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旅游文学窗 >> 作品 >> 详细

消失的海圳(左泽亮)

来源:0 作者:左泽亮 日期:2006/8/10 15:49:50 人气:5559 录入:左泽亮
 摘要 

消失的海圳

                                   左泽亮


早八点,我正在开启店铺的卷闸门,听到店内电话铃声催命一样。运神着这么早就有哪个客户打电话来了——是妻子从家里打来的,你老是不开手机,金打电话过来,他儿子没了。

没了,没了是什么意思?我追问语不成句的妻子。壮壮昨天从九楼摔下七楼,抢救了十二个小时,没抢救过来。壮壮平时最想要个水泥搅拌车,金委托你买去一台,他想圆了壮壮的这个心愿。

将铺头的事交待小弟,我赶紧去玩具市场买上水泥搅拌车,和妻子赶赴医院,慰问生者,同时也好陪着处理一些事宜。

金和我是鼻脓脓级的哥们。两家离得不远,小时候去上学,我总是先去他家报到,然后相伴去学校。初中时只是同级,他个头飞长,有了自己的同学群。高中时更不同校,我们生疏自是难免。

高中毕业后金在海南服役做缉私武警,而我则做点小买卖讨生活。在不同的时间,我们都从故乡湘潭来到了深圳。是他联系上的我,得知他先是在黄金灯饰公司做保安,后来灯饰公司倒闭,金又进了一家日资混凝土公司开水泥搅拌车。好心的金总想方设法介绍客户给我。

金每天两班倒,人休车不休,不胖的金愈发显得刮瘦,不过他军人出身,配以寸头,还是时时显得龙马精神。他曾经好几次想打退堂鼓,一天十几个小时,长年累月,实在难熬。直至后来公司改为三班倒,金才总算缓过气来。

期间,金娶妻生子,因在老家有私房,在深圳买房又不现实,金这么多年一直租住在南山区白石洲新塘村的一栋农民房里,家里的电视柜沙发椅都是我搬家时的淘汰品。金给儿子取小名壮壮,学名为海圳,海边的深圳。也许,深圳见证了金的青春岁月,也寄托了他个人太多的梦想。

去年底金随一帮年龄偏大的司机被公司劝退,有一些补偿金。金说他们此举实属无奈,如等到明年三月合同到期而公司又不续签的话,就很被动。

水泥搅拌车,金开了多年也厌了,他想就此“踩一脚”。他和同事计划着合伙做些小生意,卖清仓服装、卖头饰品,哪怕盘个小店也好。我劝他不要轻举妄动,没有内行指路,亏不起。

居深圳大不易,金只好上网或去人才市场找司机工作。嫂子也体贴人,眼见两个人都呆在家里不是事,去找了份临工,于是金在家做了两个月的全职爸爸。出事那天,金正好去找工。

金所住八楼外有近三百平方米的天台。上次我过来的时候,特意留意了天台是否有护栏。天台砌有护栏,但整栋房子存在着一些安全隐患,比如走廊防盗网没装完整、天井的护栏偏低等。

另一租房的邻居向房东要了一把八楼通往九楼天台的铁门钥匙,九楼天台有高低两个,实际上只有邻居一家用。昨天,该邻居打开铁门上去晒衣服,两岁出头的壮壮跟上去了,也未引起她的警惕。壮壮登楼梯道上了九楼的那个高一点的天台,又很轻易地爬上了无护栏的雨棚。壮壮她妈发现后,在两米外的距离拍着手叫他下来,壮壮调皮,往后退,当着妈妈的面,一失足,从九楼的雨棚坠落七楼的天台。壮壮全身无伤无血,了无知觉。

事后,在七楼的天花板上,我试图寻找着一些什么,然一无所获,欲哭无泪,心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壮壮的痛,一个人承受,只能是但愿,但愿壮壮的痛,跌进了七楼天花板的坚硬里!

“壮壮好想要一辆水泥搅拌车,他每天见楼下有搅拌车经过,就兴奋得很,搅拌车搅拌车的叫。后来全栋楼的小孩子只要见到搅拌车,都学壮壮。人家问你儿子怎么这么喜欢搅拌车呢,他妈说他爸以前开搅拌车呢。”

“壮壮不是我们的儿子,要不,昨天上十号人怎么喊他都喊不回来?壮壮两岁零两个月还不到。没了,没了,一切到此为止。”

我不知道昨天金在ICU重症病房外是怎样的度过那漫长的十二个小时的。作了人父的我,对同学的丧子之痛感同身受。那个活泼的壮壮,在一饭店,可爱得令饭店老板剥了好多基围虾给他吃的壮壮;那个和狗狗打成一片,一根棒棒糖,自己吃一口,狗狗吃一口的壮壮就这样没了。也正因壮壮“狗我不分”,他爸爸将捡回的这条可卡犬送给了我。

壮壮进医院后,邻居拿来了一千元作医药费,但金没收。金自知夫妻两个作为监护人,应负主要责任。但我们以为,邻居的疏忽大意及房东房子本身设计的安全隐患均存在连带过错责任,难辞其咎,应该去讨个说法。“壮壮都去了,要些钱又有什么意思呢。”金无意走上诉讼之路,也不想过多的为难他人。加之邻居平素对壮壮不错,家庭经济条件也不好,而房东为人的口碑实在不怎么样。

善良的人,为什么这样的不幸事件会摊到你的头上?即使出事后,金对妻子也没有半句怨言。我不免自责,假如狗狗陪伴在壮壮的身旁,假如我力劝金搬离这栋农民房,而事实是一切已没有假如。我和妻子只有陪伴着金和她的妻子,默默伤恸。

因为老家乡下亲戚的反对,壮壮的骨灰抛撒在了深圳蛇口的大海里,金也收拾行李返回了家乡湘潭。

金现在的QQ名是“消失的海圳”,以下是他QQ的个人签名:人生最大痛苦是生离死别,这种痛苦无法形容,挖心、割肉、切肤……

TAG:
上一篇:亲亲杨梅洲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