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旅游文学窗 >> 作品 >> 详细

希拉穆仁大草原

来源:0 作者:陈立兵123456 日期:2006/8/26 13:44:00 人气:4640 录入:陈立兵123456
 摘要 
                                     希拉穆仁大草原

                                                         谭四红


    听说七月水草肥美,是草原踏青的好时节,于是和几个朋友一起登上了去内蒙古的飞机。穿云透雾来到太原,又经过七、八个小时的汽车颠簸,终于到了内蒙古。透过车窗,是一眼无际的滚滚绿海。打开车窗,一股带着青草味儿、泥土味儿的清鲜空气随风飘来,令人心旷神怡。天空变得越来越近,眼前绿色也越来越浓,内蒙古希拉穆仁大草原已在眼前。
    然而,这里的草儿并没有想象中“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的意境。带着一丝遗憾,我们准备下车,耳边突然想起了嘹亮的歌声,原来是热情好客的蒙古姑娘与小伙子们穿着色泽鲜艳的蒙古族服装、唱起歌来欢迎我们,他们给每个客人献上一条洁白的哈达,捧上用银色小杯乘满的白酒,酒并不烈,有点甜甜的味道。浓烈的异域风情让大家的情绪高涨起来。
   我们今天的驻地是蒙古包,一排排的,站在笔直的马路旁边,象仪仗队。蒙古包是用白色的毡布包着的,顶上绣着蓝色的花,朴素而实在。包内一分为二,前面是卧室,有二张床,一台电视、二张椅子和一个茶几,商业化的摆设与内地旅社无二;后面是卫生间,因用水紧缺,旁边仅备有一桶水。听当地的牧民说,今年遇上了大旱,所以这里的水比油还珍贵。
    来到草原当然要骑马了,我们一群人有70多岁的老人,有5岁多的幼童,在马队队长的带领下来到了公路对面的草原上,这里聚集了上百匹骏马,黑压压的一片,等着我们挑选。我想选一匹白马,一个蒙古小伙马上给我牵来了一匹,它比一般的马长得高大些,不过上面有一团团黑色,有点象奶牛。我友好地摸了摸它,它很温顺地摇着尾巴。在三个牧民的指挥下,我们庞大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出发了。考虑到安全问题,队伍行进得很慢。骑在马背上,蓝蓝的天空白云在飘,空气是那么的清新自由,一望无垠的草原就在自己的脚下。“驾!驾!”我们一路兴奋地叫喊着,然而,马群们似乎听不懂我们的话,仍然慢悠悠地象老爷,我的马就更慢了。一个憨厚壮实的马倌在我们队伍前后跑来跑去指挥着马群,他的黑马毛色发亮,很是威风,我问他的马叫什么名字,“草原飞!”他自豪地说。我又问我的马怎么长得象牛?他笑笑说,“你的马是马与牛的杂交”。一行人听了后哈哈大笑起来,搞了半天,我不远万里来到草原,竟骑了一头牛!我不甘心,与同行的牧民换了一匹骏马。有趣的是,我换的这匹马是朋友和他的小孩同骑的马的妈妈,我的马跑多快,那匹小马就跑多快,两匹马形影不离,母子情深,一点也不亚于人类。草原上的太阳很狂野,晒在人身上火辣辣的疼。只有当白云飘过时,才温顺一点。一朵朵白云象一只只巨大的遮阳伞,让我们清凉了许多。马象是懂得人的心事,渐渐地跑得快了起来,人在马上一颠一颠的,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徜徉着满眼的绿色,全身的细胞都自由奔放。我听到有人在唱歌,那是马倌在轻唱。是呀,为什么不唱首歌呢,能在大草原上策马放歌,此生能有几回?于是我大声唱起了《青藏高原》,四周流淌的空气把美妙的音符传递得很远很远,我象个骄傲的蒙古公主,把歌声留在了辽阔的大草原上!只有到了草原的人才能体会到为什么蒙古人的音乐那么令人着迷,因为歌声里充满了粗旷,流淌着奔放,自由是它的灵魂。
