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旅游文学窗 >> 作品 >> 详细

南国纪行

来源:0 作者:潇湘三月山 日期:2007/12/30 9:25:42 人气:5606 录入:潇湘三月山
 摘要 
深圳印象

人们常说:“不到北京你不知道官小、不到深圳你不知道钱少”。的确,深圳是个消费很高的城市。单从深圳的交通来说就可见一般。在深圳出租车的起步价是12.5元,为全国之最,公交车起步价为2元,一票制公交为2.5元,地铁为分段记费收取,而且没有买票窗口,一律采用自动售票机来售票,初来深圳的朋友如果想乘坐地铁,最好自备五元的纸币用于购买地铁票,自动售票机只识别五元的纸钞和一元的硬币。
没来深圳之前,在想象中这是一个特别明亮,特别现代化,特别时尚的城市。当飞机急速降落到宝安机场时,伴随着耳朵的剧痛,我看到了这个传说中的城市。第一印象:路面宽敞。深圳路面真的很宽,每条马路都至少有10车道,南京显然不可能与之相比,就是武汉最新修的宽马路大概也只有它的2/3宽。可奇怪的是,这么宽敞的马路怎么还堵车呢,呵呵,看来深圳的私家车真的很多。说到私家车这就是我的第二印象。第二印象:私家车多,公交车贵而不好,基本没有自行车。武汉最让我自豪的是有很好的空调车,而且还不贵。可是到了南京,发现公交车基本没有什么发展,好像还停留在武汉五六年前的状态,但是价钱并没有少。南京最大的特点就是自行车超级多。深圳又有它自己的特点,公交车分站收钱,最贵的要6块,好恐怖,而且车子并没有特别好,至少没有519好,hoho。也许是因为深圳有钱人多,公交利用率不够的原因吧。第三印象:高楼林立,却感受不到现代化。深圳的高楼真的很多,仅南山区这一片,就包含了zte.ut,lenove,tecent,oracle等等公司,每个公司都不甘示弱地把搂修得老高。但是怎么看怎么不像白领出入的那种高级科技楼,感觉就像一个大的工厂,只不过厂房变高了而已。第四印象:绿化特别好。走了这些城市,觉得无论宣传的多么多么好,其实看起来真的差不多,但是深圳让我觉得有点特别。绿化真的是全面的,无论在多么偏僻的地方,它的绿化都是一如既往存在。不过可惜地是,这么多好的绿地都浪费了,深圳人生活节奏太快,根本无人顾及到身边美丽的花花草草。第五印象:深圳人没有归属感。每个人都像一个过客,是乎都不想长久地停留,只是来镀金或者过渡而已。人们提到地多半是何时跳槽阿,准备跳到哪里之类。以至于深圳人是乎更愿意买车,而不是买房。第六印象:深圳人喜欢爬山,喜欢旅游。印象七,深圳本地人少。印象八,深圳的市中心好像还不如武汉的商业中心繁华。印象九,深圳消费贵。印象十,深圳真的不安全,至少不能给人安全感。。。。。。
但总的来说,深圳是有魅力的。深圳魅力的灵魂是裸体,一座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城市;向深圳抛了一个眉眼他就给我亮出了太阳。草地上一只猫很快向我跑,原来不是追我,而是追我前面飞舞的那只美丽好看的蝴蝶。
遗憾的是由于这次来深圳比较匆忙,忘记携带心爱的相机了(这也是我的个人失误),所有照片均来自于网络,不要见笑,等我日后照了照片在一一替换吧。

香港印象

在一个特别的日子,我们来到了这个特别的、万众瞩目的地方--香港。
