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SQL:Update [LZ8_Article] set Hits=Hits+1 Where ID=2735
错误信息:数据库 'xtzuojia' 的日志已满。请备份该数据库的事务日志以释放一些日志空间。
Provider=sqloledb; User ID=xtzuojia;Password=e3n2s7V2;Initial Catalog=xtzuojia;Data Source=localhost;Connect Timeout=9000
山羊胡子语文张(赵雨晴) - 湘潭作家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校园文学梦 >> 中学 >> 详细

山羊胡子语文张(赵雨晴)

来源:赵建新 作者:赵雨晴 日期:2014/10/27 23:32:14 人气:7618 录入:赵建新
 摘要 
  山羊胡子语文张 作    者:湘潭江声实验中学1130班   九年级  赵雨晴 文章来源:《江声文集》(八)一路花香 其实我很幸运,能在九年级写这样一篇《山羊胡子语文张》。人长

 

山羊胡子语文张

    者:湘潭江声实验中学1130   九年级  赵雨晴

文章来源:《江声文集》(八)一路花香

其实我很幸运,能在九年级写这样一篇《山羊胡子语文张》。人长大了,看很多事情也就渐渐成熟了,包括对语文张的态度。语文张身上其实有和很多大人不一样的很干净很简单的东西。所以我也深感撰此文责任之重大,万一没让我们的语文张在我的作文里活起来,那是要跳出来,会拍我脑袋瓜的,嘿嘿!

最近复习任务挺紧张,某同学在一旁摇头晃脑地读历史书:“罗马帝国在二世纪将地中海变为内海……”我一擤鼻子,说:“罗马那个有什么了不起,咱语文张不费吹灰之力,嘿,不是照样把地中海给Hold住啦!”

关于语文张头顶上这个地中海的形成原因,众说纷纭。我估计该如《围城》所说,脑子里的智慧太多,涌上来就把头发给挤掉了。

语文张,山羊胡子语文张,何许人也?江声人都知道。看过《一路花香》没?第一回认得这个名字,正是在这本书里。在我当时的印象里,未曾谋面的语文张必得是这么个模样:一身深青长衫,临风玉立,长须美髯,梦笔生花……再不济也得是这个模样:鹤发童颜,眼神睿智深遂,思想深刻发人深省,和蔼可亲却又看淡红尘烟月……

但现实往往比理想来得更骨感,奉劝各位还是别把语文张想得太好太不食人间烟火。事实上语文张是这样的:无风自凌乱的三千烦恼丝,除去一半还剩一千五,不过当然不能算上胡子,闪着精光的小眯眯眼,操着一口不大标准的普通话,叫人不敢直视地卡在两个印象之间,很忧伤。不过没关系,有人是这样说的,一个人的外貌与成就往往成反比。这也就不多不少给了我们一些不咸不淡的安慰。毕竟在此之前,我的心里都一直在想:语文张啊语文张,你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screen.width-8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800;"> 

语文张,七年级开学第一课,你在黑板上写了首诗,说是你自己闲来无事创作的。字写得极漂亮,是老师里少有的。我一向崇拜字写得好的,也就开始崇拜你。当时你就着这首自创的诗开始神侃,那么侃了四十分钟之后,你笑着得出的结论是:我们班同学真是太聪明了,让我这个语文老师倍感压力!我很快意识到你这是在自谦,寻思有压力的应该是我们才对,不然怎么对得起你这三个字——太聪明。

但事实证明,上你的课,在七年级的我看来,有些无趣:没有色彩斑澜的多媒体屏幕,多数时间都是你一个人在台上慷慨激昂地神侃,不过有两个特点:一是从不缺笑话,要么是就地取材,要么是信手拈来,二是从不多讲教材课本,扯着扯着就跑题。我们只好在脑袋边上粘一对大翅膀,好随着你的思绪四处飞啊飞。结果直接导致有同学一个没飞好,成了折翼的新奥尔良烤翅。又有的如老僧入定,实则私会周公去了,惹得你仿效屈公招过几次魂,最后悲叹一声“山羊空有泪千行”。是以时常叫我疑心要是夜里失眠,想想语文张不失为上策,说不定此法还胜过数绵羊,疗效佳。

