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湘潭作家网首页 >> 文章频道 >> 文学名流屋 >> 散文 >> 详细

沙漠走笔(杨华方)

来源:0 作者:杨华方 日期:2005/11/4 15:21:57 人气:5657 录入:杨华方
 摘要 
 

沙漠走笔

                   杨华方


会响的沙子

从内蒙回湘已有两天。我从裤袋中掏出钱包,钱包里竟抖出些沙子来。这不是沙漠上的沙子么,当时在响沙湾的坡上发疯似地玩,身上沾有不少沙子,当晚便换下洗了,不想这臀后裤袋里还有沙子。这些沙子跟着我跑了几千里路,是不是沙漠有意要给我留下的记忆哟!

我小心地把沙子倒出来,有一小撮,细细的,我十分惊喜地给家人看。我说,这是响沙,会响的沙子。母亲看后说,沙漠中的沙子是这样子的呀!妻子说,这沙子能响吗?儿子把沙子左弄右弄,没有响,说:什么响沙,像方便面中的调料。

据说有个公园,从响沙湾运回大量的响沙,想让没去过沙漠的人欣赏体味一下响沙的乐趣,可响沙不响了。自然这一小撮跟我来到南方的响沙更是不会响的。尽管这沙子不响,它留给我的记忆却难以忘怀。

我们从草原钢城包头市出发,南渡黄河,沿着宽广的公路向神奇的响沙湾驶去,公路两边茫茫的鄂尔多斯大漠竟坚强地长着一丛丛沙枣和沙蒿林,在沙涛起伏的瀚海中,有时看见一片片小小的花朵,沙丘上白色的花丛像海浪尖上的浪花,沙丘脚下的绿草滩如深色的海水。

这时正是秋分时节,天高气爽,大漠里秋日的阳光温暖凉爽,照耀着路边的果树,使那黄里透红的香果闪着诱人的亮光。

“到了到了!”有人喊了起来。大家把目光投向前方,前面没有了公路,只见一溜长长的绵延天际的沙丘从一块低洼的平地而起,高约百米,沙丘后面便是一片金黄色的沙漠,在阳光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一望无际不长草木的沙漠就在眼前了。下了车,我们脱了鞋袜,迫不及待地迈开大步向响沙湾第一个高坡爬去。光脚踩进那细软的沙坡上,好像是踩在面粉上。我们迈一步退半步地向上爬着,慢慢体味着沙的细软温柔和舒爽,爬两步又交手插进金黄细软的沙中,让手的肌肤和指掌触摸沙的柔软。我觉得双手双脚的感受不能满足我的欲念,我想如果还是个几岁的小男孩,就可以光着身子,在这金黄柔软的大自然中打滚。

我们在沙漠中漫步,在沙漠中跳跃,想听听它的声响,可没有听见。可是我们听说这里沙子的确会响。相传很古的时候,这里并不是今天这样,而是绿草丛生,河流萦绕,牛羊遍地。这里还有一座雄伟的喇叭庙,庙里有上千个喇嘛。一天,张果老在天宫里闷得慌,便骑着那小毛驴到人间闲游。回时在小毛驴上驮了个包。有个牧羊娃见驴身上驮着的包,以为是什么好吃的东西,就悄悄地用放羊叉子扎了个口子,不料那包内是两斗响沙,哗哗地从牧羊娃捅开的口子往下流个不停,想堵也堵不住,张果老正在打瞌睡,那沙子就流了一夜,把这一块美丽的草原、寺庙都盖住了,形成了一片壮美的沙漠。

既然是张果老遗下的响沙,不可能不响的。我们不灰心。导游告诉我们,沙子虽然会响,但不是那么轻易会响,就是有座金山,还要人去挖呀!我们几个伙伴遵照导游的指点,从沙丘的顶端往下滑。导游说过,只有这样滑,才会有响声。我们三五个人并排坐在柔软的沙子上,猛一跃然后把双脚悬起,屁股便往下滑去,把湿润润的沙子都滑出来了,双脚踩着更加凉爽舒适,可还是没有听见响声。

怎么还是不响?

也许不是响沙吧!

不会不响的。导游说,许多专家都来考证了。

这沙子为什么会响,有的人认为此处沙内含金;有的认为此处阳光长时间照射,气候干燥,使石英沙带上静电,一遇外力磨擦故放电作响;也有人认为这一沙丘呈月牙形,构成个天然的共鸣箱,沙子一动,微小的声音就通过共鸣箱放大出来。

既然专家们都来考证了,那为什么不响呢?导游说,也许是此处滑的人太多,把湿沙都滑出来了。他指了指一望无际的沙丘说,换个干爽的沙坡吧。

我们增添了信心,在一块干爽的沙坡上,又是三五人一群并排往下滑,屁股在柔软

干爽的沙上滑动,滑起沙灰飞扬,忽然,噗—噗—噗……一声接一声,大家不由叫喊起来,

啊嗬,响了响了!我们更来劲了,速度也越来越快,沙子也越来越响,一个个滑出的响声连成一片,此起彼伏,时如雷鸣阵阵,时如古战场的号角战鼓咚咚,又好似千军万马在山谷中奔腾不息,又好似一群飞机在头顶盘旋不停……

    离开响沙湾数日了,当我捧着这细细的沙子,响沙轰鸣之声似在耳际萦绕。响沙湾不愧为天下一大奇观。想起当时还怪响沙不响,即使是天下第一响沙,人们把干沙下面的湿沙滑翻出来,给它增添了负荷,它也响不起来呢!