从深圳到香港大概要半个小时的时间。据说以前这里的港口以运输香料闻名,所以取名香港。过去都是在电视里看香港,现在是亲历其境,亲身感受到了香港的魅力。看着四周美丽多姿的海景,真感到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抵港后的游览主要是集中在香港岛。先看的是座落在湾仔的会展中心,在那里,有香港回归纪念碑和中央政府赠送的金紫荆雕塑(铜制镀金的),但会展中心面积很小,风景还不错,前面就是“维多利亚港”,可以看到港岛和对面九龙的港湾。
  接着就去著名的浅水湾,大巴沿山蜿蜒而上,从中部绕过,到了港岛的东南部,就看到一处很美的海滩,虽然SARS刚过,但海滩上仍然有很多人在玩乐。踏上了这里的海滩,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沐浴在秋日金色的阳光下,走在洁净的细沙上,迎着暖暖的海风,吸着湿润的空气,瞭望无边的大海,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相比之下内地的大梅沙海滩,虽然更大一些,但去那里却要坐一两个小时的公车。港岛这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真是令人羡慕啊。很多人的梦想生活在这里变成了实际的画面: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观光了浅水湾后,我们去海洋公园。晚上前往太平山顶,到观景台时,全部港岛的夜景尽收眼底,但见整个香港高楼林立,直插云宵,气势不凡。维多利亚海湾异常秀丽,海水碧蓝,天水共色,令人心旷神怡。我在此留影一张,以香港的夜为背景。照片洗出来后,却少了一片辉煌的幻影,留下来的只有灰色。这让我对香港的理解似乎又深刻了些。 
 香港是东方明珠、是世界之都、是富人的天堂。在香港的四天三夜,我感到与自己原先的设想有很大的差距。但话又说回来,内地相比香港这个“大花花世界”,的确还差了一大截啊!具体来说,我对香港这个国际大都市有如下几个方面的印象:
第一印象,这里很民主、很自由就象电视里的欧洲国家。在这里可以有各种思想、信仰,比如我刚下地铁就遇到了被大陆禁止的组织在宣传。这确实给我很大的触动,或许是因为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吧。
第二印象,这里市民的素质、修养真的很高啊。无论他们在做什么,只要你上前向他们询问事情,他们都会停下手头的事情,细心的讲解香港这样一个现代时尚的国际大都市,知道你听明白为止。我们问过N次路,每次都是这样,有些人汉语讲的不好,情急之下,他会粤语、英语、汉语并用。这真的让我感到感动、感到温暖。
第三印象,城市有着浓厚的历史韵味。虽然建筑没什么太古老的,但道路和环境却让人感到历史。道路虽旧,却很平坦。对了,还有那独有的有轨双层电车。
第四印象,香港岛真是现代之都。中银大厦是其标志。在电视里看到她的夜景就象天宫一般,走到她的脚下,觉得她是如此的雄伟,不愧为重大厦中的佼佼者。“山顶”上此隐彼浮的别墅、大厦,显示了这里的富足,这里当然富足了,香港那些红得发紫的明星都住在这里啊。
第五印象,香港是购物天堂。只要有足够的钱,在这里有买不完的东西。
当然,说起香港印象,较深的还有香港人的质朴、单纯、秩序和较高的文化素养。

澳门印象

澳门的雾是紫色的。细看时,那紫又很亮。哪样东西一触着了这样的雾,立刻就变成了雾的一部分。云里雾里的感觉,只因为岁月太深。

你可知“Macau”不是我的真名姓?
我离开你的襁褓太久了,母亲!
但是他们掳去的是我的肉体,
你依然保管着我内心的灵魂。
三百年来梦寐不忘的生母啊!
