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湘女文学村 >> 详细

春恋

来源:0 作者:老香 日期:2010/7/17 7:02:29 人气:7922 录入:老香
 摘要 
 

                    第八回:真真假假牵连红线;虚虚实实漫道姻缘

   诗说: 人生妙谛实非凡,

          红线相牵总是缘。    

奥秘情深何处探?

无穷威力心两连。

       

话说李中天笑着说道:“啊呀呀,吴真言,原来是你这位大老板大驾光临呀?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乡村里来了啦?我们已经很久不见了啊!我听说你这几年在省城里当了大老板,是吗?”

吴真言笑着说道:“哈哈哈,李中天,听说你这位文学家这几年在文坛上很有影响和名气,在报刊和网络上发表了很多作品,最近还出版了长篇小说,你已经是堂堂的著名文学家了,祝贺你啊!”

李中天笑着说道:“我在报刊上和网络上发表了一些作品是事实。最近,出版了长篇小说《花讯》第一卷,是真的,可是,我可不是作家。现在,我还没有申请加入如何作家协会。我还只是一位自由职业者。你现在已经在省城搞发了吧?听说你笑着已经创办了一家公司,是真的吗?”

吴真言笑着问道:“你听谁说的啦?”

李中天笑着说道:“我们这里在省城工作的多得很呢!”

吴真言笑着说道:“李中天,我们是交往多年的老熟人、老朋友了,难道你还熟悉我的能耐吗?你看我是当大老板的材料吗?我是军人出身。我曾经在部队锻炼多年,要不是自己当年犯错误,我也不会退伍回乡。但是,我是不会回乡当农民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省市政府有关部门奔走,联系工作。我经常奔走于市委、市政府、武装部、是公安局、市劳动局、是人事局,经过多年努力,找关系,终于在省城找到了令人满意的工作。”

“是什么好工作?”李中天笑着问道。

“哈哈哈,我是普通人。既没有多少文化,有没有什么特殊本领,能够找到什么哈奥工作吗?”无真言一边说,一边才身上拿出一盒“芙蓉王”牌香烟,“来,我们多年没有见面了。首先抽枝烟吧?”

     “谢谢!”李中天笑着说,“你是客人,理应我递烟给你才是。可是,我是普通老百姓,我的烟没有你的烟的档次高啊!”

“哈哈哈,李中天,我一直称呼你为‘博士’的。你是有文化、有才华的文学家。我一直非常尊重你的!”无真言笑着说道,“我们毕竟是交往多年的老朋友,你就莫讲什么客气!”

“那我就谢谢你了!”李中天笑着说道,“你现在从事什么工作呀?”

     吴真言点了一支烟,笑着说道:

“我首先在市保安公司工作。我在工作工作了大约一年。我心想:‘保安公司毕竟不是可靠单位,还是进入公安机关最好!我找关系,经过一番努力,终于进入了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沿江路派出所工作。沿江路派出所是是公安局河西分局最大的派出所。派出所贾所长是军人出身。原在武警部队当然练级职务。转业后到市公安局工作。不久,就调到河西分局担任副局长。因为沿江路派出所是河西分局最大的派出所,辖区内高校多、高新企业多、银行多,市公安局河西分局贾府局长兼任沿江路派出所所长。因为我是军人出身,贾所长对我另眼相看。贾所长问我:‘你是想当民警还是刑警或者经警、交警?’我心想:‘当民警,不愿意。当刑警,不安全。当经警,也没有安全保障。还是当交警最好!’被说:‘我想当交警。’贾所长说:‘好!你就试试吧!’

、“我首先就当了一段时间的交警。当交警有几个磨烦:一是每天要做岗亭站岗执勤。不管是狂风暴雨还是烈日下,都要执勤。这样,干了不到一年,我就不愿干了。

“贾所长说:“你就去当刑警吧!”我说:‘我不愿当刑警。’

“说起来,也真是命运所致吧?我在沿江路派出所干了一段时间的交警,被不愿干了。我当然并不想失去工作 。正在那时,市里一家大型商业银行到市公安局招聘一位保卫部部长。贾所长立即找我,并且征求。

“在家所长的推荐下,那家银行要我去面试。那天,那家银行的领导,包括银行董事会成员、高层管理人员,都在。经过面试,我被正式成为那家银行保安部部长。我进入银行后,结识很多党政领导干部、企业家、商人。我觉得:经济实力非常重要!那时候,我的编制是公安局河西分局沿江路派出所。后来,我的编制转到了银行。银行是金融机构。我到银行担任保安部部长后,不但工资比在派出所工作时要高出佷多,而且福利遇也更好。在我们保卫部几十号人员中,我是部长。我是老大。我在保安部具有一定是威信。我们保安部负责银行的安全保卫工作。我直接对银行董事会负责。在短短几年时间,我不但在省城站稳了脚,而且混得还不错。我已经有房、有车了。银行里也有了一点存款。人一旦有了钱就好办事了。以前,我谈过很多对象,都没有成功。后来,我的条件好了,爱情也随之而来了。那时,追求我的女孩子很多。她们中,既有大学生,又有·教师、记者、职员······我昨天回到家乡,我一位远房本家兼亲戚和邻居家的女儿姓吴,名叫莉莉的女孩——她爸爸是我的远房本家 。我们同是属于吴氏宗祠。她妈妈与我妈妈是同房叔伯姐妹。我妈妈与她妈妈既是妯娌,又是姐妹。同时还是朋友。我们两家相距咫尺。我们两家的关系一直算好。我们一本家兄妹相称。昨天,我回家,莉莉问我:‘你在省城工作多年,我想请你帮我介绍一位好男孩,不知可以吗?’我说:‘好啊!’我想了好久。后来,我想到了你。我觉得:你是合适的人选。——不知你现在有没有对象?”

