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擂台秀 >> 寻美 >> 详细

爱,是一种信仰-------记民俗专家刘启后夫人朱春英

来源: 作者:周玮 日期:2015/10/18 22:52:41 人气:8477 录入:
 摘要 
                         危难中两心相许, 为冲喜火速结婚      那是1968年冬天的一个早

                         危难中两心相许, 为冲喜火速结婚

     那是1968年冬天的一个早晨,天气异常寒冷。临街的屋檐下缀满一排排几尺来长的冰锥,北风狂啸,似乎一定要从冰封的马路上带走点什么。 

 县商业宣传队的朱春英和以往一样第一个来到单位,远远地看见一个矮墩墩的后生朝自己走来,步履匆匆面露难色。春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个人一定是遭遇了什么不幸,她不禁锁紧了眉头。

后生叫刘启后,在总工会上班,是桃花坪最抢眼的一个伢子,业余时间经常给工人补习文化。编剧、谱曲、排练节目无所不能,音乐、美术、书法、文学、摄影样样精通,特别肯钻肯吃苦。有次启后在课上说,他可能是最后一次给大家上课了,他要被下放到更偏僻的地方去劳动改造,春英竟然悄悄掉了眼泪。可是羞涩内敛的春英,平时见到他总悄悄地躲到一边。

   春英,我接到信,我80多岁的外公病危,要我立刻请假回六都寨,可能是见最后一面了。春英的心咯噔一下,似掉入了深不见底的冰窖,果然验证了她刚才的猜测。这个后生,两人交往不多,但是对于他的身世,春英有所耳闻。他是个孤儿,父母双亲在他三岁时相继离世,由大其60岁的外公外婆抚养成人,甚是可怜。

 春英看着平日神采飞扬的刘启后,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她快要急出眼泪来。你莫急,快回去看看,说不定外公的病会好起来。待她说完启后风一般地迈腿走了。

 他为什么要跑来告诉我呢?在他最脆弱的时候。莫非她对我早已有情?

 春英是县宣传队的一枝花,家中共有7姊妹,她排行第六,但是家中捡柴、挑煤等重活都是她干,是父母眼里家中的顶梁柱,对于她的婚姻也寄予厚望。母亲近来介绍了好几个对象,都是父母有工作、家里房屋有一大栋的高干子弟。启后家庭条件太差了,父母是坚决不会同意的。

 可是,怎能置他于不顾呢?此刻的他是多么需要有人陪伴!别人父母有工作不是还得靠自己?有房屋又怎么样呢?自己不喜欢日子照样不会好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是旧社会,我应该追求自己的幸福!走,去六都寨!

  暮色四合,春英披着一身雪花,出现在六都寨。风雪中她柔弱的身影,让启后泪湿了双眼:春英,你来了。”“嗯,来了。”“跟我回家。”“好。

  那天晚上,他们一起守着外公,一夜没有合眼。春英握着外公的手,像是久别的亲人,外公气若游丝,她的到来让老人的眼里又有了些许光芒。次日天亮,镇里的秘书来了,对启后说:启后,你爷爷带大你不容易,现在他病危,最大的心病是你至今未婚,如能接后,是天大的喜事。你们此时结婚,可以冲喜,你爷爷的病就会好的。你们俩结婚算了!启后心想,怎么结婚呢?他和这姑娘手都没牵过,正式的爱都没谈过,对方的父母更是不知情,怎么可能结婚呢?他硬着头皮说:现在结不了,我没有一分钱,拿证的钱都没有。启后说的也是实话,此时的他身无分文。秘书一把抢过话来:要什么钱,两角钱扯个结婚证就可以了,你没有,我有,我给你们。启后再无退路,脸红到了耳根,尴尬至极。春英从外公床头站起来,慎重地说:我们结,马上就去结。转头看启后,目光温和而坚定,启后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个姑娘说的每个字都是真的。他们当即去镇上做了登记。

就这样,他们结成了夫妻:从今往后,所有的路,都要两个人一起走了!

