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校园文学梦 >> 中学 >> 详细

稼 轩(赵雨晴)

来源:赵建新 作者:赵雨晴 日期:2015/1/22 9:35:43 人气:5463 录入:赵建新
 摘要 
  稼   轩 ——恨此中风物本吾家,今为客。 湘潭县一中1406班  初一  赵雨晴 (一) 绍兴三十一年。 “此番完颜亮南侵,发兵四十余万,抵达长江。金兵征赋,民不聊生,我等壮士应如何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screen.width-8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800;" align=center border=0>

  

——恨此中风物本吾家,今为客。

湘潭县一中1406  高一  赵雨晴

(一)

绍兴三十一年。

“此番完颜亮南侵,发兵四十余万,抵达长江。金兵征赋,民不聊生,我等壮士应如何?”

“惟有聚众起事,求民生于水火之中也。”

耿京倒了半碗粗叶子茶,举目远眺至悠悠青天。

(二)

“幼安?”陈同甫抬头微笑道,“又走神?棋该你下了。”

“哦”幼安淡淡答一句,“没意思,不下了。”

“耍赖?”同甫讶然道,“你这是何时学会的耍赖?嗨,其实下不赢也没有多大干系,你又何必——”

幼安扫他一眼,“你说什么?”

“啊”同甫摸了摸鼻子,“我是说,辛幼安这个人,棋品向来都不错。哈哈哈哈。”

幼安懒得理睬他,默默饮尽半盅龙凤茗茶。

“有心事是吧”同甫自顾自说道,“让我猜猜……,瞧上谁家姑娘了?马市上中意一匹小马驹儿?心心念念着昨日夜里的琴谱还没修完?”

“都不是”幼安拣起白棋子,一颗一颗收进棋篓里,“就是闲来无事,征了千把两千军马。”

同甫一个趔趄,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哈?幼幼幼幼安?”

“好吧”幼安叹了一口气,伸手把同甫扶了起来,“听我说。”

(三)

这日惠风和畅,柳色染堤,诸事皆宜。

同甫着一身宽大的白新袍,折下一技弱柳赠与幼安:“既然你决意投奔耿京,我也不便挽留,而今耿京之众几十万余,我也求个心宽,今后书信多多往来,与我报个平安。”

窄袖立领的幼安下马作了一揖,“勿念。”

这一路披星戴月,风餐露宿,率领两千军马投奔耿京。半道上与旧相识相遇,此人乃一僧人,名唤义端,同为济南人士。念此,幼安邀义端于马上:“兄台不如随我同去。”

义端思量再三,念及耿京声威浩大,终于同意随他一同前往。

率部与耿京军会合之后,幼安职掌书记,协助耿京处理军务。因耿京另有盘算,加之不喜义端鼠目贼眉之态,尚未予义端官职,义端暗怨已久,一日潜入军帐中,窃取义军大印,连夜驰马潜逃。

消息传出时,幼安正端坐营中查对军饷数目,帐外一片慌乱,帐内只闻茶沸之声。当耿京的剑挟着寒意抵在他的鼻尖时,幼安慢慢地抬头,眉宇间一派安然。

“辛弃疾,你带来的人窃走了大印,你自己说,你打算怎么死才好呢?”耿京此时横眉冷对道。

幼安伸出二指夹住剑刃,缓缓别开长剑,“将军听我一言,义端此人,见利忘义,限我三日,定能擒回义端,军法处置。若此事不成,辛某项上人头在此。”

耿京侧身收回长剑,凝视幼安良久,抿唇道:愿你守信,去吧。”

(四)

枣红的骏马蹄下扬起漫天狂沙,昏黄的天空中只有一痕淡淡的日头轮廓

幼安松开绳,任马儿狂奔不止,搭弓引箭,眸中闪现一丝寒光“嗖”地一声,嚆矢刺进义端大腿,义端疼痛不己,把控不住绳,三两下滚下马来,伤口粘满沙粒。幼安把义端提了起来,义端乞求道:“辛老弟,哥哥一时糊涂窃了大印,我知你真身为青兕神兽,日后大有作为,只求你放过哥哥,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幼安微怔了一瞬,似乎陷入了极大的困惑之中,“没齿……难忘?”

“这是自然,自然!”义端连忙答道。

“好吧。”幼安抽出匕首,淡然道,“我只是期望你知道,除了家国大义,没有什么值得你永久记住?”

义端惊恐的头颅应声落地,血溅当场。

提着义端的头,从容走进大帐中时,耿京脸上激赏之色一闪而过,举樽笑道:“幼安真少年豪杰,敬汝一杯!”