李中天说道道:“哈哈哈,吴真言,吴部长,现在的女孩子找对象,要求都很高啊!女孩子首先讲的就是要有房、有车、有钱,这些条件,我都不具备条件啊!——会有哪位女孩子爱我呢?我也不敢奢望啊!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多出几部书吧!”

吴真言道:“哈哈哈,李中天,还是叫你的笔名‘老知’吧?这个道理我当然懂啊!可是,你毕竟是一位作家和文学家啊!文学家是人才啊!你很有发展潜力啊!”

李中天笑着说道:“现在是有奶便是娘。有钱就好办事,没有钱,什么事情都办不成。”

吴真言笑着说道;“博士,你不是经常说‘人要有理想’吗?你一直只关注你的文学,今天怎么谈得了钱啦?现在,你出了书,有了稿费和版税,你的经济状况好吗?”

李中天笑着说道:“稿费和版税是有了一点,经济状况当然有所好转了。现在,生活勉强可以维持。但是,与别人相比,我还是处于贫困战线上挣扎呢!”

吴真言笑着问道:“真的吗?我听说很多作家出书后都成为了富豪。难道你出书后没有发财吗?”

李中天笑着反问道:“你听谁说的?”

    吴真言笑着说道:“我在银行工作,每天接触了各种各样的不同职业的人员。我听说省内很多作家都是富豪。去年,有位著名青年作家到我们银行采访,今年出版了一部长篇财经小说。小说一经问世,就成为了畅销书。我听说那位青年作家年纪轻轻,已经拥有上亿万元的财富,成为了省内富豪榜作家之一。我听说很多作家都有几千万和上亿的财富。作家都是富豪。可惜我没有读多少书,没有才华,要不然,我也想搞写作当作家成为富豪。作家坐在家里,写一篇稿件就是几百上千的稿费,出一部书就名利双收,多好啊!”

李中天笑道:“哈哈哈哈,吴真言,吴部长,你说的是真的吗?这是你随口编的故事吧?”

吴真言笑道:“哈哈哈,李中天,你这位博士,虽然我姓吴的一直喜爱吹牛皮,说大话,别人称我为‘吴牛皮’,我平常说话,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十句话中难得讲一句真话,都是,我今天讲的句句是真话啊!”

李中天笑道:“哈哈哈,吴真言,你的姓名叫做吴真言,谐音就是‘无真言’。——你平常讲话,百句话里都难得有一句是真话,难得今天就不同吗?哈哈哈,要你吴真言吴牛讲真话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吧?”

吴真言笑着说的:“博士,我平常说话喜爱吹牛皮,是事实。都是,今天,我是有事专程拜访。我说的都是真话。”

李中天笑着说道:“吴真言,我不管你真假如何?暂且不提。毕竟你是从省城专程赶来,辛苦了!我没有什么好吃的招待你。首先,请你抽支烟,喝杯茶吧?”

李中天一边说,一边从沙发上拿起一包“白沙”牌精品香烟给吴真言递烟。

吴真言笑着说道:“谢谢!我身上有烟。现在,你抽烟了吗?”

吴真言说着,从身上掏出一盒“芙蓉王”牌香烟,抽了一支递给李中天。

李中天笑着说道:“谢谢!我不抽烟!”

吴真言笑着说道:“你不抽烟好啊!你看我——我是烟酒好色,嫖赌逍遥,样样都来。我自己抽的一般是‘芙蓉王’。每几十块钱,我一天要抽两包。如果是给那些高级官员、企事业单位的老总和高级管理员,档次要更高。我身上经常有两三种品牌的香烟。当然,羊毛出自羊身上。我是银行保卫部部长。在我们保卫部几好人内,我是老大。我说了算。但是,毕竟我也是属于打工的。我的挂靠单位还是在公安局。我的基本工资不过几千元,怎能够花?我还不是想办法挣钱吗?现在,只要手中有一丁点儿权,就有挣钱的途径。当然,我有我的专长。我的工资只有几千块,但是,我的外水还是相待可观的。我每个月能够挣到几千甚至几万的外水。最近有一个月,挣到的外水高达十几万。现在,只要,有本事挣钱就是英雄。”

这时,李中天泡了两杯茶,端了一杯给吴真言。接着,又拿出一盘花生、瓜子放在桌上,笑着说道:“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你,望你莫见怪啊!”

吴真言笑着是:“博士,谢谢你!俗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们之间,一别多年了。——现在,你可是闻名遐迩的青年文学家了。我真想不到,你竟然真正成为了令人敬仰的青年文学家啊!”

李中天笑道:“哈哈哈,我可不是什么文学家,我是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业余真正,现在是纯粹的自由撰稿人,真正的自由职业者。”

吴真言笑着说道:“你在我心中,你就是一位文学家。”

李中天笑道:“哈哈哈,文学家是那些在文学具有重要贡献和成就的人。并非你说别人文学家别人就是文学家啊!”

吴真言笑着说道:“你是文学家,我在文学方面说不过你。我今天专程赶来不是与你辩论文学的。我有事专程来访。不知你心中理想的对象要求具备什么条件?”

李中天笑着说道:“我现在对象都没有,哟什么资格谈什么条件呢?”

吴真言笑着问道:“你现在还真的没有对象吗?”

李中天笑着说道:“难道我还骗你不成吗?你姐姐年纪比我大很多,早已出嫁了。你妹妹现在省城工作,已经有了对象,难道还怕我追求你的妹妹吗?”

吴真言笑着说道:“我妹妹嫁给你,我当然没有意见。可是,她已经有了对象,当然就没有必要再谈了。我还有一位远房本家妹妹,生得非常美貌,现在省城工作。她委托我给她找一位好对象。我觉得你是很好的人选。今天,我专程赶来来你。不知你意下如何?”

李中天笑着问道道:“真的吗?该不会是你随口编的故事吧?”