 

                           苦中苦,难上难,相看好处却无言

      婚后的日子极其拮据,他们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一个月才30块钱,每个月寄7块给爷爷,还要留5元还启后之前为爷爷治病欠下的债,最后剩18元用来维持生计。她们没有房子,一纸婚书后春英仍然回家跟妈妈睡,启后在厂里住,十几个人住一间房子,来了家属就放下帐子,两床之间吊挂一床破席子隔开。即便如此,春英仍然觉得幸福渗进她心田丝丝入扣让她陶醉,只要启后在,她就觉得心安。枕边启后轻匀的鼾声,让春英在黑夜里看见未来明亮而温暖。她相信,只要有他,一切都会好。

婚后第二年,春英怀孕了。初为人父,启后欣喜若狂,春英的妊娠反应也一天比一天厉害,吃什么吐什么,什么都不想吃。有天,两人路过一个水果摊,春英忍不住直咽口水。启后说:春英,我们买一点吧。春英摸摸口袋,袋子里仅有的两块钱是用来买米的。不买了,我回家嚼点干茶叶就好,吃杨梅对牙齿不好。启后栽着头牵着春英的手快步离开,他的女人怀了他刘家后代,他却连一粒杨梅都买不起。他用力攥紧了春英的手,心里暗暗发誓,这个人,这一辈子,他都是会把她放在手心心里了的。

为了节省开支,春英执意要在家里分娩,可是命运并不打算眷顾这对苦难的夫妇:春英难产!文化大革命,那个冰凉的年代,包括对生命的态度也异常冷漠。启后一次又一次去喊住同栋家属楼的接生婆,都被冷冰冰的话给砸了回来:还早得很,急什么,就你家女人会生崽啊。启后强压心中的怒火,把春英送进了医院,一进病房,启后情绪完全失控:病房的卫生差到无法想象,接生的器械没经过任何消毒,划跟火柴草草了事。看着病床上命悬一线的妻子,温文儒雅的启后几近癫狂,对着病房的门拳打脚踢,歇斯底里地哭嚎。

儿子降生那一天是10月初八,春英却觉得异常寒冷,难产耗尽了全部体力,身体虚弱到了极点。孩子没有一块新尿布里里外外没有一根新纱,都是春英拿妈妈和自己的旧衣服亲手缝制的,每一针每一线都有春英的体温,启后强忍着没让泪流下来。做爹了,不能流泪!

打三朝进来了20几个鸡蛋,春英一个也没舍得吃,想着结婚的时候街坊邻居喜糖都没吃到一个,这次得用红鸡蛋补一补礼。妈妈和哥嫂们还是来探了月子,尽管他们是多么反对这门婚事。妈妈指着桌上一晚剩菜对启后说:你屋里白菜杆子做干菜,白菜叶子做汤菜,这样做月子,怎么得了?启后低着头不说话,他能说什么呢。春英忙笑着接过话来:妈,年轻人不要紧,日子边过边好。启后抬头看着春英,万语千言尽在不言中。

 

                     

                  为文化老后两肋插刀,家庭重担春英一肩挑

春英后来到了县照相馆上班,她在摄影方面的天赋是绝不输给启后的,早些年,她就拿到了全国的大奖。可是原本赤贫的家庭,必须有所取舍,春英为了成就老后,不得不再次放下自己。她每个月把发下的工资放在抽屉里,把买米的钱摆一块儿,剩余用来给启后买胶卷的钱放一起,由他自己自由支配。

启后人缘极好,是厂里的技艺权威,又乐于助人,他成了厂里的清凉油、货郎担、新产品图纸、技术员、工程师,厂里的男女老少都和他打得火热,久而久之大家都喊他老后,工友们常说有事找老后!

