位小说研究专家,专门从事小说研究。我认为作为小说一个最主要的宗旨就是要有前瞻性。就是说,小说来源于生活,而要高于生活。一部长篇小说最主要的就是要为读者提供启迪性。现在文学创作极其繁荣,尤其是长篇小说创作,现在既有传统媒体的杂志、报纸提供发表园地,又有网络这个巨大的平台。这是文坛上的好景象。我欣慰的是,文学创作尤其是长篇小说创作前景光明。这无论是对于专业的或者非专业的作家还是业余作者都是福音。我很高兴文坛上又多了一位新星,我热烈祝贺长篇小说《春恋》问世!我希望你不断成熟。我记得有位名人说过,过百年之后,去读我的作品吧。我希望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李中天道:“赵先生,你是著名大学者,是研究小说的专家,我希望你的指点。我很欣慰的是我的拙著《春恋》问世了。”
  这时,杨圆圆把皮箱打开,拿出几捆新书,递给李中天,说:“我本想多带几套,但因为车里地方狭窄,没地方放,只带了几套。现在把样书给你--你是著作者,希望你审查看有没有错误,由于这部作品篇幅太长,内容涉及多个方面,而我们编辑水平有限,加之排版、校对、印刷等多方面的原因,错误在所难免,比如语句错别字、标点符号,希望你审核一下,以便再版时更正。”杨圆圆说着,将书递给了李中天。
  李中天接过新书,只见是塑料压膜精装本,大32K,大本厚书。封面上设计精巧,书名出自当代名家手迹。
  李中天接过新书,欣喜若狂道:“感谢杨圆圆,感谢东方出版公司。”
  杨圆圆道:“我首先代表我们公司向你表示祝贺。我感谢你为我们公司提供了一部优秀的书稿。虽然我从小想当专业作家,我从中学到大学一直希望能从事专业创作。我在大学读书期间发表了许多文学作品,结集出版了多部中短篇小说集和散文集,也出版了多部长篇小说。那时我就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成为中国作协屈指可数的几位大学生会员之一。大学毕业以后又读博士研究生,后来获得博士学位。本想出国留学,但是我走向了工作岗位。当时,有多种职业供我选择,一个是进入国家机关当公务员,一个是进入大学任教成为教育工作者,一个是进入文艺单位如报刊编辑部、作家协会、文联等从事编辑或者创作,另外一个是进入新闻媒体如电视台、电台、通讯社从事新闻工作,成为新闻记者、编辑。我经过反复考虑选择了出版社,成为了东方出版公司的一名编辑。我认为在出版公司工作,一来可以认识和接触更多的作家、业余作者以及大量的稿件,有利于提升自己的知识和创作。虽然我只是长篇小说《春恋》的责任编辑,但是看到《春恋》的问世,我的激动心情并不亚于作者。我想作为为他人做嫁衣裳的编辑,看到作者的成功很欣慰,当然一部新书的问世也凝聚了编辑的心血。”
  李中天道:“谢谢你!”
  这时刘俊杰道:“李中天先生,你知道吗?杨圆圆小姐可不是普通的文学编辑,而是一位久负盛名的女中奇才。她从小天资聪颖,才华出众,在学生时代就久负盛名,她在中学时代就出版了《红杏花香》和《多梦季节》两本散文集和《心灵感悟》等诗集,被誉为女中奇才。她的事迹多次被电视台、电台、报刊给予报道,被评为全国中学生五杰之一。她在大学时代,更是盛名卓著--她用一年时间自学完大学本科四年课程,并且破格考上博士研究生,成为大学文学院年纪最小的博士研究生。那年她才十九岁,还不到二十,就获得文学博士学位,她在大学读书期间,又出版了多部长篇小说和多部中短篇小说集与一部诗集及两部文学理论专著。她在大学时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成为了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中国作协会员之一。现在杨圆圆是国家一级作家、编审,属于著名作家和高知行列。我和杨圆圆都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但都不是职业作家。我一直认为,杨圆圆完全有条件有资格进入文联或者作家协会从事专业创作,但是她却成为一名为他人做嫁衣裳的编辑。其实,我国那些著名的作家、诗人,从事专业创作的并不多。绝大多数的作家、诗人都是兼职的业余的。我想重要的不在于专职与兼职,而在于我们对创作的认知。应当说,在正宗的文化人眼里,尤其是高级知识分子眼里,李中天是一位乡村业余作者,属于非知识分子行列。