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擂台秀 >> 寻美 >> 详细

平凡的辣蓼草——记沅江市女市民张灿纯

来源: 作者:彭润琪 日期:2015/10/18 23:07:05 人气:13190 录入:
 摘要 
        辣蓼草:一年生草木,洞庭湖区多生长于近水草地、流水沟中,高约半米,多分枝,节部膨大,茎红色或青绿色。叶互生,披针形,揉之辣味。有一定的药用价值,而且还是制作酒药的

 

      辣蓼草:一年生草木,洞庭湖区多生长于近水草地、流水沟中,高约半米,多分枝,节部膨大,茎红色或青绿色。叶互生,披针形,揉之辣味。有一定的药用价值,而且还是制作酒药的重要配方成分之一

——题记

 

走进洞庭湖垸,打动你的不单是那一汪清澈的湖水,还有水塘边或田野里那一丛丛略带红色的绿。在它挨挨挤挤的枝叶上,有米粒大小的粉红色小花朵呈圆锥形簇拥在顶部,显得格外醒目。这就是辣蓼草。它性平味辛,哪家孩子摔肿了,大人们不用着急,跑到后院扯一把辣蓼草,鼓捣几下,然后敷在患处;或肠胃不调什么的,人们首先想到的还是它;或者把它做成酒药丸,用来酿出醇香的米酒.…… 

人们不愿忽视它散发的这份低调而火辣的情怀,于是乐意把那些性格泼辣、豪爽、大胆的女性称之为“辣蓼子”。

当时年轻的张灿纯就是人们口中的“辣蓼子”。

现在人们又改口叫她作“辣蓼婆”。

张灿纯也不生气,反倒觉得自己生来的性格改不了,对别人的呼喊也爽朗地答应。

 

岸边一蔸辣蓼草,

洪水打来不弯腰。

好比火把浪中照,

浪头高时它更高。

——沅江民歌

 

2015年的728日,沅江市的琼湖公园与往日没什么两样,长长的花白色大理石护栏环湖蜿蜒,把一汪琼湖水拥揽其中,护栏下面用水泥砌成的斜坡,经过这几天的持续高温,露出一块块被晒枯卷起来的绿苔,显得斑斑驳驳。护栏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个缺口,人们可以通过缺口踏着梯级与湖水亲密接触。这里是垂钓者的最佳位置,也是孩子们戏耍的好去处。

对于张灿纯来说,平常的日子却一点也不平常。

晚饭时分,晚风揉抹走一天的喧嚣,公园难得有了片刻的宁静,路上几乎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河边两个贪玩的孩子还蹲在湖边戏耍。斜阳下,张灿纯像往常一样提着一袋菜,急匆匆地往家里赶,心里还在数落自己的老公:“这个不孝子,反复交代他买点开胃的菜给他爹吃,又忘了。害得老娘又跑一趟!”她公公九十多岁了,这几天胃口不好。劳累一天的张灿纯不得不步行好几里,去湘北市场买菜。正当她走到琼湖公园环湖小径不到三十米的地方,突然看到一个小孩在湖中扑腾。她心底纳闷:谁家的孩子,这么晚了还不回家?但一下子感觉不对头了,小孩子只剩下两只手在水中不停地拍打。她心猛地一沉:孩子溺水了!于是她急得两头跑,扯开嗓门大声求救:“快来人啊,有人落水了!”可惜住户离得太远,根本没有人听到。不识水性的她也顾不了什么,随手一扔菜袋子,赶紧向护栏缺口飞奔而去,接着猛吸几口气,鞋都来不及脱就跳进了湖中。她听人说过,多吸几口气人就不会沉。湖水很深,根本探不到底,她心里那股倔劲又来了:我没吃过肉,还见过猪走过路啊?!于是,她学着游泳的样子,双臂不停地划动。这一招还真管用,她迅速地靠近孩子,伸手一把扯住孩子后背的衣服,再慢慢地向岸边靠拢。距离岸边两米左右时,她拼劲全力,把孩子猛地一推,小孩顺势爬上了堤坡。