吴真言笑着说道“当然是真的。她是我的远房本家。其实,要说远房,还属于五服之内。她可谓是才貌双全。大学毕业后现在省城

一家企业单位工作。你同意吗?如果你同意,那么,我可以给你牵线搭桥。”

     李中天笑着说道:“姻缘天本是注定,何处相逢命注缘?”

吴真言笑着说道:“博士,姻缘当然是命中注定的,我相信人生相识相逢总是缘分。这当然是事实。不过,我觉得:缘分既是天生注定,但是,又是人为的。姻缘与一个人的社会地位、职务、职业、财富有很大的关系。我给你说一个真实故事好吗?”

李中天笑着说道:“欢迎欢迎!”

吴真言喝了一口茶笑着说道:

“我从小喜爱武术,虽然并没有拜过专门的武师学习过系统的武术,但是,我经常向一些懂坚持武术的人学习,我对于武术还是具有一定的基础。加上我生得一身力气,在我们村里上千人中,我也是属于佼佼者。我从小就喜爱武术而不爱读书。我初中毕业后在家里呆了一两年后就入伍参军。我刚到部队不久,因为我有一身好力气,有会一点武功,很快就调到连长身边当警卫员。不久后,连长有将我向团长推荐。团里领导经过考核后,将我调到了团部担任团长的随身警卫员。我在团部,一边给团长当警卫员,一边学习武术。后来,在全团武术比赛中获得冠军。我一下在全团出名。后来,师里让我参加全师武术比赛。全师上万人,有很多武林高手。其中,有几位出身于武林世家,父母都是著名武术家。都是国家体育学院的教授和部队的武术教练。我结识了很多武林高手。在全师武术比赛中,我的成绩在前五名内。我一下就成为了全师的武术奇才。后来,团部向师部推荐,我就从团部调到了师部 ,给师长担任随身警卫员 。团长是大校,师长是少将。师长是属于高级将领了。我调到师部师长身边担任警卫员后,自然就结识了很多高级将领。我在师长身边当了一年随身警卫员。

“有一天,我同师长到大军区参加一个团以上干部会议,见到了大军区司令员。我到部队两年后,第一次见到了大军区司令员。大军区司令员是中共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委员,是上将军衔,是大军区最高军事指挥员,是真正的高级将领。开完会后,大军区司令员问我:‘你是不是叫吴真言?是不是参加过全师武术比赛啦?’我心想:‘您一个大军区司令员,是大军区之首,怎么会知道我一个小小的警卫员呢?’我回答说:‘是!我叫吴真言。我是参加过全师武术比赛。’大军区司令员笑着问我:‘你的身手不错吧?’这时师长笑着说:‘司令员,小吴的功夫很不错。小吴原在团部当警卫员,后来,给我当警卫员。听说您身边有位警卫员现在到军事院校学习去了,真的吗?’司令员笑着说:‘你是问小杜呀?是真的。小杜出身于军人之家,父母都是军人。小杜原是体育学院的大学生。他是从普通高校应征入伍的。由于小杜有一身好功夫,给我当了两年的随身警卫员。虽然我是大军区司令员,但是我觉得小杜毕竟是大学生,总觉得让他当警卫员,有点可惜,我就推荐他参加军事大学招生考试,结果,考上了一所著名军事大学。现在已经到军事大学里读书去了。’师长笑着说:‘司令员,就让小吴到您身边当警卫员吧?’大军区司令员笑着说:‘这怎么行?那你身边呢?’师长笑着说:‘我没有关系!您是大军区司令员,是全军区的统帅吗,您身边需要警卫员。就让小吴给您当警卫员吧?’师长说着,对我说:‘小吴,你在我身边已经有一年了。从今以后,你就在司令员身边当警卫员吧?’就这样,我就在打军区司令员身旁担任随身警卫员。

“我给大军区司令员当了警卫员后,司令员对我说:‘小吴,一个人首先要要学习,要有一集之长。你想学到一技之长吗?’我说:‘我当然想。’司令员笑着问我:‘你想学什么专业技术?’我说:‘我请首长指导!’司令员说:‘司令员机关有家军用印刷厂,你想去学习吗?’我心想:‘印刷厂不会倒闭。学习印刷技术,将来转业或者退伍找工作比较容易。现在书刊和报纸那么多,印刷厂应该是好单位。’我便说:‘我想去学习。’我到印刷厂后才知道:印刷厂的油墨不但有毒,而且很不舒服。我在印刷厂干不到一个月便离开了。后来,司令员想要我去学习驾驶技术,但是,我并不想开车。就这样,我就每天在司令员身边。名义上我是随身警卫员,其实,说到底,我是身兼随身警卫员、勤务兵、服务员等多种身份。其实,大军区司令员身边的随身警卫员,除了我,还有两位。我们几位随身警卫员都有具体的分工。我经常陪同司令员出席各种各样的军事会议,经常陪同司令员到全军区各地检查。尤其是我检查陪同司令员到基层检查。部队里经常有各种各样的大大小小的演习、野练。司令员经常亲赴现场。有一回,大军区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演习的地点在一个偏远的山村举行。从大军区司令部到演习现场好几百公上千公里。司令员经常亲临现场。深受全军区官兵的爱戴和敬重。有一回,司令员去南方某地参加一个师以上高级军官参加的重要军事会议。从大军区司令部到开会驻地两百多公里。途中要跨域几座大山。司令部考虑到司令员的安全,除了我们几位随身警卫员之外,另外派了几位特警一加强包围工作。我们乘坐两部军用轿车。我们从天黑出发,当我们的车子驾驶到一座大山时,忽然,看到前面途中停着几部小轿车。路上一群手拿凶器的男女横在一部黑色小轿车的前面。我透过玻璃,在雪白的汽车灯光看得清清楚楚。虽然是柏油公路,但是因为是大山,山高路陡,全是盘山公路,在深山之中,我心想:‘在晚上。途中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呢?要不是我们是军人,有五六人,身上有枪,要是普通人,独自开车行走,真有点令人害怕。’我们山顶,的车子靠近了那几部小轿车。我正看着,忽然听到司令员对司机说:‘停车!’司机听了车。司令员说:‘小吴,你和小杜么下去看看吧?——看看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碰到拦路抢劫的呢?’我说:‘首长这么一说,有可能啊!’我和小杜下了车,我和小杜拿着通电光下了车。我走近一看,只见一群手拿凶器的男子栏着一部黑色小轿车,威胁车里只见是一对青年男女。我用通电光照了一下,大声喝道:“干什么的?’他们在汽车光的照耀下,见我们是军人,我们手中自动冲锋枪,心中有所畏惧。更何况,旁边还有两部军车。一位高个子说:‘今天夜里算我倒霉!我们走!’不一会,那一群男子坐着两部轿车离开了。车里那对青年男女连忙下车向我们表示感谢。我问:‘这是怎么回事?’那位青年男子说:‘我是一家报社的新闻记者。这位是我的女朋友。今天,我同女朋友回老家去看望父母。回来时碰到他们拦路抢劫。要不是你们路过,我真不知怎么办?谢谢你们!’我说:‘不用谢!’后来,这件事,通过新闻媒体传开了。从此引起了公安部门的重视。通过公安机关的努力,终于摧毁了一个抢劫集团。后来,我收到了部队的表彰。司令员本来准备我去军校学习,后来因为我得罪了司令员夫人,不久就退伍回家了。”

