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SQL:Update [LZ8_Article] set Hits=Hits+1 Where ID=2351
错误信息:数据库 'xtzuojia' 的日志已满。请备份该数据库的事务日志以释放一些日志空间。
Provider=sqloledb; User ID=xtzuojia;Password=e3n2s7V2;Initial Catalog=xtzuojia;Data Source=localhost;Connect Timeout=9000
大街小巷 - 湘潭作家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校园文学梦 >> 大学 >> 详细

大街小巷

来源: 作者:jaylee tang 日期:2013/10/31 10:42:42 人气:9197 录入:风华文学社
 摘要 
我走到了一个尽头。然而这里怎么会有个尽头呢?我在跟踪那个人。我是谁?我不止一次地这样问他。而你又是谁?我现在迷失了足迹,只能小心翼翼地前进。墙上有凹进去的地方也有凸出来的地方,于是从远处看便成了一张转

我走到了一个尽头。然而这里怎么会有个尽头呢?我在跟踪那个人。我是谁?我不止一次地这样问他。而你又是谁?我现在迷失了足迹,只能小心翼翼地前进。墙上有凹进去的地方也有凸出来的地方,于是从远处看便成了一张转五官齐全的脸。微笑着,却没有下身。地上起了一束喷泉,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将水向上喷,又使它四处散开,最后又令它同样的下落,消失在湿漉漉的水面上。

    你是谁?我在这里任你摆布。没有方向却从未走失。四处弯一下,然后一点通,然后一个死胡同,我又在哪里呢?我在你周围徘徊,面无表情。天上飞满了其它人的游魂,随风飘走,从不会留下痕迹。我累了,躺下休息。这时我希望你会发现了我,蹲下来,抚摸我的脸,叫一声我们之间的名字。这时来了一只猫。它喵喵地叫着,躺在我身边。我也用它的语言回复它,不久便入了梦乡。

    一个人走过的脚步声将我吵醒。它还在睡觉。我将衣服脱下来给她盖上。接着我发现了之前一直追寻的足迹,还有那一道异常熟悉的背影。我又沿着这些熟悉的气味走,充满疑问却又满心欢喜。我由他的足迹带着向前,经过了一间间房,一面面墙,那些墙上的脸一旦靠近了看便露出了它们原本的恐怖之态,一点都不和蔼,嘴巴大大地张开,露着光滑的牙齿,深处还隐约有一个婴儿破碎的脑袋,但这一切都没有血,这一切都是固定的。好在我的眼睛还在不停地眨动,我的视线还在不停地变换着。但愿它们只是个象征物。当我的视线移动得很快时,它们就都成了一系列灰色的线条向后流走,如同竖直的水平面一般。虽然风很大,却无法吹起任何波澜。   

但他是谁呢?我也不知道。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任何有关他的信息。假若我是真的想弄清楚他到底是谁问题,我就得赶上他,跟他漫无边际地聊一小时,也许在那时候我会有完整的思路应付我们之间的对话,但愿我将来也会保留现在这份想象中的耐心。如果我足够的认真的话,(然而这在目前看来似乎很成问题。)我将豪无保留地将我们 的故事记录下来,然后我会从这些对话中得出什么重要结论,或者是关于通灵之类滑稽的故事,也有可能是生生死死之中奥秘的问题。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的,我现在必须盯住他的足迹,留意他的气味,辨认他的背影弄清楚他的每一个方向。

     这些追逐似乎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不得不四处观看来消磨这无聊的时间。我看到一只饥饿的鹰正在啄一个人的脚,他的脚已经血肉模糊。我跑过去看看有没有我可以帮忙的地方,却被他骂了一顿,连那只鹰都似乎听懂了我话语中暴露的凶残,正恶狠狠地盯着我,又猛地咬下一大块他小腿上的肉,一下子吞进肚子里,几滴血从它嘴角流出。我惊诧地看着他们,却又无能为力。鹰看我不会对它构成威胁,又朝他吻了上去。慢慢地,我竟然发现这个被啄的人正渐渐变成一只雌鹰的形状,衣服破碎得像极了羽毛,我不禁觉得它是个伟大的艺术家。终于,他被塑造成了一只雌鹰,于是它们便开始干起了繁殖后代的事。之后他会产下很多蛋吧?我不知道,我已经走远了,但愿它们不会追过来将我也塑造成一只凶狠的鹰。然而谁知道呢?又有谁会知道一个未知的结局呢?