此时张灿纯离岸不到两米,但她却早已精疲力尽,身体也一点点的往下沉。两米的水面变成了她生与死的距离。一阵从未有过的恐惧充斥她的心,她绝望地大声叫喊起来,但声音越来越弱。湖水漫过她的脖颈,她感觉快要窒息了。她心想:难道自己今天要死在这里?!幸好,有个钓鱼的老人来了,赶紧把鱼竿伸给了她。她扯着鱼竿被带回到岸边,与死神擦肩而过。平日什么都不怕的她此时却一脸惨白,浑身颤栗着,半天还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她看了看那个溺水的孩子没什么大恙,终于落下心来。她踉跄着走过去提起菜袋子,从里面摸索出那瓶为老公准备的米酒,一把拧开盖子,“咕咙咙”喝个见底,终于定下神来。这时,小孩子的家人和住在附近的人们陆续赶了过来。张灿纯一身透湿,头发胡乱地贴在脸上,裤管还在“吧嗒吧嗒”往下滴水。她觉得自己太狼狈了,赶紧提起菜袋子离开。

一个市民赶上前,说张灿纯是英雄,想用手机给她拍照。“我是英雄呀?我这号英雄比洞庭湖的麻雀还多。”张灿纯丢下一句话,扭头就跑,身后只留下她穿着灌满水的鞋子发出“叽咕叽咕”的声响,和一行湿漉漉的脚印,辣蓼叶一般。

 

妹妹好比辣蓼花,

荒坪野地就是家,

刮风落雨它不怕,

太阳一出长枝桠。

——洞庭湖渔歌

 

说自己不是英雄的张灿纯,其实在平日里,时常有英雄的举动。虽然她是弱女子,总是把自己看成女汉子。

1996年夏季,沅江市碰上百年难遇的特大洪灾,城区溃垸的消息传来,大家忙着将家什和粮食搬到高地。张灿纯正和老公抬着一个笨重的立柜出屋时,突然看到邻居李娭毑家没有动静,连忙丢下柜子,急匆匆跑过去。李娭毑是五保户,年老体弱,她看着满屋子的家当,急得直抹眼泪。此时张灿纯径直走到屋里,对老人说:“李娭毑,看有些什么东西要运走的,我来帮你!”说完,她挽起袖子就搬起来,搬不动的就抱,抱不起的就拖。当她把李娭毑的重要物件转移出来的时候,洪水已经漫过来了。等她急匆匆赶回家时,家里好多东西却已浸泡在洪水里。她红着眼眶大声反驳:“我们又不老,还可以挣回来的,但对老人来说,可是一辈子的心血,你忍心看着老人绝望吗?你没去帮忙我还没怪你呢!下次再——呸!呸!呸!没有下次!”

洪水过后,看着狼藉满地的家,其实张灿纯心里好一阵难受。李娭毑很是过意不去,不停地说对不住。谁知张灿纯打着哈哈回答:“你老别在意,反正那些东西我也不喜欢。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张灿纯还是那种眼睛里揉不进半点沙子的人。看到不顺眼的事,她就好打抱不平。有一次,她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个穿着破旧的瞎眼老人,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进一家高档餐饮店。他还只跨进门口,就被店保安连拖带扯地轰了出来,口口声声说不要影响他们做生意。张灿纯看到这一幕,实在忍不住了,转过身,对着店保安吼道:“什么态度啊?你们是服务行业,对待每一个顾客是公平的。你就知道他不是来消费的啊?!”那保安瞥了张灿纯一眼,蔑视地对她说:看他这样子,消费得起吗?”“他今天就是来消费的!张灿纯说完地一下,从口袋里掏出钱来,老人家,你要吃什么,我买单。”一掉头,她又拖住保安不放,“年轻人,你必须当着所有的人的面,跟这位老人家道歉!就这样,张灿纯这几天赚的钱就连珠炮一般痛痛快快地“炸”在了这家餐厅里。