吴真言说到这里,叹了口气说到:“我要是不得罪司令员夫人,我怎么会退伍回乡呢?我们几位随身警卫员只有我被退伍回乡了。其他几位都没有退伍回乡。他们中,一个被推荐到军事院校进修,现在是上校军官。一个专业回到地方,现在是国家公务员。一个现在师部供职。一个现在部队教官。只有我退伍回乡。我退伍回乡后 ,后,先后在企事业单位担任过保安人员、司机、保安队队长、保卫部部长,一直在企事业单位工作。我很想创办一家公司,但是一直没有如愿。现在,我当然那家大学商业银行保安部部长,虽然不是什么高官要职,但是 ,也是属于企业干部。享受国家干部待遇。我也可以说是事业上成功了吧?有房、有车、有存款。人生的缘分就是这样:没有地位、没有职务、没有名望、没有财富,就没有爱情和婚姻,一旦有地位、有职务、有名望、有财富。爱情和婚姻就随之而来了。以前,我没有钱,没有人爱我,现在,有了钱,不但有人爱我,而且爱我的女孩子还很多。我觉得:所谓缘分,并非是天生的。有钱就有缘分。”

李中天笑着说道:“我相信!有钱就有缘分。——哦,你刚才说你得罪了司令员夫人,是怎么回事?”

