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擂台秀 >> 寻美 >> 详细

传承

来源: 作者:王杏芬 日期:2015/10/18 22:23:33 人气:1406 录入:
 摘要 
一   汤瑞仁开始绘画的那年,83岁。 首次提起画笔,斑斓的色彩,变幻的线条,在83岁的她眼前展开一片之前从未见过的神奇世界,美妙、芳香、簇新、奥妙无穷……这个世界让汤瑞仁像孩童一般痴迷。这个世界让她

 

汤瑞仁开始绘画的那年,83岁。

首次提起画笔,斑斓的色彩,变幻的线条,在83岁的她眼前展开一片之前从未见过的神奇世界,美妙、芳香、簇新、奥妙无穷……这个世界让汤瑞仁像孩童一般痴迷。这个世界让她忘记了身上的各种病痛。忘记了吃饭、忘记了喝水、忘记了睡觉。她甚至忘记了刚刚下葬的儿子——她那仅存的曾与她共度过许多艰难时日的儿子……她忘情地投入到那些洁白的画纸上,把生机盎然的花红柳绿,把金鸡报晓的灿烂希望,把群鸟欢舞的明媚春天,等等等等,用画笔笨拙而灵巧,欢畅又沉默地一一描绘。

在旁边的女儿毛桃芝开心地笑着,脸颊上却不由自主淌下无声的泪水。她赶紧走出母亲房间。母亲的画笔,母亲的画纸,母亲的画板……都是她亲手购来。她太了解自己的母亲。母亲学不会也永远不会学会打牌、跳舞之类的娱乐,唯一的尝试就是绘画。她想通过绘画,让母亲走出丧子之痛。但是,让一位之前没进过学堂门更不曾摸过画笔的老太太学画画,是不是难为了老人?

庆幸的是,桃芝的良苦用心竟然收到成效。每天学着画画的母亲,面对她时,又恢复了以往乐观爽朗的神态。

这是桃芝愿意看到的。母亲的笑,是支撑她全力向前的力量源泉。

二楼栏杆下面,自家院落,花圃齐整,微风轻飏。右边门口,却再也不会传来大哥命军晚归时熟悉的脚步声,再也听不到哥哥唤妹妹时那种特有的宠溺、随和语气。

桃芝是多么享受过去的时光!一位威严但对女儿不失慈爱、经历过抗美援朝战火硝烟的老兵父亲,一位她从小引以为傲,历经生活坎坷却永不言败的坚强母亲,一位与父亲一样当过兵、上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前线的儒雅大哥,一位高大英俊的聪明弟弟。这是四位与她朝夕相处、彼此视若生命的亲人,这是平凡的她所拥有的最能让人称羡的幸福!虽然生活曾经清贫,却从不因此降低她心中的幸福指数。

而且,还有当年仍是农妇的母亲,以一块七毛钱成本卖稀饭创业而成的“毛家饭店”。这家落址于老屋地基上的饭店,四周青山隐隐,门前荷塘盈盈。和风过处,莲香扑鼻。饭店对面,便是举世瞩目的伟大领袖毛泽东故居。

 

 

 

八十年代初,来韶山瞻仰毛主席故居的游人日渐增多。方圆数里之内,没有一家饭店。汤瑞仁是个淳朴的农妇,看着大老远来的游人喉干舌燥,饥肠辘辘,她内心歉疚极了。她觉得这都是来看毛主席的客人,来看毛主席的客人就是韶山的客人,就是她汤瑞仁的客人。哪有千里迢迢来的客人,连一杯茶都喝不到的道理?

隔天清早,汤瑞仁用柴火熬好一大锅绿豆粥,一根扁担挑到了故居前面的树荫下。她细心地在盛绿豆粥的大桶边摆了一张木桌子,木桌子上码着一摞干干净净的白底蓝花粗瓷碗。

故居坪里晨风习习,两三颗星星还在天际眨着眼睛不愿离去。时辰太早,游人尚未到来。汤瑞仁担心绿豆粥盛在桶中难以冷却,就思忖着先舀到碗里。客人一来,就不至于太烫,端起可喝。

她一边往粗瓷碗里盛粥,一边想象着远道而来的游人喝完粥以后的惬意神情,特别兴奋。

她将要把粥亲手送到客人手里,并且用双手奉上,表示出韶山毛家人对远道而来的客人们的欢迎,也让他们感受到毛家妇女的贤惠!

她将要大声对他们说,谢谢你们来韶山,谢谢你们记得毛主席的好!