还有一次,张灿纯坐公交车,瞅见一个扒手正在掏一位乘客的钱包,她腾地一下从座位上跳起来,扯开嗓门喊道:“司机,不准开车门。大家查看一下自己的身上,看丢了什么东西没有!”整车人被她这么一吆喝,立刻沸腾了。当车上的人都在搜寻那个可疑人物时,张灿纯胀红着脸,大声说:“都不要猜来猜去了,我知道是哪个!知趣的话,自己给我掏出来!”张灿纯的这一吼还真凑效,吼掉了扒手的好梦,他马上把钱包扔到地上,然后匆匆地下车。当时扒手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那份眼神,足可以把她的心刺穿。同车人也有胆小的,细声对她说:“看他那狠样,你太逞强了——”她却大声回答:“怕什么?我们一车的人,还怕他?”

又有一次,也是搭乘公交车,张灿纯见到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刻意地在人群里挤来挤去。突然,他把手伸进了一个乘客的口袋里,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口,马上要呵斥那个男孩子。可是,一见他年纪小,就不想自己这么残酷。于是,她故意大声地说:“大家别挤了,别把手机钱包弄掉了。”小男孩经她这么一说,不得不缩回了手,张灿纯此时终于松了一口气。等到男孩子下车时,她也跟着下车,赶上前拦住他,追问他为什么干这一行?男孩子气愤地瞪着她,怪她坏了他的好事。张灿纯一听他是外地口音,想起电视上经常报道那些强逼儿童乞讨的事情,不免警醒起来。她看着孩子稚气地脸,比自己的女儿还小,这也是父母的孩子啊!于是,她缓下语气说:“你今天不告诉我,你别想走!”在她再三的追问下,男孩子不得不道出实情,原来他是贵州人,是个孤儿,由爷爷奶奶带着,被人诱骗到这里。张灿纯一听就急了,硬是把他领回家,然后跟老公商量怎么帮助这个男孩子。他们先是向派出所反映情况,然后联系孩子的家人。他们还不放心,夫妻俩决定亲自护送孩子回家。当他们千里迢迢来到孩子那个所谓的家,不免一阵心酸,孩子的爷爷瘫痪在床,奶奶腿脚也不灵便。他们听到孙子回来了,拄着一根棍子蹒跚着走出来,一把搂住孙子,然后转过身来紧紧握住张灿纯的手,一个劲地道谢。临别时,张灿纯把身上所带的钱悉数给了老人,夫妻俩只能一路喝着白开水充饥回家。从此,张灿纯心底里就多了一个挂念,那就是远在贵州的那个男孩子。

同是街坊熟人,如果碰上夫妻干仗,别人在一边看热闹,她敢于上前讲直话,男的不对,她捏起拳头硬碰硬;女的不对,她粗喉咙大嗓子地数落一番;开车的撞了过路人,她尽管不认识,也要帮忙把伤者送到医院,再自己悄悄地坐公交车回家;看到卖菜的乡下人担子重,她笑呵呵地帮忙挑一截路;有小孩子放学在街边逗留,她忍不住上去“吼”几句,要他们赶快回家做作业,莫让大人担心……好多熟悉她的人笑她是太平洋的警察——管得宽。她还是笑嘻嘻地回答:我要是有警察制服穿,那就好了,那就天天在街上维持治安。

 

 

手里有根辣蓼子蔸,

不怕伤风感冒鼻涕流。

手里有根辣蓼子尖,

不怕跌打损伤脓包穿。

       ——湖区民谚

 

张灿纯在家里也是同样泼辣、火爆的性格。按说,她很难跟家庭其他成员搞好关系,偏偏不是这样,她反倒有着相当的权威。

张灿纯出生在益阳县的一个小乡村,那是一个长满辣蓼草的地方。她从小就跟着母亲去采摘辣蓼草,经过十几道工序揉成酒药丸。父亲用这些酒药丸酿出醇香的米酒,她就随着母亲挑着米酒到集市上吆喝叫卖。她说话高声大气,做事麻利,大家就喊她“辣蓼子”。

