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发表获奖篇 >> 毛泽东 >> 详细

七律.冬云

来源:0 作者:毛泽东 日期:2006/11/11 14:33:59 人气:6241 录入:毛泽东
 摘要 

        七  律   
        冬    云
    一九六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雪压冬云白絮飞,
    万花纷谢一时稀。
    高天滚滚寒流急,
    大地微微暖气吹。
    独有英雄驱虎豹,
    更无豪杰怕熊罴。
    梅花欢喜漫天雪,
    冻死苍蝇未足奇。

    [注释]
    白絮(xù)——色白的棉絮或柳絮,这里比喻雪花。
    纷谢——纷纷凋谢。
    独有——唯有,只有。
    驱——一赶走。
    罴(pí)——熊的一种,躯体比较高大,能站立,俗称“人熊”。《尔雅·释兽》:“罴,如熊,黄白文(纹)。”郭璞注。“似熊而长头(颈),高脚,猛憨多力,能拔树木。”
    漫天——满天。
    未足奇——不值得奇怪。足:值得。
    [写作背景]
一九六二年,苏修叛徒集团为了进一步推行修正主义路线,极力兜售“二十二大”黑货,给中国共产党施加压力,从十一月起,他们在国际范围内掀起了一个更大规模的反华、反共、反革命的逆流。赫鲁晓夫亲自出马,接二连三地发表讲话,苏修报刊连篇累牍地发表文章,在一系列问题上攻击中国共产党。在苏修的策动下,保加利亚、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意大利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五个国家的共产党代表大会,变成了反华大演出的舞台,四十多个党还先后发表了决议、声明和文章,攻击中国共产党。这真是风雪漫天,万花纷谢的严重时刻。面对着现代修正主义者这样猖狂的进攻,我们党毫不畏惧,坚强不屈。在毛泽东同志领导下,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我党发动了公开批判以苏修叛徒集团为中心的现代修正主义的伟大斗争。十二月十五日,我国《人民日报》发表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反对我们的共同敌人》的重要社论,吹响了反修大论战的进军号。二十六日,毛泽东同志挥笔又写下了这首诗。