她将要通过她自己,向韶山的客人们传递毛主席家乡人民的热情、善良和友好;她还将要……

浮想联翩之际,小道尽头响起了杂沓的脚步声,第一批瞻仰故居的游客朝这边走来了。

汤瑞仁顿时失了主张。她左右望望,抬起腿,慌乱地躲到了路旁的树丛里。

农村里根本少见陌生人的传统女子,关键时刻便凸显性格里的拙朴和极其不善于抛头露面的内怯。

果然,游客们在诱人的绿豆粥前停下了脚步。他们来自上海。

大家围在桌旁,眼神里充满诧异。有一个人环顾四周,高声喊道:“这是谁的绿豆粥?可以吃吗?”

良久,旁边树丛里才传来汤瑞仁颤颤悠悠的声音:“可以吃。是给你们吃的!

“是给我们吃的?”游客们更奇怪了:“你又不认识我们,怎么平白无故给我们煮绿豆粥?未必不要钱?”

“是的,不要钱,喜欢尽管吃!”树丛里声音忽然变得格外清朗和自豪:“我家里姓毛,与毛主席家是邻居。主席出生时,还是我老公的奶奶接的生呢!所以,你们来看毛主席,就是我们所有毛姓人的客人!”

汤瑞仁十四岁嫁到毛家,骨子里早把自己当成了毛家人。

游客中响起一片“啧啧”称赞声,其中一个说:“大姐,我们真羡慕你们的幸福,生活在韶山,生活在红太阳升起的地方,生活在毛主席的故乡。绿豆粥我们吃了,但我们一定要给钱,这是你的劳动所得。”

“真不要钱!你们喜欢吃就好。莫嫌弃,多吃点!”树丛中的声音又变得慌乱和结巴了。

……

客人们走了很久,汤瑞仁才敢从树丛中探出身来。

一桶粥已经见底,碗底下压了一沓钱,汤瑞仁数了数,整整五元。

这怎么好意思?这怎么好意思?汤瑞仁双手捏着衣襟下摆,不安地念叨。

当时每个工分才八毛,除掉卖绿豆和白糖花去的一元七毛钱,还赚了三元三毛钱。三元三毛钱呀,需在水田泥地荷锄背筐整整干四天呢。

初衷是想解决来看毛主席的客人们的不便,到头来竟然还赚了他们的钱。兜里揣着的五元钱,让这位曾在1959年抱着大儿子和回故里的毛主席近距离合过影的朴实农村妇女,惴惴不安了好几天。这好多天里,她再也不好意思熬绿豆粥提出去了。

又一天,韶山工艺品厂工作的女儿桃芝在下班回来的路上,发现几个游客用水壶在故居前的荷塘舀水,然后就着池塘水嚼着随身带的冷馒头。桃芝看着眼圈都红了。回到家,她把所见一五一十告诉母亲。汤瑞芝听了很难受。沉默良久,她望着女儿坚定地说:“桃芝,妈妈要开个饭店,就在自己家里。——我们不能让大老远来看毛主席的客人连个喝水吃饭的地方都找不到。”

“但是做生意会惹人笑话的。”桃芝有点担忧。

女儿的担心不无道理。八十年代初期,虽说沿海城市已开改革开放之先,但在内地,特别是在韶山这个相对闭塞的小山村,人们都以耕作为生,耻于经商。

汤瑞仁也想到了这点,但“没有接待好毛主席的客人”这个念头一直在折磨着她,她顾不了那么多了。五十多岁的农村妇女,大字不识几个,却非常有见识。她想到的一定要做到。

于是,汤瑞仁去找王首道老人。她把自己的想法一一向老人汇报,明确表示,自己开饭店,只有一个单纯的目的,就是接待好毛主席的客人。曾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的王首道,对韶山对毛泽东同志一直怀有深厚的感情,他一听汤瑞仁的提议,马上击掌赞同,并告诫:“开饭店行,但一定要‘爱国,爱党,爱人民’!