请叫儿的乳名,叫我一声“澳门”!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知道澳门,是从闻一多这首《七子之歌.澳门》开始的。可以说打开字典,翻看一下精字的连接词——精彩、精美、精致、精巧、精华、精粹、精英、精锐、精练、精心、精细……无论哪个词,用来形容澳门的某一方面都有“用武”之地。
深秋的澳门,气候宜人。风和日丽,树绿花红,海光天色,令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夜幕降临,欣赏一城灯火,火树银花,霓虹闪烁,恍若仙境。连接澳门半岛、凼仔、路环两个离岛的三座跨海大桥,如同天女的三串珠链,抛落人间,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位于珠三角的澳门,精致小巧,总面积不过27.3平方公里,人口约45万。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澳门是一个独特的城市,历史上澳门原来是属于广东香山的一个小渔村,因其特殊的历史背景,四百年间东西方文化在澳门相互影响、交流,留下了许多历史文化遗产。
古老的“妈阁”——“macun”是澳门的象征。这座中国传统民间特色庙宇里的妈祖娘娘,见证着澳门几百年来由渔村向城市转变的历史,保佑着这一方水土的海晏河清。
大三巴牌坊,也象征着澳门,但它的建筑风格则是东西方建筑艺术交融的结晶。大三巴牌坊是天主之母教堂——圣保禄教堂正面前壁的遗址,本地人因教堂前壁形似中国传统牌坊,所以称之为大三巴牌坊。这座中西合璧的石壁在全世界的天主教堂中是独一无二的。
小城的大街小巷,无论是中国古典庙宇和房屋建筑,还是具有典型南欧风格的教堂、官邸等都和谐并存,相得益彰。
我觉得中西文化交融并存最明显的还是要属矗立在海边的那尊高20米的青铜“洋观音”像。她身着中国观音标准服饰,双手在胸前捧着一株灵芝仙草,头部微微低垂,面色安详,活生生一个教堂里“圣母”的神态,观音是澳门人民心中的神灵,“洋观音”寄托着中萄人民共同的希望和理想,寓意之深,不言而喻。
走在澳门的街道上,很少看到形象另类、彩发碧眼、奇装异服的新新人类。青年男女着装简约、舒适,时尚但不怪异,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中学生身穿剪裁得体、设计美观的黑、白、蓝几种素色组成的学生套装、套裙,十分清爽、青春、活泼、健康,远比北京街头一些穿着超大型号、拖拖拉拉运动服型学生装的学生们看着要舒服养眼多了。
喜欢购物的朋友可以放心购买澳门明码标价的商品,砍价和识别真假货的辛苦都可以免了。
澳门由于面积狭小,城市建在岛上,所以道路窄小,路面高低起伏,有时坡度很大,作为一个极其现代化的城市却很少发生交通事故。来去匆匆的行人都自觉遵守交通规则,红灯停,绿灯行,没见到有交警在那里手舞足蹈地维持秩序,却秩序井然。
今天的澳门早已是一个葡华杂处的和睦大家庭,许多葡人都在这里落地生根成为大家中的一员。随处都可以看见,一个葡人丈夫挽着自己的华人妻子,宛如神仙眷侣般穿行于中西合璧的大街小巷,而他们手中牵着的那对漂亮小囡,心照不宣的,就使你对“血浓于水”这个汉语词组有了另一种理解方式。
最早关于这扇门的记载,是明朝的一位官员给皇帝朱载垕的一份奏疏,他很仔细地描绘了这扇门:“广州南有香山县,地当濒海,有山对峙如台,曰南北台,即澳门也。”朱载垕不是昏君,甚至是中晚明少有的一个明白皇帝,一度让明王朝颇有中兴气象。然而他看见了这份奏疏,却看不见他屁股后面还有这么一扇门,或是根本就视而不见。
中国失去了太多的机会,又岂止是后来失去了这个澳门。早在朱载垕登基之前的一百五十多年,郑和就率领大明帝国的远洋船队浩浩荡荡出发了。船队途经澳门,停泊在澳门南湾,郑和豪华的旗舰就像一座建筑在水上的流动皇宫,那时澳门和香港一样,还是个荒凉的小渔村。郑和对澳门同样也视而不见,在他的航海日志里没有出现“澳门”这个字眼。或许他也曾在落日的余晖里回望故国的无限江山,然而在他眼里出现的是江山之间的帝京。