在外人看来,《春恋》的作者与编辑相距天壤之别,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大名鼎鼎的杨圆圆刚刚进入东方出版公司,第一次领衔担任一个乡村业余作者的责任编辑,这不能不说是文坛的佳话,倘若将这个故事写成一部传奇小说,我想肯定会大放异彩,我很钦佩杨圆圆这种思想境界。由于我们每个人的命运各不相同。我出生于书生之家,我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都是留学博士,他们都各有成就。我祖父是位著名大作家,我祖母是位著名画家,我外祖父是位文学批评家,我外祖母是位著名的诗人,我父亲也是留学博士,现在是大学校长、一级教授、中科院院士,是位自然科学家,我母亲是一位社会学家,现在是社科院的院长。我父母要我学理科,成为一位科学家,可我从小爱好文学,我读大学时加入了中国作家协会,后来我致力于文学批评与文学理论研究,成为了一位文学批评家和文艺理论家,在文人眼里,我是学者,在学者眼中,我是文人,由于我在大学工作,我接触的都是知识分子尤其是高级知识分子,我走遍大江南北,但是专程到乡村拜访一位名不经传的业余作者却还是首次。我读完你的《春恋》一书,觉得我想见见你。你是一位了不起的作者,你的《春恋》就是很好的见证。别说你是一个乡村的业余作者,能够创作这样气势磅礴的长篇巨著,真是文坛奇迹!即使是在文坛上具有相当的知名度具有相当功力的青年作家,在创作上能够达到这样的成就,也颇为难得-你真不愧是生活在乡村的青年文学家。你是编外博士。你是文坛上异军突起的新星。祝你早日成名。”
  刘俊杰说到这里,停了停,又说:“你真是文学奇才。”
  李中天笑着说道:“哈哈哈哈,刘先生,你这么说来,我真惭愧!真是:
  多谢先生誉美谈,如此高夸愧自惭。
  凌云壮志何施展?满怀希望陷田园。
  而今拙作欣出版,诗篇滚滚出自然。”
  刘俊杰笑着说道:“李中天先生,你的《春恋》真不愧是一部鸿篇巨制,你一个青年农民能够写出这样的好作品,真是当代的文学奇才!¬——我真想不到,乡村还有你这样的杰出才子。我在大学里工作,从事文学批评、文学研究和文学教学工作。我作为一位学院派的文学批评家,接触和认识许多作家,我很想听取作家们的意见,尤其是希望听取无名作家和业余作者的心声。现在我们的文学批评界有这么一种倾向和偏见:傍着名人走。凡是著名的文学批评家,大都只去关注那些著名作家的作品,对于新作家和业余作者又有谁去问津呢?我并不反对我们的批评家和文学理论家,去关注和研究那些著名作家的作品,因为那些著名作家是文坛上的创作骨干,他们的作品是重要的精神财富,但是对于无名作家和业余作者也不能不予重视。我作为一名文学批评家希望为那些无名作家和业余作者铺架桥梁,使他们早日成名。”
  这时赵丽丽身背电视摄象机、朱丽华手拿麦克风走到李中天身旁说道:“李中天先生,你的长篇小说《春恋》,被东方出版公司出版了,你现在已经是省内的新闻人物了。我们专程赶来采访你……”李中天正要回答,杜小华手拿数码相机、周林手拿采访本走了过来。杜小华道:“李中天先生,你现在是省内的新闻人物了。省电视台的、省报都采访你。我是省报新闻部记者兼文艺部编辑,采访过省内外很多作家、诗人以及文学批评家。周林先生是省报文艺部主任兼文艺副刊主编,既是省内著名编辑家,又是著名作家、诗人、文学批评家。今天,周林先生专程来乡村采访你。请接受我们的专访。”李中天笑着说道:“赵丽丽小姐,朱丽华小姐,杜小华小姐,周林先生,多谢你们的信任和厚望!你们都是省内新闻界与文艺界的著名大编辑、大记者、大作家。我只是无名小作者,岂敢承蒙你们如此抬爱呀?”
  周林道:“李中天先生,现在农民出版长篇小说,虽然并不很稀奇,但是,据我所知:在省内,最近几年来,能够出版长篇小说的农民并不多。你是省内第一个出版多体长篇小说的农民。我们今天专程赶来采访你,有几件事,想与商量,不知可否?”李中天问道:“什么事?”周林笑着说道:“李中天先生,你与杨圆圆小姐真是文坛奇缘!我想:对你们进行独家专访。我希望以你们的故事为题材写一篇长篇专访或者人物散记甚至还想以你们为原型创作一部长篇人物传记或者长篇小说呢!——书名,我都已经想好了,就叫做《文学姻缘》。”
  刘俊杰笑着说道:“哈哈哈,周林先生,你是著名散文家,你的散文很精彩。我想,向你提点参考意见:你说想写长篇小说,书名就叫《文学姻缘》。我个人认为:既然书名叫《文学姻缘》,那么,就是个爱情故事。而这个爱情故事的中心就是姻缘。而文学就是主线。文学是一门学科。而文坛是指文学界的人和事。因此,我认为,书名如果取名《文坛姻缘》更妥。”周林微笑着道:“刘先生,你到底不愧是学贯中西的大学教授,谢谢你的指点!”
