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擂台秀 >> 寻美 >> 详细

子宫颂

来源: 作者:刘海红 日期:2015/10/20 20:54:33 人气:3643 录入:
 摘要 
人们想把你切除下来/她们办不到/人们说你空得无法测量/但你并不空/人们说你病得快要死亡/但他们错了/你像个小学女生一样歌唱/你没有被撕裂//可爱的重物/赞美作为女人的我/和作为女人的我的灵魂/赞美这核心的生物,赞美它的喜悦/我为你歌唱。我敢于生活 ——《赞美我的子宫》英国诗人安妮•塞克斯顿——题记

                          子宫颂

                  湘潭市女作协  刘海红

人们想把你切除下来/她们办不到/人们说你空得无法测量/但你并不空/人们说你病得快要死亡/但他们错了/你像个小学女生一样歌唱/你没有被撕裂//可爱的重物/赞美作为女人的我/和作为女人的我的灵魂/赞美这核心的生物,赞美它的喜悦/我为你歌唱。我敢于生活 ——《赞美我的子宫》英国诗人安妮塞克斯顿——题记

 

女人,意味着子宫和卵巢。这是西蒙·波夫娃的《第二性》中的一句话。女人的子宫是最温暖最安全的,我们每个人都是从那里酣睡、拳打脚踢……最后脱离母体来到这个生猛的世界。子宫是女人身上最特殊的一块肉,一块标志着性别特征的肉。一块能够让世界延续下去的肉。一块让无数个“我”在其间孕育、生长、呼吸、活动,挣扎的肉。湘江之畔,有一个沉静如莲的女子,为了保住更多女人的子宫,37年来,她把青丝熬成了白发,把医院当成了家,在她手下,留住了200多个即将要切的子宫,她就是湘潭妇幼保健院妇产科主任陈艾娥。

“你们要密切注意这名产妇的情况,有任何情况立即告诉我。”陈艾娥嘱咐道。当产妇被推出手术室时,陈艾娥悬着的心并没有放下来,产妇32岁,此次怀双胞胎,怀孕过程中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属于高危孕妇中的最高级,产后大出血的可能性极大。陈艾娥亲自操刀,羊水多,子宫大,当时手术时出血并不多,孩子顺利出生,按流程帮产妇做好缝合工作,规定的观察时间过去之后,产妇送回病房。她回到办公室还没坐稳。值班医生打来一个极其焦急的电话。“刚才做剖腹产的双胞胎产妇产后大出血,病情危急。”

“赶快把产妇送往手术室,立即止血。”正在休息的陈艾娥快步走到产妇所在的手术室。就在这一瞬间,产妇出血更加严重,血流量很大,已发生了血液不凝固,药物治疗无法止血,按照以前的方法,这种紧急情况,医生会立即进行子宫切除手术。

该怎么做?是切除子宫还是不切子宫这是一个严峻的问题。昏迷的产妇看到陈艾娥的第一句话是:“救救我……”冷静思索之后,陈艾娥选择尽可能保留子宫的治疗方法,一道道指令从她口里发出。

“宫腔里填纱布。立即!”

“启动急救体系,立即通知急救小组成员,随时准备紧急施救。”

“赶快调红细胞血及血浆过来,否则生命不保。”

    整个手术过程十万紧张,但没有丝毫杂乱,随着血液及血浆的输入,出血得到有效控制,产妇开始转危为安。48小时抽纱布时,产妇又一次大出血,在这样一万个可能切子宫的情况下,陈艾娥又冒着只要有一线希望保住这个产妇的子宫就要保住的想法再一次组织紧急施救,血又一次止住了,子宫终于保住了,产妇是一名下岗职工,家里条件不好,“您是好人,我没有能力来报答您,但绝不会忘记您的救命之恩。”为了留住这位产妇的子宫,陈艾娥冒着天大的风险。她回忆:“当时没有任何私心杂念,最核心的思考就是迅速止血,保住母亲,也要最大限度保住产妇的子宫。”