 

一群小孩

扑进沙海,我们这些南方来的记者竟然像一群小孩一样欢蹦乱跳。

这是无法抑制的。茫茫的鄂尔多斯大漠一望无际,在太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芒,迭峦起伏的沙丘,都是这金黄细软的沙子。

记得还是穿开裆裤的时候,我看见别的小伙伴光着身子,在沙滩上抓起一把把的细沙放在光着的背上、肚皮上,任其悠悠地向下滑去,心中羡慕不已。我多想过一次瘾,家里不肯,最后是我姐夫的妹妹带我到有沙子的地方,帮我脱光身子,捧着沙子往我身上淋,让沙子在我身上打滚,细沙粒粒滚得我全身痒痒的,以至今天看见沙漠,我全身还有那么一种痒的感觉。而且这不是河边那么点点细沙,这里是一望无际的沙海。我真想像在海里游泳一样扑进这波浪起伏的沙海。

    我们在沙海中跳跃,用光脚丫子踢起一泼泼细沙,用双手撩起一阵阵沙雾,忽然,沙坡上一个男人大声呼喊:“把我埋了!把我埋了!”伸着双手像要拥抱什么,然后仰面倒在沙坡上,一边向我们招手,一边把身边的沙子往身上扒。呀,这不是和我同来的上海君么,一下子竟像个几岁的小男孩。

    我也像个大男孩。兴奋地招呼同路的广东伢和桂林妹,往这个上海君身上大把大把地捧沙子。细沙埋住了他的腿,又埋住了他的胸脯,只剩下一个脑袋了。他直叫着:“好啊!好啊!”

    我们也嘻笑连天,就像一伙吊着鼻涕的小顽童。上海君的头发也让沙子蒙住了,只留下两个眼睛滴溜溜地转,鼻子呼呼地换气,嘴巴却还发疯似地哈哈大笑。我们也为自己成功地埋了一个活人而拍手呼喊。

    桂林妹在我们几个中是最小的,大学毕业也有一年了。广东伢不小了,有个女儿已有八岁。上海君你看他那个天真烂漫顽皮的样不过十来岁,我问他有多大了,他伸出指头,我一看,哇,三十八!

    我们是一群小孩,可我们都已长大成人。

    这么大一个个的我们,怎么在沙漠中又都变成了小孩呢?

    这充满神奇魔力的沙海!



 

一棵小草

 

我们在绵延起伏的沙漠中漫游,赤脚走在太阳照射的沙子中,微微有些烫。我们便拣背阴的沙坡下走。沙子干爽,赤脚踩在沙漠上留下一个一个的脚印。

沙漠金黄黄一片,一望无际。

忽的,我们从一个高坡上滑下来时,发现两株小草。在鄂尔多斯大漠的马路两边,长有树木和杂草是不足为奇的,在平原或南方的田野里,山坡上,长有青草更是不稀罕的,可这是在沙漠中,四周围都是一片金黄的沙漠中,偶尔长出两棵绿色的小草,使人的眼睛顿时发亮。我不由得蹲下来,欣赏这沙漠中的绿色生命。小草在金黄的沙漠中确实十分打眼,嫩绿的叶片在茫茫沙漠中呈现一点勃勃生机。那草只有五六片小叶,根茎如一根火柴棍大小,在微风中细嫩娇柔地摇着,使人想起了正往上长身子的少女。

这小草的确像十一二岁的少女,那纤弱的身子吸吮着沙漠中有限的水分和养料,抽枝拔节地向上成长。十一二岁的少女是含苞欲放的季节,多么需要人们的关心和帮助,十一二岁的少女是撒娇发嗲的时候,有父母的慈爱,用不着担心要受风沙的袭击和烈日的曝晒。

沙漠中的小草没有人给她慈爱给她关心,她靠着自己的信念,在风沙和烈日下顽强地生存。也许哪一天一阵大风她被风沙埋没了,然而她今天活着就挺拔着柔弱的身姿,用自己的那几片绿叶点缀着这茫茫的沙漠。

“走吧!走吧!”同伴在催我,“一棵小草,有什么好看的?!”

噢,一棵小草,一棵小草值得这样惊喜和留恋么?我想我是不是有些多情了。
TAG:
会员点评TOP 10
所有评论 >>
添加点评
标题:
点评人:
打分:
1 2 3 4 5
表情:
简短评价请输入10--5000字的简短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