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发表获奖篇 >> 毛泽东 >> 详细

七律.吊罗荣桓同志

来源:0 作者:毛泽东 日期:2006/11/11 14:37:01 人气:6843 录入:毛泽东
 摘要 

        七  律   
     吊罗荣桓同志
    一九六三年十二月

    记得当年草上飞,
    红军队里每相违。
    长征不是难堪日,
    战锦方为大问题。
    斥鷃每闻欺大鸟,
    昆鸡长笑老鹰非。
    君今不幸离人世,
    国有疑难可问谁?

    [注  释]
    草上飞——在广阔的天地里高度机动灵活地作战。传说唐末农民起义领袖黄巢失败以后做了和尚,在自己的画象上题诗:“记得当年草上飞,铁衣着尽着僧衣。天津桥上无人识,独倚阑干看落晖。”此事不见于史书,而宋人邵雍、王明清,清人王士祯的著作中都记有大致相同的说法。这反映了人民希望自己的英雄不死的一种心理。毛泽东同志引用这诗的成句,是追忆当年革命战争时期,机动灵活打击敌人的情形。
    违——不见面。李白《留别王维》:“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
    战锦——在锦州地方作战。锦州,在辽宁省境内。解放战争中攻克锦州之战,是辽沈战役的关键。
    斥鷃(yàn晏)——鷃同鴳,即斥鴳、鴳雀,一种小鸟。《庄子·逍遥游》载:“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太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áo同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
    昆鸡——鸡的一种。究竟什么是昆鸡,《尔雅·释畜》、《楚辞·九辨》、《淮南子·览冥训》等,有不同说法。俄国作家克雷洛夫的著名寓言《鹰与鸡》说,鹰因低飞而受到鸡的耻笑。毛主席在这里是用外国典故,而借昆鸡一词指鸡。
    [题解]
    罗荣桓同志是卓越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是对党对人民无限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他一九二七年秋参加鄂南暴动和秋收起义,以后又跟着毛主席上井冈山,经历了二万五千里长征,以及第二次、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的战斗洗礼。解放后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等职。一九六三年十二月不幸病逝。在党内路线斗争中,他始终站在毛主席革命路线一边,与“左”右倾机会主义作坚决斗争,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他坚决支持毛主席反对苏修的斗争。当罗荣桓同志逝世的噩耗传来,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分悲痛,怀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写下了这首诗,对罗荣桓同志作了很高评价。
     [简  析]
    记得当年草上飞,红军队里每相违。
    记得当年红军机动灵活,转战万里,戎马倥偬,一日数战,我和你不能经常见面。
    “记得”二字起首,把我们带到了那鼓角相闻、烽烟滚滚的战场。这是毛主席对往事的回忆。诗人遣句,贵在寓意想于形象之中。罗荣桓同志是毛主席的忠诚战友和好学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可贵的贡献。毛主席因戎马倥偬,不可能经常与罗荣桓在一起。一个“违”字很好地表达了相知甚深而又相见日浅的惋惜之情,表达了深切怀念的战斗情谊。“草上飞”三字形象生动,耐人寻味。
    长征不是难堪日,战锦方为大问题。
    爬雪山、过草地的长征生活,在红军眼里不算最艰苦。是不是先打锦州,却是解放战争中辽沈战役的关键问题。