吴真言笑着说道:“大军区司令员是上将军衔、中共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属于高级将领。司令员夫人姓贾,是大军区文工团团长,既是一位著名演员,同时又是一位歌唱家、作家和电视台节目支持人,是一位多才多艺的杰出女性。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做小杰,在北京读大学。有一回,正是暑假,小杰要去看望一位在北京大大学的本地同学,邀请我作伴。我首先怕司令员不同意,就向司令员汇报,听取司令员的指示。司令员不同意。司令员说:‘你是军人,不能随便出外游玩。’小杰就将这事告诉了他的母亲贾团长。贾团长找到司令员说:‘你就让小吴陪同小杰,一来路上可以做过伴,二来碰到了什么歹徒之类也好保护啊!’司令员说:‘世上没有你们多歹徒吧?’贾团长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让小吴给小杰做过伴还是放心一点。’司令员说:‘小吴是军人,有不是我们家的私人保镖。这怎么行?’我说:‘首长,反正今天是双休日,我没有事,我就陪同小杰去一趟吧?这样,对于小杰来说,有个伴,你们也放心些。’司令员说:‘那好吧!不过,你是军人,在外面不可轻易殴斗!’我说:‘我知道!’其实。小杰的几位在北京读大学的本市同学中,除了一位同学的父母是中学教师,属于普通普通知识分子外,其他几位同学的父母要么是高级领导干部,担任省市重要领导职务,要么是著名的专家、学者或者社会名流,或者是省城著名大学声名显赫的大学教授,或者是省内外著名的作家,著名的新闻记者,或者是著名的工程专家,或者是著名的企业家,总之,都是精英。我问:‘我们首先去哪里?’小杰说说:‘我们首先去阿婷家吧?阿婷的父母都是省城著名的教授。阿婷既是才女,又是美女。’我说:‘好!’我们乘坐公交车去阿婷家。阿婷家在教授新村。教授新村地处城西,这里的高校集中的地方。这里有几十所大学,被誉为省城的高校城。教授新村是教授住宅小区。进入教授新村的都是大学教授。阿她的家是教授新村一栋普普通通的别墅。我们走到教授新村后,小杰拿出手机向阿婷打电话。不一会,阿她讲究出来接待了我们。我们走进阿婷家后,与阿婷的父母见了面。阿婷的父母都是著名教授,兼小杰是阿婷的大学同学,又听说小杰的父亲是大军区司令员,母亲是著名艺术家和作家,自然非常看重。小杰与阿婷的父母寒暄几句后说:‘我想邀请阿婷去旅游!’阿婷的父母自然同意。阿婷家有车,阿婷说:‘请上车吧!’小杰坐在驾驶室,与阿婷并排。我坐在后面。我想不到,阿婷虽然是位大学生,但是,拥有驾驶执照。同时,她的驾驶技术还不错。半个多小时后,阿婷将省城风景最美丽的“世界园景区。”“世界园”景区位于市区,是省城风景最美丽的公园。我在部队几年,每天生活在省城,但是,真正旅游还是初次。我对小杰说:‘我来部队几年了,今天是初次出来旅游。’小杰说:‘那你就好好看看吧!我是省城出生的,我经常来这里。我喜爱这里。’我看到小杰和阿婷在一起,心想:‘我正好想到处看看呢!’我说:‘小杰,我到前面看看,如果你有什么事情,就打我的电话吧?’小杰说:‘好!’我就往前面走走去。我在‘世纪园景区’真看着,忽然听到了手机铃声。我一看,是小杰的电话号码。我拿起手机问‘小杰,有事吗?’小杰在电话中说:‘你快来,我们碰到了一群流氓,他们正在欺负阿婷!······’忽然,断了。我接了电话迅速赶到小杰和阿婷的地方。几分钟后,就到了他们那里。我一看,只见一群流氓正在欺负阿婷,小杰正和他们 在搏斗。小杰出身于军人家庭,学过武术,对付几个流氓是不成问题的,但是,因为流氓人多势众,小杰被他们打到在地上。而那些流氓的主要目标是阿婷。我一看,大喝一声:‘放手!’那些流氓见我只有一个人,并不害怕。一个高个子说:‘当兵的,少管闲事!老子在省城还没有怕过谁呢!’我大声问道:‘你们到底是放手还是不放手?’高个子冷笑道:‘老子今天不放手又怎么样?’我说:‘我喊“一”、“二”、“三”,如果我喊到“三”时到你们还不放手,你们后果自负!’我说‘一······二······三······’我喊‘三时他们还没有放手。我说:‘我刚才说了,我喊到‘三’时,你们不放手,后果自负。我一个箭步,就把高个子摔倒在地。我踩着他对他们喝道:‘放手!’但是,他们仗着人多,不但不放手,还要与反抗。我见状,拔出手枪,对天鸣枪,喝道:‘放手!谁敢顽抗,我就开枪了!’他们看到乌黑的枪口,自然就心中害怕了。但是,有位三角眼的高个子胆子大的说:‘有种,你就开枪!’我一听,那个气啊,真要气炸了。我说:‘好!我今天就好好教训你!’我话音未落 ,扣动了手枪开关,随着一声枪声,一枪打在那位三角眼的高个子的腿上。顿时,鲜血直流。那些流氓见状,终于放手了。我说:‘今天算你们幸运,希望你们好自为之。如果你们以后再敢这样,你们,就没有今天这么幸运了。’接着,我又打了向派出所打了电话。不一会,那位高个子就被派出所的警察逮捕了。后来,破获了省城的一个流氓团伙。后来,我因为私自开枪受到了部队的处罚。不久,我退伍回乡了。我退伍回乡后,大军区司令员对我的工作还是有所关怀的。司令员亲自向我们镇政府推荐我担任村里的党支部书记和村主任。镇党委书记、镇政府镇长找我谈过几次话 ,希望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和村主任。可是,虽然我没有读过多少书,没有多少文化,也没有什么专长,但是,毕竟我 部队锻炼了四年。四年里,我在大军区司令员身边担任随身警卫员三年。我见过大世面。我们那几位司令员身边的随身警卫员中,只有我退伍回乡了。其他几位都没有退回回乡。我在大军区司令员身边当过随身警卫员,退伍回乡当农民,我担任不会乐意。你想,我怎么会乐意当一辈子农民呢?我希望能够去干大事业——至少我不会当一辈子的农民。我担任不会讲什么村党支和村主任。现在,成为了省城那家银行的保安部部长。虽然不算什么官,但是毕竟也是属于一位银行干部。现在,只要手中有权、有钱、有名酒好办事。我现在朋友很多,办什么事情都并不觉得有什么难处了。尤其是,只有我们手中有权、有钱,就有爱情和婚姻。”

李中天笑着说道:“吴真言,你真有本事!你是银行保卫官员,成为了大家心中的英雄啊!我经常说:‘成功者就是英雄。’笑着,你当了银行保卫部部长,是属于科级干部,虽然是属于英雄了。”

吴真言笑着说道:“李中天,人各有志。我们的理想与人生道路不同。你的理想是出书成为一位著名文学家,而我的理想就是过得幸福。而要过得幸福,最重要的就是要有钱。钱从何处来?当然,天上不会掉下钱来。即使天上真正有钱掉下来,也要起得早才有。如果起床晏了,就会被别人是、拿去了,说到底 ,必须靠自己去挣钱。但是,挣钱不容易。我既没有专业特长,也没有什么真彩实学。我唯一拥有的是我当过几年兵,在部队锻炼过几年。我当过多年的保安人员。但是,当一辈子保安人员总不是长久之计。我们在社会上,总得学一点真本事。你是搞文学创作的,已经有了一定成绩,在文坛有了一定的影响和名气。但是,毕竟你不是名人名家,也并非职业作家。现在,你还只是普普通通的作家。人生最重要的就是两件事——一是事业,二是爱情与婚姻。事业是基础。一个人的事业上成功与否,与爱情和直接联系。不知你对于个人问题有什么看法?”

李中天笑着说道:“姻缘是天生注定的,我们一切随缘吧?”

吴真言笑着说道:“博士,我不同意你的观点!姻缘天注定,成败在人为!”

李中天笑着说道:“我相信!”

吴真言笑着问道:“我给你介绍问道本家女孩子,你同意吗?”

李中天笑着说道:“这不是我同意不同意的问题,这是我们之间有没有缘分的问题。——我不知我与她有没有缘分?”

吴真言笑着说道:“那当然有缘分啊!那是一位才貌双全的女孩子,非常令人可爱。可惜我们是本家,她是我的本家妹妹,同是吴氏宗室的血液。要是外姓,我当然不会放手啊!我们两家的关系一直非常很好的。当然,我们两家毕竟是同宗室的我来给你牵线搭桥,当然就有把握性啊!”

李中天笑着说道:“谢谢!谢谢你的关心!”