    这是陈艾娥在产科一线工作中的一个故事。

 “大出血就切子宫。”这是前辈告诉她的经验。在20多年前,医疗技术缺乏,医疗器械落后,产妇大出血后,为了迅速止血保住产妇性命,医生一般采取切除子宫的办法。

在陈艾娥看来,切除子宫就失去了女性最基本的功能,一个切除了子宫的女人将要面对怎样的痛苦,接受怎样的煎熬,这是外人不可想象的。女人切除了子宫,生命保住了,流血的伤口彻底得被根除,似乎解除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不会再有例假,不会再怀孕,不再会得宫颈癌。但,身体硬生生的空出了一个地方,像是一个漏洞,那是女人一辈子心灵的漏洞。

真的触动她内心的是20多年前一个年轻女孩绝望的眼神。

1983年,一个年仅23岁的孕妇因腹痛来待产,当时妊娠只有7个多月,且有妊娠高血压、水肿,入院后做了相应治疗,观察过程中,发现腹痛加剧,嘴里吐血。当时陈艾娥还是一个小助手,她被眼前这个痛苦的女孩吓坏了。医院有名的医生对女孩进行了会诊,诊断为胎盘早剥,胎死宫内,必须立即进行手术。当时给她做手术的主刀医生也是湘潭有名的妇产科医生,陈艾娥当助手,手术证实:胎盘早剥,且子宫重度卒中,出现血液不凝固,无法止血。按照当时的医疗条件,没有办法保留子宫。“切除子宫,保大人。”一道指令之后,一个23岁的女人失去了子宫,也就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

“医生,我的小宝宝哪里去了?我以后真的不能生孩子了吗?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啊?你们为什么要救我啊?”面对女孩苦苦的追问,陈艾娥强忍泪水,这个女孩绝望的眼神也永远刻在陈艾娥脑海深处。在她当助手的那些日子里,她记不清到底看着主刀医生切掉了多少子宫,湘钢一个27岁的一线工人肚子里有肿块来到医院检查,发现是卵巢囊肿,切除囊肿,也同时切掉了她的子宫。

没有孩子的女人在生命的构图中,像是没有花园的别墅。房间陈设精致但掩饰不了不长花草的遗憾。对于刘晓庆、刘嘉玲这样的极品女人,到现在也没有一儿半女,在无限美好中,人们还是报以无限遗憾,因为女人在爱情和男女关系中得到的温暖是有限的,是短暂的,肉体伴侣最终要达到心气想通是非常艰难的,但女人身上掉下的那快肉就自然成了一辈子追随的焦点,也是慰藉灵魂深处的伴侣。墨西哥著名画家弗里达•卡罗就一辈子与子宫在斗争。18岁的弗里达与男友外出,车祸中,她的盆骨与脊椎破裂、腿部骨折,钢扶手穿透了她的腹部,也割开了她的子宫。她一辈子经历33次手术,很多时间靠插管维系生命,尽管坚强的生命意志让她活了下来,但她却终身不能生育。1944年,弗里达创作了《破碎的柱子》。弗里达像一个整装待发的战士,站在风景枯黄的风景中,没有以往画作中彼此缠绕的绿叶花朵,各种自然和谐的小动物。她裸露的身体布满钉子,中间像是干涸的土地龟裂的缝隙,或是被强震撕裂开的峡谷。在缝隙中,赫然挺立着一个斑驳破碎的柱子。她表情沉静,有着勇敢刚毅的神态,眼神却流露出难以隐忍的忧伤。大滴大滴的泪水悬挂在脸颊上。浓黑稠密的头发像一面猎猎的旗帜,让她有一种悲壮的美。钉子是无孔不入的疼痛,折磨了她的一生,伤口正是车祸刺破子宫的真实写照。弗里达为自己破碎的子宫难过,能够怀孕却无法让生命在子宫中生长。不能孕育的女人,也许终生都像无人打理的草地。

                   

你给我生命,

又让我孕育生命,

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一种执着的爱。

 

