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校园文学梦 >> 中学 >> 详细

君子的脚步(赵雨晴)

来源:赵建新 作者:赵雨晴 日期:2014/11/21 11:06:37 人气:6859 录入:赵建新
 摘要 
君子的脚步 江声实验学校 1130班  九年级  赵雨晴 我很想当个君子。这念头的萌生并不奇特。起源于我小时的经历。   那时我还没有发蒙,也只有四、五岁。父亲命我在当地祠堂念私塾,由家中的一个年

君子的脚步

江声实验学校 1130  九年级  赵雨晴

我很想当个君子。这念头的萌生并不奇特。起源于我小时的经历。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screen.width-8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800;"> 

那时我还没有发蒙,也只有四、五岁。父亲命我在当地祠堂念私塾,由家中的一个年轻仆人阿福负责陪读。然而我很不乐意于此,因那教书老先生实在迂腐得可笑,长得也拙,脑后还留着长辫子,是常与我几个同窗好友取笑的话柄,说他的脑袋像个系了根绳子的夜壶。此外,若我们背不了书,是要打手板心的,还念念有词道:“竹板本姓竹,不打书不熟。”小孩子手细嫩打不得,他从未得过且过,尺子抽在手上火一般烧疼,翻书都成困难。

一日,我捧了一本《诗经》摇头晃脑地朗诵,里面有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实在不能理解其中“君子”之意,便将胆子壮了又壮,做出一副勤学好问的模样,细声细气地问先生此何解?先生捋了一下蓄着花白的胡须,一双眼睛瞪《关睢》这个标题一阵,面色里掺着紫糖,顺手将书砸至我脚边,声音威严道:“看你念的好淫诗!”

我惊惶且不敢作声,只能默默垂下头,等待一场更为严厉的训斥。先生却并未如我所揣测,只气愤愤甩袖而去,还喃喃自语道:“朽木不可雕也!”待他走得老远,我才敢慢慢地抬起头,偷偷地捡回我的书。但今后我是不再读的,既然要讨他骂,倒不如远离这本淫书,乐得自在。

然而我对“君子”这个词的认识,仍停留在空白阶段,所幸我尚怀着一丝好奇和固执。在回家途中,我按捺不住,侧头问司机贵叔。可惜贵叔本职并不在教我读书识字。因此他并不晓得回答我的提问,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只顾开车以掩饰他的一无所知。我只好问坐在身后阿福,阿福并不像看上去那般憨厚,是个十分精明伶俐的人。因此他在仆人群中与我厮混得最好。算得上是天下第一等趣人。

阿福的手在前襟上搓了一阵,笑道:“我虽不读书,这个词的意思却是懂的,单就这句话看,这个君子,必得是个讨得老婆的人物,不信少爷您看……”

我恍然大悟,原来君子,竟是这般角色。妙哉!趣哉!

如今我早已进城换了学堂,远离了那老先生,阿福、贵叔也早被父亲寻了过错,打发回乡下过苦日子去了。我想做君子的愿望也与日俱增。

这时我早不再讷于言辞,父亲的管教与我渐行渐远,一发自在不受管束起来。常与几个年纪相仿的同窗聊起当君子的念想仍津津乐道。更有甚者,在有一年我生日,竟收到了十几个同学为我准备了竹刻的《论语》和生日蛋糕,我姓甄,他们便在奶油蛋糕上用果子酱写下“甄君子生日快乐”云云。我很欣喜,同时又有些悲凉,都是一些洋人过洋节用的玩意和把戏,全比不得我们中华的习俗,是要吃长寿面的,只需几个铜板就能在路边摊里吃到。而蛋糕是要在城里最好的西点店隔一个月预订才行。

这段日子很是太平,总是给人一种战乱尚远的错乱假象。尽管报纸和广播里总说,东边的小国扶桑骚动得厉害。不过自然是无暇顾及这些,国内几个说得上话的又你打我、我打你搞得一片混乱,幸而管着我们这一片的有美国佬撑腰,才有我们的安乐日子。我们的政治老师正是一个金发碧眼的洋鬼子,头发涂抹得油光滑亮,板成一块。装扮得西装革履,与我们中国学生谈梦想,得知我想当君子的梦想,特地叫我起身,他两手抱在胸前,发出一串咕噜噜的怪笑声,眼中流露出轻蔑的神色,说:“君子?是一种菌类吗?还是中国式油面包,中间夹着长寿面呢?”

全班同学哄堂大笑,连教室后面听课的老师也笑了。倘若他们不这么笑,我绝对不会这样难过。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原本共同的责任,但现在只压到我一个人头上,我感到整个教室都暗淡无光,笑声中夹杂着些怪声怪气的美式英语,我听出来了,那是叫人难堪的话。可是我又能怎样呢?无非是把胸膛挺得更高些,腰板立得更直一些。最终我强熬过这堂课,为了维护我谦谦君子、温和有礼的单薄信仰。在某些事上我实在倔强得执拗,我竟到今天才明白。

自那日以后,我索性花了几个大洋在裁缝铺里订制了一件长袍,每逢政治课便穿上,虽说遭了不少白眼,但我心里其实很宽慰。君子必定是这样的穿着。几个同窗笑我当真是不与他们这些凡夫俗子同流合污的甄君子。我不置可否,却痛恨自己的无能。同窗又笑道:“你哪里都像君子,只有一点不像。”当我望过去时,他们又嬉笑着揶揄:“君子的脚步应当稳重有力,那似你这般脚步虚浮没有底气。”

我浑身震悚起来,他们见我面如死灰,知道戳中痛处,又笑道:“难道我们说的不在理吗?”我捏起嗓子作了京戏的腔调拖长了音调:“吾乃君子也——”。

点击在新窗口中打开图片screen.width-8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800;"> 

我心里很沮丧,有些泄气。常常到空旷的球场上练习稳重有力的脚步。但时常被飞来的球砸中,看到远远走来的外教,两腿就不由自主地软了。世上最痛苦的事,不外乎承认自己的怯懦。但我时常安慰自己:“我只是怯懦得太明显罢了。”

学久了,反倒觉得走路越发地艰难。这叫我想起邯郸学步,心里隐隐地害怕起来,反倒不敢去学。

扶桑人的炮火,终于降临到这座城市的上空。飞机掠过头顶,或在低空盘旋,轰鸣作响,城中一片骚乱,大量难民颠沛流离。终日嘈杂,我耳中也总是嗡嗡作响,不晓得是真是幻。四面都是战火和尸体,城中找不出一块干净完整的地方。学校也停课多日了,只有日本兵将此围住。

直至有一日,两队穿着军装的日本宪兵闯进了我们的校园。为首的那一个叫我们学生一个个出来点名。并用生硬的汉语说:“甄振华……是谁,出来一下。”老师和学生都不敢多说话,只是偷偷地看我。我一瞬间有些踏实,大步流星走了出来:“我!”

日本人一双手背在背后,腰间别枪:“你的,父亲是,商会会长吗?”

我点头:“是!”

日本人笑着点头赞许:“告诉我,他在哪里,皇军有赏。”

我大声说:“不知道!”

日本人用枪比在我额头上,让我感觉到枪管的微凉:“说!”

我几乎是在吼:“杀了我!”

日本人笑了,随即扣动了板机,用日本语说了句什么?应该是在骂娘。

我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许多场景和画面,有老先生、有贵叔、有阿福、有美国佬……他们脸上都涌现出或欢喜或悲凉的神情。子弹穿颅而过,鲜血迸溅,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此时我惟一的遗憾是:没有人惊呼一声——那是君子的脚步!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