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湘女文学村 >> 小说 >> 详细

遍地红英

来源: 作者: 日期:2014/5/18 10:16:07 人气:7464 录入:剑客
 摘要 
遍地红英 陈明带着新婚妻子回到了阔别多年的老家门前时,第一眼就看到了侄儿强子。同嫂子三年前寄的相片一模一样,只是高了许多。17岁的强子正在院子里修理水泵。三月和煦的阳光下,院子里的四季青树绿油油的。侄儿

遍地红英

陈明带着新婚妻子回到了阔别多年的老家门前时,第一眼就看到了侄儿强子。同嫂子三年前寄的相片一模一样,只是高了许多。17岁的强子正在院子里修理水泵。三月和煦的阳光下,院子里的四季青树绿油油的。侄儿发现陈明夫妻之后怔了一下,随即放下手里的扳手,愣愣的叫了一声:“叔——”

“我嫂子呢?”陈明走进院子问强子。

强子没有回答他,只是在院子里的石桌上为他们泡着茶。

陈明觉得异常,强子的脸布着一层阴霾。陈明没来得及喝一口清香的家乡茶,就听到院子外面一个嘶哑的声音在喊着:“强子,别磨蹭了啊,鱼塘等着水泵抽水呢。”

是哥,是他梦牵魂绕爱恨交织又不想见的哥哥。陈明转过身来,哥哥已经走进院子,衣服上沾满了桃花花瓣,手里提着满筐的青菜,看到陈明,手里的菜筐掉落在地,梗咽地叫了声:“满满——”满满是陈明的小名。

陈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看着泪水涌出哥哥浑浊的眼睛,顺着脸颊无拘无束地流了下来。

 

 

陈明想叫一声哥,可叫不出来。

他只要一看到哥哥身上的桃花,就会想起那让他无法原谅和面对哥哥的事。

那是几年前的一个桃花盛开的下午,陈明在家门前的菜地里,满山的桃花开得红艳艳地,三月的风中散发着让人心醉的芳香。16岁的陈明走向山坡桃林,他要去找哥哥回家,因为嫂子的病又发了。当他走进桃林,他看到的那个场面。让他少年的心里蒙上了耻辱。许多年后,他只要看到桃花,心里就会有一种忐忑和难过。

起初他听到一种异样的声音,几棵桃树的花瓣纷纷跌落。一阵沉重的喘息声,他看到哥抱着一个女人在桃树下滚着。那女的不是别人,是他们远房的婶婶。这个婶婶守寡多年,在村里名声极坏。不太懂事的他,大喊着:“哥,你们真的不要脸!”

回到家,他不顾哥哥的哀求,非要去找哪个远房婶婶,要狠狠骂她一顿。他冲出门,哥哥抱着他:“满满,只能怪哥浑,原谅哥一次,别去了。”这时,嫂子在床上拖着病歪歪的身子也扑过来抱住了他:“满满,算——了。”

16岁的陈明愤怒地朝着哥哥吼叫着:“哥,你要是再碰那女人,我永远不会认你!”眼泪夺眶而出。从那以后,他恨透了哥哥和那个远房婶婶。也就在那年的夏天,陈明考上了海军学院,穿上了军装。入伍的那天,他没有向哥哥告别,悄悄地走了。

 

 

一走就是快十年,哥哥老了。这几年,陈明没有回过老家。一是因为他常年在海上,二是他一直不愿面对哥。他只是给嫂子,那个一直病在床上的女人写信,告诉她在部队的情况。嫂子每次回信,都说哥哥想他盼他回家看看。可他一想到见哥哥情绪就有点不安。他知道,只要哥哥收到他的信,就会把他在部队有点出息的事在乡里传得沸沸扬扬。其实,他在许多时候都会想起带大他的像妈妈一样的哥哥。他们很小时就没有了爹娘,是哥哥把他带大,送他上学。自从有了工资,每个月他都把工资的一半寄给嫂子用,还经常寄回来照片。告诉他们,他在部队很好,不要挂念。可是,那桃花林里的事让他一直下不了回家的决心。

如今,他在部队服役几年了,结了婚。而且媳妇怀上了。他带着她回到了家乡。哥哥能不高兴吗。哥哥高兴得不知做什么好,擦了擦眼睛就兴冲冲地出了家门,去镇上买肉买菜。哥临走时喊着:“强子,把那黑母鸡杀了,给你叔叔婶婶炖汤喝。”哥哥在往镇上的路上,逢人就说:“满满带着媳妇从部队回来看我了,去看看吧。”村里人都来看望,陈明不停地招呼着乡亲们,大家都称赞他们。妻子在一旁羞红着脸应酬着。

送走了乡亲。陈明正为没看见嫂子而不安。这时候,他突然看到了那个远房婶婶,就是当初他要去骂她的女人。她蹲在不远的一个菜园旁边,头上扎着蓝色的头巾,闷声不响地朝这边看。陈明的心里极为复杂,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懵懂的少年了。随着在部队的锻炼和认识,他其实已经开始原谅她和哥哥。但自尊心促使他不愿意那个女人出现在他的视野中,他闷声走进了屋里。