我的子宫,

也许是我对你太过信赖,

也许是我不够在乎,

你用牺牲自己的方式惩罚我,

笑看我苦苦挣扎,

甚至不惜借他人之手,

想要和我一刀两断。

 

你没了我,一了百了,

我没了你,不再完整。

在我想要挽回你时,

你早已心灰意冷,

只想求你,

给我一个挽回的机会,

我的子宫。

             ——摘自施诗《拿什么挽回你,我的子宫》

这个切掉子宫的施诗内心的哀怨只有她内心最清楚,陈艾娥不是诗人,她是医生,她的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呐喊。“我要找到子宫大出血后保住子宫的办法,我要最大限度保住这些女同胞的子宫。”2000年,陈艾娥担任妇幼保健院责任最大,工作最累的产科主任。

医院里的秋天似乎来得格外早,秋风秋雨,还有院子里不时飘下一片落叶,落叶在空中盘旋,好像在追赶着行进中的汽车,也像在安慰面容憔悴的病人,已经是晚上8点多,陈艾娥还没有吃晚饭,“产科就是两条命,母子平安才放心,人命关天的事来不得半点含糊,她对病人有一种天然的责任感。她下班从不按时,中午一两点,晚上八、九点回来吃饭是常事,哪天她按时回来了,倒是一种反常现象呢!每天等她吃饭是我的一项工作,已经等了快30年了。” 陈艾娥丈夫刘小诚成了一个天天等妻子回家吃饭的男人。当她穿上白大衣时,她就不再是母亲,不再是妻子,她的身份就是一名医生,病人什么时候需要你,你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她身边。希波克拉底说:“医生的岗位就在病人的床边。” 晚上10点多,陈艾娥全身像散了架一样,“你今天就不要学习了,早点休息吧!”刘小诚说。洗漱之后,陈艾娥习惯性地坐到书桌旁。产后大出血还有没有更好的止血办法,能不能在保住产妇生命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减少切除子宫的次数,这是陈艾娥几十年来苦苦思考的问题。

在自学的那段时间里,稚气的儿子将妈妈厚厚的大部头医学著作拿开,换上自己喜欢的故事书。“妈妈,你给我讲个故事吧,别的孩子妈妈天天给他讲故事,我的妈妈天天不理我。”每逢这时,陈艾娥就会轻柔摩挲他的小脸蛋,一下接着一下,似要把一肚子的歉意融化到孩子弱小的身体里。“宝贝,我们一起读书吧,妈妈天天陪着你读书,看谁读得快。”

“一定要找到减少切除子宫的方法。”她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全投身到对专业领域知识的学习中,她订阅了最前沿的国内、国际医学杂志,了解北京、上海等专家教授对产后大出血的处理办法。在临床的过程中,她发现把子宫捆起来是一个好办法,出血的子宫就如人体血管系统一个打开的闸门,切除子宫,缝合出血口是最快速有效的办法,但女人因此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她把出血的子宫用军人打背包一样的方法捆起来,然后进行有效的止血、输血措施,一个又一个产妇从死亡线上走回来,而且保住了他们的子宫。2014年,陈艾娥带领产科医师团队,在处理产后大出血予以子宫背带缝扎的基础上,子宫下段环形捆扎,对产后大出血更加有效的止血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并在科内推广,30多年来,她“手下留情”的子宫有200多个,用“捆绑法”抢救子宫已经卓有成效,在科内以刘黎青为主的几个年轻医师组成了研究小组,申报科研课题,这个课题得到领导的高度肯定。

