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发表获奖篇 >> 毛泽东 >> 详细

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

来源:0 作者:毛泽东 日期:2006/11/11 11:24:59 人气:5275 录入:毛泽东
 摘要 

渔家傲
反第一次大“围剿”
一九三一年春


万木霜天红烂漫,
天兵怒气冲霄汉。
雾满龙冈千嶂暗,
齐声唤,
前头捉了张辉瓒。

二十万军重入赣,
风烟滚滚来天半。
唤起工农千百万,
同心干,
不周山下红旗乱。

    原注:关于共工头触不周山的故事
    《淮南子·天文训》:“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国语·周语》:“昔共工弃此道也,虞于湛乐,淫失其身,欲壅防百川,堕高堙庳,以害天下。皇天弗福,庶民弗助,祸乱并兴,共工用灭。”(韦昭注:“贾侍中[按指后汉贾逵]云:共工,诸侯,炎帝之后,姜姓也。颛顼氏衰,共工氏侵陵诸侯,与高辛氏争而王也。”)
    《史记》司马贞补《三皇本纪》:“当其(按指女娲)末年也,诸侯有共工氏,任智刑以强,霸而不王,以水乘木,乃与祝融战,不胜而怒,乃头触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维缺。”
    毛按:诸说不同。我取《淮南予·天文训》,共工是胜利的英雄。你看,“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他死了没有呢?没有说。看来是没有死,共工是确实胜利了。
    [注释]
  渔家傲——词牌名。相传北宋晏殊《珠玉词》中有“神仙一曲渔家傲”句,因取为词牌名。
  霜天——秋冬都有霜,都可称霜天。这里指冬天。
  烂漫——色彩绚丽的样子。
  霄汉——指高空。霄即云气,汉即银河。
  龙冈——江西永丰县的一个小镇,在永丰县东南,兴国县东北。周围山峦重迭,形势险要。
    千嶂(zhàng)——形容险峰峻岭极多。嶂。似屏障一样的山峰。
    张辉瓒(zàn)——国民党军队第十八师师长,第一次“围剿”中央苏区时任敌军前线总指挥。
    风烟——风尘。词里是形容敌人进犯时尘土飞扬的样子。   
    天半——半空中。 
    不周山——古代神话中的山名。
    乱——缭乱,挥舞。   
    [写作背景]
    一九三0年十月,蒋、冯、阎军阀混战刚一结束,蒋介石立即布置对以瑞金为中心的我中央根据地进行第一次反革命“围剿”。十二月,蒋介石纠集反革命武装七个师十万兵力,以伪江西省主席鲁涤平为总司令,国民党第十八师师长张辉瓒为前线总指挥,采用“分进合击长驱直入”的战略,分八个纵队,西起江西吉安,东至福建建宁,形成弧形包围圈。由北向南推进,妄图把中央红军一举消灭。  
    毛主席详尽地分析了敌我双方的情况,批判了党内主张“猛攻”、“硬拼”的“左”倾冒险主义思想,制定了“撒开两手,诱敌深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等作战方针,把敌人诱到群众条件好,地形易守难攻,便于我军隐蔽和集中的龙冈镇,然后一举加以歼灭。在毛主席的指挥下,红军主力从根据地边沿地区,向根据地的中心转移集结,以引诱敌人,与之交战。果然,张辉瓒率部进入龙冈。“我们的第一仗就决定打,而且打着了张辉瓒的主力两个旅和一个师部,连师长在内九千人全部俘获,不漏一人一马。”第一仗胜利,“我军又追击谭(道源)师消灭它一半”。其余敌军,纷纷溃退。从一九三0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到一九三一年一月一日,五天里打两个胜仗,歼敌一个半师,缴枪一万三千多支,活捉敌军前线总指挥,反第一次大“围剿”迅速取得重大胜利。
    蒋介石在一九三一年四月,又拼凑二十万军队,对中央根据地发动第二次大“围剿”,仍以惨败告终。
    这首词写在第一次反“围剿”取得胜利和第二次反“围剿”战斗刚刚打响之时。词题是一九六三年补的。
    [简析]
    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
    满山的树木在霜冻的天气里火红耀眼,正义的红军满腔怒火直冲云天。
