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湘女文学村 >> 小说 >> 详细

五月兰

来源: 作者: 日期:2014/10/27 9:09:51 人气:6774 录入:剑客
 摘要 
五月蓝       五月的阳光,白得刺目,在烈日下张扬着喧闹街头的孤寂和落寞.护士长带来的小盆五月蓝,在医护办公室窗台上开着粉红色的花。那几瓣蓝色的叶子,在花的衬托下,高洁清雅,美丽多

五月蓝

      五月的阳光,白得刺目,在烈日下张扬着喧闹街头的孤寂和落寞.护士长带来的小盆五月蓝,在医护办公室窗台上开着粉红色的花。那几瓣蓝色的叶子,在花的衬托下,高洁清雅,美丽多姿。值班室内清香四溢。
      可冉刚刚写完中班的交班记录,就接到了吴倩的电话。吴倩问他,请你告诉我,有没有一种死法能让人不痛苦地死去。她说话断断续续,有气无力。一听就知道是哭着在和他打电话。
      可冉放下笔,大声地喊道:吴倩,你在哪里?快告诉我。
     吴倩说:你快来,我在你们医院的后街菜场门口。我吃了安眠药,好难受,但又死不了。。。。
      可冉脱下工作服,向护士交代了几句,飞快地跑到了后街的菜场口。
      吴倩用手拉着被扯破的上衣,正扶着路边的一棵树干,用手在嘴里抠着,想把胃里的东西吐出来。可冉一阵心痛。上去扶着她。终于,她哇地一声全吐了出来。她睁着浑浊的眼睛,流着眼泪看了可冉一眼。虚弱地倒在可冉怀里。
       偎依在怀里的吴倩,还在喃喃地说着:你是医生,你要帮我找一个舒服一点的死法。这样死太难受了。我宁可不死了。说着,她咬着可冉的衬衫,歇斯底里地大哭了起来。
      可冉揉着她的背部,在她耳边轻声地问她是怎么回事。
      吴倩突然扬起了头,满脸愤怒地说:他又带着一个女人去宾馆,被我撞见了。我质问他,他倒骂我。我说你如果今晚不回家和我说清楚,我就死给你看。他竟然说,你去死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死法。然后,带着那个女人溜走了。
      于是,她真的吃了家里原来的半瓶安眠药丸,打电话告诉了他以为他会回来救她。可是他根本不理会她。安眠药没有让她死去,倒是让她的肚子里翻江倒海地难受。无奈,她只好给可冉打电话。
      吴倩说的他,就是万福云。对于他,可冉太了解他了。
      他和吴倩,万福云都是高中同班同学。万福云学习不行,但仗着他舅舅是市里的一个部门领导,在当地和学校,横行霸道。成了近郊的一个黑社会混混。
      可冉叹了一口气,解开外套,把吴倩紧紧包裹在怀抱里。他满心地痛,感觉到吴倩的小胳膊紧贴着他,一股淡淡地清香熏浴着他。她流出的眼泪侵湿了他的衬衣,凉凉的。
       二.
     吴倩是可冉的初恋情人。应该说,她是他爱了九年的女人。
     在读高中的时候,可冉就深深地爱上了她。他每个星期都要写信或者递条子给她。那时候,可冉觉得自己是班上成绩最好的,一定会自然地让她也爱上他。可吴倩偏偏不吃他这一套。指着他的鼻子说:你如果再给我写信,我会交给班主任。
      可冉笑了,大言不惭地说:你如果敢把信交给老师,我就敢把信当着全班同学念出来。他想,那样更好,不是就造成了声势,都知道我爱她。其他人就不会打她的主意了。
      吴倩真的把信都交给了班主任。班主任看了信的内容,觉得信的文字委婉动人,一个男孩子的心声耀然纸上。没有什么下流和污浊字眼。只找可冉谈了一次话,要他正确对待,告诉他学习是第一位的。
       可冉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在晚自习的时候,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大声地读了自己写给吴倩的信。这可把吴倩气得脸都紫了。
       她把刚咬了一口的雪梨砸在他的脸上。可冉捡起了雪梨,擦了擦脸,在衣袖上蹭了几下,沿着吴倩咬过的地方大口地吃了起来。还嬉皮笑脸地说:好,我们不分离。一定不分离。
       吴倩哭着跑出了教室。从此,她看都不看可冉一眼。偶尔面对面碰到,她也会撇过脸去仿佛他是她的仇人一样。
      就是这样,可冉也没有放弃爱吴倩的信念。高考填志愿时,他偷偷地查看了吴倩填的医科大学,他也填了那所大学,只是不是一个专业。可冉选的是医疗影像专业,而吴倩则是检验专业。
       当吴倩知道他又和她在一个大学学习时,把嘴翘了一下说:怎么这样痴?