那是2010年的一个夏天,夕阳爬上医院东门的那颗古树,像极了一个三岁孩子红彤彤的脸,杨柳还只长出一点点嫩芽,初夏的风如此轻柔,陈艾娥在傍晚的炊烟中闻到了老公等她的味道。“今天没发生什么事,真好!”她对自己说。午夜时分,准备入睡的陈艾娥接到了医院一个紧急电话,起床、披衣、奔向医院。原来湘潭火车站附近一产妇在家突然腹痛,110紧急出动,在来医院的路上,产妇就没有了生命体征,悲痛万分的家属在送到市妇幼保健院后,请求医生再想办法,他想知道妻子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就失去了生命,并保证自己绝不会医闹。在这种情况下,陈艾娥把产妇推进了手术室,剖开腹腔后,她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胎盘就像大树长了根一样,错综分散并深深地扎根于子宫肌壁内,这个产妇的胎盘不仅植入子宫里,而且已经长到子宫外面来了,胎盘像开花一样往子宫外面爆开,腹腔内大量出血,夺去这产妇性命的就是胎盘植入。原来这名产妇第一胎是剖腹产,第二胎胚胎的着床处正好就是第一胎做手术的地方。胎盘就顺着子宫的伤口处生长,导致子宫破裂,产妇怀第二胎没有按时做检查,更没有及时终止妊娠,就这样失去了年轻的生命。这个家庭悲催的事实证明盲目的进行剖腹产有很多弊病,从那以后,陈艾娥在产科病室加大力度推动第一胎自然分娩的方式。

      一个完整的子宫,为了避免分娩前的疼痛,就干脆剖开,把孩子端出来。剖腹产这种“时髦”的生孩子方式已经在各大医院风靡很多年了。“一定要减少剖腹产的频率,要让更多女人有一个完整的子宫。”陈艾娥又有了新的想法,最大限度让产妇自然分娩,做到真正的无创接生。

“剖腹产有风险,你年纪轻,各项指标都正常,尽量自然产,对大人和小孩都有好处。陈艾娥对一名25岁的产妇和善地说。十几分钟后,一个彪悍的老年妇女闯到医生办公室,大声嚷起来。“ 哪个医生说的?哪个医生不给我媳妇做剖腹产手术?哪个医生敢打包票我媳妇能生下来,我有钱,我就是要媳妇做剖腹产。” 面对这个不讲理的婆婆,陈艾娥没有放弃原则。“医生不能做没有手术理由的手术,您的媳妇目前各项指标正常能够自然分娩,国家也鼓励产妇自然分娩,对大人孩子都有好处,请您配合,请您理解。”产妇的婆婆开始骂人,摔东西。陈艾娥不断地告诉自己:我不能放弃原则,绝不能轻易去切开一个女人的子宫,妇幼保健院要走在无创接生的最前沿,就要顶住压力。在这种情况下,陈艾娥发明了一种特殊的减压方法,她就是去新生儿室看宝宝,与年轻的妈妈聊天,一圈下来,人轻松了很多,压力也自然而然跑光了。这样的劝说每天在进行,她顶住家属不理解甚至谩骂、指责的压力,一步步控制医院剖腹产的人数。

“现在国家开始在调整计划生育政策,很多产妇可能要生第二胎,高龄产妇本来就危险,再加上第一胎剖宫产,再次妊娠胎盘植入就会更加危险,以前的女人生八、九个孩子都没问题,现在生第一个孩子就要剖腹产,这种错误的做法一定要纠正了。”陈艾娥说。

 2013年,陈艾娥参加全国妇产科的医学年会,在会上,她了解到一些大医院在使用一种叫做“欣普贝生”的进口药帮助产妇促进宫颈成熟,从而提高阴道分娩率。回来后,她向院领导汇报,她认为目前医院在产妇足月后,催产方法不多,一般情况下就是打催产素,催不下来就进行剖腹产,如果能找到更好的催产办法,就能帮助更多的产妇自然分娩。2014年开始,陈艾娥带领产科团队开始使用“欣普贝生”这种药物进行催产,效果很好,湘潭妇幼保健院的剖宫产率近年控制在30%左右,处于湘潭市各医院前列。

陈艾娥自参加工作以来,一直以院为家。1982年,陈艾娥从湖南省妇幼保健院进修回来后,业务能力大大提高。恰好,市妇幼保健院调来了一个专攻妇产科的院长,院长大胆改革,在医院设立“总住院”岗位。“24小时守在医院,一线医生处理不了的问题,就会立即送到我这里来,随叫随到,没有什么休息,那时总住院就我一个人,自己有极其重要的事,要向院长请假才能出去。”

