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名流屋 >> 小说 >> 详细

又是一年稻花香(彭明志)

来源:湖南铁道职院 彭明志 作者:湖南铁道职院 彭明志 日期:2014/3/2 14:38:35 人气:6640 录入:
 摘要 
又是一年稻花香 文·彭明志 高癫子是下头屋里的,本名刘高梁。高癫子原本不癫,四十多岁的时候,突然发疯了,跑进人家菜园子,把菜全部扯死,从此以后就时好时癫了,后来据说是他年轻时在外面做工被杀人犯

又是一年稻花香

 

文·彭明志

 

高癫子是下头屋里的,本名刘高梁。高癫子原本不癫,四十多岁的时候,突然发疯了,跑进人家菜园子,把菜全部扯死,从此以后就时好时癫了,后来据说是他年轻时在外面做工被杀人犯吓过留下了后遗症。

高癫子的堂客素容和两个女儿圆丽、圆佳都一副瘦小而弱不禁寒的样子。家里一贫如洗,还住在当年打地主分的土砖房里,每到下雨天,甚至都要担心房子会不会塌掉。

一个不癫不明,一个身体虚弱,干不了活外出打工也没人要,两夫妻只得待在乡里种着几亩地,平日高癫子在村里做点小零工,一百块钱一天,村里人但凡有需要请人做的活计也会找到他,两夫妻就这样维持着一个四口之家的日常生活。

好不容易供两妹子读完初中,家里终于不要往外拿钱了,俩妹子在城里打工,每年还能带个几万块钱回来,可眼看住的这老房子,阴暗潮湿也就不说,一大汉推一下就会倒似的,于是夫妻俩同两个女儿商量着建新房子。

这年夏天,他们在老屋对面的棉花地里建起了新房,一栋两层两弄的红砖屋总算起来了,可是她们再也没钱给房子粉刷了,连窗子都没安,但从此有个宽敞安稳的住所,夫妻俩也满足了。

房子刚建好又忙得田里的事,稻田里一穗穗的稻花香呀,夹在夜风里,真香。素容最喜欢闻这味道了,她每天傍晚都坐在地坪里,望着远处的稻田,划算着今年能扮多少谷子。这晚素容去田里放水,没料想踩到条花蛇子,小腿上立即现出个细窄的咬印,素容顾不上疼痛,抓紧把田隘挖开后跑回了家,脸上斗大粒汗珠不断冒下来。

当晚请来了村里懂单方的八舅爷敷上草药,外面的风吹进房里,素容在微微的稻香中整夜没睡,她生怕自己要去医院开刀子。第二天,她的伤口紫了一块,高癫子请来了十几里外会“蛇水”的王老先生。老先生在素容伤口上弄了一上午,走的时候劝夫妻俩最好进县人民医院看看,以防万一。高癫子脑子不管事,哪里知道要去什么大医院看看,这素容心想,去年对门屋里五木匠被蛇咬了不也是王先生治好的嘛,没必要去医院花大钱,再说屋里家底子也没多少钱。

眼看素容伤口处的紫块越来越大了,几天后素容已不能下床了,她眼睛咪咪睁着,脸色发黑,面带浮肿。高癫子早上起床见堂客如此,像个疯狗似的,他也没疯,跑到村支书家里,书记啊,俺家素容不行了啊,你快帮忙去看看啊!村支书正吃早饭,他跳起便放下碗筷,骑着摩托车往癫子家里驶去。

支书看到素容的样子,知道情况不妙,打了两个电话给还在城里的两姐妹,叫他们赶紧回来,另一方面又叫来镇卫生院的医生。俩姐妹当天下午就赶回了家,见病床上的母亲,两人不禁躲在一边哭了起来,就在当晚十点多,素容握着俩女儿的手闭上了双眼。

才四十几岁,两女儿都没嫁人,男人又疯疯癫癫,叫他以后怎么活下去。村支书帮着治理丧事,没有西乐,也没有大锣大鼓,一天一夜道场,磕头的只有两个不到二十岁的妹子。

事情过去了几年,又是一个夏天,在远方亲戚的介绍下,小女儿园丽与外省的一小伙谈成了婚事,男孩不高,黑黑的皮肤,透露出一股子淳朴味。他拉着小妹的手站在高癫子面前说:

“爸爸,我保证园丽嫁到我家后,我们全家都会对她好的,请您放心!”

高癫子听着这话,没有说什么,脸上反而有些惶恐,他紧紧地抓着园丽的手,细看,眼里噙着泪水。

这一天园丽出嫁,男方家里来了十几位亲属,没有婚车。村支书老婆常嫂把村里的妇女喊来高癫子家里,搞卫生准备饭菜,家里好久没这般热闹过了。下午,在鞭炮声中,在告别声中,在依旧的稻花香中,大家送走了小妹子圆丽。

高癫子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地坪里,望着远处的稻田,吸着空气里浓浓的稻花香,今年雨水好,三亩七分多地或许能打四千斤谷子咧,想到这里,他傻傻的笑了。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