为了帮老后腾出更多的时间做他自己喜欢做的事,春英几乎包揽了家里所有的家务活。

有一次,春英挑着一担煤碰见一货车司机,他停下车问:要不要我搭一程。春英可高兴了,连连道谢。途中司机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他对春英说:我听说老后要入党了啊。春英说:不可能,他觉得自己还不够资格的,轮不到他,他也没写申请。”“听说要入了,但是犯了一个错误,就停下来了。”春英先是一惊,继而镇定地说:他能有什么错误犯哦。司机绘声绘色地描绘:听说他在他们厂里一个什么技术室的房子里,抱着一个女工亲嘴,被另外一个技术工看到了,报到了厂里,就被停了。春英斩钉截铁:这样的错误,老后绝对不会犯,绝对不可能。司机自知无趣,没再说半个字。

回到家后,春英笑眯眯地说:启后,我今天听到一个关于你的好消息,要不要听听。老后饶有兴致地说:那快快讲来。春英笑眯眯地说:厂里是不是有漂亮女工让我家老后动心了,听说胆子长肥了,还抱着别个亲嘴了啊。老后哈哈大笑:那你的丈夫就蛮有能耐啊。春英与老后相视一笑,就去照相馆忙她的事了。从此两人再没提过,谁都没想过要去找那司机理论。

春英心中有大爱亦有大智慧,正因为如此,老后觉得,有生之年,多看一眼别的女人都是对这份爱的亵渎。一直到现在,老后用手机记电话号码,都会把其配偶的名字一起并排写上,在他心里,夫妻就如佛祖堂前交缠的灯芯一般不可分。是的,有时候,信任是这个世界上最坚不可摧的防备,对于两个相爱的人更是如此。

1978年,对于这对夫妇而言,这是不寻常的一年。这一年,老后第一次上了瑶山,对摄影对民间文化近乎痴狂的老后,这个有着强烈悲悯情怀的草根艺术家,从此被瑶山勾了魂。一年365天,天天记挂着瑶山,每年都要上几十趟瑶山,他在这条路上,耗去了30多个冬夏,亦耗尽了两口子所有的的可怜积蓄。

有几个女人愿意自己的老公常年奔波在外,又有几个女人愿意把两个人的钱给老公一个人花,而且是用于永远只有付出没有回报的文化保护上?文化保护这四个字,三十年前还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生僻词汇,连政府当时都没有向社会明确提出过文化保护。可是春英说,刘启后,只要是你认准的事,你就去做,家里有我呢。

老后常年在外面,夫妻俩聚少离多,当时通讯又方便,常常是一出门就生死未卜,春英只得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掰着手指头数着丈夫的归期。有时候,真想让他放弃算了。她自己吃点苦没关系,两个孩子可怜,一年到头吃不到一颗糖,更加不知道肉是什么滋味。只有过生日时能吃上两个鸡蛋:哥哥过生日妹妹搭着吃一个,妹妹过生日哥哥搭着吃一个。他们家是整栋楼生活最差的,为了让孩子们不至于吃光饭,春英不得不在菜市场关门后拣别人丢失了的菜叶,两个孩子因为营养不良,经常闹肚子。

老后在外遭狗咬、被蛇追、惹伤痛、遇歹徒,日晒雨淋披星戴月,没有谁理解,亦得不到任何支持、帮助,为什么就对瑶山那么有感情呢?这文化保护的路哪里是人走的,何苦呢?

可是每当老后一回来,只有见着他,所有的埋怨都不见了踪影。当年的瑶山极度贫困,老后每次回来都会带回满身虱子,一进家门春英就得帮他脱下所有衣服放开水里煮,消灭在瑶山沾染的各种寄生虫。每当听老后兴致勃勃地讲他的所见所闻,春英就觉得自己像中了蛊似的,也开始喜欢甚至神往:花瑶风景,花瑶挑花,花瑶山歌,花瑶女儿箱,花瑶的民风民俗,梅山文化……那是文化的圣地,艺术的天堂啊!我怎么能阻挡他的步伐呢?日子再苦,咬咬牙,挺一挺,总会过去的。

老后为了拍花瑶婚俗,有九个春节舍下妻儿去了瑶山。别人过年了,千难万难都要往家里赶,唯有他的老后,是往外面跑的。一个女人,一个柔弱到看到毛毛虫都会全身打颤的女人,在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节日里,抱着两个年幼的孩子,苦苦思念着他那舍命保护传统文化的男人。听着不绝于耳的鞭炮声,在大年夜里睁着眼数着分秒等着天亮,一遍又一遍祈祷,求菩萨保佑她的人能平平安安回来。

他们原本是可以生活得更好的,以老后的聪慧和勤劳,随便做点别的事情都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可这是他的选择,这是他的信仰! 