1995张灿纯怀揣着几粒家传的陈年酒药丸,离开了长满辣蓼草的乡村,嫁到了沅江市,当时张灿纯没有工作,被称作暂居人口,或许喊天吊户,一直靠老公微薄的工资维持家计。旁人提醒她:“让你公公找人帮忙解决你的城市户口,就不难找到工作了。”她一听,也动心了。她公公是抗美援朝老兵,当年还参加过天安门国庆典礼,凭他的老资格解决亲属的户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张灿纯也了解公公的性格,走偏门的事他一定不会答应。果真不出她所料,公公断然回绝:“你有手有脚的,天下的好事你做得尽吗?何必靠国家养着。”张灿纯虽然有怨气,但那股辣蓼子的性格又来了,火气十足地说:“我就不信没有蓝本本(城市户口本),我就活不下去了!”

于是,张灿纯用她那唯一值钱的嫁妆——几粒酒药丸,酿出一钵钵醇香的米酒。在以后的日子里,她每天起早贪黑,走街串巷地叫卖。她不知道磨破了多少双鞋子,肩上也不知磨破了几层粗皮。公公看在眼里,不免心痛地问:“你怪不怪爷?”张灿纯倔强地摇了摇头,又爽朗地笑了:“我现在挣的钱,不比干部的少哩。”

在丈夫下岗的那段日子里,张灿纯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困境。开始老公窝在家里头唉声叹气,她越看越不顺眼,每天骂他要有点出息,要给儿女做个好的表率。有一次,老公跟一群同事聊天,大家不停地抱怨这抱怨那,张灿纯一见,气不打一处来,冲过去就扯开嗓门大骂:“你们这些人就是被铁饭碗惯成废人。如果那真是一只碗,我早就把这东西踩扁了,管它是铁的还是铜的。叫花相,可怜!”一群人被她骂得面面相觑,无地自容。

老公被骂醒了,想租一台的士开,张灿纯非常同意,但不愿租车,要自己买。她见老公还在迟疑,于是拍着胸脯说:“借钱的事情我来解决,你不用管!”老公以为她想开口向老父母借钱,张灿纯“腾”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大声说:“没出息的东西,就惦记着他们那几个子儿!你给我听着,向谁都可以开口,但他们的绝对不可。听见没有?!”老公被她这么一教训,再也不敢提了。于是张灿纯回娘家好几天,走遍了所有的亲戚,终于把买车的钱带回了家。

而那一年,生活又给她开了一个玩笑,硬朗的婆婆突然病危。身为小儿子的老公想推掉照顾老人的担子,张灿纯坚决不肯。“你的娘也是我的娘,心疼你的娘,就是心疼你哩。”她大咧咧地对丈夫说。她知道老公的两个哥哥和嫂嫂们都年纪大了,不忍心把婆婆推给他们。她平常每天要在外面奔忙,现在整天不出屋,尽心尽意地照顾婆婆。俗话说“一个葫芦挂在壁上”,张灿纯偏偏取下这个“葫芦”挂到颈子上。

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的,可照顾病人却心细如发丝。有一次,她出去有事,一回来,就在家里搅开了锅。病床上的婆婆浑身散发恶臭,拉了一滩屎。她一边忙碌着收拾,一边指着老公的鼻子一顿臭骂:“你怎么搞的,她是你的娘哩!”说完,又噗嗤笑了,“难怪,你是男的。提热水去,快!快——”张灿纯怕病人长期躺在床上身上长疮,于是,每天不停地帮婆婆翻身,擦身子,活动手脚。婆婆大小便失禁后,她每次清洗时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婆婆看到她如此受罪,就说:“我死了才好,省得你们少遭罪。”张灿纯一听,又大咧咧地叫了起来:“你死吧,死吧,一起都死掉算了!”