  刘俊杰笑着说道:“周林先生,我们彼此彼此嘛!”
  他说着,停了停,望了望李中天和杨圆圆又说道:“中天先生,大约一个人的命运与家庭有关,我的出身可以说是书生世家,属于高知家庭。我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都是留学国外的著名科学家。我祖父是一位物理学家,原是大学校长。现在,虽然年逾古稀,已离休多年,但是,任然受聘与在大学讲堂。现在兼任多所大学的客座教授兼多家研究所的顾问、研究员。我祖母是一位生物学家,现在已离休。但是任然是多家研究所的顾问。我外祖父是一位地质学家,原在中科院直属地质研究院工作,先后担任研究员、所长、副院长、院长。离休后,在家从事著述。现在,出版多部专著。我外祖母是一位气象学家,原是省气象台台长、总工程师。离休后,任然是省气象台的顾问。我父母都是留学国外的科学家。我父既是一位物理学家,又是一位天文学家和经济学家。现在身兼数职:第一是大学校长、教授、博士生导;第二是天文台副台长、研究员;第三是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第四是全国人大代表;第五是全国政协委员。我母亲是一位地理学家,现在是一家研究院院长。他们既是科学家,又是社会活动家。他们不但经常参加多种学术会议,而且经常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同时,他们相爱旅游。我从小随同父母到过许多国家和地区。游览过许多风景名胜和旅游胜地。后来,我又赴国外留学。在国外多年,到过很多地方。我见过的美貌女郎不知有多少?但是,我还没有看到有那个佳人比杨圆圆小姐更美丽呢!真是:天降一女郎,堪称金凤凰。才华称旷世,玉貌世无双。——中天先生,我真羡慕你有幸结识了杨圆圆这位才貌双全的女中豪杰!”
  杨圆圆笑着说道:“刘教授,你过奖了!偌大世界,才貌双全的多得是!———比我更聪明更美貌的多得是!————我又算什么呢?虽然我是一位文学博士,但是你是留学博士,是最高学府的著名青年教授、博士生导师,在你面前,我是学生。”刘俊杰笑着说道:“杨博士,我们各有所长:在文学批评、文学理论等方面,我可能有所专长。但是,在文学创作方面,你是强项。我非常钦慕你在文学创作方面那卓越的才华!同时,你在学问上,也不比我差。”杨圆圆笑着说道:“刘教授,虽然你很年轻,但是你现在是文坛上的一座高峰。我怎敢与你相比呀?”刘俊杰笑着说道:“杨博士,虽然我们同在一座城市,又都是文坛人物,相互认识。但毕竟交往不多。这主要在于三个原因:首先,是因为我们的工作都很忙。你在出版公司里工作,本来工作够忙的。而你又要创作、学习,还要参加社交活动。而我在大学里工作,既要教学,又要搞研究。同时,我还要创作、学习。我们都很忙。因此,我们交往并不多。”说着,停了停,笑着又说:“我很高兴,随同杨圆圆博士来到乡间,使我不但结识了李中天这位乡村作家,而且体验了乡村的魅力!”李中天笑着说道:“刘先生,欢迎你到乡村旅游!”刘俊杰笑着说道:“中天先生,谢谢!我长期生活在大都市,生活在大学里,我每天接触的都是高楼大夏,我来到乡村,倍感亲切!”李中天问道:“刘先生,你是北京人吗?”刘俊杰笑着说道:“我祖父的祖上是东北人。是书香门第。