 

 

                      是知心爱人,更是亲密战友

老后回家张口闭口都是瑶山,春英在老后的熏陶下,也成了一个瑶山迷,也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民俗专家。她和老后一起,走过瑶山的每一条小路,拜访过瑶山的每一户人家,熟悉瑶山的每一棵古树,哪里有一尊巨石,哪个瑶家妇女手最巧,她都知道。春英陪同老后,上百次进到花瑶山寨探访,他们以满腔的热情,将神秘的花瑶文化推向全中国,带进联合国,无偿帮助花瑶挑花、呜哇山歌、滩头年画、布袋戏等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老后说,春英是她的爱人,给了他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是他的知己,懂得他所有的欢喜和哀愁;更是她的导师,指引他在盛名之后仍坚守根的情怀 。老后说,春英最难得的,就是对这个世界永远保持一颗慈悲温软的心。

有一年正月初二,老后回长沙后跟春英谈起,瑶山的护树英雄沈诗友老人生命垂危,背上长满黄疱粒粒,胃痛得死去活来。好不容易攒得的两三百块钱,到医院里看两回病就全花光了,只有等死了……朱春英什么也没说,悄然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她提着买好的一大包胃痛药皮肤病药,匆匆赶回,递给老后说:快去南站托人把药带到隆回,再打电话让儿子想法送到瑶山去,免得沈佬佬着急。老后一时凝噎,春英忙催促:还愣着干什么呀,快去南站,别误了老人的病情,我们能帮一点是一点。

春英对自己却极度小气,直至现在,从没买过一件贴身的衣裤,包括文胸都是自己缝制,外套也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她能根据衣服的纹路,毁纱打补丁,不注意根本看不出有缝补的痕迹。 她简直是个毛线专家,亲人朋友都穿过她织的毛衣,织过的毛衣少说也有几百件,而自己唯一的一条毛线裤却穿了30年。可只要一到乡下,碰到可怜的老人、孩子,春英总是倾囊相助,毫不吝啬,所到之处,大家都说这刘家奶奶是观音菩萨转世。

有一年春节,春英看着收拾行囊的老后,一脸认真地说,我跟你上瑶山,也去体验体验瑶山的婚俗。老后吃惊地看着妻子冻红的脸,一个劲地摇头,说:这里离瑶山还有一百多公里,冰天雪地的,你又是一双平脚板,怎么能跟着我走?那个苦不是人吃的,你一女同志,不要去!春英说:你能吃得了的苦,我也能。 

两人在汽车终点站下了车,老后牵着春英的手往山上爬。山山岭岭银装素裹,白茫茫一片。几无人烟的冰雪天地里,春英时而抛甩雪球,时而敲打冰挂,老后则唱起情歌,老两口像热恋中的一对小青年。可毕竟年岁不饶人,加上患有低血糖,还没走完三分之一的路程,朱春英便已气喘吁吁,体力难支。老后为她在山路旁折了根树枝当拐杖,停停走走,走走停停,走了约摸十多里路,朱春英脚上的一只鞋,鞋尖被冰棱划开了一个大裂口,袜子都被雪水浸透了。老后无比爱怜的给春英换上一双干袜子,袜子外面套个塑料袋,再捅到已经湿透的鞋子里,还在鞋子外面缠几圈绳子,拉着春英继续前行,一直走到天黑。整整一天,春英尽管只啃了一个糍粑充饥,可仍然觉得自己充满力量。

这一生,只要老后在身边,春英就觉得一切都有奔头,一切都充满力量!