(五)

同甫兄亲启:

近一切安好,军中事务多繁杂,幸得耿将军青睐,得迁。于胶州湾一战及奉表南归事宜中,稍遏金兵,我心略慰,然金主孤注一掷,一意南侵,金朝上下龃龉不断,十月间辽阳留守完颜雍自立为帝,前方军心涣散,金主强令部下渡江,大败于采石,一时怨声载道,金主亦为其属下所杀,金兵北退,义军形势大好,欲与朝廷里应外合,痛剿金贼。吾即日收拾行装,决策南向,会赵官家于建康,万望勿念。

幼安字

同甫阅毕小信,笑道:“幼安之勇,勇冠三军;幼安之志,扶摇兮直上青云也。”

(六)

“他娘的辛弃疾是个什么东西!”张安国把酒樽一摔,“不过是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子,会填几首词,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

邵进赔笑道:“安国兄息怒,这小子刚拙不通人情,定不为众人所容。”

“只挪用了一点小钱,军款里也不差这些,他便对我冷眉冷目的,恁的不识好歹,我便偏生用了又怎的?”

“辛弃疾不过一介文官,只是动动嘴皮子,奈何不了安国兄半分。”邵进续了一道茶,笑道。

张安国冷哼一声,“自义端和尚死后,耿京愈发器重那厮,难道日后要骑在你我二人头上不成?这耿京也忒不是好鸟,瞧不起咱,咱自有富贵逍遥路。”

“安国兄?”邵进试探道。

张安国凑了上来,压低声音道,“邵老弟,我可就跟你说,如今女真人大力主张议和,左右降了金人,加官晋爵、封妻荫子,少不得你。”

邵进意味深长地一笑:“而今辛弃疾南下,耿京孤立无援,安国兄是说……”

“喀嚓”一声,一朵灯花被张安国挑下。

(七)

到达建康时是在绍兴三十二年的正月里,草木凋零,飘着零星小雪。

正在建康劳军的赵官家接见了这一行人,一一委任官职。并非停留多少时日,就和几个朝臣一道北上传达圣旨。

车马行至海州,就有军报传来:张安国伙同邵进,杀害耿京,遣散义军,投向金营,被金人委任为济州知州。

同行的朝臣大惊失色,急问这可如何是好?幼安眯了眯眼睛,笑道:“我倒要去看看,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富贵温柔乡。”

眸中分明有剑气与雪光悄然掠过。

(八)

暮云渐收,苍茫四合,马滑雪深。

“人数清点齐备否?”幼安垂睫试剑。

“禀辛将军,统共五十余人。”

“嗯”幼安抬头询问,“都知道金营有五万人马?”

“……将士们皆怀必死决心。”

幼安站起身来,收剑入鞘:“好!”

大步行至帐外,五十余人皆装备完毕,秣马厉兵,准备出征。

幼安拔剑指天,朗声吟道:“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

黑压压的军士们引吭高唱,音调高高低低和成一片,沉郁悲壮的歌声融进夜色里,传送到寥廓的远方,响彻天地云霄。

(九)

这夜的济州大雪如席,杀机四起。巡城的火把宛若暗夜中被搅动的星河,缓然流淌。

墨色中突然有一点火星上升炸开,是谁吹了一声哨,哨声悠扬,刺破岑寂,盘旋四周。

“杀!”将士们呐喊着一拥而上。

夜空像是被谁一瞬间点亮如白昼,赤色的云朵就是熊熊燃烧的烈焰,直逼济州城邑。五万余金兵悉数出动,点火油,上火箭,万箭齐发,如通红滚烫的繁星万点。

幼安一剑划破一个金兵脖颈,揩掉脸上血迹,踏着满地尸骸,沿城门向幽深处寻去,喊杀之声渐渐远去,寒意侵入铠甲。城内是一片火光四溢,越向里走,越是阴森黑暗。

隐隐飘来官伎的歌声,凄婉清越。大雪落满头发,循歌声缓步前行,笙箫之声迫近,有灯火瞳瞳。

雕花红漆窗格上刻的是春上三枝闹蝴蝶。“吱呀”一声,花梨木门开出一条小缝。酒香与姻脂粉香气徐徐逸出。

“谁?”斜躺在小榻上的人惊起。

透过残荷寒鸦的小画屏,看得见室内松烟袅袅,七弦琴上奏的是《十面埋伏》,琴声激越,令人忆起塞外金戈铁马,霜天画角,步步扣人心弦。

门被打开,看身影依稀是个提着三尺剑的高挑少年,剑尖还淌着血,逆光走来,只辨得出眼睫上尚有淡淡雪

张安国顿时坐了起来。

琴弦“啪”地一声断开,发出一个尖锐的音。

乐师与舞妓四散逃开,慌作一团。

“你方才问,我是谁?”少年以剑支地,缓缓走来,忽然笑了一声,嘴角溢出血迹,“你说我是谁?”