我祖父是读书人,中学毕业后考上了北京大学。大学毕业后又赴法国留学。获得博士学位后,留在北京工作。我父亲大学毕业后考上博士研究生。获得博士学位后,公费赴美国留学。先后学习物理学、天文学、经济学等。学成归国后,先后在中科院、大学、中央机关等单位工作过。现在大学工作。我母亲是上海人。我父亲为了我母亲,从北京调到上海工作。后来,我父母都调到北京工作。我出生于上海,成长于北京。如果按祖父的籍贯,我当然比北京人。如果按我的出生地,当属上海人。我现在的户口是北京人。”李中天笑着说道:“刘先生,你这么说,当然是北京人。北京是我国生,我随时欢迎你去北京旅游!北京是我国的首都。它既是一座举世闻名的历史和文化古都,又是旅游胜地。北京既有闻名天下的万里长城,还有故宫。北京是个非常神圣的地方。我向往北京,但我还没有去过北京。我希望有一天能够有机会到北京看看,该多好啊!”刘俊杰笑着说道:“中天先生,颐和园等等许多名胜古迹和旅游胜地……”杨圆圆笑着说道:“我接你去北京。”
  李中天笑着说道:“圆圆小姐,谢谢你!”这时,他仔细打量杨圆圆,只见她生得:风华正茂,身材高挑,玉体苗条,楚楚动人;鹅蛋脸型,顾盼神飞;印堂高宽,弯弯翠黛;杏眼秋波,温情脉脉;樱桃小口,唇红薄薄;鼻梁高直,鼻尖微翘;双耳肥嫩,玉环闪烁;俊鬘翩翩,玉貌生辉;肌肤细嫩;五指颀长。身穿牛仔衣裤,,脚穿一双高级红色皮鞋。他只觉得她风流神韵,自然迷人。这真是:咏絮高才称第一,娇子玉貌世无双。他看到这里,惊叹道:“圆圆小姐,你真美丽!”杨圆圆笑着说道:“中天先生,你好英俊!”刘俊杰笑着说道:“哈哈哈!中天先生,圆圆小姐,你们一个美丽。一个英俊,这真是天造奇缘!”李中天笑着说道;“刘先生,圆圆小姐是高贵的牡丹,国色天香!而我只是乡村的无名小草。”刘俊杰笑着说道:“哈哈哈!是吗?牡丹国色天香,是花中皇后!而灵芝是世间仙草,世上奇珍,人间神物!”
  李中天笑着说道:“杨圆圆是名震文坛的年轻女文学家,她是高贵的牡丹,当之无愧!而我只是默默无闻的业余作者,怎能称为灵芝仙草呀?”刘俊杰笑着说道:“中天先生,虽然你的长篇小说刚刚问世,你还并未出名,但是,你的作品很有价值。我敢说,你的《春恋》出版后,将会引起文坛关注与瞩目!我认为:对于作家而言,作品就是最好的说服力。我认为:你的大作《春恋》,无疑是一部优秀的长篇小说。这部作品反映了一个深刻的命题:那就是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当今时代,在重视物质文明的同时,更加要重视精神文明建设。我认为:一个真正优秀的作家——无论是已经成名的职业或者非职业的作家——首先要是一位思想家或者思想者。这就是作家的人格。一个作家的人格魅力决定一个作家的使命感与社会责任感。一个作家,对于自己作品,尤其是小说作品,作家在思想上要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只有作家在思想上有了明确的认识,才能在创作上辨明是非。一部优秀的长篇小说,不但要敢于揭示社会的阴暗面,而且要大胆地讴歌与颂扬社会的新风尚与人间真情。作家的思想首先要是积极向上的。只有这样,他的作品的思想取向才会积极向上的。当然,作家毕竟不是思想家,更不是政治家,怎能与思想家与政治家相提并论呢?”