这个过程确实辛苦。每周7168小时连续运转,随时面临着未知的考验,节奏永远是紧张、快速,自己总是处于一种待命的状态,陈艾娥马不停蹄奔走在各个病房之间。一些住得久的病人天天看到她,很是疑惑,“陈医生,你怎么天天值班啊,这样累不累啊?”经过一年多高强度的“总住院”岗位的锻炼,陈艾娥业务水平有了质的飞跃,不久就晋升为主治医生,1991年成为了妇幼保健院妇产科主任。在当妇产科主任期间,一个叫刘菊香的病人成了她的朋友,刘菊香来自云湖桥镇,只要一来月经就大出血,患者找到陈艾娥时,非常无助。

“我不想切子宫,医生帮帮我!”

“我想办法给你做药物治疗,时间拖得长一点,治疗过程比较麻烦,你愿意吗?”

“那好啊,我是农村人,不怕吃苦,以后我来医院就找你啦。”

  就这样,一个医生与患者20多年的友情就开始了,后来刘菊香子宫功能性出血治好了,陈艾娥保住了她的子宫。刘菊湘的儿子结婚请陈艾娥去喝喜酒,儿媳妇、女儿生小孩都找陈艾娥接生。在她看来,一个医生最重要的是要有责任心,把病人当成家人对待,那么自然而然就会减少很多误解和矛盾。55岁本已到了退休的年龄,上海、北京很多私人医院向陈艾娥伸出了橄榄枝,工资丰厚,条件优越,但陈艾娥一一拒绝了,她还是坚持留在市妇幼保健院的产科岗位上。“我希望年轻人早点上来,把妇幼保健院的产科越做越好。”陈艾娥说。

“我一看见你,就放心了。”这是湘潭市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陈艾娥听到最多的一句话。自1978年衡阳医学院毕业后,她就分配到了湘潭市妇幼保健所(湘潭妇幼保健院前身),37年来,她一直奋战在市妇幼保健院第一线;37年来,经她接生的孩子有6000多个,她“手下留情”的子宫有200多个,经她诊治的病人达20多万人次、每年抢救危重病人30余人次,几百条鲜活的生命,几千个漂亮的宝宝……一个女人最绚烂的青春年华在这里用最特殊的方式绽放,陈艾娥用自己热情、激情、真诚与湘潭妇幼一起成长。37年来,湘潭市妇幼保健院从只有37名职工的妇幼保健所蓬勃发展为今天的“三甲”妇幼保健院,产科从无到有,从只有几名妇幼医生到今天的拥有六个病区单元的“湖南省市州级临床重点专科”和湘潭市危重孕产妇急救中心。作为学科带头人的她,成为了湘潭妇幼产科发展史上不可不说的一个人。

“不仅是产妇们需要她,我们也需要她,37年来,她无私地传、帮、带,陈艾娥主任带出了一批优秀的产科专家,现在我们的产科医护人员近100人,让我们的产科从无到由,从1个病区,发展到如今的6个病区,成为了‘湖南省市州级临床重点专科’和湘潭市危重孕产妇急救中心。”市妇幼保健院袁海斌院长对陈艾娥主任充满了钦佩。

产科病房,这里是天堂,这里也是地狱。刚刚降生的婴儿以最原始的方式提醒世界,他们的哭喊可以牵动一个家族,那些掏空了身子的妈妈,无限欣喜地掏出鼓鼓的乳房,人类就是这样延续。然而,那些在产房中孩子和大人都走了的家庭呢,那种痛苦,那种绝望,外人怎么得知呢?万一孩子走了,一定要保住妈妈的生命,也要尽量保住女人的子宫,子宫在,希望在,人类得以生生不息。陈艾娥用青春、热情、真诚谱写人间最伟大的子宫颂歌。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