不得不提的还是你常展示的诗篇,起先圈出几个字来细细体会一番,说是你苦思冥想又拈断数根须的结果,还说你因此兴奋了一个整晚睡不着觉。却看我们下面一片百无聊赖的样子,你的眼睛眯起来,里面的火星子消了些许,但还是要求我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背一背,说总会有好处的。结果是我们全班同学叫苦连天哀鸿遍野,你只得尴尬一笑就此作罢——您老那是第一次拿毛孩子没办法吧?

上正课时你常抛出些自己发掘的问题,然后略带窃笑地看同学们一个个低头苦翻参考书却一无所获,最后我们只能自己搜肠刮肚想答案,只恨不得心像比干一样比常人多出几窍,下巴上的胡子像你一样稀稀拉拉也长几根。你环顾四周,像黑猫警长苦苦寻觅我班的敢死队员。良久沉寂后你随口任命一个敢死队长,叫他身先士卒回答难题。我想你当时一定非常非常得意非常非常自豪,因为你的问题把我们都难倒了。指不定你在心里拈须贼贼一笑道:姜还是老的辣,参考书于我如浮云呐!

其实你的课,也并非那么枯燥,仅仅只是不爱花哨,不想用图片和影像来束缚我们的思维罢了,能每天瞧着这块透透彻彻不被屏幕遮住半边的大黑板,也不得不叫人福至心灵。嗯,这个时间,我开始享受你的课堂。

某日语文培优,你讲《宣州谢楼饯别校书叔云》,正讲当时写作背景,你大手一抻,把袖子撸上去些,下颔微昂,一撮胡子正对着我们,挑高调子道:“听着啰,这些东西有用的啦!这个李白啊,和他的叔叔李云咧,在诗歌方面口味都是类似的,所以他们都是当时著名的——”

不知哪位男生起哄,喊道:“重口味——”

我们拍桌哄堂大笑,你神情淡定继续上课,却把话补充完整:“咳,是诗人!就你只记得吃,难怪脸上那么多痘!”你切入正题,将基本背景介绍完毕,俄顷,你又发问:“当时那样的环境,李白还那么我行我素,这是不守——”

一小撮子拖长音调道:“校规校纪——”,我们笑得出不来气,捂着抽搐的肚子一副要生了的模样。你假装无视,继续上课,谈完正文,你说:“李白的诗啊,信手挥洒,起落无端,这是已经进入了——”

明知你要我们答自由之境,还是有人嬉笑着答出了:“魔境——”笑声一瞬间爆发了,似有掀翻屋顶刺进耳膜之势,但您老人家却郑重其事地说:“不对,诗魔乃白居易,李白则为诗仙,当言仙境也!”说时您老人家还摇头晃脑。不过那也是无益的,满脑子的经史子集,想晃也晃不出来的。最后您总结陈词:“李白是中国诗坛上一匹脱缰的——”话音未落,我们忙齐声答道:“野人——”说罢都忍住笑给自己一个赞,才放心放意震天般地笑起来,怪不得我觉得桌椅都有些颤。那时我们娃哈哈式的笑都有点张牙舞爪,还露出八颗大白牙,使劲捶桌子。偌若你是迂腐的老先生,铁定会拍桌大喝一声:“胡闹!”然后甩袖,愤愤然扬长而去,给一个潇洒的背影让我们千年等一回。

抬头见讲台上的你面色果真有些挂不住,我们忙艰难地把笑意咽回肚子里,悻悻然候着你秋风扫落叶对待阶级敌人般的批判。你握拳至唇边,弓身低咳一声说:“唉!苍天,此何人哉!”