吴真言笑着说道:“我一直非常关心你的个人问题。我问你——你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啦?如果你同意,那么,我就给你们牵线搭桥。如果······”

李中天笑着说道:“我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自由职业者,一没有职务和社会地位,二没有名望,三没有财富,我有什么资格去追求人家呢?你说的那位女孩子当然大学毕业的,现在省城工作,而我现在居住在乡村,一无显赫的社会地位与领导职务,二无雄厚的经济实力与与物质财富,三无大红大紫的名望和声誉,我有资格去爱她呢?”

吴真言笑着说道:“世间之大,无奇不有。人生之缘,也是命中注定的。世上的事情,都有例外。我首先给你讲一个真实故事吧?”

“什么故事?”李中天笑着问道。

吴真言笑着说道:“我在部队给大军区司令员当随身警卫员时,每天在大军区司令员身边,当然熟悉很多高级将领、专家和部队精英。我们大军区何副司令员是大军区资格最老的军事主官之一。在大军区内,除了司令员于政委后 ,何副司令员排在第三位。何副司令员早年留学德国和美国,既是一位著名军事家和军事理论家,同时又是一位军事科技专家。何副司令员的独生儿子大学毕业后留学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一家科研机构工作。后来,自办公司,成为一位拥有多项国家专利的著名企业家和发明家。受到很多很多出类拔萃的女孩的青睐。她们中,既有高官的公主,又有富豪的千金。她们中,既有大红大紫的明星女杰,又有声名卓著的知识女性 。总之,都是精英。可是,大约缘分是天生的吧?有一回,博士在上网时雨一位女孩相识,他们被上网聊天。后来,博士应邀赴某地参加一个商品招商会,在会场与那位女孩相识了。那位女孩读过大学。大学毕业后回乡从事花木开发,是远近闻名的花木公主。博士与那位女孩也是天生有缘,他们相见,总有谈不完的话题。后来,终于成为了美好姻缘。”

“真有其事还是你随口编的?”李中天笑着问道。

“当然是真的。”吴真言笑着说道,“博士叫何卓才,现在是著名企业家何发明家。同时,又是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并且经常在电视台讲学。夫人叫杜花花,出生于农民家庭 。父母是花木种植能手。杜花花大学毕业后从事花木种植,是一位花木专家。现在,他们在北京、上海、广州、沈阳、西安、杭州、大连、长沙等全国各地都有分公司或者业务联络处。我与博士交往并不多。但是,博士很平易近人,完全没有一点名人和富豪的架子!”

“哦!杜花花很美吧?”李中天笑着问道。

“那当然啊!”吴真言笑着说道,“要是不美,博士会爱她吗?”

“是吗?”李中天笑道。

“你不是一样吗?”吴真言笑着说道,“如果有不漂亮的女孩子追求你,你会同意吗?”

“当然希望女孩子漂亮一点!”李中天笑着说道。

“就是嘛!”吴真言笑着说道,“我吴真言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但是,我毕竟在社会上混了多年,虽然不能说是见多识广,但是,毕竟见过一些世面的。我今天专程来给牵线搭桥,将无莉莉介绍给你,当然无莉莉是很漂亮的。不是漂亮的 ,我还不会向你提呢!——我知道:你的要求也是很高的吧?”

“哈哈哈,我自身的条件不会,我有什么资格去要求人家呢?”李中天笑着说道,“只是如果相貌太丑了不好·······”

“那么,你说说你的要求吧?”吴真言笑着说道。

“这怎么说?”李中天笑着说道。

“我给你介绍我们吴家的吴莉莉,你同意吗?”吴真言问。

“人家是大学毕业生,又在省城工作,我有什么资格去爱她呢?”李中天说。

“我没有相当的把握性,我不会给你说。五莉莉不相信我,也不会委托我给她寻觅君的。我今天来给你介绍吴莉莉,我当然有相当的把握性。难道你不相信我吗?”吴真言说。

“我当然相信你!我只是觉得我是普通人,我配不上她的。”李中天说。

“李中天,这样好不好?”吴真言说,“你有电脑,吴莉莉也有电脑。我首先打通她的手机,人你们通通话。等下你们可以视频聊天。好吗?”

“这?适合吗?”李中天笑着说道,“我们双方相互都不熟悉啊!”

“这有什么关系?我谈过很多次恋爱,有很多都不熟悉,不同样是谈恋爱吗?我的老婆老家的东北的。她一直在湖南经商,我们现在已经结婚了。谈恋爱,讲究的是缘分。只要你们有缘分 ,就可以了。”吴真言说,“现在,我就打吴莉莉的手机。······喂喂!······是吴莉莉吗?······我是吴真言。·······李中天 ,你终于悟莉莉直接通话吧?”

吴真言说着,将手机拿给李中天。

“这······”李中天说。

“喂喂!我叫吴莉莉,你是·······”李中天正不知如何是好,手机里传来了吴莉莉的声音。

“你好!我是李中天。”李中天说。

“哦,你是李中天吗?我知道。你是一位作家吧?我们能不能见见面?”吴莉莉问。

“这······”李中天不知如何回答为好。

不一会,李中天将手机交了给吴真言。

“吴莉莉怎么说?”吴真言问。

“她说我们见见面。”李中天回答道。

“你怎么回答她的?”吴真言又问。

“我说我们相互不熟悉,见面不适合吧?”李中天说。

“你怎么能够那么说呢?”吴真言说。

“我是实话实话。”李中天说。

“那么,你同意去见她吗?”吴真言问。

“今天不去。以后再说吧?”李中天说。

“为什么?”吴真言问。

“这原因就和简单,吴莉莉是大学毕业生 ,我是农民。我们不适合。我高攀不上。吴莉莉可以找到更加优秀的。”李中天说。

“你就不要与我讲大道理了。难道我不懂那个道理吗?”吴真言说,“我们毕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我是希望你能够找到难道另一边,也好有个家。你是作家,道理当然不用我讲。不过,我毕竟在社会上混了那么多年,见识 并不比你少。人生在世,恋爱与婚姻是大事。家庭非常重要!我希望你早日成个家!”