陈明刚进屋,就听到有人在喊强子,强子应声就出去了。陈明也跟着走到了院子里。陈明怎么也不敢相信强子会亲热地跑到那个远房婶婶面前,从她手里接过来一筐新鲜的青菜。

女人看到陈明,慌慌张张转身就走了。

强子也看到了陈明,他提着菜篮不知如何是好。在陈明的印象里,当初他要去找远房婶婶骂她时,强子也在场,那时,强子才七岁。

强子低着头走过来,说:“叔,五婶是个好人。”说完就进了厨房,把满头雾水的陈明丢在院子里。他说的五婶就是那个远房婶婶。

 

 

三月的阳光和煦温暖。满山的桃树开着鲜艳的红花。从远处看,是一片红的海洋。成群的蜜蜂绕着花朵在忙碌,几只秀灵的鸟儿鸣叫着。春天把大自然装饰得美丽无比。

“好美啊,都说世外桃源,我看见的是世内桃源哦。”妻子对着陈明说。

陈明没有回答她,三月妩媚的阳光映照着这红色的海洋。陈明有点醉了。那自然和纯朴的红色让他心动。

妻子伸手去摘一棵树上的桃花。

陈明突然说:“别碰它。”

妻子迷惑地看着他,由他牵着她的手走入桃林中。他很久没有这样走过了。

 

 

陈明得知嫂子早在三年前就去世了的消息是在吃饭的时候。当哥哥伤感地告诉他时,陈明怎么也不相信关爱他痛他的嫂子,小时候有点吃的都要留给他的,像妈妈一样的嫂子会离开人世。嫂子每次在信里都说她病好了,不要他挂念。难怪这三年都没有收到家里的信了。他每天工作在海上,还以为是邮差传递的问题。陈明想着,咽不下饭了。

强子用奇异的眼光看着陈明,他喝了一口酒,吞咽着五婶送来的青菜。哥哥叹了一口气,抹着眼泪进了房间。

强子说:“叔啊,爸什么都对我讲了,爸真的苦,为了你的一句话,爸熬了十年了。”

陈明突然想起16岁那年说的那句::“哥,你要是再碰那女人,我永远不会认你。”

“其实,起先我也恨五婶,可后来我不恨了。没有她,爸撑不到今天,也可能没有这个家。这些年,五婶里里外外的帮衬,妈妈走了的丧事,爸看病上医院,我上学,都是五婶在操劳。爸还跟我说过,你当初上大学,还是五婶做爸的工作,才凑钱让你读书的。五婶为了女儿,守寡了多年。村里人风言风语,其实,根本就没有那些事。再说,所谓远房婶婶,其实,和我们家只是同姓,根本扯不上。”陈明实在没料到强子会说出这样开通的话来。而他也真的不知道上大学是五婶帮助。哥哥当初只说过村里人帮了忙。

这时候,哥出来了,眼睛红红地对强子说了一句:“别说了。”

强子被酒闹得通红的脸顿时亮了起来:“我就要说。叔,你没良心。你现在当官了,可是,如果没有五婶,你就没有今天。”

强子说着说着就哭了。

陈明看着强子,突然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妻子惊惶地看着强子,又看着陈明,不知所措。

那个晚上,陈明一夜未眠。

 

 

第二天,陈明决定去找五婶。邻居说她去看女儿了。一直到陈明离开家乡之前,也没有见到五婶。

桃花开得更加鲜艳了,花瓣洒落,遍地红英。

三月的太阳让陈明的目光潮湿而透亮。他在想,人生有许多的结,这些结会让人忐忑,彷徨。但人性的善良和纯朴,一定会解开每一个结。就像海洋中驾驭的舰艇一样,去冲破一个个巨浪。

回家的日子里,哥拿出好多土特产招待陈明和妻子。乡亲们也送来许多东西。陈明心里感觉有点酸酸的,不知拿什么来回报家乡父老和故里。

强子做了一个漂亮的风筝,牵着长线,和陈明的妻子在田野上放。妻子看着风筝飞过漫山的桃花,飞过田野,洒脱和飘逸的傲翔在天空,她开心地笑了。

陈明没有笑,他知道,他就像这飘逸的风筝,那线头是家乡,那根,也在家乡。

 

 

陈明走的那天,村里的乡亲们都来送他。走过桃林中小路时,陈明的心越发沉重。哥哥拉着他的手,默默地走着,强子挑着行李走着前面,乡亲们在后面簇拥着。

车来了。陈明临上车前,看着日益衰老的哥哥,泪水夺眶而出。他握着哥哥的双手,梗咽的说:“哥,你和五婶成亲吧!”

说完,陈明和妻子坐上了开往县城的车。

哥在哭,强子也在抽泣。

车开动了。哥哥用沙哑的声音说:“满满,别忘了回家——”

透过车窗,陈明发现公路旁的桃树下站着一个人,那人提着满满的一篮鸡蛋,用手挡住太阳往这边张望着。那是五婶。

他真想喊她一声。

可他只是挥了挥手。

这时,五婶摘下了头巾,朝他挥舞着。

汽车徐徐地离开了那遍地红英的地方。

 

 

TAG:
下一篇:五月兰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