除了皇帝他看不见还有别的,这个以整整一生放浪于幻路的旅者,甚至没有看见过大海。他的船太大了。航行海上,他依然满怀大陆情结。他驾驶的似乎不是船,而是帝国的一块陆地,凭着制作精良的弓箭与利刃,在冷兵器的时代向沿途经过的那些蛮夷之国炫耀着自己的武力。那时他是在这个世界上走得最远的人,可他却不知道自己的走得有多远。
在他身后,一些比他走得更远的人很快就从地球的各个角落里纷纷出发了,达•伽马、麦哲伦、豪特曼。这些葡萄牙人、英国人、荷兰人,一个比一个走得更远。荷兰和葡萄牙人在澳门发生的纷争,其实更早就在海上开始酝酿了。荷兰人豪特曼为了窃取东印度群岛航路的秘密海图,被葡萄牙人投入了牢狱。而此时,郑和的航海图早已像废纸一样被中国人抛在一边。
当荷兰人,葡萄牙人和英国人像蹒跚学步一样,从郑和当年泊船的地方上岸时,中国还沉浸在郑和给他们制造出来的长久的幻觉里,就像有人描绘的那样,古老的中国掉进了最后一个梦里永不苏醒。大清帝国用他刚愎颟顸的眼光,轻蔑地打量着这一个个形状古怪可爱的夷人。而夷人们一开始也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他们驾舰进袭澳门,却可怜巴巴地向中国皇帝哀求恩赐给他们一块席子大小的地方,可以睡觉就行了。
于是修史者就有这样得意洋洋的记载:
雍正五年(1724),葡国使臣麦德乐朝觐雍正帝,
行三跪九叩之礼,奉呈大量礼物……
乾隆十年(1746)诏告天下,如今天下太平……
在这样的由当时中国最有学问的人编修的所谓国史档案中,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他们认为世界再大,它的边界不会超过爪哇很远,每有一个他们从未听说过的国家的使臣来到中国,就想当然地以为是从爪哇那边过来的。直到清初修明史时,仍认为法国(佛郎机)挨着爪哇,而“和兰(荷兰)又名红毛番,地近佛郎机”。事实上,早在大明万历年间,意大利传教士利马窦就从澳门登录,一路由南向北,沿途都给不少总督、巡抚或知府送过《山海舆地全图》,也就是世界地图,但不知是中国的官吏看不懂,还是根本懒得看,利马窦的地图压根儿就没有改变这些人对世界的想象,当利马窦终于抵达了他仰慕已久的北京,向万历皇帝进献《万国图志》时,为了避免沿途所遭遇的尴尬,也为了迁就皇帝陛下天朝居于世界中央的想象,他还特意玩了一个花招,把大明帝国的版图从最靠边儿的地方放到了中央。即便如此,还是没有博得皇帝陛下的欢心,从皇帝陛下到满朝文武都认为他把大明帝国画得太小了,他们也根本不相信这个“红毛番”来自七万里之外,真的有那么远吗?这个世界真的有那么大吗?还真有那么多国家吗?
这样就可以理解了,为什么在这些所谓的天朝国史中,你根本找不到荷兰人、葡萄牙人、英国人是何时进占中国海疆的,你看见的都是些“葡国入贡”,“荷兰入贡”之类自欺欺人的文字,而中国人对世界的整体看法可以从“夷”“番”“撮尔小国”这些高频率出现的汉字里一目了然。然卧榻之旁岂容他人安睡,当雍正、乾隆一类的所谓明君开始意识到这些“撮尔小国”所掌握的并非他们所认为的不足挂齿的“奇技淫巧”而是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时,他们才感觉到了身边的危险,然而为时已晚,那时在澳门颁布命令的已是来自遥远国度的另一个国王。葡萄牙女王颁布禁令,不准英、法、荷等国商人来澳门居住经商,表示了葡国将要独占澳门的决心,这位女王好像忘了,澳门并不是她的国土。她之所以把手伸得这么长,是因为比她近得多的中国皇帝鞭长莫及,那个头上盘着辫子的皇帝老儿,每日坐在他的宝座上,就像被囚禁在那里了。
中国人看见澳门的时间实在太晚了,晚了好几百年。这座中国南海的国门,如果在郑和的时代就能被人发现而不是视而不见,澳门又是怎样的情景呢?中国又是怎样的中国呢?