     骑了很长一段路,终于看到了一片红色砖瓦的聚居地,那是牧民的家。我们来到了一个牧民家,家中只有女主人在,周围还聚集了很多抱着小羊羔的女牧民。下了马,刚进屋,女主人就端上了一碗碗热腾腾的奶茶,桌上摆满了金黄色的奶油、奶皮、炒米,洁白的奶酪、奶豆腐,放在奶茶里面,香喷喷的,别有一番风味。屋不大,是一排平房,典型的北方风格。 走出房子来到屋外的绿洲,这里水草丰美,地上还开着五颜六色的小花。三两成群的马儿在悠闲地饮吃。置身于这蓝天碧草中,仿佛来到了一个清凉的世界,一切尘世的喧嚣,在清风中荡然涤去,让人心旷神怡,乐不思蜀。我们来到了一座敖包前,敖包是用石头垒起来的,每一个牧区都有一座,旧时是人们用来求雨佑平安的地方,也是青年小伙与姑娘谈情说爱的好去处,夜晚月色如水,繁星点点,微风习习,相恋的人儿在这里互诉衷肠,如神仙眷侣般浪漫自在。一个多小时的信马由缰在神往中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吃完富有浓郁草原风味的午餐,我们来到了牧民们举办“那达慕”盛会的地方。“那达慕”是草原上的盛会,牧民们籍以庆贺牧业丰收,祈盼上苍风调雨顺。届时,牧民们从四面八方汇聚在一起,摔跤、赛马、射箭,人们把这三项体育竞技称为“草原三艺”。平时我们都是在电视中看到的,今天终于可以在现场真实体验了。先是赛马,参赛者是这些草原上的马倌,只见一声令下,十多匹马如离弦的箭,飞也似地冲了出去,扬起漫天尘土,我原以为会是身手矫健的青壮男子获胜,没想到几个圈过后,远远跑来的却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大概是因为他的体重轻,马跑得快些的缘故吧。 宋代欧阳修在《奉使契丹道中五言长韵》中写道:“儿童能走马,妇女亦腰弓”,看来确实如此。在一旁的马倌告诉我,希拉穆仁大草原上最好的骑手也是一名少年,自古英雄出少年,真是不假。开始摔跤了,可别以为摔跤光凭力气就能获胜,它是体力和智慧的角逐。两位彪壮的蒙古勇士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上场了。他们猫着腰,来回走动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对方,寻找着下手的时机。突然,趁对手放松警惕的时候,一个选手象鹰一样一把抓住对手的肩使劲往地下按。对手当然也不示弱,开始了顽强的抵抗。在观众的呐喊与助威声中,两个人如猛虎般越斗越勇,观众的呼叫声也一浪高过一浪,终于在几个回合之后,一个腰缠绿色莽带的黑面男子胜出。最后一项的射击改成了骑术,几个蒙古小伙并驾齐驱,在奔跑中把地上的手巾拾起来,为自己呐喊壮行。凭着体态的轻盈,又是刚才赛马中的少年获胜。“胡服骑射”自古以来就是蒙古族的强项,凭着这种优势,横扫欧亚大陆,建立起了中国历史上的元朝帝国。今日得以一见,牧民先祖的风采又重现眼前。
   草原的夏天,昼长夜短,已是晚上八点多了,夕阳才为草原披上了一层柔柔的金纱, 那碧草霞光,让人沉醉。草原之夜更如灿烂的晚霞,多姿多彩。热情的蒙古人为我们点起一堆篝火,并献上了他们最具民俗风情的节目。正如当地民谚所说:“会说话就会唱歌,能走路就会跳舞”,蒙古族的姑娘小伙们个个能歌善舞。那些英武剽悍的康巴硬汉,刚刚还在赛马场上纵马狂奔,此时却载歌载舞,跳得酣畅淋漓。他们尽情释放着血脉中汹涌澎湃的生命激情和骨子里与生俱来的豪放洒脱,表达着对这片土地的挚爱和眷恋。这些草原的儿女,因为有了草原宽阔的胸膛,小伙子才这样奔放,因为有了雪山的纯洁,姑娘们才这样端庄,因为太阳离他们最近,生命才这样炽热。他们与同来的汉族同胞围坐在一起欢歌跳舞,无拘无束。熊熊的篝火映红了草原,映红了天空,更映红了人们一张张笑脸。歌声、笑声久久地回荡在草原的上空,挥之不去。
    啊!美丽的希拉穆仁大草原。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