老后为了完成冯骥才主席托付的《梅山文化》的手稿,常常只身一人进山采访。每堂法事少则一天一夜,多则三天三夜七天七夜,为了完整的记录每一天法事,老后没舍得眯一下眼。有时候采访回来,老后站着都能瞌睡了。年近六旬的春英再次做了个了不起的决定:她要陪老后一起去采访。

就这样,一连七年,春英陪老后到偏远的乡村,贴身采访了200多位梅山法师,跟踪采访了一百多场各不相同的法事,挖掘纪录了400多种梅山手诀。不管事冰天雪地还是烈日当头,两口子起早贪黑风餐露宿,过着常人无法想象的文化行乞生活。梅山法术密不外传,法师们谁都不敢违背祖训:如有违者,永世不昌。在采访过程中,被人抢过相机,被人谩骂过驱赶过,春英始终不离不弃毫无怨言。相反,老两口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软磨硬泡,跟法师们讲传统文化的价值和文化保护的必要,春英则给法师家洗衣送药掏心掏肺。时间久了,他们二老成了法师们最信赖的朋友,他们乐意接受二老的采访且毫无保留,他们相信帮二老是行善积德祖师爷们不会责怪。在一次七天七夜的法事中,春英摔断手腕,山深林密方圆几十里没有医生,为了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春英不顾老后劝告,咬着牙坚持到法事结束。冯骥才主席在给老后的新春贺信中动情地写到:很喜欢你们返朴归真的情怀,享受我们的根吧。也只有我们能够深切地感知它!给你夫人拜年! 

                  他登上最高领奖台,不忘初心仍捧她在掌心

       隆回县人民政府在感动隆回十大人物的颁奖词中是这样评价老后的:魏源让中国看世界,老后让世界看隆回;老后站在隆回的肩上看瑶山,瑶山站在老后的肩上看远方。可老后说,这一切都归功于他的妻子朱春英,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老后。

“2014中华文化人物颁授典礼上,老后有这么一段感人肺腑的话:“……这里,我要深深感谢与我风雨同舟、相扶相携的老伴朱春英,几十年来我为民间文化而长期奔波在外,老俩口微薄的工资全都被我一个人花光了,可两个孩子的家庭重担却由她一个人挑着、扛着,她以其特有的勤劳、善良、忠诚、坚忍和爱心,默默地支持我、辅佐我,不时还要陪我一同去偏远山乡考察、采访……”老后拉着春英的手上了主席台,在这个全球华人文化界最高领奖台上,她落落大方脸上洋溢着温和从容的笑。无论光环有多耀眼,亦不管日子有多晦涩,春英始终不卑不亢宠辱不惊,她习惯了以这样一种姿态,守护在老后身旁。

2015129,湖南省摄影家协会在“2014年终表彰大会上,又授予了老后主席特别提名奖,这是湖南摄影界年度最高奖,也是第一位获得该项殊荣的摄影家。老后再次携春英走上了领奖台,谢子龙主席将大奖授予老后,可老后怎么都不肯接受,他恳求着,这奖也有我老伴的一半,还是请她来领吧!春英则喜笑盈盈地看着老伴说:这奖应该归你,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后勤工作,你拿着吧。台下记者一齐将镜头聚焦这对白发夫妻,观众席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20155月,我随老后夫妇去乡下拜访一位96岁的老法师,老后自豪地向我展示他当天穿的背心。一眼便能看出,那是780年代特有的棉布材质。朱阿姨笑着制止:你这老头神经兮兮的,不怕人家小周笑话。老后爽朗一声笑:这件背心是你朱阿姨拆掉以前的烂背心重新裁剪缝制的,纯手工爱心牌背心,全中国全世界仅此一件,这是我老后的荣耀啊!然后看着老伴嘿嘿直笑。我静默不语,红了眼眶。山风袭来,朱阿姨轻轻给老后披上外套,五月的阳光伴着泥土的清香,空气中都是幸福的味道。

     车子在陡峻的盘山公路上艰难爬行,可即便如此,老后却还是像一个孩子一样,时有让他狂喜的发现,要我停下车来配合他的拍摄。朱阿姨嗔怒着对我表示歉意:你跟他出来呀,哪里都是文化,他就是一个文化癫子,为了文化连命都可以不要。文化?!我想起了著名作家梁晓声那段震耳发聘的话:文化是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和为他人着想的善良。朱阿姨完美的应承了梁先生关于文化的定义,她本身就是文化!

冯骥才主席曾赞誉老后为民间文化的殉道者湘中文化的栋梁。老后耗尽毕生精力在做着文化保护工作,他更是用尽全力在爱着,他生命中最宝贵的文化——朱春英女士­­­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