     但她还是悄悄地瞟了可冉一眼。
       大学二年级时,万福云找到学校来了。他几次把吴倩约出去吃饭,为她买名贵服装,高档首饰和手机。几乎每星期都来接送她回家。这从某种程度上满足了吴倩的虚荣心。她觉得在同学面前光彩。在他的死皮赖脸地强烈攻击下,吴倩的第一次被万福云占有了。吴倩觉得,这一辈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他。但万福云从没有提到过和她结婚。吴倩天真地以为,他也会爱她一辈子。
       大学毕业后,可冉和吴倩都在省城上班,只是不是一个医院。
       万福云是狗改不了吃屎的男人。他背着吴倩在外面寻花问柳,一次次地带着不同的女人去宾馆开房。几次都被吴倩发现,吴倩跟他吵和打架。每次被万福云的甜言蜜语说道后,吴倩又原谅了他。这期间,每当她伤心后悔,乃至寻死挣扎时,都是可冉安慰她帮她。
       除了可冉,还有谁会帮吴倩呢?要知道,她在可冉心里,永远是他最爱的,永远是一个完美的女人。他爱他,就是她是一个弃妇他也不在意。
       三.
       可冉打算去找万福云谈一次。他对吴倩的所作所为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们是同学。高中时,万福云的数学和英语不行,他老是厚着脸皮请教可冉。因为他的父亲只要看到他哪门功课没有及格,就会是一顿暴打,而且整天不给饭吃。所以,万福云在学校欺负过许多男同学,唯独没有欺负过可冉,而且还处处护着他。所以,当可冉找到他时,他还是蛮客气的。
        在一个宾馆的七楼,挂着一块金色字体的招牌——福云花卉贸易公司。当可冉直截了当地向他说明来意,并且劝告他不要再这样伤害吴倩。万福云淡淡的笑了一下说:老同学,这娘们去你那里告状了?是啊,我都忘了,学校时你可劲地喜欢她啊。怎么?关心起老情人来了。其实啊,我现在都看开了。她不是说想离开我吗?如果是到你那里去,我绝对赞成。君子成人之美哦。可冉看着他那张无耻的脸,真的想狠狠地揍他一顿。他冲着他喊着,你如果再这样欺负吴倩,我会对你不客气的,你试试看!
         可冉不是说着玩的。因为他对万福云公司经营的所谓业务早就有了了解。他挂牌是做云南的花卉生意,其实,他是以花卉为幌子在从事毒品买卖。曾经有个吸毒的病人在医院住院时因为可冉很关心他,悄悄地告诉他的。这个病人在戒毒之前为解决吸毒的费用就是专门为万福云当肉弹肉弹是贩毒的行话。就是在运送一批毒品时,先找一个人携带少量毒品去交易,故意让警方注意,从而掩护大批毒品的安全。每做一次肉弹,毒贩付给他20万元。那个病人还告诉他,在云南的几个小县城里都有万福云的毒品供应上线。
        其实,可冉早就想去举报万福云了。但看到吴倩一直在他身边生活。怕连累到她。他就忍了下来。可冉这次是下了决心的,如果他再是这样伤害吴倩,他马上就去举报他。
        他把这个想法对吴倩说了。吴倩告诉他,万福云的几次大的毒品交易她都知道。她还随他去过云南进行所谓的旅游。其实是去和供应毒品的上级联系。她对可冉认真地说:我决定离开他。如果你真的还爱着我,不嫌弃我,我愿意一辈子在你身边。
        可冉看着这个他深爱的女人。她憔悴了许多,不加修饰的脸没有了以前的光彩。穿着不协调的上衣和裙子,根本就不像一个在医院上班的白领女人。只是她的眼睛里还是原来那种朦胧美丽的闪着蓝色光芒,让人看一眼就会永远记住。
         他太爱这个女人了。他把爱情的概念永远锁定在吴倩这个美丽的光环里。听到吴倩说出这样坚定的话。他没有犹豫,紧紧地拥抱着她说:我爱你,吴倩。这三个字我憋了九年了。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
          四.
