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SQL:Update [LZ8_Article] set Hits=Hits+1 Where ID=2053
错误信息:数据库 'xtzuojia' 的日志已满。请备份该数据库的事务日志以释放一些日志空间。
Provider=sqloledb; User ID=xtzuojia;Password=e3n2s7V2;Initial Catalog=xtzuojia;Data Source=localhost;Connect Timeout=9000
御禅:行走在情爱边缘 - 湘潭作家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湘女文学村 >> 散文 >> 详细

御禅:行走在情爱边缘

来源:0 作者:御禅 日期:2013/2/16 13:43:42 人气:6518 录入:御禅
 摘要 

   你是我的,带来潮起潮落,你不是我的,也会旱涝成河,我故作镇定,无所作为,只怕你来俘获。越来越近,说不出的辛苦,还未相恋已热恋,心口喷薄而出,远远看你亦掐着手指,计算脚步,那缠绕怎算短?字到唇边,哆嗦也是讲不出的满足。                 —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

4  

即便没有看你的眼睛,我也确认,我们各自做出允诺。这孤独而单纯的隐秘会归于原位。将在时间河流里固定成形。一旦投入,即便烈火焚身,也烧不尽我的诺言,因刻骨铭心早入融进骨髓。

 

对别人的汲取是负债,对别人的付出是获得,对别人的仗义是慈悲,对别人的宽怀是气量。如此,一舍为得是自足,自渡渡人是法量,修身无界限,修心无止境。明镜亦非台,愿作众生牛马。

男女之间天生存在无任何缘由的亲密粘稠,无须一步一步确认,对视分秒就能辨明。不会在日后的交流中产生任何增进和改良。情感本身截然清爽,不遗留任何可改造空间,它只能添加规则和约束,使得结构更稳。

 

掸去花瓣,拂去雪粉,长袖一身轻,已隔恒久尘世。夜半心远钟疏,檀香孤枕,寒夜寒彻浴袍,烦忧锁尽春秋,宁僻无度,相思之人泪涟涟,愁苦之人罪业深。如何度得今宵?

 

她的姿势是一样的,在人群中如同空气,低头深锁,孤立无援,只有左手拉着右手,似是一种倚靠,绝望地消解在汹涌澎湃的车流。一切都成为梦魇,生命粗放流进起伏不平但即将坠入深渊的丘陵。她给我打电话,我只能像抚慰婴儿一样低抚她。

 

也许你红得正心花乱坠,红得如怨毒的伤口,从背后看不出心在镇痛,这绝色一刀的沉重,像蔷薇任性,在隐晦里依然盛放美梦。那样幻念热度从未退却,仍像流血的红尘里刺穿肉眼的一抹红。

 

离开一座即将消失的宫殿,她的生活如何延续?他的衣裳她今天在穿,未留住他却依然很温暖。眉目里说不出,还该祈求什么?不如卸下随身所带包裹,在彻底告别前,冲淡这暧昧的眼。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

3   

外出散步,豆灯,雾月,清风,晚晴。带着相机驻足停留,目光清明,犹记最美时刻随时捕获。倏忽,藏于衰草的鸥鹭凌空,掠池而去,击穿鱼腹,荡起波纹,仰头高翔,安得惊鸿踏雪泥,此生无声胜有声。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    即便没有看你的眼睛,我也确认,我们各自做出允诺。这孤独而单纯的隐秘会归于原位。将在时间河流里固定成形。一旦投入,即便烈火焚身,也烧不尽我的诺言,因刻骨铭心早入融进骨髓。

 

对别人的汲取是负债,对别人的付出是获得,对别人的仗义是慈悲,对别人的宽怀是气量。如此,一舍为得是自足,自渡渡人是法量,修身无界限,修心无止境。明镜亦非台,愿作众生牛马。

工作压力,废寝忘食,日夜颠倒,尔虞我诈,费尽心机,升迁谋职,搭建关系,生命就是赛车方程式,有时处于一种荒废和埋没之中。物质铜墙坚不可摧,反复较量,剩余独处时难明的痛苦和失落,矛盾阴霾集聚不散。一面要意志坚强,安身立命,一面要心境高远,脱离尘世。宁愿像雪颠上的鸢尾,理解,向阳,强壮,静谧,充沛。

 

我只是渴望内心洁净,不为纷争所忧,不为世间一切规则和秩序所蒙蔽,不计较损失和获得,宽勉故事与故人,一切交欢接近热望与平静。让心灵富足,继续热衷笔尖上的舞蹈。

 