“谢谢你的好意!”李中天说,“人生在于缘分。有缘分,自然会来的。没有缘分,不可强求!”

“话说这么说,可是凡事还是人为去创造!”吴真言说。

“人生在于缘分。什么都要讲缘分的!”李中天说。

“你说的,当然有你的道理。不过,我始终相信:缘分也要人为去创造!”吴真言说,“我出生农民家庭。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我只读过几年书。后来,到部队当兵。在部队,我给连长当过警卫员,给团长当过警卫员,给师长当过警卫员,给大军区司令员当过警卫员。可以说 ,我在部队,虽然是警卫员,可是见过很多高级将领和不同领域的精英。上至大军区司令员、政委、下至连长、营长,我都熟悉。我见过很多专家、学者。可以说,在部队的几年,学到了很多东西。后来,退伍回乡。我当然不愿回乡当农民。我每天奔波于省市有关部门 ,经过几番努力,终于找到工作 。现在,虽然谈不上是功成名就,但是,我毕竟在银行工作,担任了银行保安部部长,大小也是属于一名国家干部。现在,我在省城也算是站稳了脚跟。我在省城买了房子,有了车子 ,也有了一点积蓄。我想干几年后能够自己开办一家公司。”

“我经常说:‘成功者就是英雄。’——你是英雄!”李中天说。

“哈哈哈,李中天 ,别说我,还是说说你吧?”吴真言说,“你同我去省城见见吴莉莉吗?”

“不去。”李中天说。

“我真不知怎么是你好?”吴真言说,“吴莉莉是大学毕业生,聪明、美貌,很可爱,你还是去看看吧?你看到她说不定你会改变你的思想的啊!”

李中天心下想道:“吴真言,你知道我的心情吗?我的心中有一个才貌双全的杨圆圆。你说的吴莉莉比得上杨圆圆吗?在我的心中,只有杨圆圆,才是我的全部啊!他心理这么想 ,嘴里却说:“吴真言,我心中既无知无权,又无名望和钱财 ,我一个乡村农民凭什么去追求人家大学毕业生呢?”

“既然人家女孩子对你有意,就是她同意接受你。——只要她接受你,就是她的心中有你的存在。——这就够了!——你有什么不好意思不敢追求人家呢?”吴真言说,“女孩子,总是需要爱情的。——只要是女孩子,不管什么学历,担任什么职务,不过是大学毕业生也好,研究生也好,博士也好,教授也好,专家、学者也好,官员也好、明星也好,——只要是女孩子,总是需要爱情的。——吴莉莉虽然是大学毕业生,但是你是作家,也不会委屈她的。——只要你能够给予她幸福就是最好了!”

李中天心中说道:“哈哈哈,吴真言,人生是讲究缘分的。我一直非常相信缘分的!说到这里 ,我首先给讲一个故事吧?昨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自己偶然结识一位生得秀美非凡的女孩子。我问她:‘小姐,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的?我们相识真是有缘啊!’那位女孩子回答说:‘我姓何,名字叫何来缘。家住何家庄。欢迎你到我们庄上去玩吧?’我心想:‘这个何来缘邀请我去何家庄玩,是不是她对我一见钟情而爱上了我呢?’我便说:‘好!我会到何家庄去看你!’我们分别后,我天天盼望着与何来缘见面。这样,过了几天,我心想:‘我要去看看合来缘。’我就驱车到了何家庄 。我驱车到了何家庄后,之间呢一个很大的村庄,规模与城市没有区别。我通过手机与何来缘联系。不一会,何来缘就开着一部高档豪华小轿车来接我。我随同何来缘到了何来缘家。我下了车,只见何来缘家住的是豪华别墅。别墅周围有花园,有水池,有山有田。我说:‘何来缘,那么何家庄真是人间仙境、世外桃源啊!’何来缘说:‘我们何家庄的经济发达是省里闻名的。我们庄里,已经实现了城镇化。由于经济富裕,我们庄里的女孩子都不愿嫁到庄外。但是,从医学的角度上说,本庄本村的男女青年结婚并不利于优生优育啊!后来,我们庄里就做出一项举措:出嫁的女孩子,庄里给予一定的经济补贴。这样,很好!’我同何来缘走进了别墅里。我走到客厅里,看到一位年纪大约八九岁的小女孩在做作业 ,天看到我进去,问我:‘叔叔,你与我姑姑是什么关系?’我吻了吻她,问她:‘你认为是什么关系?’那小女孩笑着说道:‘我不知道!’我笑着问道:‘你真的不知道吗?’小女孩笑着说:‘叔叔,我是真的不知道呢!你知道吗?我姑姑可是才貌双全的。毕业于名牌大学。她谈过了几次恋爱 ,都没有成功。后来 ,找了一位大老板,听说还是留学美国的博士。现在北京办公司。听说在上海、沈阳、南京、武汉、长沙、广州等很多地方都有企业。我问她:‘你见过你的姑父吗?’她说:‘来过一次 。很帅!’我说:‘何来缘!——缘何来?!’小女孩笑着说:‘叔叔,我姑姑名叫何来缘不是缘何来啊!’······”

吴真言笑着说道:“哈哈哈,李中天,你到底不愧是噶奥文学创作的堂堂文学家,随口而来,即成佳作。——你是不是想打一辈子光棍呀?”