      在我背后有一双手在操作着,他点着屏幕控制着我走的方向。我的努力寻找似乎成了他的消遣物、娱乐物。他技术娴熟,他很在乎我的死亡。我每次失败都令他叹息不已,但好在他的复活币很多,这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谁知道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段现实,但多数人都活在了这虚拟中,又有谁知道呢?我这一段拥有无限可能的人生正一次次地被循环着,死了被复活,然后继续去死,我的生死与寻找背影终究只是给操控我的那个人提供了刺激,使他满足,让他开心罢了。但又有谁知道呢?我不过也只是扮演了一个可以无数次复活的游戏角色而已。

     我突然想到了昨天画的一幅面,一个脑袋被装在水瓶中,它呐喊着,一只手臂伸出了瓶口,它们挣扎着。然而再多的挣扎有有什么作用呢?瓶子微微一动,它们又会化为瓶中的水。它们始终无法变成一缕轻烟飘走。但当瓶子底下有火时,这一切又会多么不同啊!它们完全可以轻易飘走。这时是它们化为了飘荡的灵魂吗?我无法再想下去,雾越来越浓,临近傍晚也使太阳落了下去。街道上的行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灯,照亮了这里。我看到了一个黑影在黑暗中窜游着,那便是我的目标。他是个盲人,他从来就不需要点灯。对于他来说,光明毫无作用,但也许光明的象征意义会使他为之一震。他活在黑暗,对光明充满憎恶,却又异常热衷于光明的象征物,他……然而,我又凭什么在这个黑夜里谴责他呢?……

     我该庆幸自己似乎没有跑进环形的街道,不然我一定会反反复复地在同一个世界里,在同一个安全之所里我却又不会突然死去。亦或是,这街道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环形街道,我一遍遍走着,却从来没有发现它是相同的,因为我跑一圈下来的时间足以让这街道做出改变、调整,甚至是进化!假如它某天突然获得了生命,变成了一条巨蛇,我也仍旧无法发现自己踩着它的背脊奔跑,我也决不会发现我正朝它的头走去,一直下去,到它喉咙深处。当我进入它嘴巴中时,它的嘴巴合上,我也同样发现不了其中的异样,我只会感觉那不过是个普通夜晚的悄临。然而,当它有了生命,它便是会死去的,即使它已经强大到足以吞噬整个人类社会,这一段生命肯定会充 人类的悲叹,但对于它而言,毁灭人类又只不过是正常的生存而已,就如同狼饿了要去吃羊一样。但当那群羊获得了思想,一切又都不同了,它们便有了发言权,并且会说得很有道理,它们会咒骂狼群对它们的屠杀,它们会号召其它动物,成立一系列组织,它们会造出很多有用的工具来对付狼群,总之,它们有各种各样的阴谋与妙计。于是它们会得到赞扬,得到恭维,得到尊重。

      当一系列目的都已得到满足,接下来会产生什么念头呢?两边耸立的墙是不能触摸的,那是游戏中的禁区。对神圣的侵犯会得到丧失生命的后果。所以虽然我痛恨两边墙对我的禁锢,我也决不会给它们一脚,让它们倒塌,况且简单的一脚并不能让它们完全倒下。假若我真的这样做了,那些在墙上的嘴脸一定会死死咬住我的脚,将我吸进去变成它们中的一员,然后我会像它们所有卑鄙无耻的人一样,时刻要留意路过的人,不时将触碰墙的傻瓜吸入进来。它们会有很多妙法吸引路人的眼光,例如脱光衣服,摆动诱人的身体,以风情万种的姿态吸引乐意堕落的人的加入。当然,反抗的人也有其妙法。然而,当我全神贯注地寻找着他时,那些吸引人的把戏便在我眼角的余光中变成了一条条灰色的线条,像横向流动的瀑布。我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的脚跟,嗅着他的气味,循着他的背影跑。

    当我累了我乐意休息一小时。如果我是饿了,那个操控我的人会给他的游戏机重新充满电。在我休息时我希望你能出现,即使你不是娜嘉一般的超现实主义风格,但我仍愿意与你一起重复走过那些我们曾经留过记忆的地点,或者不厌其烦地哼着当年一起创作的小曲。也许你会有各种各样的幻觉,并且可以将你所幻之物用语言或文字表现出来,我乐意欣赏这一切。倘若你有足够的耐心听我讲故事,我会很开心地与你分享我的经历。
 
     但这何时才是个尽头呢?我的追逐渐渐失去了胜利的希望,现在我连他的背影都丢失了,我又该怎么重新开始寻找呢?在这个歧路百出的街道世界里,我该怎样不依靠任何线索就找到他呢?“我是谁?”这个问题又该得到怎样的解答?

     突然,停电了,这里变得完全黑暗,所有的程序都被终止。我的一切只来源于数字化的东西现在又归为零。我在这黑暗听到一段声音:
    “喂,老板,怎么突然死机了?是停电了?奶奶的,老子才玩了一半!既然这样,那退钱吧!什么?不退?老子……”


     大概我笑了一下。一团发着光的东西向我飘来。“你是谁?”“我是一团没有属性的思想,也就是你曾经苦苦追逐的背影。或者,更确切点,我是你。”“你是我?那么,我是谁?”“你是那个曾经追逐我的我,你是那个与你相爱的你,你是那只猫,你是那个玩游戏的人,你是那只鹰,你是那个甘愿被鹰雕琢的人,还有,你就是这无尽的街道!”

终止。飘荡的灵魂。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