  李中天笑着说道:“刘先生,多谢你的指点!我聆听刘先生的教导,受益匪浅!——现在,我只是一位乡村业余作者。我认为,业余作者,从学历、职业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类:第一是人文作者。这类作者,往往是科班出身。他们大学毕业后往往供职于报刊编辑部、电视台、广播电台、从事文学编辑工作或者新闻编辑、记者工作。第二类是学者型作者。他们往往供职于大学、科研院所、出版公司、企业等等单位,具有硕士、博士研究生以上学历并且具有大学教授、研究员、编审、高级工程师等等高级职称。公务员作者或者官员作者。他们往往供职于党政机关、社会团体,担任领导职务或者公务员。第四类是生活型作者。他们往往 供职于各行各业。他们中,既有工人,农民,又有军人、警察、教师、运动员等等。其实,现在,我也是多种身份:农民、打工者、业余作者……” 刘俊杰笑着说道:“我国的作家,从职业上讲,可分为职业作家与非职业作家两大类。职业作家往往供职于中央与地方各级文联和作家协会。毕竟职业作家为数不多。更多的是非职业作家。他们供职于各界、各阶层 、各行各业。其实,很多才华卓越的大作家,在文学创作上有重要成就,作出了重大贡献,在文坛上声名远播,但他们往往不是职业作家。——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职业作家。其实,对作家而言,最重要的是作品。至于职业,无关紧要。当然,现在,有种职业叫做“合同制”愈来愈好!希望你不断努力!” 李中天微笑着说道:“多谢刘先生的厚望!我作为一位文学创作者,常常深感自己知识的不足。现在,绝大多数的文学创作者,都具有较高的学历,他们往往是大学毕业,甚至硕士、博士研究生以上高学历。而我没有学历。我在报刊上看到一篇文章,作者叫知知名,是位年轻编辑兼年轻作家。供职于省文联《文艺创作与文艺批评》杂志社。知名认为:年轻作家,尤其是初学写作者,不要过早地接触文艺理论。合同制作家往往与出版公司、报刊杂志社、文联、作家协会、文化机构签约。我想:现在,不少青年作家和业余作者接触文艺理论束缚了他们的创作。——但是,我认为:对于初学写作者,适当地接触一些文艺理论,是可以的。——这可以使他们的文学创作起到指导意义和启迪作用。从而,开阔他们的知识视野,激发他们的创作激情。我记得,我刚刚创作《春恋》时思想认识一片模糊。后来,我接触一些文艺理论 ,结果思想豁然开朗。多年悬挂在心中的难题终于得以解决。因此,我觉得:对于业余作者,尤其是初学写作者,适当接触一些文艺理论,——这不但对于文学创作有所提高,而且,对于自己的思想认识也有所进步。当然那些文艺理论毕竟是那些文学大师的经验之谈或者文艺理论家的研究成果。这相对于业余作者来说,无论是从天赋、智慧、才华、文学修养、知识积累、艺术视野、创作经验、生活阅历、创造能力、人格魅力等等各个方面,又怎能与文学大师与文艺理论家相提并论呢?因此,有的青年作家,在创作上本来已经有了一定的成就,但是自从接触文艺理论后,创作反而受到了文艺理论框框束缚,因而创作并不如前。当然,我个人认为,对于业余作者,我是主张接触一些文艺理论的。……..”
  刘俊杰道:“我觉得你讲得有一定道理。作为一名文学创作者,不管是青年作家还是业余作者,适当接触一些文艺理论,这不但开阔了知识视野,增加了知识积累,而且对于自己的创作也是一种进步。”
  李中天道:“现在不少搞纯文学的著名作家、诗人,或者开办文化实体,或者从事通俗文学创作。现在,发表纯文学作品的稿费,远远没有发表通俗文学作品的稿费多。因此,现在,搞纯文学创作的人相对于搞通俗文学创作的人要少。我一直坚持搞纯文学创作,但是搞纯文学创作不但创作难,而且发表和出版更难。我经常向出版公司、报刊杂志社联系出版和发表事宜。但是,大都是杳无音讯。我有幸结识了杨圆圆小姐,从此改变了我的命运。说到我与杨圆圆小姐的结识,真是奇缘。因为杨圆圆小姐的扶持和帮助使我的《春恋》得以问世。在此,我向杨圆圆小姐表示真心的感谢!”
  李中天说到这里,喝了一口茶,对众人说:“各位,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请吃水果吧。”
  刘俊杰道:“唐代大诗人刘禹锡说得好:‘山不在高,有仙则鸣。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我想,在当今文坛,也是这样。文不在多,出色即名。如果是精品,即使篇幅够少,作品出色,能够流传,作品就出名,作者也出名。——中天先生,《春恋》无疑是一部极有分量又具有重要思想价值的优秀作品。”
  杨圆圆道:“一部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尤其是长篇小说,不但是一份宝贵的精神财富,而且是社会的一面镜子,它能给人民以无限光明。“
  这时,赵丽丽道:“我作为一名电视台的记者,采访过许多成功人士,但是还没有见过农民作家的书斋。今天到乡村采访李中天先生这位文坛的新星。我正想看看这位农民作家的书斋。——各位,我们到李中天先生的书斋里看看吧”
  李中天道:“各位,请吧!”