自此,一块简陋却不失整洁的招牌在毛桃芝祖先世世代代居住的谢家屋场挂起。当时的桃芝根本就没料到招牌上的“毛家饭店”四个大字,在以后的几十年间,会被已人过中年的母亲汤瑞仁越拭越亮,亮到成为享誉国内外的金字招牌,亮到每个来韶山参观的国内外游客,都无法抵挡它的魅力,一到吃饭时辰,必要寻它而来。

母亲汤瑞仁以她对家乡韶山,对伟人毛泽东的一腔赤子深情,以她超出一般女子的见识和胆魄,成为了女儿毛桃芝心中当之无愧的人生楷模和精神偶像。

 

 

 

 

 

1999年,弟弟毛军车祸去世;2005年,父亲毛凯清因病去世;2012年,哥哥毛命军因病去世。

家里的三位男人,相继以各自仓促的方式跟这对母女永诀。

出殡,为最亲的亲人出殡,在这些年里,仿佛成了毛桃芝的“职业”。

祸不单行,20088月底,母亲汤瑞仁也被医院诊断出了肺癌及食道癌。

在这之前,桃芝自认是个弱女子。她喜欢坐在自己的房子里,读读诗词。唐诗宋词现代诗,都是她的最爱。外面的世界,有母亲打拼。母亲老了,有疼爱她的哥哥打拼。她什么都不用操心,而且,也根本用不着她操心。

可这一切不幸,却如此猝不及防地落到她的身上。

她绝没有母亲坚强。可是,怎么办?

母亲老了。不仅老了,而且病了!

哥哥走了。唯一能够独当一面,像顶梁柱般全力扶持母亲事业的哥哥走了。走得那么决然。漫长的人生里,他吝啬得只与她分享了56个年头的兄妹之情。

如果,没有人站出来,支撑这个家,支撑这个为了毛姓的荣光而建立起来的毛家饭店,是的,很可能瞬间,企业分崩离析,所有的所有将付诸东流。

现在,毛桃芝不坚强,谁能替她坚强?

毛家饭店仅仅为了全家人的温饱,桃芝完全可以放弃经营,因为生活早已走上小康;仅仅为了“接待好毛主席的客人”的创办初衷,毛家饭店也完全可以停止营业,因为现在的韶山,饭店如雨后春笋,遍地都是,再也不会发生客人攥着钱去舀塘水喝的事情了。

可是,毛家饭店真的结束营运了,从1992年起母亲陆续收养的23个孤儿生活开支和学习费用哪里来?长期资助的2652位贫困学生又让他们重新面临辍学窘境?依靠毛家饭店发展链条就业的3万多名员工再次让他们面临择业艰难?

不能!再苦再难,桃芝只能站起来,没有任何选择的站起来!要让劳累了一辈子的老母亲,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人锥心疼痛的老母亲,病痛缠身的老母亲,放心地治病、疗养、享受生活……不再为企业的事操心,不再为毛家饭店的后继无人担忧。有女儿毛桃芝在,一切,都将好起来。

生活不只是毛桃芝的个人生活了,生活从现在开始,充满了重大的意义。

画室里的母亲汤瑞仁其实早已放下画笔。老人静静地透过窗户望着站在走廊里的女儿桃芝。事实上,世上有哪样东西能转移一个母亲的丧子之痛?有哪样东西能减轻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无尽悲伤?她的泪水,只在无人处落。她过去了的大半辈子,都在用心打造这块以姓氏开头的金字招牌。但岁月不饶人,她老了,这副重担将历史地落到女儿桃芝柔弱的肩膀上。这个高挑又瘦削的女儿,何曾经过商又哪里会经商?她心疼女儿怜惜女儿,但这是没有法子的法子。作为母亲的她,只能用微笑和开朗及乐观来影响女儿,以此做女儿坚强的后盾。

 

 

 

 

果然,桃芝的第一次创业就遭遇考验。

这得从2002年说起。

在毛泽东主席诞辰110周年之际,为了支持中央、省委政府关于恢复毛泽东故居环境的决定,为了韶山的整体形象,20029月,汤瑞仁老人以高姿态作出牺牲,把住过八代人的老房子和开在老房子里的毛家饭店从故居对面迁到了三里地之外。

其时,韶山旅游环境整治之初,旅游秩序稍显混乱,喊客拉客的夹杂于游人中间。找不到慕名而来的毛家饭店,周围的喊客者主动热情应允带路,不辨真伪的游人们便很轻易地被这些人带到了冒名顶替的“毛家饭店”。其他饭店生意红火了,真正的偏居于毛泽东纪念园一隅的毛家饭店收入却大幅下跌。

所有的饭店都有回扣,毛家饭店没有。桃芝和母亲只想把更多的实惠留给消费者。毛家饭店就餐,主席爱吃的两样菜:红烧肉和火焙鱼,从建店到如今,都沿袭着加量不加价的传统。这既是母女俩让利顾客的方法,也是对伟人表达敬意的一种特殊方式。