他们所要搭建的世界,不过是原始的,封闭的,粗野的,无需外力介入和俗物装饰。两人在一起,心甘情愿,平静安详,能睡一张木床,说尽心事,患难与共,物我两忘,长生安。

 

无论如何,都不应彼此归属与约束,世界空前宽阔,欲望如此旷达,何必要在灵魂里套上绳索?你有你的自由,我有我的快乐,我们只不过气味相同而投宿到同一家客栈的旅客。婚姻不过是一种连结,一种心花怒放的游戏。若不合适,请及早下车。  —在小说中写过的最狠语句

 

也许我的审美方向是独特的,那些艳丽时髦打扮时尚的女子,如同一套标准化的价值观,芳香袭人,却非我期待的。我并不习惯去接受这一切。似乎要刻意回避,强烈自省,以保持自身被时代遗漏的所在。这种感觉就像是稍纵即逝的笑容,偏偏打上复古绿的色彩。不合时宜,但我心满足。

 

午夜惊魂未甫,起身多次,烦闷,抑郁,打开灯继续写字,看纳博科夫自传,听杨千嬅的《亲》,心境渐和,再度入眠。

 

  

他发出叹息,从背后缠绕她,下巴贴着她头顶,细看她描着口红,房间里发蓝的雪光照耀。他们即将分离,明天会去哪并不知道。重要的是他们此刻在一起,天大地大,与世无争,世界如此花好月圆,清净无碍,即便此刻空无一物。世界留下一壶温热的酒,供他们温存对饮,细语霏霏,烛红摇影,共枕长眠。

 

他们走向青色壁坡,她脚踝已肿,他便背她。前方漫山枫红,云蔚逶迤淡墨丹青,她发出布谷一样的尖叫,使栖息于树梢的百灵振翅而去。她指向哪,他便背她去哪。每一簇花瓣记得他们的素时锦年,每一阵清风记得他们的沉醉欢畅,即便时光淡雅旧去,即便来回走失了故人。他努力实践了六十年,到死时完成了他的诺言。

 

我们在一起,就是最好时刻。无论急病、贫穷,无论置身何方,纵然远隔天涯,有你在,便是完美时刻。即便世界在碎裂,我们在漂流。你仍能使我的生命凝固,使我的岁月静止,你是七里香,是我万万年都在不断欣赏的春宴。翠色欲滴,花开满席,我只在乎你。

 

只愿陪你常坐风满楼,对饮向晚,午夜笙歌,看漫山红叶,登曲折山峦,行至人际寥落,赏花游菊,清淡如茶,夜观小山樱和紫薇绽放,静待绿苔出苍泪。我的心中不停呼应,只愿和你慢慢变老,就像数着你发丝就会多出几分意境。

 

一轮皓月,闪闪清辉。人与花,花与月,月与佳人,春意满怀,两看不厌。只觉得所有言语都化为乌有,天地浑然不清,万物繁盛忽略不计,只有你那深情的眼眸里,我才能得到拯救。

 

水仙已乘鲤鱼去,我欲乘风唤归来。这注定破碎成空的丰美和悲哀,注定无法停顿,就像烈焰焚心,雷电击颅,亦不能改变我爱你的决心。

 

生命中若不曾持有罪恶、欲望、盲目,破碎,苦痛,秘密,那它多么乏味。所以遇见这个女子,明知际会因缘不过是水月镜花,我也要向她伸出手心,让她刻上名字,让梦成真,让心破碎。我亦是为爱献身的男子。

 

我目睹成人关系如同深邃迷宫,隐藏幽深路径和曲折分叉,也许需要追寻很久之后才会找到入口,也许是为了天地洞开时那缕光线交集,可是为了这片刻的天朗地清,我仍要鼓起舍身入死的勇气。相爱,不一定得到什么,但一定看清自我,同时成全快乐与痛苦的牢不可破。

 

屈辱残局,经内心洗练,吸收,排泄,校对,最终获得生命层次的跃迁。如从黑色矿物中提炼水晶石,需要体谅,以及宽广认识的空前强大。如水载孤舟,豁达而行。

 

对世间美艳之事不存奢望,对是非冷暖持一份淡泊,安于当下,竭力盛放,读书。品茶,交友,写作,散步,摄影,填词,为音乐而生,生活随心所欲,自由并充实。

 