一步,二步,三步。

只听得见更漏滴答之声。

张安国杀心已起,拔出剑来直刺幼安正心,幼安侧身一闪,一剑格开张安国的兵器,身前小茶几被一举踢翻,金银酒器统统落地,酒水倾洒。待张安国回过神来,剑已经架在脖子边上。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张安国识相地放下兵器。

话音未落,被幼安掀翻在地,伸出靴子在他胸口上狠狠地碾了一脚,笑道,“我是催命阎罗。”

(十)

“诸位看官,且听我说,”惊堂木一响,胡子花白的说书先生说得抑扬顿挫,“想当年耿京为叛徒张安国杀害,义军遣散,辛稼轩毅然率五十骑兵,突袭金军五万之众。可谓是虎狼之地,一去不返。须知那情势危急,不杀张安国,何以平民愤,何以定军心。那夜的雪下得可真是铺天盖地,辛稼轩衔枚束马,直奔金营,马啼踏雪,达达达,达达达……”

“爹爹”总角小童子吃着糖葫芦,“辛稼轩是谁,好生厉害的样子!”

幼安一袭清简白色深衣,抚着折扇上的墨竹,语气平淡道,“是个傻子。”

“傻子?”小娃娃似懂非懂,“可是……”

说时迟,那时快。稼轩公一脚将门踹得四分五裂,怒发冲冠道:“恶贼,不杀汝,难平我心,速速同我回朝,听悉圣上发落!”那厢斯岂是个好拿捏的,当即拔剑与稼轩公抵命相搏,三两剑败下阵来,屁滚尿流,束手就擒。稼轩公将其缚于马上,昼夜疾驰渡江,交与朝廷,斩叛贼于市井。有道是“壮声英慨,懦士为之兴起,圣天子一见三叹息。”稼轩公当年二十有三,已是英名远扬,只可惜英雄多磨难……”说书先生摇头叹息,惊堂木一拍,“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小娃娃绞着幼安的衣袖,“爹爹,后来呢,你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吗?”

“后来?”幼安一手将小娃娃抱起,大笑着走出门去。

“都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后记

今天是农历的九月初十,在807年前的这一天,逝去了一个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头一回以一种这么严肃认真的态度写下一篇文章,慎重到不知怎么下笔才好。文章写到(十)就意思将尽了,但我仍留待几个问题同大家探讨。

1、关于侠:侠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具有古中国浪漫色彩的设定。孑然一身,仗剑云游万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想想都叫人热血沸腾,我太热爱这个字眼,这是一种揉和了江南杏花春雨和塞外落日黄沙的多重身份,就是这个字,单单立在纸上,不需我们去塑造,形象也格外立体。要知道,正义与热血的星火,永远不会开在卑劣的心田。

2、关于稼轩:面对稼轩这样的人,我也要“一见三叹息”。不管是带兵打仗,处理政务,还是填词作曲,撰写政论,样样都得心应手,似乎还有谁说他“工于琴”,别的都不说,就说他的词,有慷慨激昂之作,有讽刺滑稽之作,亦有缠绵悱恻之作,掉书袋掉得那么自然而然的,也只他一人。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头更是推崇备至,声称:“南宋只爱稼轩。”一日,偶翻词集,发现他一首《水调歌头》用了十来个典故而丝毫不显得堆砌,我只能说,男神!收下我的膝盖吧!

3、关于本文:由于有些具体资料已不可考,于是机智的我就刻意把这些细节模糊化了,比如耿京、张安国的年龄,具体姓字,还有些情节算得上我的想象,比如那日的雪,活捉张安国的情形,等等,为使情节连贯,虚构的东西也必不可少。像(五)中稼轩写给陈亮的信,一看就知道是我这个冒牌货写的。稼轩写给赵官家的《美芹十论》、《九议》都是条理分明,层次清晰的佳作,只是未被皇帝重视,由此得来本文的最后一句自嘲语“都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对了,还有一点不得不讲明,(八)中“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一句并不写于绍兴三十二年或更早以前,而是为了更好地营造意境,我挪用了作于庆元未或嘉泰初的一首《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选句用的是李陵别苏武以及轲刺秦的典。这首词是我最喜欢的一首。

文章拖得长了,我情之所至,喷薄而出,愿诸位见谅。

于稼轩忌日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