    长征时,“天上每日几十架飞机侦察轰炸,地下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路上遇着了说不尽的艰难险阻”。长征明明是艰难的,为什么说“不是难堪日”?这是因为要突出“战锦”问题之大。突出战锦问题,又是为了突出罗荣桓同志的历史殊勋。我国革命战争从井冈山斗争到战锦州的整整二十一年,都还是处在积蓄力量、准备反攻阶段,而到一九四八年秋季,革命形势大为转变,我军已由战略准备阶段进入战略决战阶段。战略决战是直接关系到夺取全国政权的大问题,关系到革命成败的大问题。就历史事实看,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决定于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和淮海战役,而三大战役中,辽沈战役是第一个战役,是关键,而辽沈战役中,锦州之战是初战,是关键的关键。所以,毛主席在《关于辽沈战役的作战方针》中,明确指示我军“中心注意力必须放在锦州作战方面,求得尽可能迅速地攻克该城。”这是党中央的伟大战略决策,而林彪却拒不执行。罗荣桓同志坚定不移地执行党中央的指示,与林彪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保证了夺取辽沈战役的伟大胜利。“长征”与“战锦”相比,“难堪日”与“大问题”对仗,高度赞扬了罗荣桓同志。   
    以上四句写过去,写罗荣桓同志南征北战数十年如一日,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下了丰功伟绩。
    斥鷃每闻欺大鸟,昆鷄长笑老鹰非。
    常听说斥鷃欺侮大鹏,昆鸡往往耻笑雄鹰。
    《庄子·逍遥游》中说:大鹏乘风直上九万里,向遥远的南海飞去,而一种叫斥鴳的小雀却嘲讽它。毛主席引用这个中国寓言,嘲讽了中国的机会主义分子,包括林彪在内,但不限指林彪。俄国著名的寓言家克雷洛夫写过一篇《鹰与鸡》,其中说到鹰因低飞而受到鸡的耻笑。毛主席引用这个外国寓言,嘲讽了国外的修正主义分子,包括赫鲁晓夫在内,但不限指赫鲁晓夫。昆鸡比一般鸡大一点,而终究不过是一种鸡,它竞非笑搏击长空的雄鹰,这和斥鷃耻笑大鹏一样,都是“可笑不自量”。
    伟大的革命导师十分鄙视那目光短浅,投机取巧、损害革命的机会主义者。列宁曾引克雷洛夫这个寓言回答机会主义者:“鹰有时可能比鸡飞得低,但是鸡却永远飞不到鹰那么高。”(《列宁全集》第十三卷第一五一页)历史是最公正的裁判。在大是大非面前,一是忠、是奸?是大鹏,是斥鷃?是老鹰,是昆鸡?不是昭然若揭了吗?翻动扶摇羊角的大鹏,搏击长空的老鹰,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秃尾的斥鷃,可笑的昆鸡,是机会主义者、分裂主义者。林彪、“四人帮”是这路货色,勃列日涅夫之流,也是这类货色。   
    这两句紧接上联,高度肯定罗荣桓同志的路线斗争觉悟,辛辣斥责了国内外机会主义者、分裂主义者。
    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
    你现在不幸去世,国家大事有疑难又找谁来商量呢?
    结语深情无限,字里行间包含着极大的悲痛和怀念之情。“不幸”二字,一指罗帅六十一岁就“离人世”,二指罗帅逝世是党和国家的重大损失。“君今不幸离人世”两句,表达了毛主席对罗荣桓同志的高度评价,也体现了毛主席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由衷信赖和敬重,使人读来,觉得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
    以上四句,高度评价罗荣桓同志,语意中充满了无限哀思。
    这首诗,通过对往事的回忆,深切悼念罗荣桓同志,高度评价了罗荣桓同志的丰功伟绩,号召一切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向罗荣桓同志学习。
    这首诗是吊唁诗。这种作品,一般不出乎叙悲欢离合之事,抒缠绵悱恻之情,寄人去楼空之思。毛主席这首诗则站在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高度,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推陈出新,别开生面。它叙的是国运民命之事,抒的是革命同志之情,寄的是国家安危,人民忧乐之思。格调高昂,感情深沉,是旧诗不能望其项背的。这首诗用典巧妙也是一个特点。毛主席是一位化腐朽为神奇的大师,如“斥鷃”、“昆鸡”两句,给旧典以全新的意义。用大鹏、雄鹰比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革命的共产党人;以斥鷃、昆鸡喻国内外机会主义者、分裂主义者。对前者高度赞扬,对后者辛辣讽刺。借典故,巧对比,含义深刻,有强烈的感染力,是革命浪漫主义与革命现实主义的巧妙结合。全诗结构谨严,先写“当年”,叙罗帅的历史功勋;次加对比,赞罗帅反对修正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精神;结尾写“今”,感叹“不幸”,申哀痛之情。“当年”与“今”,首尾相应。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