       吴倩真的离开了万福云。在一个月光如水的晚上,她住进了可冉新装修的电梯房。他们拥抱着,吻着。银色的月光从窗口泻了进来。吴倩的眼泪在眼框里转动,终是没有掉下来。她不想让可冉看见她的伤感。她突然扑到她的怀里,恳切地说:我再也不走了,留下我,好吗?
       这个家,其实,是随时等着她回来的,怎么可能不让她留下来。可冉使劲地点着头,他的心里温暖和黯然交替。一个孤独惯了的男人的心,没有人会明白!
        整个秋天,他们除了上班就是在这个温馨的窝里说话和亲热。他们讨论着医学领域里的共同课题,有时候,会在深更半夜里去看星星。可冉告诉她,每个人都是天上的一颗星星。那些突然闪烁或者飞逝的流星就是有一个人的生命在死去。每当看到一颗流星划过,吴倩都会马上闭上眼睛。她说不忍心看到生命的离开。
        公园里,上班途中,吴倩都小鸟依人地挽着可冉的手臂。周围的人都露出羡慕和妒忌的眼光。她总会缠着可冉去逛女人的衣服商场。每看到一件好看的衣服,她都马上试穿一下,然后,转动着身子要可冉看,问他美不美。
       能不好看吗!吴倩单挑的身材和白里透红的体肤,普通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显得风生水起,露出性感与妩媚的端倪。在宝石柜,吴倩看着那颗戒指上镶嵌的五月蓝钻石发出惊喜的赞叹。可冉觉得吴倩的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很像两颗五月蓝宝石,看到她在惊叹。他认真地说:以后,一定买给你!
       吴倩觉得自己有点失态,羞怯地说:你傻啊,我只是觉得好看。回头你帮我买个便宜的就可以啦。只要是你买的,我都喜欢。她知道,可冉只是工薪族,没有多少钱供她挥霍。
       她不想他为难。但那些商场里总回荡着吴倩银铃般地笑声。那种撞击人心灵的美妙境地,似乎是虚幻的,但又实实在在地看到。可冉每次都睁大着眼睛,他想把和吴倩在一起的每一刻都铭记下来,留作以后美妙的回忆。
       在家里,吴倩会腻歪地扑到可冉怀里,缠着他做两人对视的游戏。看哪个先眨眼睛,就罚哪个。每次都是吴倩先眨眼睛。可冉最爱看的就是吴倩那双令人魂牵梦绕的眼睛,他怎么会败呢。提前眨眼睛的吴倩抱着可冉的腰说:败了就要惩罚,你想怎样惩罚我啊?说话时,她的声音已经带了三分的娇羞。看着吴倩深邃动情的眼神,还有她那花瓣般的嘴唇,可冉的心砰砰地跳动起来。
       他吻着她,激动得双手抖动不听使唤。吴倩望着他哧哧地笑了起来。她拿着可冉的手,帮着他慢慢解开了自己的衣扣,向他敞开了藏了可冉渴慕了九年的美好!
       可冉的生活生动而丰韵了起来。吴倩会缠着他没日没夜地要,地板上,厨房里,沙发上,甚至卫生间里,都成了他们的做爱场地。
       可冉相信,幸福是真的被他捉住了,他会一直这样紧紧地抓住不放。
        五.