   “万木霜天红烂漫”是赣南冬天的特色,与湖南的秋色相似。“霜天”,点出时间是寒冷的冬天,“红烂漫”,以浓彩重笔,画出一片火红耀眼、绚烂夺目的壮丽景色。“天兵”表现我军英勇善战是正义之师,说明红军反“围剿”的人民战争性质。“冲霄汉”,以夸张的手法,表现红军同仇敌忾的战斗意志和勇猛冲杀的威武气概。这两句,前句写自然景色,后句写战士心情,情景交融,互相映衬。在一片红烂漫的万木丛中,布满着生龙活虎的“天兵”,更增加了霜天的壮丽色彩;而怒气冲天的战士,配合着万树参天、霜林如血的景色,更显出红军的威势。两句虽未明写战斗,但已烘托出我军利用自然条件,奋起高昂斗志,一举歼敌的炽烈战斗气氛。
    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
    大雾弥漫龙冈,群峰一片昏暗,军民齐声呼唤:前头活捉了张辉瓒。
    这三句集中写对全局具有决定意义的首战龙冈大捷。
    战斗爆发的当天,大雾迷漫,红军埋伏在深谷丛林中,当敌人进入我伏击圈,战斗即刻打响。激战一天,歼敌九千,活捉敌师长张辉瓒,从而打开了敌军包围圈的突破口,很快取得了反“围剿”的胜利。作者采取以点代面的手法,具体描写龙冈战斗,以概括第一次反“围剿”的整个战役。三句诗把战斗写得有声有色。
    第一句写景设色,描绘龙冈战场大雾弥天,千峰俱暗的景象。开篇从“霜天”突出一个“红”,这里从“雾满”突出一个“暗”,形成鲜明对比;近观,我军阵前一片火红;远看,敌军周围一片阴暗。
    二、三两句,跳过激战过程的具体描写,用摹声再现欢呼胜利的沸腾场面。这犹如电影镜头,从龙冈一个雨雾浓重的画面化出,化入并横移出举枪欢跳、振臂高呼的激动人心的画面一样。“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前呼后应,气壮山河。口语摹声,逼真传神。龙冈战斗报捷,宣告蒋介石反革命“围剿”的失败。   
上阕,着重写反第一次大“围剿”的首战龙冈大捷,赞颂人民战争的辉煌胜利。下阕,则着重写反第二次大“围剿”的备战情况,预示人民战争的光辉前景。
   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    。
   二十万敌军,再次进犯江西红色区域;尘土滚滚如烟,好象来自半空一样。
    这两句写蒋介右又开始了第二次反革命“围剿”。前句写实,点明反动派以空前规模再次进犯红色区域的严重局势。后句写意,揭露“围剿”军卷土重来的暴行和气焰。“‘围剿’和反‘围剿’——中国内战的主要形式。”“这里的规律,是‘围剿’和反‘围剿’的规模一次比一次大,情况一次比一次复杂,战斗一次比一次激烈。”这里形象地揭示了这个规律。“重”字照应了敌军第一次“围剿”的溃败,说明了敌军的卷土重来,也暗示了敌军必将重蹈覆辙。“风烟滚滚”的灰暗色调和混乱景象,与“万木霜天红烂漫”形成强烈对照,“来天半”的凶焰,又与“天兵怒气冲霄汉”成为尖锐对比。这种对照,启迪人们:既要看到敌人残暴疯狂的反动本性,又要看到敌人色厉内荏的虚弱本质。国民党反动派尽管一时气势汹汹,终于逃脱不了覆灭的命运。
    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
    动员千百万工农群众,同心协力英勇奋战,不周山下已经红旗飞舞。
    结尾,向根据地军民发出了新的动员令。敌人的第二次“围剿”来势汹汹,但是只要我们发动群众打一场人民战争,敌人的“围剿”仍然是不堪一击的。“唤起”一语,统领结尾,体现我们党依靠群众的思想。“工农千百万”和“二十万军”相对照,显示出革命群众的强大力量。在党所领导的千百万革命群众面前,二十万敌军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同心干”、“红旗乱”,强调“唤起”的极端重要性。词的后两句,写出了一个群情振奋、红旗飘舞的轰轰烈烈的场面。毛主席根据古为今用的原则,引出共工的故事,在共工的形象中熔铸了人民群众的革命精神。赞扬古代的“共工是胜利的英雄”,就是鼓舞千百万新共工向国民党反动派展开坚决的斗争,夺取反“围剿”的胜利,夺取全部革命战争的胜利。以这一神话传说与现实斗争相结合的富有象征意义的语句作结,意味深长。共工敢于翻天覆地,撞塌不周山;根据地军民敢于斗敌取胜,使红旗翻腾飞舞。这就预示人民战争必将胜利,反动统治必将覆灭。词中虽然没有说明战争的结局,实际上已经预言了敌人的第二次“围剿”必将以惨败而告终。