常年需要备受冷落,世人冷眼,但他始终在他的国度建立属于他的王国。他以孤鹤之姿,无为无欲安享余生闲日,在风雨中锤炼自身意志。或许我看不透他内心的挣扎,以及直面自身垂老状况而引发的岌岌可危。他不能笑傲江湖,只能在生存加压下度日如年,我怀谦卑尊重他,他是我父亲日常生活的缩影。

                             —记单位前一修理工老头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

  

在这呼天不应的公路,突然想好好跟你抱一抱,也许明日未能坐着与你倾诉,我们都渺小得如蝼蚁飞舞。直到关灯后要独对恐惧,才突然想亲口对你说一句,继续爱下去。不奢望细水长流,但求此时此刻登对,在这时刻充满争拗的天地,你我能在暴雨中漫游,直到世界没有尽头,温柔化为虚有。然后有时候,结束有时候,你是我快乐的有时候。

 

夜深人静,紫藤萝花串悬挂下来,空气中停留氤氲雾气,她抽烟,欲望已忘川,心海成侧田,眺望远处,月迷津渡,漫山柏树没有动摇。她这般中性有为,常住沧海阁期间,听闻、修身,自省,以致曾经的桀骜不驯、怒海狂涛也变为此刻淡定自足,落叶平沙。人,始终在改变,在进取,在获得生命的层次。

 

如此凛冽绝然,如此不顾一切,在婚姻泥潭里迅速抽身,即便伤筋动骨,心力交瘁,该走的时候便要走,爱悠悠,恨亦悠悠,付出了所有便无留恋,无忏悔,无罪责,爱到尽头,覆水难收,让一切都成灰吧。               

 

任何一个地点,任何一个时刻,打过照面,擦过肩,静对的人何止千万。汹涌人潮里,要找到一双手,恩恩爱爱,一直牵到老死的时候,又有几人?

 

人生之路,不断折来折去,不断失去与重逢,喜忧参半,苦乐参半,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给我关怀,为我解忧,相拥片刻也是温柔,那已足够。如若得到,我愿甘心付出我所有。

 

观察身边的故事和人群,警惕灵敏。深夜起身,步出夏夜行,仰头,冥想,这来自天空的奥秘。我情愿漫步竹林,观赏走廊上的静夜海棠,等待栖息在露珠上的萤火忽闪而去。闭上眼睛,我终于走在自己的国度,那是一片迷失的森林。

 

习惯深夜走路,背离潮流,处境寥落,黑色赠我一双明亮眼睛,我用它去寻找光明。所获,所得,不过丰盈此刻心境,让诗意静流。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

  

我的心是一座浸泡在海水中的宫殿。多年之后,我任然会记得它。最终,会经常怀念它。回首过去,这是种悲伤和击溃,这是种怜悯和温柔,这是空无而充盈的力量。在充满朝晖的年代,我仰望我的信仰,那始终是眼睛哭瞎后的一簇微光。

 

阅读,休憩,净化,过滤,自省,首要是感谢。感谢自他人之处得到的。也感谢自我为他人送出的。原谅任何事物的不完美之处。无论于什么角落,岁月长衫薄,我只需要喝一杯热茶吧。

 

每一个人的内在只能独享。人人无法渴求被理解。他人的理解有时与己无关。被分享的内在,通常只是一个肤浅的层次。从这点来看,人的确是孤独的。即便有人给我们感情,也仍是孤独的。因这感情也可能是他发出于自我的梦魇与执念。

 

   清风楼遗世独立,在洋溢世间烟火安稳富丽的大厦前,它显得极为冷清。人的乐园,美的迷宫,皆与其无任何瓜葛。它如同一枚即将坠落的果实,散发着竭尽全力的生命芳香,知道自身在时间剥落中摇摇欲坠。它的可悲,最终得到我心怜悯。

 

当感觉自己逐渐老去,如果试图分辨与以往最本质区别,无非是看待事物的眼光发生了变化,仿佛突然眼睛被擦亮,有人比喻年龄跨过了三十年。以此看见幻象以及妄想无处不在。毁坏到一定程度,人的自觉,思维、眼光、得到重塑与修改,这就是成长。

 

美好的初衷,本该是远处连绵起伏紫蓝色山岭上,可望不可及的一道彩虹,而不是被放置青瓷碗中一道可口的甜点。若是那样容易得到,最终不过是闲世俗物。我渴望得到难能获取之物,所以会一直在意向远处山岭跋涉步行心怀热忱迈出的每一步,有时会觉得,一直在路途也是风景。

 

我试图让自己成为有杠杆的人,做事情保持棱角,有所依据,而不是被人群和集体的概念暴力摧毁。也不需要那般热衷追求表象和形式,试图获得社会阶层和他人认同。认定一切,努力追求,行云流水,安心,自足,快乐,我很幸福。