       幸福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年多的时间里,可冉和吴倩已经做好了结婚登记的准备。可冉总是搂着吴倩到阳台看日出日落。入夜,吴倩偎依在可冉的怀中缠着要他讲鬼故事。她说她最喜欢听鬼故事。但以前她不敢听,怕做噩梦。现在她不怕了,因为有他在。
       这几天,可冉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疲劳,打不起精神,也不想吃饭。他心里想一定是和吴倩天天做爱辛苦,属于劳累过度。几个月过去,他越发觉得有气无力,食欲和精神都不如从前。但他不想让吴倩担心。在医院检查中,内科的王主任告诉他:你是胃病,并且比较麻烦。先做一个切片检查吧。当他自己去省城接到检查报告单时,他一下晕倒在走廊里。他看着报告单里写的:胃Ca晚期。他是医学专业毕业,知道Ca是癌的病理符号。顿时,他眼泪长流,仰天长叹,伤心地怨恨命运的不公平,怨自己的命苦。同时眼里闪现着吴倩伤痛欲绝、哭成泪人的样子。从省城回来的路上,他的脑海里一直是吴倩的影子。他想,一定要在生命的弥留之际为吴倩做点什么。虽然心如刀割,但他马上想到了吴倩看到那颗蓝色一克拉的五月蓝宝石钻戒的眼神。他默默地做好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他找到了万福云。直截了当地对他说:我已经知道你的贩毒卖毒的许多事实。我一直没有去举报你是因为你是我的同学。我可以保持沉默。但你要让我做一回肉弹
       什么?你做肉弹,你疯了吧。万福云惊诧地看着他说。可冉淡淡地回答他说:我需要钱.....。万福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叫着:你也有求我的时候啊。好,我答应你。并且看在老同学的份上,先付给你15万,其余的回来付。他拍着可冉的肩膀,狡黠地说道:你们过得快活吧。我说过,吴倩那娘们是跟了你,我...就不追究。好,下个月五号,你去云南丽江。但丑话说在前,是你自愿的哦!
        万福云眼里闪过一道阴森冷酷的目光。
        当晚,可冉拥抱着吴倩,一反常态粗野地和她做爱。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他一次又一次地扑到吴倩那诱人的酮体上,吴倩以为他是高兴,像春天桃花般放肆地迎接着她。但她看到可冉来了一遍又一遍,似乎是要在一个晚上把一辈子的爱全部做完一样,惊诧地在他耳边问他:亲爱的,你怎么了?
        可冉气喘吁吁地吻着她,答非所问地说:倩儿,我的卡里还有一万多快钱,是中国银行的卡,密码是我们俩的生日,卡放在我办公桌的右边抽屉里。我的住房基金一直没有去用过,可能有一万吧。过几天,我会帮你去买那颗五月蓝,我答应你的。。。。吴倩挣脱了他的拥抱,惊诧地看着他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告诉我。
       可冉的脸上不知是汗还是泪,他猛地又把吴倩压到了身下,脸紧贴在她的双乳间说:不要问,没理由的。知道我爱你就行。
        .
       夏日的阳光,带着烤人的热潮嘲弄着人们。吴倩早早地下了班。她做了糖醋排骨,还有煎的橙黄透亮的湖南火焙鱼,切开的松花皮蛋在碟里摆成漂亮的梅花图案。这些,都是可冉最爱吃的。她接过可冉手里的包,娇艳柔情地拥抱着他说:辛苦了,老公。可冉笑着说:今天的菜怎么这么丰盛啊,有事要求我?吴倩转身为他端来了饭说道:还是你了解我。就算是我要求你吧。要请你自己煮饭煮菜一个星期。我后天要去附二医院学习七天。
        是吗?可冉刚想要问为什么,但他突然想到自己五号要去做肉弹,也是要出门几天。不正好吗。他马上说:哦,那没办法哦,是你的事业呗,我当然支持。你就放心地去吧。
        但可冉觉得吴倩有点怪怪的。
        入夜,半圆的月亮如轮盘般挂在天空。吴倩依着可冉坐在阳台上,两人似乎都不想打破这安静的月夜。突然,一颗流星闪烁着刺眼的光芒一晃而逝。吴倩惊叫了一声:看,又是谁。。。。她伤感地扑到可冉的怀里。可冉曾经告诉他一个传说,天上突然消失的流星就是地球上一个人的生命走到了尽头。所以,她最不愿意看到流星的逝去。她抬头看着可冉,可冉笑了。他说:傻丫头,那只是传说。我们吃五谷杂粮,生老病死是正常的。你相不相信我快要死了,如果我死了,你怎么办?