焦虑归焦虑,路还得靠自己走。韶山除了主席铜像,没有其他旅游产品。大大小小商店和摊贩上摆着的纪念品,都是全国各地旅游景点千篇一律的舶来品。在韶山冲转了好几个圈后,桃芝想到了开辟多种经营。她要开个毛家食品厂,开个只有韶山才有的富于韶山本地特色的旅游食品厂。

没有敢为人先的见地和胆识,时时都有被市场竞争洪流冲刷出局的可能。在商海中,只有主动出击,才不会被动挨打。

从没经过商的桃芝基因里完美传承了母亲独到的眼光和勇气。毛家饭店良好的信誉,让她从银行贷到了一千多万元,立项、选址、建厂房……桃芝事无巨细,事必躬亲。她变成了工作的女狂人,哪里需要她,她就奔向哪里。201310月,占地三十亩的一大片崭新厂房,在韶山晴朗的天空下终于像春天坚韧的植物般拔地而起时,本就瘦削的桃芝身形又小了一圈,这让单薄的她看上去更显高挑。

一切都在完美地运转。具有毛家特色的腊味、酱、烤、卤食品、辣椒、干货调料等等一系列产品甫一上市,就凭借其独有的口味和特别的韶山味道,收获到消费者的广泛好评。

正当毛家食品厂如朝阳般蓬勃发展之时,桃芝非常信赖的一个合作者,伪造合同,伪造她的签字,在外牟利。事情败露之后,又用伎俩拉走了几位关键的技术人员,另立山头,克隆毛家食品对外销售……

这连串的变故,差点让整个企业停摆和瘫痪。

桃芝灰心了。她灰心的不是第一次独自创业就遭此挫折,她灰心的是人心的阴暗和深不可测。

但如果从此就一蹶不振,止步不前,那就不是毛桃芝了,那就不是汤瑞仁的女儿毛桃芝了。命运总是要给努力向上者诸多考验的,诚如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所说:“有希望到达光辉顶点的人,必会遇到许多崎岖小路,但他们仍会不畏艰难攀爬。”

母亲汤瑞仁就是这样一路荆棘一路歌走过来的勇敢女性,她毛桃芝也绝对不会被困难所击倒。

暂时没有技术人员,母亲和桃芝一起出现在车间,凭借多年经营餐饮的经验,母女俩都明白大众的消费口味。经过母女俩研究出来的新式小吃,市场反响更比原来强烈。信誉因冒充而严重受损,毛桃芝绝不就范,坚持通过法律的途径还了自己公司的清白。

毛家食品厂在桃芝的努力和不放弃下慢慢走出困境,并逐步发展壮大。包装别致、质量可靠的各类毛家风味小吃,成了韶山旅游产品中的佼佼者,荣获第八届中国国际农产品交易会金奖、中国十大绿色放心环保名牌等诸多奖项。

韶山的味道,通过毛家食品,开始让世界知道。

 

 

 

这不是桃芝的终极目标。

带动风雨飘摇中的毛家饭店,带动因移址等各种因素而陷入经营困境的毛家饭店,让为“接待好毛主席的客人”这一初衷而创建的毛家饭店重新焕发昔日生机,这只是她计划的第一步。

她在毛家饭店新的大堂辟出一块毛家食品展销室,产品琳琅满目,墙上布置了与韶山与伟人有关的红色历史照片和诗词,红色文化侵淫产品发展,产品带动红色文化传播。她要的不仅是这双赢,她还要三赢、四赢……多边赢。

这个有野心的女子,实战让她心里藏潜的野心像野火一样勃发。

她在毛家食品厂配置了最先进的现代化生产设备,广聚贤才,狠抓产品质量关,然后……对,她来了大动作,全国各地毛家餐饮连锁加盟店均按蕴含毛家特色文化的风格重新进行统一设计和装饰,毛家菜的原材料均由毛家食品有限公司统一配送,厨师均由毛家饭店厨师培训学校派出……这一系列举措,极大保证了毛家饭店品牌形象,极大增强了企业自身经营抗风险能力,也为各加盟店可持续经营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直至今天,全国“毛家”税收总量达到2.8亿,毛家饭店有限责任公司每年被政府评为“纳税先进”。

现在,酒香也不怕巷子深了,各地媒体记者纷至沓来,采访毛桃芝的创业经验,折服于母女俩的创业传奇。如果要在这里套句老话,自然是“妇女能顶半边天”了,可是,在毛家饭店的创业发展历程中,母亲汤瑞仁和女儿毛桃芝岂止是半边天?她们,就是她们所经营企业的整片天空。

