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湘女文学村 >> 散文 >> 详细

在华发里寻觅繁华

来源:原创 作者:凌小妃 日期:2015/4/18 9:54:23 人气:3120 录入:我是凌小妃
 摘要 
青春渐行渐远,而灵魂依然鲜活着。我的少年,我的青年,我的中年,都已无法重走,但我希望我的老年岁月会是别样的诗意年华。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逝。”一次聚会,有人帮我照了一张特写镜头,当我看到那张肆无忌惮大笑的面孔上,因岁月碾过而留下的几道浅浅的皱纹和斑点时,这句话犹如醍醐灌顶,原来,韶华易逝,红颜最易老。
      
时间,真不愧是一位神奇的雕刻家,竟能不知不觉中将岁月的沧桑,一览无遗的雕刻在人们精致细小的脸上,让你猛抬头便发现“老”竟已悄然而至,给你一个措手不及的惊慌。

大凡爱美的女子很少有人对“老”不敏感、不在意的。美人迟暮的悲凉,也并不是所有女子都能坦然面对的,“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也许,不是上天不允许美人老去,而是美人自己不肯老。
      
女人们总是喜欢把自己打扮得精致曼妙,年轻时尚一点,好像生怕多一分或少一分,都会显得破坏了自己的天生丽质和端庄优雅。我不知道老之将至的那一霎那,别人是如何的心情,可我还是逃脱不了对老的那一丝丝恐慌。

记得,早些年发现自己第一根白发时,就养成了一有空闲就扯白发的习惯,看着那一根根隐藏在黑发之间的银丝被揪下来的那一刻,心里好像自己真的年轻了几岁一样,莫名的舒畅。到后来,白发多到扯不尽时,就定期去美发厅染上一两次颜色,为的是掩盖那日渐丛生,乱了青春的白发。
       
记得,妈妈在六十多岁那段岁月,经常去医院换假牙,没有牙齿时,面部皱纹突显,活脱一幅“老”的模样。初一见,便一下对“老”心生了恐惧。暗自许愿,自己将来只要能够精彩的活到60岁,于红颜未谢之前,归于天堂,就足够了。就像那“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汉武帝妃子夫人,为了要让自己的绝世容颜在汉武帝的记忆中,无人可以替代, 即便重病形销骨立,至死也未让汉武帝见她最后一面,以至于惹得白居易不禁有诗言道:“生亦惑,死亦惑,尤物惑人忘不得。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

我也时常在想,假如真的有那么一天,自己身体机能衰退,性格乖戾,表达无序,唠叨不止,步履蹒跚,邋遢成性……我该怎样老去?
雪小禅说: 优雅是件很难的事情,比矜持难,比无赖也难,矜持能装,无赖更容易,不要脸就会无赖了。可是,优雅不行,优雅要气质,要资历,要岁月沉淀,要那份从容和风淡云轻闲云野鹤。
        82
岁的物理学家杨振宁老先生,冲破世俗的篱笆,牵手28岁的翁帆女士。大胆的称翁帆为“上帝恩赐的最后礼物,给我的老灵魂,一个重回青春的欢喜”。还坦诚地表示,如果没有翁帆,他可能和别的女士结婚。因为他不想像英国数学家哈密顿那样,在太太去世之后,过着相当漫长的孤独日子,甚至书页上都有饮食的污渍。作家孙犁说:“如果老了,我就什么也不干了,发发呆,因为没有了年轻时的睿智和聪明了,所以,我就什么也不写了。我怕留下垃圾文字,我不让人笑话,我要优雅的死去。”

“我不想书上有饮食的污渍”“我不让人笑话,我要优雅的死去。”想必在精神上追求完美之人,是见不得自己的老时光是邋里邋遢的模样。优雅老去,于物理学家、于文豪都那么艰难,何况我们平凡之人,定是更不容易。

仓央嘉措在《我问佛》中写道:“我问佛∶为何不给所有女子美丽的容颜?佛曰∶那只是昙花一现,用来蒙蔽世俗的眼,没有什麽美可以抵过一颗纯净仁爱的心,我把它赐给每一个女子,可有人让她蒙上了灰。”

任你如花美眷,终究抵不过似水流年,既是“没有什麽美可以抵过一颗纯净仁爱的心”,我们又何必苦苦再去节食减肥,再去尝试那些昂贵的美容、残酷的修纹,去挽留那暂时的美丽。

红颜弹指老,天下若微尘。或许,随着芳华渐逝,曾经那些令人无法呼吸的爱,纠葛动容的恨,都将慢慢化解成一条小溪,激起无数的浪花,汇入生命之海。我们亦会为生命中丰盈的感受,哪怕是疼痛,哪怕是辗转反侧,由衷的感谢这个“老”去的过程。
       
如今,看到72岁的妈妈依然乐观的独自生活,从容地面对容颜老去,面对与父亲的生离死别,不由得心生敬佩,再想起自己“只要活到60岁足矣”的那句心愿,定是让人觉得那般的幼稚可笑,年将半百之人竟不懂得遵循天道,顺势而为,而钟情于事物表象的华美。

看《艺术人生》节目,有一期访问对象是老艺术家秦怡。坐在嘉宾席上的她,顶着满头银发,优雅的举止,坦然的目光,淡定的神态,在灯光下,娓娓地讲述着她的故事,讲述着属于她的美丽与哀愁,属于她的幸福与痛苦......不管岁月是如何的残酷与薄凉,言语却始终流露的是淡然与优雅。她的内心老得是如此的丰盈与强大!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坦然的接受岁月的老去,接受岁月对颜容的侵蚀,但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像秦怡老师的那个样子,能把所有的时光、所有的经历、所有的智慧,逐渐沉淀成一种蕴涵丰富的优雅,从容而淡定地慢慢变老,这又何尝不是女人的一种幸福?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少年的纯真,青年的热血,中年的稳重,老年的沧桑,人生的每一个轮回,都犹如四时之景,各具韵味。倘若到了人生的暮年,那老去的躯体和不老的灵魂,仍能散发着一丝如兰的优雅,上演一出落幕的繁华,我已是十分的满足。

我的少年,我的青年,我的中年,都已无法重走,但我希望我的老年岁月会是别样的诗意年华。到那时,我可以穿着华美的戏服,在舞台上“轻移莲步轻摇扇,轻起罗裳香满天”,在胡琴高亢曲折、尖利婉转的声音里,体味“一霎时把七情俱已昧尽, 参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的况味,和票友们穿梭于各城市之间,分享和传承国粹;可以每天晨曦初现,华灯初上,挽着爱人的手,在公园树荫斑驳的小径上,悠悠慢慢步,窃窃私语,与之偕老。

我可以戴着老花眼镜,坐在凉台上、火炉傍,静静地品读自己喜欢的国学经典,文学名著,畅销小说,于字行间里,读着别人的故事,流着自己的眼泪,体味着人生的升华;可以在家中打开音响,让萨克斯《回家》的旋律在空中缓缓流淌,而我在音乐声中洗衣、做饭、清扫房间,等待儿孙们欢快的归来,序天伦之乐事;可以在烛影摇曳中,两知己相对,细诉那陈谷子烂芝麻之往事,回忆着旧时光,然后轻轻举杯,慢慢转身拥抱话别,留给彼此一个思念和祝福的背影。

青春渐行渐远,而灵魂依然鲜活着,在华发里寻觅繁华。这便是我心中被诗化的老年岁月!

 

TAG:
下一篇:茶 缘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