“命该如此,有何办法呢?”李中天笑着说道。

吴真言笑着说道:“李中天,我们交往那么多年了。作为老朋友,我不能不告诫你:虽然你现在出版了一部长篇小说,在文坛有了一定的影响,但是,你现在毕竟还是生活在乡村。你的身份还是农民。你毕竟不是属于专业作家,也不是文学工作者。你现在只是是一位农民作家。现在,还不能讲写作成为你的职业 。你还是属于业余写作者。虽然,省内几家新闻媒体对于你的长篇小说出版有所报道 。尤其是省报,对于你的长篇小说多了几次报道 。这当然是好事 。但是 ,你想过没有?人生活在世上,总离不开生活。要生活,首先必须有经济来源。经济从很而来?当然 ,天上没有掉下来。即使天上真的有钱掉下来 ,强的人那么多并不一定有你的份啊!——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就是想方设法挣钱,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没有经济支柱,什么事情也干不成的!你毕竟不是著名作家,没有那些著名作家的优越感。如果是著名作家,靠稿费为生,未尝不可。我在银行工作多年 ,结识了不少作家 。那些著名作家,稿费还是来得容易的。你没有出名,要想得到稿费就未必有那么容易。你生活在乡村,你什么时候能够成为真正的著名作家呢?你什么时候才能去城里工作呢?我不能说你没有成名成家的可能性,也不说你不会去城里工作,但是,我敢肯定:那是需要时间的。那么,时间是多久呢?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一年?两年?三年?······那是一个未知数。现在,你的年纪不小了 。而在文学上成功是个未知数。你知道要哪一天才会成功呢?我不好说。我想 ,你自己也不知道。那么,你目前最要紧的就是解决你的个人问题。这可是人生的头等大事。——吴莉莉对于你来说,是一个好机遇啊!你应该把握好机遇!——如果你得到了吴莉莉,那么 ,无论是对于你的家庭还是事业都有帮助啊!你不是作家吗?吴莉莉也是一位才女。她可以在文学上支持你!这对于你的文学创作有进步啊!”

“吴真言 ,你说的当然有道理,不过 ,缘分是天生的。”李中天说。

“说到缘分,虽然有缘分,大事缘分必须人为去创造才是!”吴真言说,“我曾经与一位高级将领的千金谈恋爱。我就是因为自卑才失去了机会。”

“怎么回事?”李中天问。

“我在部队给大军区司令员当随身警卫员时,经常随同司令员出入大军区各司令员、政委家。大军区赵副司令员与司令员是二十多年的老战友,关系亲密。我经常出入赵副司令员家。赵副司令员的妻子是大军区文工团歌舞演员,独生女儿赵薇薇在北京读大学 。那年暑假 ,我在找副司令员家里见到了赵薇薇。赵薇薇在大学里学的专业是商贸,但是,因为遗传基因,赵薇薇能歌善舞,经常在电视里主持节目 ,并且参加歌舞表演。我与赵薇薇接触的机会多了 ,我们被熟悉了 。赵薇薇几次邀请我去她家里玩 。我去过几次。但是,毕竟我是司令员身边的随身警卫员 ,而赵薇薇的父亲是大军区副司令员,我也不能随便出入。所幸的是赵薇薇约我。有一回,大约是假日,我们放假。大军区司令部的几位主要领导,包括司令员、政委、副司令员以及几位主要部门负责人赴几次去看望官兵。赵副司令员去某导弹基地看望官兵。夫人去基层慰问演出。赵薇薇一个人在家 ,就打电话邀请我去玩。我走到赵薇薇家 ,赵薇薇说:‘我出身与军人家庭。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忙于军事 ,母亲忙于演出 。虽然家住在部队 ,但是,与父母相互交流的机会并不多。你能不能陪我说说话?’我说:‘我是军人,我是司令员身边的警卫员,有纪律。我很高兴认识你!平时,我不能随便走动的。’赵薇薇说:‘我是军营里长大的。我知道。你总不能当一辈警卫员吧?’我说:‘我是军人。我笑着是军人。至于以后,待以后再说 。赵薇薇说:‘你最好能够在部队学到一技之长,者杜宇你将来你无论是专业还是退伍就业都有好处。我可以向我爸爸说说,让他给司令员说一声 ,让你去学一行技术。’后来,赵副司令员还是真的与司令员谈到这件事。司令员对我说:‘小吴,想不到,你在我身边当然随身警卫员 ,连赵副司令员都很关注你!’后来 ,赵薇薇大学毕业后,还几次邀请我做客 。这其中,就有爱的成分 。当然,毕竟赵薇薇出身于将门,父亲是高级将领,母亲是著名艺术家,赵薇薇是名牌大学毕业生 ,我出身于农民家庭,父母都是普通农民 ,而我是普通士兵,与赵薇薇,无论是从哪方面讲都相距天壤之别。后来 ,赵薇薇在北京一家大型公司工作 。找到对象是一家公司的老总 ,一位著名青年企业家。说起来,缘分是有的,都是能不能成功 ,是人为的。如果我当年追求赵薇薇,农民可能有成功的可能性 。要是我得到了赵薇薇 ,我的命运就与现在不同了 。当然,说到底 ,我与赵薇薇还是属于没有缘分的。当然 ,现在 ,我已经结了婚 。木已成舟。也没有什么可想到了。人生在世,还是平平凡凡最好了!我与你是交往多年的老朋友 。我当然关注你的个人问题。我希望引起重视!”

“谢谢你!但是,凡事都是缘分。只好一切随缘吧?”李中天说

“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好多说了。”吴真言说着,从身上拿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你有什么事,就打电话吧?我随时欢迎你省城作客。你那支笔来,我给你留下吴莉莉的电话号码。你自己与她联系吧?”

李中天拿给吴真言一支钢笔。吴真言写了一个吴莉莉的电话号码给李中天。

“李中天,你是作家,写情书,是你的特长。吴莉莉是大学毕业生。在文学方面有特长。你可以向无莉莉写情书 。现在,大都是发电子邮件。你可以电话问问吴莉莉的邮箱。”吴真言说,“我就不打扰你了。我还是回家走一趟。晚上会省城。”

“谢谢你!”李中天说。

   “我在省城。欢迎你去省城作客。”吴真言说完,驱车离去了。

   李中天望着吴真言的小轿车远去了,被回到屋里看书。

 

 

 

TAG:
上一篇:幸福是什么?
下一篇:静夜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分类列表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