  这时,众人随同李中天从堂屋穿过一张内门来到李中天的卧室及书房,众人观看,只见:白色的墙壁上张贴着一些彩色图画,一床绿色蚊帐,书桌上、书柜里、沙发上,到处是各种书籍报刊。他们看着墙上的图画,只见有:《万里长城》、《桂林山水》,《黄山风光》、《杭州西湖实十景图》等等。他们看着报纸,只见有:《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文艺报》、《文学报》、《作家文摘报》、《新华日报》、《中国电视报》、《读书导报》等等。他们再看杂志,只见有:文艺期刊、科技期刊、生活期刊、社科期刊等多种类型。他们看文艺刊物,只见有:《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十月》、《收获》、《小说界》、《小说家》、《大家》、《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散文》、《诗刊》等等。他们再看科技刊物,只见有:《大众科学》、《中西医结合杂志》、《中医杂志》、《家庭医生》、《科学》、《现代科学》等等。他们再看,生活类期刊有:《文化娱乐》、《人生指南》等等。他们再看社科类刊物,只见有:《中国青年》、《风流一代》等等。他们再看书籍,只见有:《中国现代作家优秀作品选集》、《中国当代作家优秀作品选集》、《中国当代作家小说经典》、《中国当代作家散文经典》、《中国当代作家精品选集》、《中国当代作家文学名著文库》、《世界文学名著丛书》、《中国古代文学名著丛书》等等。他们看到这里,再看书桌前面的墙壁上,贴着一幅楹联,只见是:“身居虽下贱,心境比天高。”他们再看,只见楹联中间有一首七律,题为《自勉》,只见是:“人生抱负有追求,壮志凌云贯斗牛。北斗胸怀驰奋勉,泰山文采显风流。无涯艺术勤探索,文学无穷任神游。默默耕耘需努力,若不成名岂罢休?”
  众人看到这里,异口同声道:“中天先生,有志者,事竟成!你真是博学多才!”
  李中天道:“各位,你们过奖了,过奖了!我才疏学浅,还想向各位专家请教。”
  刘俊杰笑着说道:“中天先生,你真是才华惊世,学识超群。——你既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作家,又是很有灵气的诗人。——一个真正的文学家,既要是作家,又要是诗人、词人、学者以及很多方面的通家或杂家……都说你的小说写得很好,其实,你的诗歌也作得很好!一个小说家也要懂得诗歌才行。现在的年轻作家中,懂得诗歌的人并不多,会写诗的人就更少。我看这并不好。我国的古典文学名著之所以能够得以流传,除了那些作品在文学上达到高峰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一是小说中的大量诗词为小说增加不少色彩,二是小说中往往涉及多方面的知识视野,这样有利于不同阶层、不同年龄的各界人士阅读。”
  正在这时,众人忽然听到李中天惊叫道:“哎呀呀,时间不早了,我还没有煮饭呢!——杨圆圆小姐,请你代我陪同客人休息,我要去镇上买菜呢!”
  杨圆圆笑着说道:“我看不如我们到镇上的宾馆或招待所去吃饭吧!”
  李中天道:“按照我们乡村的风俗习惯,在家里招待客人比在外面的宾馆或饭店招待客人更好。我想还是去镇上买些菜回来到家里搞伙食好一点。”
  杨圆圆道:“那就麻烦你了。”
  李中天道:“各位,委屈大家了,真不好意思,我有事要出去一会。等下再来陪大家。”说着,骑着摩托车出去了。
  话分两头。且不说李中天去镇上买菜之事。先说杨圆圆见李中天骑着摩托车去买菜,代表李中天陪同客人。赵丽丽开玩笑道:“杨博士,你现在代表李中天陪客。——你会不会成为未来的女主人呀?”
  杨圆圆未置可否,笑着反问道:“赵记者,你是新闻记者,你对李中天的印象如何?”
  赵丽丽道:“李中天给我的印象是:乡里作家,文坛奇才!一见如故,印象颇深!”
  刘俊杰笑着说道:“杨博士,赵记者,我们这些著名大学的教授,电视台的记者,研究所的研究员,都是学有所长的专家,平素难得钦佩人家,我对于李中天这个乡村农民奇迹却很钦佩。一个只读了初中的乡村农民,能够创作出如《春恋》这样的鸿篇巨制,真是文坛上异军突起的新星……”
  刘俊杰正说着,只听得:“嘀嘀嘀——”几声鸣叫,李中天骑着摩托车回来了。
  李中天对杨圆圆道:“圆圆,今天的电视连续剧很好看,请你打开电视,让大家看看电视吧。”“——哦,你做饭很忙吧,我来你帮你,好吗?”李中天道:“不用麻烦你了,你好好休息吧。”说着,到厨房里去了。
  这时,杨圆圆见众人都在翻阅李中天的《春恋》,便起身到厨房里。只见:一张四方桌子,几条靠椅,一个大碗柜,还有液化气灶,电锅炉,电饭煲等。李中天正在忙碌。
  杨圆圆道:“你忙吧?我来帮你 吧?”