历史无法假设,我只能直面眼前残酷的现实,那些我正在走过的或即将走过的街道马路,几乎全都是外国人命名:慕拉士大马路、美副将大马路、荷兰园正街、啤利喇街,葡、荷、英、法、美……。就像整个世界突然集中在这个小岛上。小岛因不堪重负,与连接她的故国母土断裂了,一个长达五百年的伤口,以流血的方式唱响了闻一多作词的《七子之歌》,而当它作为童谣到处传唱时,听起来更像是弃婴在睡梦中的哭声,仿佛是要惊醒她的母亲……
我的心情开始变得复杂。我看见了我投在地上的一小片阴影,它趴在地上,微微地颤抖。人在备感压抑时,格外渴望有一个高度。仿佛是神赐,这个念头刚在脑子里一闪,就有一座山奔来眼底——莲花山。
莲花山是澳门的象征。我的第一个感觉不是看见了山,视野里刹那间绽放出一朵莲花,停在半空中央。那是真正的仙境,绽放的花瓣中观音在光天化日下显形了。在中国众多的神祗中,观音是离大海最近的,她与穷苦渔姑化身的女神妈祖,是中国人的海上守护神。每一个出海的渔人、船工,都把生还的希望寄托在她的身上。爬上山顶,走进观音殿,我的目光循着观音的视线延伸,延伸至大海。我想看看,一个神仙端坐在这里日复一日地看着什么,除了海,她一定还看见了许多别的东西吧。然而,我能看见的只有海,蓝得深湛的海。我开始确信,海是观音唯一凝望的东西,大海因她的凝望而平静,这也就是她凝望的全部意义。渔人和船工只追求平静,平静是海上生存者的信条。
出了观音殿,绕过一段围墙走进一个缺口,我看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仿佛某种史前的巨大爬行动物。撅着屁股,昂着头,瞄准了一个方向,大海的方向。那是一门老火炮。我惊悸了一下,没想到莲花之中除了观音还藏着一个炮台。开始我还以为是中国的炮台,看见炮台基脚一侧的洋文,我才知道是葡萄牙人架设的。他们架起这门大炮,自然是为了守护海上的平静。同样是为了平静,中国人寄希望于一尊泥塑的观音,葡萄牙人架起的则是火炮。我脑中一直很模糊的阴影突然清晰起来,中国之所以陷入那种支离破碎的悲惨境地,除了埋怨那些不中用的帝王将相,肯定还有一些最秘密最诡谲的原因,它就藏在我们每个中国人血液中。
这个炮台已经很老了,作为武器它早已丧失了英勇的含义,炮台上的那些葡萄牙大兵,连同那一场场血战,也早就越出了人们的记忆。但我仍感到被一种空气逼迫,我感到这座老炮台已成为了某种信念。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长了嘴的人都会说,可我们是否深刻地理解了,落后的除了武器,除了科技,背后还有更可怕的一种落后?
葡萄牙人在澳门站稳了脚跟之后,一度把自己弄得越来越亢奋越来越激动,他们也像中国人一样想把通向大海的门关上,还效法中国皇帝在西望洋山一带构筑了一系列的城墙,这也是欧洲人在亚洲构筑的唯一长城,颇有讽刺意义的是,澳门人也称它“万里长城”。
他们在澳门生活得实在太舒服了,生怕别人打扰了自己的酣梦。一座俾利喇行宫,无处不营造出殖民者想要的那种养尊处优的舒适之感。俾利喇是葡国皇室贵族,澳门保险之家的创始人之一。他的行宫是一幢南欧建筑风格的宫殿,外墙洁白,圆拱式窗花檐口,大理石砌成的露台和石阶,富丽堂皇的厅堂装饰。我参观得目瞪口呆,想象着这屋里的主人,一定是个穷奢极欲无所用心终日吸着雪茄烟、喝着咖啡悠闲地打发时光的家伙,一种慵懒的气味呼之欲出。侵略者和殖民者其实是不可混为一团的,侵略者充满了进攻性,给人一种尖锐赤裸的力量感。殖民者因生活优越而惜身爱命,基本上是采取守势,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自己的既得利益。在澳门像俾利喇行宫这样的安乐窝比比皆是,修一道长城也就并非一种无知可笑的现象了,谁又不想将所有的烦恼和隐患一劳永逸地解决掉呢。