张灿纯只念了初中,加上年岁一大,那些之乎者也、ABCD,她说早就丢到九州外国去了,但她很明理,她常常用朴素的语言提醒女儿,说:“冇得爷爷奶奶,就冇得你的爸爸;冇得娘,冇得爸爸,就冇得你。你说,你能不孝顺他们吗?”“做人呀,上半夜替自己想,下半夜要替别人想。不要自私自利,不要吃了碗里,还看着锅里。要读好书,就会明白许多的道理……”女儿还只有三岁大的时候,一次,张灿纯看到公公婆婆牙口不好,就特意做了一个韭菜煎蛋。女儿闻到了香味,还没等爷爷奶奶过来,举起筷子就吃起来。张灿纯见了,连忙把她抱起来,问道:“乖乖,你的牙齿长好没有?爷爷奶奶有牙齿没有?这蛋呀,你说先给谁吃呢?”女儿似懂非懂地点头,连忙把爷爷奶奶拖到桌子边。加之她给孩子一个好的榜样,女儿从小就懂得孝敬长辈,这次奶奶病了,她也经常在床前照看,端屎端尿的。

不久,张灿纯的婆婆留下了年老失聪的公公,真的自个儿走了。这样,照顾公公的重担又落到了她的身上。她还是毫无怨言,一拍胸脯说:“我已经有照顾老人的经验了。”可事实并不如她想象的那样,老人耳背,张灿纯怕公公整天呆家里无聊,就陪他“说话”。每一次她都必须凑到他耳边大声叫喊。丈夫为此多次表扬他:“我找个大嗓门老婆真不差,光打雷,不下雨,家里天天阳光灿烂!”

公公年纪大了无法独自出门,张灿纯每次回来放下挑担,不管再累也要搀扶着公公下楼,沿着湖边散步,平日她走路风风火火的,但这个时候却一点都不性急,陪着老人家慢慢兜着圈,一趟又一趟,她还不时指点,同老人一起看城市的夜景。

 

火红的辣蓼草,

倔强的辣蓼草,

长遍湖洲,

百折不饶。

朝阳把它染成了金色,

举起火把尽情燃烧。

——洞庭湖歌词

 

张灿纯早已忘记了那次下水救人的事情,在她的身上,可能这样的事情遇到过太多了,或者根本就不算一回事。而当英勇遭遇冷遇的时候,或许有人会寒心、或许有人会后悔,但她却依然豁达,她说:“救不救人是我的事,感不感谢是她们的事。不要做什么事情先想到的是能回报多少。如果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死去,我活着跟死又有何区别呢?”

就在早几天晚上,张灿纯又有了英雄之举。公园里一长排路灯,在夜幕下闪着漂亮的彩光,谁知一个年轻人不知哪根肠子快活,抬起脚猛踢向塑料灯杆,并用拳头击打灯罩。“咵啦,咵啦——”灯杆和灯罩马上四分五裂。许多人看着直摇头,但每一个人上前制止。正在这时,散步的张灿纯看到了,忍不住冲上去,对着后生大吼起来:“疯子!醉鬼!你给我住手——”那后生恶狠狠地转过头来,就要打她。张灿纯也不畏惧,迎上前去,说:“一个大男人,就只有打路灯和女人的本事?你的本事真够大啊!有种去找我男人干一仗。”张灿纯指了指身旁一位高大的男人,后生看了看迟疑着不敢动手。她又趁机数落起来:“这些路灯是方便大家的,好端端的却被你无故砸坏。而且公园是大家的,我也有份,要不我跑到你家一把火烧了你家,你是什么滋味?”旁边的人听她这么一说,都围了过来指责那后生的不是,后生看到自己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赶紧灰溜溜地跑了。

当时,那个被她指认为“老公”的男人发表感慨说:“我们这个社会要的就是你这样的人,大家都能像你这样举持正义那就好了。”

张灿纯看着那根被摧残的路灯,心里还不解气:“主要是这样没素质的人少一些才好,太窝心了——”接着她看着那个男人,不由得又“噗呲”一笑:“刚刚不好意思哦,狐假虎威了,哈哈哈——”

她的笑声就跟她的名字一样,永远都是灿烂的。

张灿纯一下子忘了刚才的不快,继续散步,向前走去,路灯把她的身影拉得老长、老长……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