你愤青的时候很多,但我们对你外貌的调侃,却大多一笑置之。而且真骂人的事情也是少之又少。多数时候也只顺口胡诌一番,让答不出问题的同学借坡下驴。你有回说,要是我们班哪次语文考试考个年级第一,就给我们唱一首歌。我心一抖,实在不敢想象你唱歌跑调跑得山路十八弯的情形。我们想看你出洋相的小心思也愈加强烈起来,简直达到了寤寐思服的地步。奈何我班语文“千年老三”,咱们也就只能自己臭美曰:一般一般,江声第三。

某日语文课,我忙于重听英语单词,抄得手指硬是打成个中国结,但火急火燎火烧眉毛,也顾不上听你上课,只顾埋头苦干解决重听任务,等待劳动人民翻身把歌唱。

果然,把歌唱,不知怎的,又扯到要你唱支歌给咱们听的事上来,全班都鼓掌起哄:“唱歌!唱歌!唱歌……”当时,我抬头瞄了一眼,你正尴尬扫视四周起哄的同学,右手习惯性地握在唇边低咳,咳了半天,也只“嘿”出两三声,但突然间,你深邃的小眼睛里闪烁出光芒。

我手里水性笔动得飞快,大约可以练成佛山无影笔,四线三格内刷下一排流畅的英文句子,正写得入神,同桌突然轻轻把我的本子抽走,我心下不快,正欲伸手使个九阴白骨爪把英语本扑回来,才发现同桌的手,几时如此粗糙且沾上了粉笔灰……我抬头“呵呵”两声,哽了一下,干笑道:“语文张,这这这……”心想,今个儿几句批评肯定是免不了。

你两根手指拈起英语本,笑道:“同学们这么热情要我唱歌,可赵雨晴居然还在这里抄英语,她这摆明了是不要我唱,那我坚决不唱!”

刹那间,七十多双眼刀齐刷刷向我剜来,我一个激灵,一下子坐正。你嘿嘿一声笑,像鲁提辖抛还李忠银子似的把英语本还我。

我回神,这才想起语文张是杀人于无形,叫我成了众矢之的千夫所指,便只好硬着头皮受了四周同学目光的凌迟。不过后来我也宽了心,语文张踩我当台阶下,亦是给了我个台阶,也算各退一步了。

语文张,握手。

自打上九年级,觉得初中生活的酸甜苦辣都是值得留恋和珍惜的。某回你上课说要是在高中、在大学还能遇到你这样的老师,那是我们一辈子的福分。同学们纷纷面带鄙夷地说“切”——真是自恋得忘乎所以。然,我却突然开始深信不疑。我们一起走过了两年有余,光阴箭,日月梭,把我们日子织得影儿都不见一星半点了。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screen.width-8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800;"> 

上次校运会你参加了我们班的集体项目,当时我就站在看台上,你头顶的地中海使你在人群中很好分辨,就着夕阳的金色光芒反倒显得你不太年轻,远远地,看不清你下巴上的山羊胡子,你个子并不算高,背微弯,你把袖子和裤管都箍了上去。你跑得有些费力,像弓下身子犁田的老牛,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姿态。

比赛距离很短,但我还是摘下眼镜,后来干脆背过身去。我告诉身边的同学,那是为了让左右脸被阳光烘晒得均匀一点而绝不是害怕见你略显苍老的身影。那时我在心中默念:那就是我的语文老师,他留着山羊胡子,他叫语文张。所幸你一定不会知道有人看过并清清楚楚记得你那天的样子,你看上去好像不大喜欢别人说你老,因为你只是显得老态,你才四十多岁,你还只是中年。