  李中天道:“你休息吧。”
  杨圆圆道:“我还是给你当个帮手吧。”
  李中天道:“那就太麻烦你了。”
  就这样,李中天一边淘米煮饭,一边与杨圆圆炒菜。不一会,便饭熟菜香,准备就绪。
  李中天叫众人吃午饭。
  众人道:“李中天先生,你搞饭菜哪里这么快呀?”李中天道:“时间不早了,你们独力咕咕叫了吧?”
  众人便到堂屋里圆桌旁就坐。他们一看,只见:桌子中央摆着几瓶酒类,桌上摆着十几二十只盘子,只见有:两盘牛肉丝、两只炒鸡、两盘精猪肉、两盘羊肉、两盘猪舌子、两条鲜鱼、两盘猪肝、一盘猪肠、一盘鳖鱼、一盘白玉蜗牛肉、一盘蛋糕、两碗黄瓜丝、两碗豆芽、两碗佐以大蒜、韭菜 、红萝卜、味精、酱油、五味香等等,只觉香气袭人。
  赵丽丽道:“李中天先生,想不到——你不但是文学上的大笔高手,椽笔著鸿篇,而且在生活上也是一位烹调能手啊!——你是不是到过哪些厨师培训学校接受过专业培训呀?”
  李中天道:“哈哈哈!我样样都不行!——哦,各位贵宾,你们喝酒啊!——我这里有几种酒,——既有红酒,又有白酒;既有啤酒,又有药酒。——你们想喝什么酒就喝什么酒呀?”
  赵丽丽笑着说道:“中天现先生,说到喝酒,恐怕我们这些新闻记者是业余酒师。我虽然是一家省级电视台的新闻记者,但是我采访过许多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许多高级领导干部,也采访过许多著名的专家、学者、名人、明星、企业家,我们无论是到党政机关去采访领导干部还是去企事业单位采访企业家,主人招待我们时,首先都离不开酒。我们新闻记者可谓是大众食客。”
  李中天笑着说道:“ 赵记者,你们新闻记者往往既是宣传家,又是美食家。可惜我只有粗茶淡饭相待。招待不好,还望见谅!我没有什么名贵佳肴相待,如果你们不嫌这种低级酒类,就请多喝一杯吧!”
  周林道:“中天先生,我本来不喝酒,但是在报社工作,学会了喝酒。我几乎喝过我国各种名牌高档酒类。对于世界主要名牌的高档酒业喝过不少。那些世界名酒,价格高昂,非普通人所能喝到。——但是,我喝酒是吃在四方,只讲究信念,并不追求奢侈。——不管是高档名牌酒也好,还是低档葡萄酒也好,主人家有什么酒就喝什么酒。——你是一位乡村平凡人物,能有普通酒招待大家就很不错了。”
  刘俊杰道:“李中天先生,君子之交淡如水。但我们是文坛知音。文学才是我们友谊的桥梁。至于喝酒,却在其次,愿我们友谊长存!”
  众人附和道:“是呀,是呀,愿我们友谊长存!”
  李中天道:“各位先生,各位小姐,我们能够在一起相聚,真是天缘,愿我们友谊长存!”
  李中天陪同客人吃饭,自不必详表。
  且说李中天陪同众人吃完饭后,又闲谈,不知不觉天色已晚。
  杜晓华道:“各位,今天我们有幸相识,真是缘分,希望我们能够合影留念。”
  众人道:“好!”
  刘俊杰道:“今天李中天是主角,应该站在中央,杨圆圆是功臣,应与李中天站在一起。”
  周林道:“各位,今天我们在李中天家里有缘相识相会,真是缘分。我高兴的是今天既采访了我们省内的文坛新星,又结识了几位来自首都北京的文坛名家。——刘俊杰教授、赵英华研究员、杨圆圆博士。你们都是我仰慕已久的年轻的大作家、大学者。作为文学同行,我希望与你们相互交流文学的创作。作为一家省级报纸文学副刊的主编,我希望你们为我们的报纸赐稿。当然,我报只是一家省级地方报纸,而不是中央级大报,而你们都是声名显赫的大作家、大学者。我希望你们成为我们报社的特约作家和特约评委,不知你们意向如何?”