    [简析]       
    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   
    浓重的冬云低垂空中,白絮一样的大雪满天飞扬;许多花儿纷纷凋谢,一刹那之间变得稀少了。   
    开头两句,即景入题。通过艺术的联想,写出了雪云垂野的隆冬景象,给读者组织了一个意境动荡、色调沉重和气氛压抑的艺术画面。诗中的“雪”、“冬云”、“白絮”,实际上都是指雪。所以三词重复,意在加重气氛,极力渲染严冬酷寒。“一时稀”,下语很有分寸,非常确切。“一时”并非永久,“稀”并非全无。这就与后面“梅花欢喜漫天雪”句取得首尾相应的效果,从侧面描写梅花的刚强。这两句是借严冬景象的描绘,寓写当时国际政治形势的险恶。“压”、“飞”、“谢”、“稀”四字,从不同角度,清晰地点出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所受压力之大、攻击之烈和蹂躏之虐,饱含着对苏修肆意破坏大好革命形势的无比愤慨,寄托了对那些跪倒在苏修叛徒集团面前的假马克思主义者、假共产党的轻蔑。“压”而未塌,“稀”而不绝,写得准确而深刻: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不会停止,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没有凋尽。这两句,既总括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时局特点,又为下文伏了一笔。
    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
    高空中的寒流正在急速地翻滚,大地上的暖气仍在轻轻地吹拂。
    这两句,想象开去。承接首联,仍就酷寒的气候写,前句由“云”及“天”,后句再由“天”到“地”,但并不停留在表象,而已深入到事物矛盾发展的实质。尽管从北方袭来的冷空气,时常带有雨雪或形成大风,造成冬雪压境的严重局面,但由于一股暖空气正在地层上轻轻流动,集聚上升,因而使坚强的花儿得气绽开,预示着新春的到来。正是“冬至阳生春又来”(杜甫《小至》)。这两句,借自然界对立统一的规律,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的辩证法,用“两点论”深刻地揭示了时局的实质和发展趋势。用“寒流”来比喻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修正主义逆流;用“暖气”借指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力量,十分贴切。用寒与暖的对立和斗争,形象地指出,反革命修正主义逆流猖狂之日,正是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重新集结、团结奋斗之时。从唯物辩证法看问题,革命的力量必将战胜反动的势力。这两句,由于用了自然现象作比喻,使得辩证唯物主义的革命精神形象化了。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
    惟有英雄在驱赶凶恶的虎豹,绝无豪杰会惧怕害人的熊罴。
    这两句,继续想象开去,从飞雪、寒流再联想到冬猎,从写景转为抒情性的议论。“英雄”、“豪杰”是互文,是赞扬冬日的猎手,赞扬敢于同帝、修、反作斗争的马克思主义者。“虎豹”、“熊罴”,都是野兽,正是猎手要打击的对象。这两句表面上离开了冬日的描述,其实并没有离开。这里的“虎豹”、“熊罴”,含有寓意。它们既同喻敌人,又各有所指。“虎豹”,喻帝国主义和各国反动派。“熊罴”,喻现代修正主义。这样分别比喻,贴切准确。“独有”、“更无”,起着强调的作用,表明从来就是如此,决无例外,反映了历史发展的普遍规律。这两个词组,一个肯定判断,一个否定判断,正反论证,衔接紧凑,坚定有力。这两句,充分体现了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前句反帝,后句反修。因为诗的主题是写反修斗争,所以后句是主,前句是宾,驱虎豹是为着说明不怕熊罴的。就是说,要反修,必须发扬反帝的光荣传统。
    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
    这两句,又归到本题,呼应开篇雪压花稀的景象,直书战斗襟怀作结。前句,从“万花”纷谢之中,正面点出此时只有梅花傲雪怒放,热情赞扬了梅花敢于斗争、从容迎战的大无畏精神。“欢喜”二字,正揭示出梅花的战斗性格。在诗里,作者赋予她以高贵的人格,她不但不怕风雪,而且喜欢漫天大雪,多么主动进攻的革命精神!后句,转而解剖、鞭挞肮脏卑劣的苍蝇,陪衬梅花的高大,俊美。“冻死”二字,辛辣地嘲笑了苍蝇屈服于淫威的虚弱本质。“未足奇”三字,寓激愤于含蓄之中,作结有力、风趣、精警而透辟。这最后两句,把梅花比作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战士,把苍蝇比作革命队伍的叛徒,形象地揭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从来就是以斗争为幸福的,严峻的斗争正是马克思主义者锻炼和考验的好课堂。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面对各种反动潮流的高压、围攻,马克思主义者从不妥协,总是敢于斗争。只有那些投机分子、变节者才会在苏修的淫威面前屈膝投降,堕落蜕变,变成“政治上已经死亡”(列宁语)的可怜虫。诗人于此收笔之中,向人们豪迈地宣布:这种现象乃是严峻的阶级斗争的必然反映,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丝毫不感到惊奇,丝毫不因为急剧的动荡、分化而害怕孤立,决不会向张牙舞爪的苏修退让寸步。我们对世界前途充满着信心,任何困难都阻挡不住我们前进。   
    这首诗通过对隆冬景物的描写,深刻地分析了当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斗争形势,揭示了马列主义必胜、修正主义必败的客观规律,歌颂了马克思主义革命战士在反修斗争中不畏强暴、敢于斗争的革命精神。
    这首诗的最大艺术特色,就在把形象化的比喻跟鲜明的对比相结合。这不仅表达出分明的爱憎感情,更主要的是揭示出客观事物本身的辩证规律。如全篇用雪、冬云、白絮、万花、寒流、暖气、虎豹、熊罴、梅花、苍蝇等多种词语,形象地比喻不同方面或同一方面事物的特征,喻义准确,诗意明朗,斗争锋芒直接有力。同时,这多种比喻又贯穿着对比的特点,如“寒流”与“暖气”,“英雄”、“豪杰”与“虎豹”、“熊罴”,“梅花”与“苍蝇”等对比,深刻阐明了两种事物的彼此对立,互相斗争,从而极其贴切地概括出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两种势力、两条路线,两个前途和两种命运的大搏斗。这是唯物辩证法在艺术领域的自觉运用,是唯物辩证法在艺术形象中的准确反映。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