   全词从“红烂漫”的根据地景色写起,到“红旗乱”的革命局面作结,“红”起“红”结,色彩斑斓,寓意鲜明而深远。   
    这首词的上下阕虽分实合,联系紧密。词通过两次反“围剿”战役的几个典型侧面,组成了一幅威武雄壮的人民战争画卷,形象地揭示了“中国内战发展中‘围剿’又‘围剿’、打破又打破的长期反复的规律”,突出地显示了毛主席“人民战争”光辉思想的深厚根源和巨大威力。它是第一次反“围剿”的胜利赞歌,又是第二次反“围剿”的战斗动员。
    这首词写于一九三一年春天,但反映的是一九三O年冬天的事。上下片写两次战役盼几个典型侧面,处处运用对比、照应的手法,虚实结合,有着强烈的艺术效果。词在冶炼口语方面非常成功,洋溢着革命激情,生动传神。活用典故,反用旧意,富有创造性和启发性。
    [附  录]
    原注共工故事的注释:
    共工——古代神话传说中的英雄。毛主席称赞“共工是胜利的英雄”。相传共工有无比的神力,一怒便将不周山摧毁,折断了撑天的柱子和系地的绳子,敢于翻天覆地,确实是一个改天换地的英雄。
    《淮南子》——书名。汉淮南王刘安及其门客编著。
    颛顼(zhuānxū)——传说中的五帝之一,号高阳氏。《史记.五帝本纪》等书以黄帝,颛顼,帝喾(kù),唐尧,虞舜为五帝。其他典籍说法不同,多数列有颛顼。
    天柱——撑天的大柱子。古人以为天是圆的,用九根大柱子撑住,不使它崩塌下来。
    地维——系地的大绳子。古人以为地是方的,用四条大绳子栓住,不叫它陷落下去。
    水潦(lǎo)尘埃——指河流泥沙。潦:积水。
    《国语》——记述春秋列国的史书。相传为左丘明所作。
    虞于湛(dān)乐——沉溺于极度的享乐。虞:同娱,沉溺的意思。湛:同耽,享乐。湛乐:淫乐,意为极度的享乐。
    淫失(yì)其身——淫乐伤身。失:同佚,安乐。
    壅(yōng)防——堵塞,堤挡。壅:堵,培。防:筑堤挡水。
    堕(buī)高堙庳(yīn bēi)——毁坏高地丘陵,堵住池塘湖泊。堕:同隳,毁坏。堙:堵塞。庳:指洼地、池塘、湖泊。
    弗福——不保佑。弗:不。福:赐福,保佑。
    庶民——平民百姓。
    用灭——由此而灭亡。用:由此,因此。
    韦昭——三国时吴国云阳人,曾注《国语》。  
    贾逵——东汉平陵人,曾任侍中官,所以称贾侍中,著有《国语解释》等书。
    炎帝——神农氏,传说中的三皇之一。三皇一说为伏羲氏、女娲氏、神农氏。   
    侵陵——侵犯欺压。陵:欺侮。
    高辛氏——帝喾高辛氏,传说中的五帝之一。
    《史记》——二十四史中的第一部史书。西汉历史家、文学家司马迁编著。
    司马贞——字子正,唐朝河内人。曾作《史记索引》,于《史记》原书末,补凑《三皇本纪》一篇。
    女娲(wā)——传说中一位开天辟地的女皇。《淮南子·览冥训》载;“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
    任智刑以强,霸而不王——依靠智谋和刑律而强大起来,行霸道而不行王道。
    以水乘木——古代阴阳五行家以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的现象来解释朝代的兴亡更替。说女娲属“木德”,共工属“水德”。靠以水乘木”即共工侵凌女娲。
    祝融——传说中火神名。
    原注的译文:
    《淮南子·天文训》:  “从前,共工和颛顼相争为帝,共工一发怒,用头撞倒了不周山,撑天的大柱子折了,系地的大绳子也断了。天的西北部倾塌下来,所以太阳、月亮、星星都向西北移动;大地的东南部陷下去,所以江河的水流和泥沙都归向东南方。”
    《国语·周语》:  “从前,共工背弃了正道,沉溺于享乐,荒淫无度。他想堵塞河流,削平山陵,填满湖泊,以危害天下。老天不保佑他,百姓不支持他,灾祸、变乱一齐发生,共工因而灭亡。”(韦昭注。贾逵说过,共工是诸侯,炎帝的后代,姓姜。颛顼氏衰落时期,共工侵犯其他诸侯,和高辛氏争相为王。)
    《史记》司马贞补写的《三皇本纪》。“正当女娲的末年,诸侯中有一个叫共工的,依靠智谋和刑律而强大起来,行霸道而不行王道,还想用水德来侵犯木德,和祝融作战,因为不能得胜而发怒,用头撞倒了不周山,撑天的大柱折了,系地的大绳也断了。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