然而固守其实是更大的隐患,在那道长城伫立的百余年之后,葡萄牙人猛然发现澳门内港淤塞得水深仅余一米左右,不要说军舰,连他们爱玩的赛艇也开不进来了。如果这时有人从他们屁股后面撵过来,除了跳进大海他们已无路可逃。葡萄牙人因此而惊出了一身冷汗,封闭的不是敌人原来是他们自己。他们拆除了自己筑起来的长城,随后女王玛利亚二世又宣布澳门为自由港,而那时满清的道光皇帝,却在强征百万民工加紧修复北方的长城,以抵御沙俄的入侵,可最终没能抵挡汹涌而至的俄罗斯大兵。
现在我已经走得离大海越来越近了,实际上就是在海上走了,友谊大马路,一条在新填海地上修建的海滨大道,原本就是郑和当年泊船的南湾,葡萄牙人登陆的南湾。穿过这条澳门最年轻的大马路,你就看见了,那是海啊。澳门三面环海,但澳门人对海的敏感是在葡萄牙人来了之后。澳门人现在每天早晨打开窗户,一闻那种清幽湿润的气味,马上就觉得,那是海啊。海在空气中,在嗅觉中,在风中,海无处不在,澳门人浑身都是海的感觉。这是澳门被葡萄牙人征服后渐渐化入了骨髓的体验,他们在葡萄牙人的背后,终于通过大海看见了澳门。
只有远道而来的人,像我,才非要亲眼去看看大海不可,仿佛是为了验证什么。澳门的海就像澳门的雾,是紫色的。她被晚霞照亮了,但除了霞光似乎还有另一层东西在她身上燃烧着。我俯下身来,向大海深处凝视。为了找到一种深度,降低姿态是必不可少的一种方式。我看见了澳门,沉浸在大海深处的另一座澳门,一个没有门限制的城市,她四处透明着,鲜艳的鱼群和海藻荡漾穿行于其间,如入无人之境。或许一座城市只有完全融化在海水之中后才会打通无限之路,此时大海即便汹涌也是宁静的。
说到澳门,很自然的就想到赌博。威尼斯--澳门目前最大的赌场。的士司机说着僵硬的普通话告诉我们,葡京现在的生意都不怎么样了,大家都往威尼斯那边去了。澳门的路上很安静,似乎没有多少的人,车子也不多,我估计大家都忙着去赢钱了。威尼斯的规模确实让人叹为观止,她集合了赌场、酒店、展览中心、购物中心为一体。赌场里的人山人海,可以看尽人生百态:有的赌客神态自若、有的挥汗如流、有的镇定自如、有的紧张颤抖。。。。。。当赌博也合法,说不清楚是不是社会的进步。但不管怎么说,我们必须承认,澳门的发展靠的就是博彩业的支撑。所以也不难想象,进赌场的人,赢的几率有多大?大家都赢了,那谁输呢?诺大的威尼斯谁来支付一切。其实有些道理很浅而显见,可很多人还是愿意往胡同里钻,或许真的有意外,不小心就发财了。我一向不擅长于写景,所以真的没办法把对威尼斯的惊叹确切的表达出来,只能发些随手捉的照片,让大家自己想象。威尼斯的三楼在楼的四周建了一条河流,应该是仿欧洲哪个国家的,我忘了河名。然后在屋顶盖上类似于天空的布景(材料不明),走在那,就真的如同进入欧洲的某个地方,很美很美。还是看我的照片吧,更有说服力。在威尼斯赌了一小把,输了两千块,其实两千块在那里就象两毛钱那样,只是眨眼的工夫就没了。