但,这依然不是桃芝的终极目标。

母亲汤瑞仁告诫她的话时刻响在心头:“我们的钱是叫人民币,是人民积攒起来的,我们要把它存在红旗上,放在人民心中!”是的,毛家饭店有限公司盈利了,这是桃芝日盼夜想的。她要用赚到的钱,做真正有意义的事。这,才是她经营企业的终极目标。

除掉继续负担收养的23个孤儿的生活开支和学习费用,除掉继续长期资助2652位贫困学生继续求学,毛桃芝与母亲一起出资近百万元,设立了韶山教育基金、老年基金和残疾人基金;捐资10多万元修好了毛泽东同志亲自题写校名的韶山学校学生进出的水泥路;为2008年的冰灾捐资十余万元;5.12汶川大地震,在自已背负银行数百万债务的情况下,毛桃芝毅然贷款向灾区人民捐款、捐物200多万元;2009年至2011年捐资近三百万元为南环线、故居沿线、韶山冲消防中队、韶山学校等路段安装路灯;2012年捐资10万元为韶山医院住院大楼50间病房装上空调、彩电及轮椅……

 

 

 

 

    20121218日,汤瑞仁个人绘画展在长沙市湘府路毛家饭店拉开帷幕。

    这是女儿毛桃芝在母亲答应学画之初的承诺,现在,是到了兑现承诺的时候。

    119幅作品错落有致展示在金碧辉煌的大厅。人头攒动,镁光灯此起彼伏闪烁。湖南卫视著名节目主持人李兵特地从海南赶回亲自主持画展开幕式。

    119件作品,代表着老人对毛泽东同志诞辰119周年的纪念之情。

墙上的画没有一幅临摹而成。汤瑞仁提笔是画,所有的景和物都生动于她的脑海:故居对面她曾经的老房子,老房子下蓬勃的荷塘,荷塘旁青翠的田野,田野上葱茏的竹林,竹林侧茂盛的菜园……

没有技巧,她的画却具奇特想象:群鸟着斑斓长裙,在天空仕女一般水袖轻扬;枝头绿叶也学繁花,羞涩地吐蕊绽放;竹子葳蕤灵动,似有风穿梭其间。

这是没有秩序的色彩世界,是非常本色的原生态。由不专业的点、线、色调、色块、比例勾勒出的画作,不会给人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但却充满了情感的元素。故居上面冉冉升起的一轮红日;老房子上“这是祖父留给我的”那排小字;“十八大召开,大家好好干”的金鸡报晓;垂柳画上自题诗句“江边杨柳条条清,祖国江山万年红”……这些,都让老人内心最真挚最炽烈也最恒久的情感,得到表述,并达成传递。

这个穿着旗袍、脚蹬时尚高跟鞋的耋耄老人,声音清朗、神情明快向来宾们兴致勃勃讲解她的画作。谁也看不出她的身上藏着多种疾患,谁也不知道因为过去的多次骨折,她的身体里至今仍留着一块钢板、九颗钢钉。  

不是吗?桃芝站在一旁,感慨万千。母亲就是名副其实的钢铁女性,耕地时被铁耙戳断左腿;修水库时被石头砸断右腿……从旧社会的叫花子成长为新时代的妇女代表,从贫穷的农村妇女蜕变为享誉海内外的毛家饭店创始人,这个到现在也不向时间认输的老人,是女儿毛桃芝今生的骄傲,永远的偶像,也是她取之不竭的精神宝库。

衡量生命的价值,依据与美德的距离而不是与财富的距离。母亲的教诲,桃芝铭记在心。母亲对一代伟人毛泽东朴素而深厚的感情,桃芝早已潜移默化。2014817日起直至今天,桃芝每天坚持在自己的QQ空间和微信朋友圈,同步写诗,以“每天一歌颂主席”的特殊方式表达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敬仰和怀念之情。她充满深情地写道: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欢欣艰难,我用一颗虔诚的心感恩毛主席,感恩共产党。旧社会,母亲从小讨米要饭,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是毛主席领导人民翻身得解放,使母亲和全国人民过上了幸福生活,当家作了主人……

是的,为了一颗朴素的感恩心,为了韶山毛氏这光荣的姓氏,即便雄关漫道,毛桃芝也将勇往直前。

 

 

作者简介:

王杏芬,湖南省作协会员,湖南省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秘书长,湘潭市作协理事。有小说、散文、报告文学散见于省内外报刊杂志。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