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湘女文学村 >> 散文 >> 详细

缘分已尽,依然忘不了你

来源:0 作者:彼岸々烟花 日期:2011/2/13 4:23:12 人气:4240 录入:彼岸々烟花
 摘要 

 

哑默的黄昏,消失了残阳点点,昏沉的街道,只有惨白的街灯驻立,黑的树影流动风的凉意。这样的景色让我想起了你,原来思念的心依然不忘你。

没有寒暄,没有嘱咐,这样的黄昏渐渐地在沉颓,逝水东流一般,掠走了满腔豪情,昔日的新意消失在路角的黑暗,流浪的人在漂泊,失魂的车辆在穿梭,你我总是在反复错着,落交错地做着一个永无归期的梦。


一个永恒的梦啊,是那么执着,仿佛没有界限,没有国度,然而这一切又是那么安静的,或许隔着玻璃的缘故,无声的世界里,安静得让人想到了死亡。


傍晚临近,灯影显得更惨白,黑暗攀近了楼阁,黑的无边吞噬了残阳的凄美,低湿的空气中残存着袅娜的身影,那衣袂飘飘的身影可是你吗?


可惜呀,我不能再凝视了,因为一种莫名的液体模糊我的前方,是泪水或是汗水我疲惫得分不清楚。伸手依及,只是疾风摘下的绿叶湿黏在窗子的玻璃上,不曾吹落。


街灯次第明亮,想你的心依然,寂寞的人却像没灵魂的幽灵一般,在空荡的大街里回旋、游荡。


孤单一人,窗前独望,视线像天使残碎了翅膀一般,不能再飞了;心灵如迷茫的孤舟再也找不到前进的主航,疲惫的记忆泯灭了沧桑的悸动。不曾忘却的,是你那芙蓉般的笑脸,像年轮一般,一圈圈的萦绕在脑海中,没有缺口。封锁了忘却的权利。


黄昏已彻底宣告落幕了,陪伴孤独的只有漫长的黑夜,一朵玫瑰竟在这样的黑夜里开放,伸手触摸,手却缩了回来,指尖在滴着血,一阵刺痛,闯进了心底成了那永不可以抹去的记忆,为什么那花要长刺,非要让人受伤不可?


除了宁静的屈服我真的别无选择了,沧桑的悸动早已黑沉得像不见天日的海底岩石。冷漠的夜忍不住滚出了泪,泪珠滴在那片叶尖上,那颗轻盈的冰珠啊,像你的泪一样,晶莹而冷峻。


倚在窗前,不觉杯中的香茗已凉,我总是在注视远方,幻想着你也在注视着这片相连的夜空,我渴望见到流星,因为你曾对我说流星可以帮人实现愿望。


然而今晚的星星却静止不动,因为飞坠的流星早已降落在寂静的远方。我极力地挤出一丝苦笑,我不甘这样的结果,因为我忘不了你,如果还有选择,我会化作流行永远的为你飞坠。


黑夜的空旷延展着空间和时间,思绪归属于一片前所未有的宁静。快乐也好,寂寞也罢,虽然不能拥有如愿的结果,但曾经的美丽却已经成为永恒。因为我笑过,我也爱过。


缘分虽尽,记忆仍在浮动,因为眷念的容颜已永恒地定格在心里,想你的心依旧、依旧……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