威尼斯的规模确实让人叹为观止,她集合了赌场、酒店、展览中心、购物中心为一体。赌场里的人山人海,可以看尽人生百态:有的赌客神态自若、有的挥汗如流、有的镇定自如、有的紧张颤抖。。。。。。当赌博也合法,说不清楚是不是社会的进步。但不管怎么说,我们必须承认,澳门的发展靠的就是博彩业的支撑。所以也不难想象,进赌场的人,赢的几率有多大?大家都赢了,那谁输呢?诺大的威尼斯谁来支付一切。其实有些道理很浅而显见,可很多人还是愿意往胡同里钻,或许真的有意外,不小心就发财了。我一向不擅长于写景,所以真的没办法把对威尼斯的惊叹确切的表达出来,只能发些随手捉的照片,让大家自己想象。威尼斯的三楼在楼的四周建了一条河流,应该是仿欧洲哪个国家的,我忘了河名。然后在屋顶盖上类似于天空的布景(材料不明),走在那,就真的如同进入欧洲的某个地方,很美很美。还是看我的照片吧,更有说服力。在威尼斯赌了一小把,输了两千块,其实两千块在那里就象两毛钱那样,只是眨眼的工夫就没了。逛完这边,我们又去了位于市区的葡京赌场,一直听人说,老葡京赌场的外形象个鸟笼,在等着鸟儿飞进去套住,去了一看,果然比喻的非常恰当。老葡京的对面是新葡京,还没建好,但已经开始营业,也是很美,但我还是喜欢威尼斯的那种风格:不张扬,高贵而典雅。进去新葡京逛了一下,比威尼斯小多了,可人也很多;看到一个至少八十岁左右的老太太安然的坐在赌桌前,我真佩服她老人家承受得了赌场的气氛。一天,很短却又很长。一天的时间,除去黑夜的那几个小时,我们最多只有十二个小时甚至更少;一天的时间,我们就把澳门基本给逛完,确切点说,绕城一圈。澳门,其实也很小,她的总面积只有二十多平方公里,人口几十万。比起我们生活的湘乡这座小城还要小很多。
虽然,这次澳门之行也出现一些不愉快:比如,澳门导游强迫内地游客消费,就是说强迫旅客晚上参加自费活动,否则“没饭吃,没酒店”住,并将旅客带到黑沙滩“考虑”等等。但我喜欢澳门更甚于香港,说不清为什么。但最喜欢的,还是我们自己住的小城,我终于明白:湘乡确实是自己生活的城市。

珠海印象

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开放的政策成就了珠海,但是某种程度上也限制了珠海吧?这是我这几天思考的问题……
第一次来珠海,感触还蛮多的。一直听说深圳珠海是连在一起的,来到一看,发现还是有不少区别的。首先是人少,真的很少。一段路上就见这么几个人在走。我真不知道是该佩服还是该惊讶了。其次就是‘地广’,因为人少,所以感觉有点突出。虽然理论上珠海分成了四个区,但是公车随便开几下就跨了两个区了……也许我没能好好游历,但是我总觉得珠海不大。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珠海地广……因为商铺都很大,住宅也大。到了晚上一眼望去,几座大厦居然都是黑的……说是地广人稀,应该是错不了的吧!另一点就是接近深圳的高收入,但是消费却不是特别贵,所以珠海人是比较富裕的。
珠海绿化倒是不错的,是否是发展起步晚的原因吧?规划上比较有条理,四处都是绿树和草地。公园更是多得感觉有点泛滥。另外珠海的前身只是一个小渔村,所以80%是外来人口,典型的移民城市,坏处是没有文化底蕴,好处是不用担心有排外现象,呵呵。还有让我比较吃惊的就是,过了8~9点,居然还有大量的店铺没有开门……生活节奏慢得真是有点不像城市。珠海治安不错,晚上经常有巡警到处巡逻。了解了这些,我的结论是,珠海是一个很适合住人的城市。其实从大的方面来看,珠海的崛起就是因为靠近深圳、香港和澳门。所以他也得到一些优惠政策。但是珠海无论想往哪方面发展似乎都不太合适。走经济路线,有香港,有澳门,过境也很方便,大多数人会选择去那边消费。走政治、文化路线,这个更不沾边。所以我认为,珠海如果专心的搞人居环境的话,应该能成为东南部的一个亮点城市吧。