        吴倩一楞,旋即歪头笑了。她看着他,认真地说:我们对着月亮许愿吧。不管我们碰到什么困难,不管是疾病,意外,我们都要坚强地活着。好不?她盯着可冉,想要他做出一个承若。但可冉却指着月亮说:都说月亮里面是冷宫,嫦娥总是一个人在翩翩起舞。你看啊,那桂花树下好像是摆放着桌椅,像是在等谁去。我如果比你早走了,你只要看到月亮里桂花树,我会坐在那里看嫦娥跳舞,我会等你,我们一起陪嫦娥姑娘。月宫里有了我们,就不会是冷宫了。几十年后,你会来陪我吗?说完,他扭过头去擦着流下的泪水。
         吴倩紧紧地抱住了可冉的腰,脸在他的胸膛上摩挲着,泪水长流。但她没有哭出来。
         .
         城郊一个废弃的养猪场里发生了一场枪战。警察包围了正在交易毒品的毒贩,毒贩丧心病狂地开枪顽抗。
         吴倩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她是在混战中被打伤的。
        这次来进行大单毒品交易的就是吴倩。谁也不会想到这么美丽的女人会去贩毒!
        可是,她就是贩毒了。是她求万福云要来的。她对他说:我帮你去云南贩一次毒品回来,你给我30万。因为,我要救一个人!万福云也正好要找人去冒一次险。他看到吴倩的眼神,他知道,她为了可冉是动了真感情。他安排手下监视她,想利用她这次做一次大单交易。
        警察先是抓住了万福云,然后就围捕毒品交易的人员。在混战中吴倩被子弹击中。
        原来,那天晚上可冉的异常举动,引起了吴倩的注意。趁他熟睡的时候,她在可冉的包里看到了他从省城接回来的化验报告单。他得了胃癌!这就像一个惊天霹雳,震碎了她的心。看着这个为她就是付出生命也不会皱眉头,默默地爱了自己十年的男人,她伤心至极,欲哭无泪。她想要快速挣一笔钱,为他治病。但她又没有别的途径。于是,她只好去求万福云。为此,她向可冉说是要去省城医院学习一个星期。
        万福云恶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不再爱他,也从来没有真正地爱过他。他冷笑着说:要钱吗?要去救你的老相好吗?臭婊子!
         可冉在去充当肉弹出门前,他已经向公安局举报了万福云贩毒的详细情况。
         他到宝石店,买了那个一克拉的五月蓝宝石钻戒。他要为她亲手戴上。他想,在临死之前,只能为她做这件事了。
         接到公安局的电话,他赶到了枪战现场。
         吴倩满身是血地躺在一块门板上。
        他握住她的手,心痛得无法呼吸。他单纯地以为自己到了胃癌的晚期,时间不会太多。想为吴倩的下半辈子找点依靠。所以,他用最后的生命冒险做肉弹。就是想为她买到那个她喜欢的,而且也值些钱的五月蓝宝石钻戒。尽管金钱永远代表不了他爱她的情感,可是,这是他生命最后能向他表示爱的唯一。
        现场来抢救的医生检查了吴倩的伤情。沮丧地摇了摇头。对可冉说:有什么话,快说吧。
        吴倩的胸前不断涌出殷虹的血。她顽强地睁开眼睛,看着可冉动了一下嘴,可冉贴着她的脸,满脸泪水。听见她说:卡,放在你的手机盒里,30万,你一定要去治病。好想。。。好想看你读你写的。。。情书。因为,那是写给我的。。。。最美。。。的。。。
        可冉拿出那颗五月蓝宝石钻戒,想给她戴上,但吴倩把五个指头缩在一起,坚决不戴。她喃喃的说:拿去治病,我先去。。。月宫。。桂花树下。。。
        没有说完,她就徐徐地闭上了那双蓝宝石般的眼睛。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