  刘俊杰道:“周林先生,我虽然在北京工作,但是我对于全国的报刊媒体也有所知。在全国的几十家省级报纸中,贵报是很有名的。贵报的文学副刊在全国省级报纸副刊中很有影响。当然,报纸副刊与文学期刊有所不同。报纸更加跟随时代潮流,而文学刊物更加注重作品的文学性。我谢谢你的信任。我因为工作很忙,现在手头没有稿件,如果有稿件,还望贵报发表。”
  赵英华道:“我是文学理论家,主要从事文学研究工作。我经常在中央的报纸上发表文章,还没有在贵报发表过作品。不过,我听说贵报的文学副刊在全国的省级报纸副刊中是很有影响的。”
  杨圆圆道:“周林先生,你既是报社的副刊主编,又是有名的作家、诗人和文学批评家。你的散文大都在报纸副刊发表的。有人说,报上发表的文学作品在质量上比不上文学期刊上发表的文学作品。其实,你的散文写得很好。虽然我的作品很少,在地方的报纸副刊发表,但是我认为地方的报纸副刊也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尤其是不少优秀的散文家、杂文家的作品大都在报纸副刊发表。但是,我的创作以小说为主。小说凡是在文学期刊上发表比较好。如果有机会我也可以向贵报投寄散文,到时还望你多多指教。”
  周林道:“我随时欢迎各位赐稿!”
  杜小华道:“各位,请站好,我们合影留念。”
  杜小华拿着数码相机照完相,立即把照片赠送给大家。大家相互交换名片。
  赵丽丽、赵英华、赵丽华、杜小华、周林等相继告辞。
  李中天道:“各位,玩会再走吧。”
  
  赵丽丽、杜小华、周林等先后告辞而去。最后,剩下杨圆圆和刘俊杰。
  刘俊杰道:“我也要回去了。“
  李中天道:“刘先生,你从北京来到湖南,路途遥远,多玩几天再走吧。”
  刘俊杰道:“我还要回去上课呢。”
  杨圆圆道:“我也要回去了。”
  李中天道:“你多玩几天再回去吧。”
  杨圆圆道:“既然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从前生活在北京,到乡村轻松一下也好!”
  他们望着几辆豪华小轿车和面包车向东驶去,渐渐消失在远方……
  李中天和杨圆圆正准备返身回屋,忽然只听到“叭叭叭——,叭叭叭——”的几声汽车喇叭声。他们抬头一看,只见两部黑色小轿车和一部乳白色面包车在他们身旁停住。从车里走下几位身材高大、身体肥胖的陌生中年男子和几位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年轻男女。一个年月四十一二岁,方圆大脸,鼻直耳肥,双目有神,头发乌亮,身穿皮夹克,脚穿高级皮鞋。一个年月三十五六岁,四方大脸,满头浓发,身穿西装。几位年轻男女年纪大的不过三十来岁,年纪小的不过二十出头,朝气非凡,与众不同。李中天和杨圆圆正看着,只见四五部小轿车鱼贯而来,在身旁停住。从车里走下五六位年轻男女。
  李中天道:“吴书记,王村长,赵会计,周主任,杨校长,丁站长,是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
  
  吴书记道:“李中天,热烈祝贺你的长篇小说《春恋》出版了!我今天到镇里参加会议,得知 你的长篇小说《出版》的消息,很高兴!你是我们村里的大才子!我们村里几位领导专程来向你表示祝贺!——哦,镇里的各位领导也大驾光临呀!”说着,停了停,指着那个身材高大,身体肥胖的中年男子,介绍道:“李中天,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青山镇党委的范书记。范书记,这位就是我村里的才子李中天。”
  范书记道:“李中天,我姓范,名越民,是本镇党委书记。你是我们镇里的人才。我们应该对你给予关怀和重视,但是由于我们工作繁忙,平常对你关怀不够,这是我们党委工作做的不好。而你们村党支部吴书记也没有向党委汇报情况。听说你的长篇小说《春恋》已经出版了,这不但是你个人的光荣和骄傲,也是我们镇里的光荣和骄傲!你是我们镇里的英雄!在此,我代表镇党委向你表示热烈的祝贺!今天,我们镇党委和镇政府的几位领导专程来看望你,向你表示祝贺!我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镇政府的杜镇长,这位是党委分管文教卫的何副书记,这位是镇政府分管文教卫的吴副镇长,这位是镇党委宣传部部长、镇新闻通讯组组长、省报特约通讯员何小华,这位是镇文化站的站长贾雨农。”
  李中天道:“各位领导,你们好!请到屋里坐吧。”
  范书记道:“大家进去吧。”
  李中天与众人闲谈,且不详说。
  不一会,众人告辞离去。 第一回 杨圆圆送书到乡间 李中天有幸识英贤

类别:都市小说 作者:老香 书名:彩桥  更新时间:2009-8-19 1:36:10  按 ← → 方向键翻页
  自古奇缘天注定,文坛又有一奇缘。
  生花彩笔今挥舞,此事风流做奇传。
  话说阳春三月的一天,丽日晴空,春风和煦,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