我倒是蛮喜欢珠海的,走在林荫道上,一边吹着海风,一边轻轻的踏着石板。每看到一家海滨咖啡馆,都特别想走进去,点上一壶咖啡,静静的坐着也是一种享受。其实我曾经独自走过好些地方。既有原始森林,也有喧哗的城市。但是这次我却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当我穿过空荡的园林的时候我的感觉更是强烈。我忽然觉得孤单。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手,微风从指间穿过,但是身边却没有一个可以牵手的人……唉,不知道还有没有线呢。
从什么时候我开始害怕孤独了呢?也许一直害怕吧?只是这次,到了一个自己很喜欢的环境,才忽然想到,要是两个人在这里平静的生活应该是多么的惬意。不知不觉的漫步到了海边,看着阳光海水拍打着岸边,一个人望着海天交际在那发呆。我从小就喜欢风;喜欢大海;喜欢大森林;喜欢大自然的一切。因为每次看到这些,我总有一种可以融入其中的感觉。这算不算一种逃避的心理呢?但是长久以来,我从来没有这么清楚的意识到,我多么想和一个人牵手。珠海悄悄的告诉我,我已经变了。

广州印象

曾经很长时间,我相信众口一词的说广州人除了实惠还是实惠,除了赚钱还是赚钱,是个文化的沙漠的说法。其实,广州人的务实,诚信。对南来北往的顾客的尊重,让我对广州人在商业方面的底蕴大为叹服。
在广州,一般情况下,你不用担心自己错买了东西。买错了,哪怕隔天,甚至隔上几天去换,那些私家老板也会给你安排,甚至不用出具发货票,只要他店里确实卖过。这和外省大部分地区的商家相当的不同:货物出门,便不再负责了。这种诚信,让人买起东西来特别的放心。
广州是个相当包容的城市。虽然广州白话和其他地方的语言大相径庭,但是全国甚至是全世界各地的人群在这里依然生活的自在。他们懂得欣赏别处的优点,懂得欣赏外面的风景,甚至懂得欣赏别家的语言。在广州,只要你和当地的朋友一起,你一定不会少听了那些磕磕绊绊的广州普通话的恭维,听着他们急巴巴的说出赞美,你会觉得他们真的很真实很真挚的欣赏与你有关的一切。
广州的粤菜虽然是当家美食,但是在这里,到处都是川菜馆,湘菜馆,近几年,连东北餐馆也是遍地开花,甚至还有许多的新疆伊斯兰餐馆,贵州苗家风味等很偏的地区的风味,而且,家家开,家家旺。去这些外地的餐馆就餐的,可都不是老乡,还有很大部分的广州本地人,他们才是餐饮业消费的主流。连带着西餐也兴旺的很,除了麦当劳,肯德基等老牌的洋快餐连锁店,还有新兴的绿茵阁,骑士风等。
在广州愈久,对岭南文化领略的也越是深刻。星海音乐厅的高雅的演出,中山纪念堂的新年音乐晚会,黄花岗剧院等不时的芭蕾舞和杂技团的演出,都慢慢的冲淡了我对夜总会歌舞厅等纯娱乐场所所带来的不快的印记。广州芭蕾舞团的经典,战士杂技团的出色,还有天天被我关注的广州粤剧的发展,都使我对广州对文化的重视刮目相看。抛开偏见再看广州的民间工艺,玉雕,泥雕,广彩……无不精深博大的延续了中国古文化的精髓。若到艺博院去看看,泥更会对岭南文化佩服的五体投地。当代的画家高剑父的花鸟走兽鲜活灵动,关山月的山水梅花的气势磅礴,黎雄才的山水画的老辣雄劲……中国的顶级画坛上,要是少了岭南一派,怕是要减色许多了。
说广州,道广州,怎么也说不尽那犹如西关风韵的点点滴滴的细致的情怀。我这么笼统的随便说说,就洋洋洒洒的一大篇了,要是想把我数年的广州心情和印象细细的说来,怕不是一个中篇可以完成的。我还没有说到那端午的龙舟的威风,锅耳房的奇妙,趟笼门的神秘,冬节的热闹呢……

 
TAG:
下一篇:到凤凰古城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