所以呢,就忘了吧。我们的语文张,永远就一年轻英俊的小伙——包括那撮山羊胡子,都散发着青春的活力,飘荡着语文的香气。

从前语文课代表记“张氏语录”这种东西,我会万分鄙视地告诉她个人崇拜是要不得的,现在我借她的“张氏语录”翻一翻,每翻一页都会有一种浓厚的温馨涌上心头,闭上眼睛,这些事情好像就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我忽然意识到这两年多我错过了多少好的东西。原来人只能长到一定的年纪才会逐渐懂得某些道理,然后受益终身啊!所以我现在开始珍惜每一次见到你的机会,在散着微阳的初冬早晨,或者下午,看着阳光星星点点地漏过树叶的罅隙,把或明或暗的金黄碎片庄严地砌在你肩头,再笑着唤你一声“语文张”。

从前我会抱怨你敷衍我问你的问题,但现在我知道你是真的很忙;从前我会对你自创的诗词嗤之以鼻,但现在我知道你真是很期待能得到我们这些孩子的肯定;从前我会认为你从课文中发现的问题对于应试没有半分用处,甚至完全是扯淡,但现在我知道,那真的是你深夜苦思冥想的结果,并且十分期待我们能认真的思考和精彩的诠释。

语文张啊,只有你会带着身体不适来参加我们的运动会,还这么陪伴了我们三年;只有你会容许学生耗费一整节课的时间来讨论一个无关课本和应试的问题;只有你才会对生活中某些不平的现象愤青好长一段时间,然后引发我们的深思;只有你才能让课堂是那样的轻松活泼深入浅出;只有你才会因为一个新发现而兴奋得睡不着觉,还自嘲自己是为了吟安一个字。你还说过,你要先教我们成人,成为大写的人……

我忽然开始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学长学姐写《山羊胡子语文张》,为什么普通话不标准形象也不咋地的你,居然还能俘获那么多学子的崇敬(即使这样,我还是好心提醒您一句:何妨一梳头)!

你是山羊胡子,你是诗帝,还是我们的语文老师,我们一生的语文老师。我们一直都在为成为你的骄傲而努力奋斗!

所以,语文张,唱个呗?

写完了,不晓得为什么有点百感交集,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啦。好吧,希望语文张多吃唐僧肉以保长生不老,早点出版属于自己的书,圆了自己的梦——然后全班每人免费发一本。虽然可遇不可求,却也希望我们以后运气好,能遇到更多的人生路上的“语文张”。更希望今后有更多篇《山羊胡子语文张》不断问世!恕我再聒噪一句:语文张,唱否?唱耶?!

 

语文张感言:

20131210第三节课前,赵雨晴同学把她的作文本交给了我,说是写了篇我最喜欢的文章,翻开一看,呀然一惊:四千多字的《山羊胡子语文张》,竟然都是手写的,字迹工整,而且连修改的痕迹都找不到几处。这可让我这个当事人感动不已。细细地吟读一遍,越读越感动,甚至抑不住眼泪——“那时我在心中默念:那就是我的语文老师,他留着山羊胡子,他叫语文张!”“你是山羊胡子,你是诗帝,还是我们的语文老师,我们一生的语文老师。”这些句子,它不是字词的拼凑,它是关乎生命的细节,我这个常常抒写生命、玩味文字的人,是读得出它的情感、掂得出它的分量、量得出它的体温的。它不是孩子的虚假情意,它也不是孩子的刻意鼓励。孩子是捧着一颗心写我这个语文老师的。因为有心,调侃、揶揄的背后也是温情——

忽然记起1130班一个学生回家时跟父母说的一句话:“我觉得语文张跟父亲一样!”这也应该是对一个老师的最高奖赏。因为有这份奖品,我觉得通宵想教材,周末改作文,假日写反思,值。不奉献,哪会有回报呢?不倾注真心真情,哪会换来学生的赤子情怀呢?其实讲这些,都有一点世俗,都有贪图名利之嫌。

因为有这些,文章创作的手法与技巧,也就不在评述之列了。

谢谢你,雨过天晴的孩子,蓝天会为你的人生永远挂上一道炫目的彩虹!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