 

最理想的生活,是坐在靠窗位置,漫无边际观望,因无需工作停留在塞外。秋天,走在茫茫衰草之中,天空湛蓝高远,气候爽朗。和最爱的女人,牵手,古道漫步,共说心语,遗忘世间,塞外牧羊。

 

生命本身存在局限,除非有一种行动或者尝试带我们脱离狭窄视野,追赶无限。如果没有超越,存在也将是一件寂寞而且迅速的事情。所以,一旦感知前方的星光,即便处身黑暗,我也保持千万倍的热忱。旅途疲惫无知无觉,只因我心在山中。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

  

是旧古木华亭,雕花格子窗,月色迷人。她与他对坐石墩,一壶绿茶,一碟花生,陈旧的水烟袋,烟火明灭。她穿着绣花鞋,天青色连衣裙,玉簪扎住柔长发髻。即便老态龙钟,服饰已不合时宜,但在他弥留之际,她仍然决定回到青葱年代,唱半个世纪前的歌声,她以这样的方式送他一程。

 

她拿起香烟壳,在玻璃上写字,忘记已在不断上升的电梯,仿佛是与十多年前的他在此邂逅,惺惺相惜,隔世默言。她看见他在窗外飞,他朝她微笑,招手,以慢慢确认,她闭上眼睛,耳畔回荡温馨耳语,他的神态依然熠熠生辉,即便30年过去,她依然无法忘记他,她将至死爱他。

深夜她醒来,他蹲在床边,伸出手臂拥抱她,却扑空空气。他自责,隔世临立,他不能抚摸她发烫的头顶和面容,她听不到他声音,他只有无限哀痛。像堕落天使一样无能为力。她没有化妆,容颜憔悴,眼角一滴滴眼泪掉下来。她在说梦话,不停呼唤他的名字。             —我的小说片段 《似是故人来》

 

 野外,她深陷沼泽,动弹不得。不知能否得救。天外云影徘徊,万籁俱静,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她知道他一直在身边,她忽然闻到古龙水、松柏、苔藓的气味,小苍兰的气质。她困惑地分辨这丝丝浸入她胸腔的气息,她试图拉近彼此距离,可是伸手的瞬间,却始终如空气。如此静谧宁和,她希望他在。看她慢慢死去。

 

她看着镜中自己,轻声问,你疲倦吗?孤独生活如此旷日持久,情感活泉渐渐枯竭,内心空洞如幽深山谷。她哭泣,像迷失路途的飞鸟,她不愿意接受形单影只,不愿遗世独立,泾渭分明,她渴望寒夜有人抱团取暖,听她缠绵不休的碎言。

 

人若不在集体中选择花好月圆,便显得形迹可疑,我看他们在幻影里逐渐消失于黑暗,心想最终结局终会成为必然。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

3

不起疑心,没有贪念,记得即时惜取,最好转眼就忘,直指尽头,走自己的路。

 

我的心是一座浸泡在海水中的宫殿。多年之后,我任然会记得它。最终,会经常怀念它。回首过去,这是种悲伤和击溃,这是种怜悯和温柔,这是空无而充盈的力量。在充满朝晖的年代,我仰望我的信仰,那始终是眼睛哭瞎后的一簇微光。

 

阅读,休憩,净化,过滤,自省,首要是感谢。感谢自他人之处得到的。也感谢自我为他人送出的。原谅任何事物的不完美之处。无论于什么角落,岁月长衫薄,我只需要喝一杯热茶吧。

 

每一个人的内在只能独享。人人无法渴求被理解。他人的理解有时与己无关。被分享的内在,通常只是一个肤浅的层次。从这点来看,人的确是孤独的。即便有人给我们感情,也仍是孤独的。因这感情也可能是他发出于自我的梦魇与执念。

 

这一年冬天,对我而言,意味着自省、观察、分辨、取舍,心沉于海底,幽暗保留秘密。隐约听见海上潮,摒住呼吸,停留在黑暗中,以它为滋养。等待久违阳光刺破这上层浮冰,感觉用不了多久,我的春天就要来了。

 

心情低落,今夜特地去姨夫家拍摄蔷薇。粉红色,寒冬临立,它仍怒放不止。花坛中其他花朵接近颓败,然它却面不惧色。再想到1988年的张国荣,和他那首《沉默是金》,在林夕写给他的《我I》中,有两句歌词抚, ,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